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卡纳塔克:莫迪—沙阿组合的巅峰之作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5月12日,印度的南部大邦卡纳塔克举行了邦议会选举。早在2018年年初,卡邦就已经吸引了印度两大政治力量——印度人民党与国大党的主要注意力。在接下来的数个月中,两党都在卡邦投入了巨大的赌注:印人党方面,总理莫迪、党主席阿米特·沙阿、19名内阁部长连同印人党执政的三个邦的首席部长在邦选前“倾巢出动”赴卡邦拉票;国大党方面,新掌门人拉胡尔·甘地四次赴卡邦拉票,前总理曼莫汉·辛格“火力全开”,就连两年没有参加过竞选活动的前党主席索尼娅·甘地也亲赴卡邦拉票。根据印度智库“媒体研究中心”的估计,此次卡邦邦选中所有相关方的总花销在950亿卢比到1100亿卢比之间,是上次卡邦邦选的两倍多,而且比有史以来任何一届印度地方议会选举的花销都要高。根据5月15日公布的结果,印人党赢得了104个席位,国大党赢得78个席位,地方政党人民党(世俗派)赢得38个席位。

2014年5月,莫迪率领印人党在印度人民院(下院)选举中赢得绝对多数席位。莫迪是以锐意进取的改革形象上台的,其上台后不久就颁布了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措施。但在2015年,莫迪的改革却在很多方向都陷入了困境:以《商品与服务税法案》(GST)为主的税制改革在国会经历了漫长的拉锯战,在数轮讨价还价、大幅修改后才终获通过;莫迪力推的劳动法和征地法改革均受阻于联邦院 (上院),这两方面改革还由于涉及工农群体的切身利益而为反对党攻讦印人党政府提供了无穷无尽的弹药。更糟糕的是,这一年,印人党还在德里国家首都区和比哈尔邦两地地方议会选举中失利。

这一系列事件的发生,有着扎根于印度政治社会生态的深厚背景。在政治方面,印度政治权力的分散化、地方化进程自20世纪70年代末肇始以来,已经达到了很高的程度。以地方特定种姓、社群为基础的地方政党实力不断增强。莫迪率领下的印人党虽然取得了人民院的绝对多数,但在上台之初,莫迪政府在以邦政权执政状况分配席位的联邦院还不占据绝对优势。地方邦政权对改革措施的抵制也有可能使莫迪的改革大打折扣,而且其他政党还会利用其在地方执政的便利获取竞选资金、扩大影响、削弱莫迪政府的政治威信。在社会方面,印度社会被种姓、阶级、阶层、民族、宗教等多重裂痕所分割,政治人物稍有不慎就会陷入社群乱斗之中,引火烧身。此外,莫迪力推的经济改革,虽然从长期来看可能有利于经济社会发展,但在短期内却可能对社会公正造成损害。

这些事实都使莫迪政府认识到,无论是为了保住执政地位,还是为了斩断束缚印度发展的环环相扣的“戈尔迪之节”,都必须尽可能在一系列地方选举之中取得胜利,尤其是要狠狠打击其主要竞争对手国大党。因而自2016年年中起,莫迪政府没有再发起新的改革活动,反而是出台了不少选举取向的政策,可以说最晚自那时 起,莫迪政府的施政方略就已经进入了“选举第一”的轨道。

在政治操作方面,莫迪的主要助手是其老部下阿米特·沙阿。阿·沙阿现年54岁,其与莫迪早在20世纪80年代就已相识,是莫迪最亲近的政治伙伴之一。2014年11月,其被莫迪推荐为印人党主席。之后不久,阿·沙阿就发起了“扩党运动”,通过简化入党手续,在不到半年内将印人党的成员数量扩张到了1亿之众。他还采取了一系列举措扩张印人党的社会基础。针对各地方政党的社会基础大都是占当地社会经济主导性地位的中下层种姓的状况,阿·沙阿试图将印人党的社会基础建立在同时“被边缘化”的上层种姓和底层种姓的联盟之上。

此次卡邦邦选,更堪称莫迪—沙阿组合的巅峰之作。卡邦是印人党唯一有过执政历史的南部邦。传统上,印人党在印度南方操达罗毗荼语各邦中缺乏根基,在这里取得一场胜利无疑有助于印人党摆脱其“北印度大党”的形象。针对卡邦特点,莫迪和阿·沙阿制定了非常精细的选举策略。

在牢固地方基本盘方面,印人党重新与地方强势政治人物耶迪尤拉帕结成联盟。耶迪尤拉帕出身在卡邦有重要影响的农业种姓林迦亚特,2011年末,其曾因腐败案与印人党中央产生纠纷,脱党自立门户,2014年又回到印人党。而当年腐败弊案的主角,臭名昭著、但在卡邦势力强大的矿业豪强的雷迪兄弟四人也重新被纳入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