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执政第一年,干得怎样? ——专访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2018年1月20日是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就任一周年的日子。一年来,这位颇显“另类”的美国总统取得了怎样的政绩?执政地位有哪些得失?美国公众对他评价如何?特朗普引领美国的内外政策发生着怎样的变化……就一系列相关问题,本刊记者采访了美国问题专家、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

记者:你刚从美国回来,一定接触了不少美国人,他们对特朗普当政的第一年感觉如何?

刁大明:我此行接触的主要还是亲民主党的智库人士。由于他们本党意识形态和美国国内政治斗争这些众所周知的的原因,没有什么人对特朗普在头一年的执政业绩给予积极评价,对特朗普的反感和对美国现状与未来的痛心疾首仍是主要情绪。

不过,我也注意到,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心前主任李侃如推荐给中国朋友一本书,即美国政治学者和政论家E.J.迪翁、诺曼·奥恩斯坦和托马斯·曼合写的《后特朗普之国》(ONE NATION AFTER TRUMP)。主要观点是说,特朗普的 执政可能是美国展开新一轮变革的重大契机,反映了美国社会开始理性反思的趋势。

记者:那从你本人的观察出发,如何评价特朗普在执政第一年的行事风格?他是不是个想成事、能成事的“非传统”总统?

刁大明:特朗普的自我感觉还是蛮好的。去年底,他在推特上发文以及白宫发言人的谈话就好像在以“公司年报”的形式向民众展现“业绩”,这也符合他本人多年经商养成的行为习惯。

客观而言,特朗普确实是希望多做事、做成事,入主白宫后的“学习期”“适应期”也确实比较短,甚至相当“勤政”。他在执政第一年里总共造访了29个州以及美属波多黎各,其中六个州是他在2016年大选中并未取胜的州。特朗普虽然首次出访时间略晚,但其出访次数与到访国家数量与往届总统同期不存在本质差距,并未显著表露出与国际社会“隔绝”的“孤立主义”态势。

在兑现竞选承诺方面,他做成的事主要体现在收紧移民入境限制、 退出美国在世界上的非必要国际责任、推动国会通过税收制度改革法案三方面。不过这三个方面的兑现都是“掺了水”的。收紧移民政策被司法界遭遇了立法和司法分支的很多限制。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应对气候变化《巴黎协定》以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等行为反映了美国国内比较普遍的诉求或者共和党内部的一般立场,即便上台的不是特朗普,也会是美国对外政策调整的大方向。更何况,特朗普宣布美国退出TPP和《巴黎协定》都是通过签署总统行政令,根本没有涉及立法程序,不存在太大难度。

减税法案目前来看对特朗普更多是政治上的胜利,是白宫和国会共和党人目标契合的产物,其对美国长期经济发展的促进意义究竟如何有待进一步观察。当年里根政府将供给学派的“拉弗曲线”理论作为经济复兴计划的重要依据,通过大规模减税先把市场蛋糕做大,做多企业数量,扩大了税基,使得财政收入在低税率的情况下仍显著增加,实现了少有的经济景气。特朗普税改有样学样,但减税计划简单,税率设定粗糙——从立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