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女人的撒娇攻略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在上篇文章(《会偷马的半老徐娘》,2018年第2期)里,我从荷兰文即是“聪明”又是“漂亮”之意的knap一词,谈到一位自认为是中国第一美、第一富的电影明星嘟嘟着嘴和她公开的男朋友秀恩爱的照片。众粉丝点爆了这张所谓美照,视那位明星为精神领袖、整容楷模,也照葫芦画瓢,嘟嘟着嘴自拍,以求点赞。

我承认自己也半斤八两过。30年前刚到荷兰时,为了借书和修车,也嘟嘟着嘴撒娇卖萌来的,结果挨了荷兰朋友彼得好一顿臭骂,让我有话好好说,别跟荷兰男人撒娇,否则他们会说我是耳朵后面还湿了吧唧的小毛孩,闹不好还会轰我说,小屁孩,一边呆着去!

尽管如此,我还是将信将疑,觉得彼得是在忽悠我。俺就不信荷兰的女人不因地制宜,不就地取材,不利用自己的性别优势嘟嘟嘴发嗲撒娇卖萌,以推动自己事业的发展,加速自己直奔小康或大富的进程。还有第二个原因,那就是我由于爱狗狗,所以爱看动物视频。

你瞧人家母大猩猩,为了让公的给她摘串香蕉,风情万种、长篇累牍地在公猩猩的眼前扭来扭去,一旦拿到香蕉,马上就不扭了。连大自然都如此,我们作为大自然的儿女,怎能逃离如来佛的掌心?所以我睁大眼睛,处处留意,到底要看看荷兰女人是怎么做的。 在我任教的大学里有一位女老 师,胸大有脑,妩媚动人。她是法语系的,我是中文系的,我们俩很说得来,经常互相走动。有一天,她大清早先租了一辆面包车把她丈夫及其几十幅油画送到荷兰西部的一家画廊,然后掉回头来再用私家车把他们家的大狼狗和我给接上,再次驱车前往那家画廊。一来帮助画廊布置展厅,准备一周以后的画展开幕式;二来趁机和亲朋好友小范围地预祝她丈夫的首次画展成功。在前往画廊的路上,她不小心闯了红灯。

闯就闯吧,回家在网上付罚单就齐了。可正好碰上警察在高速路上巡逻。女同事被示意停车,警察过来指着她左后边的车灯,挥动一个小本,意思要给她开第二张罚单。第一张闯红灯的,将由道路测试仪自动生成,但第二张就得劳他大驾、亲手开了,因为道路测试仪看不到我同事的后车灯不亮,可他能看得明镜似的。

女同事急了,这点儿也太背了吧?闯红灯也就罢了,可这车灯是啥时候坏的?临行前怎么没发现?干嘛早不坏晚不坏,非等警察盯梢时才坏呢?我看她面红耳赤地运气,再看我们车里的大狼狗伸着舌头直喘粗气,真怕她情绪失控,出言不逊,闹不好警察叔叔还要给她开第三章罚单,错了,传票——影响警察开单罪,不对,妨碍公务罪!

女同事倒是听了我的话以后立刻平静下来了。她整了整衣襟,挺了挺腰板,这下她那让荷兰奶粉开拓出来的傲人事业线泾渭分明地进入了警察 叔叔的视野。随后她面带微笑,朝他眨巴眼睛。警察一时语塞,随后干咳了一声道,下次可要注意了啊。要是再让他逮着开着灯坏了的汽车上路,就一定开罚单!

女同事欣喜若狂,开着车呲溜一下就逃离了作案现场。我坐在车里这叫纳闷,她也没有嘟嘟嘴发嗲撒娇卖萌呀?怎么就能把警察弄得五迷三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她宽大处理了呢?

有一天我看到一个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