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舰频繁出没南海,在国际法意义上图个什么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1月17日晚,美国海军“霍珀”号导弹驱逐舰未经中国政府允许,擅自进入中国黄岩岛12海里内海域。中国海军依法对美舰进行了识别查证,予以警告驱离。这已是特朗普总统执政一年来,美军第五次在南海针对中国公开开展“航行自由宣示行动”;而奥巴马执政八年间,美国海军进入南海开展针对中国的“航行自由宣示行动”公开的也不过五次。

此次进入黄岩岛海域行动之前,美军在2017年一共进入南海开展了四次公开的“航行自由宣示行动”,分别针对南沙美济礁和西沙中建岛邻近海域各两次。2017年5月25日,美军“杜威”号导弹驱逐舰擅自闯入中国南沙群岛美济礁邻近海域,中国军队随即派出军舰对美舰进行识别查证,并予以警告驱离。据媒体报道,“杜威”号不仅进入了美济礁12海里以内,还在那里停留了一个半小时,并且实施了“救生训练”。7月2日,美军“斯坦塞姆”号导弹驱逐舰擅自进入中国西沙群岛领海,中国随即派出军舰和战斗机对美舰实施警告驱离。8月10日,美军“麦凯恩”号导弹驱逐舰擅自进入中国南沙群岛美济礁邻近海域,中方随即派出军舰依法对美舰实施查证识别,并予以警告驱离。10月10日,美军“查菲”号导弹驱逐舰擅自进入中国西沙群岛领海,中方随即派出军舰机依法对美舰实施查证识 别,并予以警告驱离。

2017年12月31日,美国国防部发布了最新一期2017财政年度《自由航行报告》。根据该报告的统计,从2016年10月1日至2017年9月30日,全球共有22个国家和地区的所谓“过度海洋主张”遭到美国武力挑战。南海地区汇集了马六甲海峡、巽他海峡、龙目海峡等多条国际重要水道,是连接印度洋和太平洋的重要通道,承担着全球三分之一的海上贸易总额(每年超过5万亿美元),其中1.2万亿美元商品进出美国。因此,近年来美国“航行自由宣示行动”的重点也转移到南海地区,中国更是成为美国在南海开展有关行动的主要挑战目标。2017财年《自由航行报告》针对中国列举了多达六项所谓“过度海洋主张”,使中国成为受到挑战最多的国家。

中美双方围绕“航行自由宣示行动”的“合法性”问题争论已久。由于美国并非《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以下简称“《公约》”)缔约国,中美关于国际海洋法问题的争论主要围绕习惯国际法展开。在习惯国际法的识别问题上,《公约》中有关海上通行制度的条款基本属于对习惯法的编纂,中美两国均予适用。因此,根据《公约》有关条款,美军针对中国南海有关海域实施“航行自由宣示行动”的政策意图及“合法性”问题就不难评判。

美国借“杜威”号在美济礁邻近 海域行动所要表达的立场是十分清楚的,它并非挑战中国对外国军舰在自己领海“无害通过权”的管制措施,而是明确表达了美方对美济礁法律地位的政策立场,即该礁属于“低潮高地”,“不拥有领海”。所以,美国国务院和国防部官员在谈及有关事件时刻意避免使用“领海”的措辞,而使用“美济礁12海里”这样一种说法。同时,“杜威”号不仅进入了美济礁12海里以内,还在约6海里处停留并实施救生训练。根据《公约》对“无害通过”的定义,“通过应继续不停和迅速进行”(第18条第2款), “无害”不包括“进行任何操练或演习”(第19条第2款b项)。美军的操练行为自然不属于“无害”。美方也是故意以此种违背“无害通过”定义的方式向中方表明,在美方看来,美济礁不拥有领海。这一立场显然又是为2016年7月12日 “南海仲裁案仲裁庭”作出的裁决背书。该裁决认为,美济礁是《公约》第13条意义上的“低潮高地”,“不得拥有领海、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也不能被占有”。

上述仲裁案及其所谓裁决早已被中方坚决拒绝,不具任何法律效力。“仲裁庭”和美方对南沙岛礁地位及其海洋权利的认知本身就反映出严重的偏见和无知。它们忽略的一个关键因素是,中方尚未在南沙群岛划设领海基线。

中国政府一直避免对包括美济礁在内的南沙岛礁使用“领海”措辞,意在避免外界误认为中国要以南沙单个岛礁——无论陆域吹填前还是陆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