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橙色剂污染:美越合作的一大抓手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3月5日~9日,美国核动力航母“卡尔·文森”号在越南岘港进行访问,这是越战结束以来第一艘抵达越南港口的美国航母。在访问期间,比较引人关注的一项活动是“卡尔·文森”号的部分官兵参观了当地一家橙色剂受害者救护中心,并且与中心内的部分患者进行了互动交流。橙色剂,过去一直是美国难以启齿的一个话题,岘港也是当年美国空军大规模储存橙色剂的重要基地,因而是越南受橙色剂污染最严重的三个地点之一,现在美越双方在这个问题上冰释前嫌,表面看有些令人费解,但仔细观察可以发现,这个问题已经是当前美越关系走向密切的重要媒介,某种角度讲,橙色剂成了21世纪美越合作的“助力剂”。

橙色剂,是一种能加速乔木灌木落叶和草本植物枯萎的化学物质,因其含有严重的致癌物质二恶英,因此对生态环境的影响十分恶劣。沾染橙色剂的人患恶性疾病的风险远远高于一般人群,其所生育的后代畸形率很高。二战结束后,英国重回马来西亚进行殖民统治,为剿灭马来西亚共产党,英国最先对隐藏在丛林中的马来西亚共产党领导的武装力量使用了这种化学物质。

1961年11月,为了对付越共在越南南部开展的丛林游击战,美国总统肯尼迪签署了代号为“牧场手行动”的作战计划,实际是美国空军在越南战场大规模喷撒包括橙色剂在内的化学物质的行动。1961~1971年,美军 在越南、越柬边境及老挝部分地区广泛喷撒橙色剂,统计显示,美国空军在执行“牧场手行动”中,至少执行了6542次喷撒任务,投下了7570万升包括橙色剂在内的各种化学物质。整个越战期间,美军共在越南的28个军事基地储存、转运或喷撒过各种化学物质。美军在越南战场喷撒的化学物质种类很多,有用于丛林和森林的“橙色剂”,还有用于毁灭农作物的“蓝色剂”,美军将这些化学物质统称为“彩虹剂”。

“牧场手行动”给越南造成了惨重的生态灾难和社会后果,当时南越控制国土面积12%的地区被喷撒了橙色剂,20%的原始森林至少被喷撒过一次,受到污染的地区植被大量破坏,生物物种急剧减少,土地和水源受到严重污染,这使广大越南民众深受其害。根据越南的“橙色剂受害者协会”提供的数字,大约400万越南人受到橙色剂的污染,300万人因此得病,其中100万人因之致残或有严重的健康问题,50万儿童因之而遗传变异或是直接受污染而致残。

不仅如此,当年参与行动的部分美国老兵也深受其害。美国当年决定实施“牧场手行动”时,绝大部分美军官兵对这些化学物质一无所知,或者知之甚少,不少官兵接触和沾染了这些物质。越战结束后,那些参与调制、储存、运输以及战场喷撒的老兵身患恶性疾病的案例不断被曝光,其后代畸形率很高,症状和越南国内受污染致残的儿童几乎一样,有的甚至终生不育。这使得越战老兵中的受害者坚信,问题的根源在于当年他们在 越南参战时受到橙色剂等化学物质的污染,所以自1977年起,美国部分老兵开始向联邦政府提出补偿要求,但联邦政府对此并不积极。到上世纪90年代,只有不到500人得到了政府的补偿。几乎在向政府提出诉求的同时,部分老兵还委托律师控告当年研制这些化学物质的公司,包括著名的陶氏化学公司、孟山都公司和钻石三叶草公司等,但这些公司都不愿承担责任,结果同样不令人满意。

美军在越南战场上大量喷撒橙色剂的军事行动产生了十分严重的地区性后果,随着各国对非传统安全问题的关注度不断提升,橙色剂污染已经成为地区性非传统安全问题之一。

在中南半岛,当年美军除在越南大量喷撒橙色剂以外,还在柬埔寨和老挝两国实施过喷撒行动。众所周知,越战期间美国还曾插手老柬两国事务,借口两国支持越共进行山地丛林游击战,在老挝东部和柬越边境大量喷撒橙色剂,致使这两个国家也深受其害。由于技术原因,其严重后果至今难以准确评估。由于美国与这两个国家关系的改善程度远远滞后于美越关系发展,因此在消除这两国的橙色剂污染问题上的进展还不大,美国的主动性也不够。美在处理中南半岛国家橙色剂污染问题上的“厚此薄彼”对中南半岛地区的稳定构成了潜在的风险。

当年除了在越南的28个军事基地储存橙色剂等化学物质外,美国还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