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展“中国周边学”研究刻不容缓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中共十九大通过的新党章,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列入中国共产党的指导思想。习近平关于国际关系和大国外交的新理论体系应是这个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中国周边学”应在其中占有重要地位。

自1992年中共十四大报告将“周边国家”从“第三世界”概念中划出单列后,周边外交在中国外交全局中的地位不断提升。今后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周边外交仍将处于中国外交全局的首要地位。然而,中国周边外交研究尚处于滞后且未成型状态。相比而言,“中国学”或称“世界中国学”已成显学,发展迅猛,同时,中华美国学、欧洲学、日本学、俄罗斯学等也已经成为成熟学科。为此,建设 “中国周边学”学科势在必行。

提出和创建“中国周边学”学科,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理论意义。中国周边学是“中国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且也应该与中华美国学、中华欧洲学、中华日本学等一样,成为独立的学科,建立相应的全国性学会、学刊、论坛等,形成学科群。

“中国周边学”源远流长。在数千年的中国历史上,一直存在着结构严密而理论完备的“封贡体系学”,治理中国与东亚周边国家的关系,长时期维系东亚社会的和平局面。历史上的“中国周边学”既有精华,亦有糟粕,需要进行扬弃性的研究和总结。

近代以来列强对中国的侵略,彻底改变了中国与周边世界的政治安全结构。中国自身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国家,中国周边的封贡国家和友邦 国家几乎全部成为列强的殖民地、半殖民地或各国争夺的势力范围。中国主导的封贡体系失去了生存的基本条件,随之走向衰微、瓦解,取而代之的是西方列强弱肉强食的霸权理论和日本提出的“大亚洲主义”和以“大东亚共荣圈”为主要特征的霸道理论。历史上“中国强则周边稳、周边兴”的局面为“中国弱则周边衰、周边亡”的乱局所取代。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随着中国与周边世界政治安全格局的不断变化,中国一度相继处于美国围困和美苏两面夹击的总体困境下。中国领导人对于中国周边外交问题研究进行过长期探索,提出不少富有创见的理论和政策,如著名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三个世界理论等,对于稳定当时中国周边政治安全形势、争取中国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