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公关是一种智慧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从个人角度说,舆情需要管理;从机构角度说,舆情也需要管理,这是因为两者面对的都是公共关系。事件一旦发生,如何处置、如何面对媒体,既反映了他们的心态,又考验着他们的智慧。

2018年春节刚过去不久,这个时间点让我想起了一件事情。2013年春节刚过,一个中国留美学生引发的案件引起了国际社会关注。这个富家子弟驾驶着刚买来的豪车驰骋在美国西雅图的一条小路上,在几十公里限速的路段却开出了115公里的时速,并以这个速度冲过一个有“stop”标志、按交规应让横向车辆先行的路口,结果撞上一辆去参加婚礼的车,导致车上一名25岁的女子当场死亡。这场事故刚开始并没有引发多少国际关注,毕竟,中国富家子弟在西方闯祸的事件已经不是一件两件了。

这起交通事故之所以最终成为了一件国际新闻,是因为后续发展。当地检察官鉴于事件的严重性将保释金定为惩罚性的200万美元,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从中国赶过去的父亲居然真的花了200万美元将儿子保释了出来,令当地美国人咋舌,也使得这件事引发了广泛的讨论,成为舆情管理的负面案例。

我当时就想,检察官开出的天价保释金或许主要是想教训一下肇事者,毕竟他违反了最基本路规,超速超得疯狂,将其他人的生命安全视为草芥。其实检察官完全可以定一个10万至20万美元的保释金,而不被人诟病。但从另一方面讲,如果肇事者来自美国人家庭,父母可能放弃保释,宁愿让儿子呆在狱中自我反省,痛定思痛以便重启另样人生。检察官对华人留学生开出如此的天价保释金,多少反映出当地人对这富家子弟的反感情绪。

肇事者父亲豪气地拍出200万美元,不仅让检察官傻眼,而且在当地掀起轩然大波,使得这件本来也就够得上地方新闻的事件迅速发酵为一条国际快讯,在互联网时代迅速传播到世界各地。本来可以止于一次伤害的结果却造成二次伤害;本来可以止于一次污染的结果却造成二次污染,让美国人觉得暴富后的中国人以“不就是花钱吗”的心态来对待这件事,就跟在中国一样——亵渎了死者,亵渎了其家人的情感,遭到当地舆论的唾弃和检察官的鄙视。

如果他父母低调应对,公开发表声明表示即使能够募集到这笔巨款也不追求保释,要让儿子在狱中反思,这样反而能获得受害人家属的尊重,获得舆论同情,从而获得法官的轻判。

也是在2013年那个春暖花开的季节,国内媒体一浪接一浪地报道:中国某著名歌唱家未成年的儿子李某某打人、被放出几个月后又合伙犯下轮奸罪行,再度被捕。当时我浏览了几篇报道,感到舆论已经有所倾向,虽然对这个屡教不改的青年开始厌恶,但舆情也并不是没有转机。就在受害人沉默以对、舆论界希望听到施暴者或其家人道歉的声音时,李某某母亲却反向发力,公开要求社会对其儿子宽容,使得已经高涨起来的舆论顿时又有了新的话题。

之后的局面就像打口水仗,一方面是国内各媒体、平台争相爆料;另一方面是施暴者母亲“不屈不挠”地抗争。她反驳的不仅是舆论的谴责,不仅是己方律师的反水,而且还能反驳儿子同伙的招供,那架势就像案发时她本人也在现场似的。

铺天盖地报道后,人们反倒觉得,犯罪的虽然是未成年的孩子,但其背后的家教问题则是深层次的原因。无论受害者律师如何还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