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内瑞拉:何时走出迷局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2018年是拉美地区的“选举年”,有6个国家将举行领导人选举,其中包括哥斯达黎加、巴拉圭、哥伦比亚、墨西哥、巴西和委内瑞拉。其中,委内瑞拉总统选举受到高度关注,该国本已尖锐的朝野矛盾可能会因为这次选举而再度激化。

自1999年统一社会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以来,委一直存在尖锐的民意分化和朝野矛盾。执政党倡导的“21世纪社会主义”发展道路遭到反对党的强烈质疑。这一重大分歧使双方产生尖锐的政治矛盾,整个社会围绕其分裂为了两大对立的集团,委内瑞拉每一次选举都成为两大集团之间的对决。在这种背景下,2018年总统选举具有极大的敏感性。

此次总统选举从一开始就充满悬念。根据委内瑞拉宪法,马杜罗的总统任期将在2019年1月10日结束。按照惯例,总统选举通常在12月举行。但是,委内瑞拉全国选举委员会先是宣布将在2018年4月22日举行总统选举,后又将选举日期确定为5月20日。在外界看来,这是马杜罗政府先发制人的做法:一方面,反对党处于分裂涣散状态,显然无法为提早举行的总统选举做好充分准备;另一方面,执政党在2017年连续赢得三场重要选举(制宪大会选举、州长选举和市政选举),有望挟连胜之势赢得至关重要的总统选举。

最大的反对党组织——民主团结联盟——坚决抵制此次总统选举。在 它看来,马杜罗政府利用其执政地位打压反对党,强行阻止反对党结成选举联盟参选,其行为已经侵犯民主体制的基本准则;全国选举委员会受到马杜罗政府的操纵,不具备独立性,设置了极其不利于反对党的选举日程;多名反对党领袖或是流亡国外,或是被禁止参加选举。尤为值得关注的是,著名的反对党领袖恩里克·卡普里莱斯被当局指控涉嫌奥德布雷希特腐败案,因而在2017年被罢免米兰达州州长职务,并被禁止在此后15年内参加任何选举。

在各方看来,马杜罗仍是获胜概率最高的候选人。其他四名候选人的力量都很薄弱。来自进步发展党的恩里·法尔孔是马杜罗的主要竞争对手。他曾任拉腊州州长,具有一定的民意基础,得到另外两个反对党——争取社会主义运动党和基督教社会党——的支持。但是,他的参选破坏了民主团结联盟抵制此次选举的内部约定,因而遭到其他反对党的强烈指责。因此,法尔孔的竞选在一开始就处于明显的劣势。

相较于上一次总统选举(2013年),此次总统选举因为多数反对党的抵制而缺乏合法性。即便马杜罗顺利赢得新的总统任期(2019〜2025),也势必面对更加尖锐的朝野矛盾,而这种矛盾将为重大的对抗性冲突埋下伏笔。 目前,委内瑞拉深陷经济衰退之中。2014年以来,该国经济连续四年 负增长。2017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为-9.5%,在拉美和加勒比33国之中垫底。外界预计,该国经济在2018年仍将是负增长。

原油生产能力的下降是导致该国经济形势恶化的直接原因。由于长期投入不足,委内瑞拉原油产量持续萎缩,在2018年2月降至158.6万桶/日,仅为1998年产量的一半左右。该国原油的平均出口价格从2014年初的95美元/桶暴跌至21美元/桶,然后缓慢回升至2018年1月的59.14美元/桶。这一价格回升不足以完全扭转委经济面对的被动形势。截至2017年12月底,该国外汇储备已经不足100亿美元。随着经济形势的恶化,商品供应短缺问题日益凸显。目前,绝大部分食品和日用商品都是按照政府限制价格销售,价格低廉,但供应不足。购买食品耗费普通民众的大部分收入,他们的生活日益困顿。

尽管经济形势恶化,马杜罗政府仍然坚持续扩张性财政政策,由此产生的流动性泛滥不断加剧通胀压力。联合国拉美经委会估计,该国2017年累计通胀率达到惊人的825%。委内瑞拉本币“玻利瓦尔”是拉美贬值最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