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为何与北欧国家频频互动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3月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将与朝鲜领导人举行会晤的计划后,瑞典方面第一时间表示“愿意为会晤提供帮助”。随后朝鲜外相李勇浩于3月15日飞赴瑞典,并与瑞典外交大臣瓦尔斯特伦会晤。据报道,陪同李勇浩前往瑞典的还包括朝鲜外务省北美局副局长崔康一。瑞典表示愿为朝美会谈提供场所,首相勒文称,瑞典是军事上不结盟的中立国家,与朝鲜有着长期的外交关系,带着双方的信任,瑞典希望能够扮演一个角色,但决定瑞典扮演什么角色的必须是主要的当事方。

随后,3月18日,崔康一一行抵达芬兰,与美韩官员举行了一次“半官方”性质的对话。芬兰外交部表示,与会各方为建立信任、缓解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在积极的气氛下建设性交换了意见,并称期待这次会议“有助于改善朝鲜半岛今后的局势”。

而在2017年5月,朝鲜官员与美国智库人士就曾在挪威举行会谈,中国外交部对此表示,中方一贯主张通过对话协商以和平方式解决半岛核问题。

近年来,随着朝核问题的不断升级,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不断加大对朝制裁力度,一些国家不断下调与朝鲜的外交关系层级,甚至有些国家断绝与朝鲜的往来。但朝鲜与北欧国家的关系却保持着相对稳定,这正是近期朝鲜在瑞典和芬兰的外交活动的基础。

自1948年朝鲜和韩国分别建国以来,双方便围绕着政权的合法性展开了激烈斗争。进入20世纪70年代后, 美苏冷战出现缓和局面,中美、中日关系走向正常化,半岛南方的朴正熙政府积极推行“全方位外交”,不断扩大多边外交舞台。在这种背景下,朝鲜开始寻求推动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间的关系。1973年4〜7月,朝鲜先后与崇尚中立、坚持普遍主义原则或奉行不结盟政策的瑞典、挪威、丹麦、芬兰、冰岛等北欧国家建立外交关系。

近年来,受朝核问题影响,特别是在美国的呼吁和压力下,一些国家与朝鲜的关系愈加疏远,仅2017年便有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加拿大、墨西哥、阿根廷、秘鲁、科威特等多个国家与朝鲜断交或驱逐朝鲜驻本国大使,泰国、菲律宾、老挝等一些东南亚国家也减少了与朝鲜的经贸往来。尽管如此,北欧的几个发达国家特别是瑞典和芬兰与朝鲜的关系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冲击。

但是,朝鲜虽然早与瑞典、芬兰、挪威、丹麦、冰岛五国建立了外交关系,但受地缘因素及国际政治影响,整体上看朝鲜与它们的往来并不密切。

瑞典是北欧最大的国家,也是朝鲜在北欧的最主要邦交国,曾作为朝鲜战争的中立国监督委员会成员为维护半岛和平发挥了积极作用。朝瑞建交后在政治、经济等领域进行了广泛交流,但在多种因素影响下,两国关系发展受到制约。

在政治外交方面,建交之初两国便互设大使馆,但受1976年所谓“朝鲜外交官走私事件”影响,两国外 交关系受阻。进入90年代,受国内经济影响,朝鲜关闭了一批驻海外使领馆,但保留了驻瑞使馆,并由其统管朝鲜与北欧其他国家以及荷兰等八个国家的外交事务,自此,瑞典成为朝鲜在欧洲的一个外交枢纽。同样,瑞典驻朝使馆也负责为其他北欧国家提供领事保护服务,并代理美加澳等国领事事务。至今,瑞典仍与朝鲜保持着相对密切的外交联系,特别是愿意为朝美接触与协商进行积极斡旋,如在释放朝鲜扣押的美国人瓦姆比尔问题上发挥了积极作用。当前,瑞典积极表示愿意促成朝美首脑会谈,并为之提供场所等。

在经济方面,朝鲜与瑞典保持持续往来。两国建交之初便签订了贸易协定,1996年又签署了《工业所有权合作协定》,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两国经济交流与合作。根据韩国方面资料显示,朝瑞1997年至2008年间的年度贸易规模保持在400万〜600万美元之间,其中主要以朝鲜从瑞典进口为主。 芬兰是朝鲜在北欧的主要邦交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