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新任期的执政重点与挑战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在3月18日举行的俄罗斯总统大选中,普京赢得超过76%的选票,毫无悬念地再次当选,将开启第四个总统任期,掌舵俄罗斯直至2024年。近20年来,普京对内巩固中央权力,经济上借助石油价格飙涨发展经济,提升人民生活水平;对外以俄罗斯大国复兴为己任,取得了辉煌的成绩。但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普京肩上的担子越来越沉重。这些年,国际格局发生调整,俄罗斯在其中看似坚定,实则迷茫,国家发展正走向转折关头。在新任期里,普京需要应对来自内政、经济、外交等方面的复合型挑战。

普京执政近20年来,在政治制度上克服联邦制的弱点,建立并巩固自上而下的中央集权模式,中央的控制力和执政效率比叶利钦时代显著提升;在权力结构上,普京以自己为核心,将靠得住的伙伴放在掌控国家政治经济的关键岗位,打造强有力的执政架构。这一体系是2000年以来俄罗斯国家取得长足进步、社会政治总体稳定的基础。但在平稳运转近20年 并将踏入又一个六年之时,这套体制的危机也悄然到来。原因在于,这套体制虽然有一定制度基础,但更大程度上是一种严重依赖普京本人的权力分配体系。到2024年时普京将年满72岁,当前的法律框架不允许其连任,但他也不能做“甩手掌柜”。普京需要在这六年中给俄罗斯的未来做一个安排,需要决定是“进”还是“退”,而无论作何选择,普京都将付出不小的政治和社会成本,为俄罗斯甚至他本人的未来带来不确定性。

如果普京选择“进”,也就是再干六年,那他需要进行宪法改革。2008年时,普京将总统宝座让给梅德韦杰夫,后者则将总统任期延长至六年,为普京归来铺路。而在2011年普京决定“王者归来”后,俄罗斯国内的自由派人士借着杜马选举,进行了苏联解体后最大规模的示威,矛头直指长期执政的统一俄罗斯党和普京本人。在某种程度上,这就是普京为重返总统宝座所付出的政治代价。

如果要再次进行宪法改革,普京同样需要付出政治成本。在民众政治倦怠、国家经济不振的情况下,普京该怎样维持难以置信的高支持率?若 亲西方派、青年人和网络工具结合,煽动示威浪潮,普京又该如何应对?要知道,尽管普京支持率还在高位,但俄罗斯民众对现状并不满意,只有56%的俄罗斯人认为国家处在正确的发展方向上,对政府工作的认可度长期处于50%以下,对国家杜马的认可度甚至掉到了四成以下。更何况,即使普京成功延长自己的任期,也只不过是把问题向后推,最终还得有一套接班安排。

普京的另外一个选择是“退”。西方媒体早就多次报道普京的“倦意”,这不无根据:2012年大选前夕,普京多次撰文,全面阐释他的执政新思路;而在这次竞选中,普京明显不想花太多精力。然而,普京即便真想退,恐怕也不容易,因为“退”的风险可能比“进”更大。到目前为止,“普京体制”保持了相当的稳定性,人们很难想象一个没有普京的俄罗斯。俄罗斯执政团队虽然开始换血,但新人多处于执行层面,真正掌权的仍是伴随普京多年的“老相识”。普京要是“退”,有两种选择,一是找一个能够为普京及其政治盟友所认可的接班人,普京的旧班子继续在背后发挥影响。问题在于,谁能成为“最大公约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