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豹》的美好与非洲的现实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近期,美国好莱坞大片、被称为史上第一部黑人超级英雄电影《黑豹》风靡全球,打破多个票房纪录,并成为一部“现象级”电影,吸引了《华盛顿邮报》等严肃媒体及学界大量讨论。《黑豹》的故事发生在一个科技先进、富有的虚拟非洲国家瓦坎达,在这里各种高新科技异常酷炫。该影片由此引发了外界对“非洲未来主义”的探讨,即以非洲黑人为主体,畅想人类未来科技和非洲传统文化相结合的可能场景。作为一名研究非洲问题的青年学者,笔者同样对非洲未来发展抱有信心和高度期待,但若不努力对症下药改变现状,《黑豹》中畅想的美好场景也许只是一种超时空的想象而已。

经济实力是决定国家强弱、民生水平和国际地位的基础性条件,历史和现实已经有无数案例证实这一点。在赢得民族独立、国家发展等数十年努力的基础上,非洲的经济实力已经有了较大改观,特别是1995年至2014年,非洲经济年均增长5%左右,发展速度仅次于东亚板块,从西方眼中的“绝望大陆”变为“希望大陆”,呈现出勃勃生机。但非洲底子薄、工业基础差,过去多年受西方殖民统治而形成的单一种植经济遗毒深远,短期内难有根本改观,至今也很难说已经找到了健康、可持续发展的路径。尤为明显的是,近年受大宗商品价格下跌等影响,非洲经济各种积弊显露, 导致2015年至2017年经济年均增速降为3%,目前经济总量2.5万亿美元,仅占全球GDP的3%左右,与非洲大陆的土地、人口规模极不相称。

非洲经济生产结构仍较为“初级”,农业占非洲GDP的40%,占出口额的40%,占就业机会的70%~80%。工业化是非洲大陆孜孜以求的夙愿,但实现该目标的路途仍很遥远,目前非洲制造业在GDP中占比约10%,仅占全球制造业的1%,工业化处于极低水平。据国际经济机构测算,制造业仅提供了非洲工作岗位中的7%左右,在2008年之前该指标一直变化不大,近十年情况有所改善但依然处于较低水平。在贸易结构中,非洲仍然处于全球分工产业链的低端和边缘。据世界银行统计,目前初级产品仍占非洲出口总量的四分之三左右。安哥拉、乍得、赤道几内亚、加蓬和尼日利亚等国严重依赖“石油财政”,这些国家的出口外汇收入80%以上来自石油;博茨瓦纳、几内亚、毛里塔尼亚和塞拉利昂等国出口外汇收入50%以上依靠自然资源(事实上,《黑豹》中的非洲国家瓦坎达之所以富有,也是因为一块巨大的陨石曾坠落于此,为其带来了稀有的、具有巨大价值的金属矿藏)。非洲在世界贸易中所占比重轻微,近年维持在3%上下。在美欧等发达经济体主导的国际贸易新规则谈判中,服务贸易和投资取代货物贸易成为核心,非洲国家基本被排除在外,未来即使国际贸易新规则顺利达成,非洲仍处于规则接受者的地位。在吸引外资方面,2000年至2017年,外国 对非直接投资(FDI)流量增长较快,由90亿美元增长至约600亿美元,但从全球投资的大盘子看,非洲吸引外资的绝对值是增加了,占比则变化不大,在每年全球FDI流量中的经常性占比仅2%~3%。在高新产业和新型战略产业方面,非洲则处于“陪跑”地位。近年,非洲利用后发优势发展现代通信成绩不俗,手机银行、移动支付在肯尼亚等东非国家兴起;新能源成为非洲多国政府大力发展的重点领域,如南非政府明确提出到2030年实现新能源发电量占发电总量42%的目标,2016年非盟宣布未来十年将向可再生能源领域投资200亿美元。但总体看,受困于传统工业基础薄弱、技术研发资金缺乏、人才瓶颈突出等限制,非洲的新兴战略产业亮点有限,在人工智能兴起的新科技时代,非洲更加任重道远。

据相关方面预测,2030年之前非洲经济有望保持年均3%~5%的增长态势,届时经济总量将达到4万亿美元左右,但全球占比不会有太大变化;非洲的生产、贸易结构有望进一步优化,但实现根本性动能转换尚需更多时日,非洲仍将长期在世界经济格局中处于边缘地位。

非洲总体安全形势有所改善,国家间冲突大幅减少,但非洲社会最鲜明的特征是多部族并存,很多国家尚未完成从传统部族社会向现代市民社会的转变,社会矛盾易于激化,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