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友学园”再次震动日本政坛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从3月初开始,沉寂了大半年的“森友学园”事件再次成为占据日本各大媒体头条的热点。看似平安度过2017年重重难关的安倍政府本来正在满怀信心地准备第三次总裁选举,继续推动内政外交日程以巩固政权,如今恐怕不得不做出调整。2018年的日本政治,仍将是一部波诡云谲、变化莫测的悬疑连续剧。

恰好一年前的2017年3月,“森友学园”成了日本政治和社会的刷屏热词。由于双方都没有拿出直接证据,当事人笼池泰典与首相夫人安倍昭惠的隔空对质最终成了一场“罗生门”。结果笼池被大阪地方检察厅特搜部以涉嫌骗取中央政府补助金构成诈骗为由逮捕羁押,安倍昭惠接着当她的首相夫人,安倍政府在经历了防长稻田朋美失言、自民党东京都选举惨败等多次冲击后总算稳住阵脚,事件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

今年3月2日,《朝日新闻》突然曝出一条关于“森友学园”的新情况。该报记者“看到了政府其他省厅传阅的财务省文件,发觉与此前财务省公开的文件措辞不同”。原件中“把此事作为特例对待”“本案存在特殊性”“让学园方面提出购地价格”的文字都不见了踪影。《朝日新闻》分析称,这不仅意味着森友学园低价购地可能经由高层授意,还说明财务省公开的文件被篡改过。

这一新闻不啻在日本政界投下一颗重磅炸弹。在野六党迅速反应,要 求财务省立即向国会提交相关文件的原件。对此,财务省言辞闪烁,时而称“文件不在省里,而是由近畿财务局保管”,时而又说“原件作为证据已被大阪特搜部拿走”,逼得在野党议员亲自到财务省搜查。3月8日,财务省在公众舆论的压力下不得不交出文件复印件,却未承认进行过篡改。就在第二天,媒体又曝出一位与森友学园购地有关的近畿财务局职员在家中自杀。这名职员生前隶属于国有资产管理部门,是向森友学园出售国有土地的直接经手人之一。据日媒报道,此人自杀前留下遗书,承认自己受上司指示篡改了相关文件。

就在职员自杀消息传出的下午,其原直属上司、国税厅长官佐川宣寿提出辞职,理由是自己“招致国会审议混乱”。去年“森友学园”事件曝光时,佐川正担任财务省理财局长,被多次召到国会作证。当时他坚决声称“与学园之间的交涉记录已经销毁”,“安倍首相及家人没有参与决定地价”。正是由于佐川所表现出的忠诚,安倍对其赞赏有加,很快将其提拔为国税厅长官。

职员自杀和佐川辞职使事件更加白热化。3月12日,财务省公布了一份长达80页的报告。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在新闻发布会上承认共有14份文件遭到篡改,篡改文字多达300余处,删去了涉及安倍昭惠以及前经济产业大臣平沼纠夫、前防灾大臣鸿池祥肇等政府要员的内容。麻生指明佐川宣寿就是篡改事件的“最终责任人”,目的是“为了确保文件与佐川在国会答辩的一致性”。但他仍然坚 决否认“森友学园”购地事件与自身和安倍等政府高层有关。

财务省承认篡改文件坐实了“森友学园”事件的黑幕,更加激发了日本公众和在野党的愤怒,安倍政府想要抛出佐川宣寿来结束事态的盘算落空了。从3月12日开始,几乎每天都有大量民众聚集在首相官邸外示威游行,强调低价售地和篡改文件是“国家性大犯罪”,要求安倍内阁总辞职,安倍政府的支持率再次跌至30%左右。在野党更是干劲满满,一心要借此机会重创安倍政府和自民党政权。3月23日,三位在野党议员到大阪面见羁押中的笼池泰典,收集更多证据。

3月27日,在在野党强烈主张之下,已经被检方调查的佐川宣寿再次来到国会。不过这次不再是作为证人接受询问,而是作为嫌疑对象受到传唤。对于国会议员提出的各种问题,他只是反复地以“会遭到刑事起诉,无可奉告”作为回答,先后说了50多次。但是,对于安倍夫妇、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和首相官邸是否参与的问题,他都斩钉截铁地予以否认。这一明显反差让日本政治分析家怀疑,佐川和安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