印度“东向行动”政策:高调难掩困境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1月26日是印度第69个“共和国日”,与往年只邀请一位外国元首作为阅兵仪式主宾相比,今年莫迪来了个“大手笔”:邀请了东盟十国领导人作为主宾,借“共和国日”之机,举办印度—东盟对话伙伴关系25周年纪念峰会,莫迪政府的强势“东向行动”姿态引发关注。一方面,这些行为体现了印度对自己在东盟地区利益和角色的重新定位,另一方面也折射出了印度大国情怀所面临的困境。

2014年,“东向”政策被提升为“东向行动”政策,莫迪政府明确了其欲加强与东盟关系的决心。上任以来,莫迪频频访问东盟国家,试图塑造印度在东盟地区“无争议合作对象”的大国形象。为了拉近与东盟的关系,本次峰会主题定为“共享价值、共同命运”,莫迪更在讲话中称“印度是一个和东盟国家之间没有过节、没有争议的国家”。峰会产生了《德里宣言》,集中关注三个领域:海洋安全合作、反恐和经济合作。

在海洋安全合作方面,印度再次强调要与东盟国家一起维护海上航行自由权,支持《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的有效执行并呼吁早日完成“南海各方行为准则”的制定。除此之外,印度还称要加强与东盟国家之间的海上互联互通,并敦促东盟尽快签署印度—东盟海上运输协议。在反恐领域,印度强调要打击跨国恐怖主义和铲除恐怖分子的避难所。《德里宣言》中还有要求“遵守联合国安理 会关于反恐的有关决议”的表述,实际上反映了印度一直以来希望将“穆罕默德军”头目马苏德·阿兹哈尔列入联合国安理会制裁“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委员会(1267委员会)名单的诉求。本次峰会还提出了要建立空间安全合作的新议题。

上述两个领域都是安全领域的合作,印度与东盟的安全合作特别是海上安全合作具有较强的针对中国的意图。而回顾过往,可以发现安全议题一直是印度对东盟的首要诉求,也是印度进入东南亚的基石。除此之外,莫迪在这次峰会中还强调了经济外交,并突出“去军事化”的经济外交理念。在《德里声明》中列出了经济合作的几个方向:第一,发展蓝色经济,“要保护印度洋和太平洋的海洋资源”——这是宣言中唯一一处隐晦提到“印太”的地方;第二是加强互联互通,包括重申要加强航空合作;第三,在食品和能源领域,发展可再生技术;第四,积极支持和助推东盟主导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

以上这些领域都不是传统的经济合作重点,突出的是高科技和新发展理念。之所以回避了传统经贸领域,多半是因为印度与东盟之间传统的经贸成就乏善可陈。东盟是印度第四大贸易伙伴,2016年的印度—东盟贸易额约为710亿美元,占该年印度对外贸易总额的10.8%,但印度长期处于贸易逆差地位。2010年印度—东盟自贸区对双方经贸合作的促进效应也非常有限,2011到2016年印度—东盟的贸易量增幅依次为:40.28%、-3.84%、-1.93%、2.84%、-14.98%、 10.01%。很多时候,印度—东盟的经济关系被拿来与中国—东盟经济关系相比较,无论从经济总量、产业结构还是发展程度来看两者都是不可比的,因此印度在探讨与东盟经济关系时只好强调新的概念和合作思路。

经济一直是印度进入东南亚的首要诉求或文件中所体现出来的首要诉求,东盟涉及印度以下几个方面的经济利益:第一,东盟作为印度传统的经贸对象,市场广阔,发展潜力巨大,目前印度大力推进“印度制造”,东南亚无疑可以为“印度制造”提供庞大的市场和投资来源。第二,莫迪政府的“东向行动”政策近年来开始强调发展印度东北部,尤其是试图通过加强印度东北部与东盟的互联互通来打破印度东北部地缘上和经济上的闭塞状态。而莫迪政府也急需为其“东向行动”政策找到支撑,弥补其过去没有实质进展的尴尬境况。目前,印度正在积极推动印缅泰三边公路,并希望将其延长至柬埔寨、老挝和越南,同时推进加拉丹河运输项目的建设,加强在环孟加拉湾多部门经济技术合作机制内的合作。第三,东盟主导的RCEP为印度提供了参加多边经济合作机制、走向“印太”市场的路径。印度既不是亚洲太平洋经济合作组织(APEC)成员也不是《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签约国,RCEP是目前唯一能够使印度合理进入“印太”市场的地区经济合作平台,有助于解锁印度与东盟地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