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共七中全会:权力布局悬而未决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2017年以来,越南反腐风生水起,历史上第一次把一位在位的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如日中天的政治新星丁罗升拉下马并让他锒铛入狱。丁罗升以渎职罪和贪污腐败罪分别于2017年底和2018年初两次被判刑13年和18年监禁,合计量刑监禁30年,而其原先执掌的越南石油系、银行系国企高管和一批涉案政府官员,有的已被宣判,有的还在调查审理中。另一起引起轰动的案件是,越南公安系统高官,原公安部反高科技犯罪警察局局长阮清化因涉嫌组织网络赌博被逮捕,而后顺藤摸瓜“拔出萝卜带出泥”,大批公安部门官员涉案。5月4日清晨,该局副局长被发现在自己办公室上吊自杀,引发了公安系统乃至越南政局的强烈震动,原因是此案有可能牵涉到越共更高层官员。

越南政局的这些变化引起了国内外的关注。舆论认为这是阮富仲在利用反腐调整权力布局,为越共十三大做人事安排准备。因此,观察家对2018年5月召开的越共十二届中期会议,即七中全会抱有浓厚的兴趣,预 计此次会议将“做出重大人事决定,对越南政治的未来产生重要影响”。2016年在越共十二大上超龄任职的越共总书记阮富仲是否会在此时引退?哪些新锐将登上越共权力的顶峰,成为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并可能在2021年召开的十三大上角力越共权力核心的“四驾马车”?这些成为人们最为关切的话题。

2016年1月,在越共十二大完成新领导班子安排后,与往常不同的是,在第一次与记者见面的越南权力核心“四驾马车”(即党的总书记、国家主席、政府总理和国会主席)旁边,多了一位人物,即被看成五号人物的越共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丁世兄,这被解读为丁世兄将在一年后或者十二届中期会议上接替已超龄但以“特殊情况”留任的越共总书记阮富仲。然而,在2016年10月访美回国后,丁世兄就很少露面,之后又传出他身患重病的消息,至今未曾在公开场合露面。

另一位有可能接替总书记位置的 是越南国家主席陈大光,依据是越共议论多年的一项人事制度改革,即党的总书记兼任国家主席。然而,就在丁世兄患病消息传出后不久,陈大光也被曝出身患重病。这些诡异的现象在越南引起议论纷纷,人们联想到2015年突然患病去世的原岘港市委书记阮伯清。阮伯清是一个务实敢干的人,在他执掌岘港市长和市委书记的十多年间,岘港从一个落后的小渔村变成越南最宜居、最安全、最整洁的城市,因而广受当地百姓拥护,越共十二大前,他出任新一届政府总理的呼声极高。然而在开会之前,他却莫名其妙地患上不治之症并很快过世,当地传言他因权力之争而被放毒致死。因此,人们猜测丁世兄和陈大光的病情与其可能作为接班人也有某种关联。

在2017年5月举行的五中全会上,原本预计总书记换人的可能性并未成为现实。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反腐深化,情况发生了微妙变化,丁世兄和陈大光的身体状况也未见好转,因此二人接替总书记的可能性越来越小。甚至在十二届七中全会前,传言二人要被调出政治局,加上丁罗升被捕后位置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