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塔”完了,西班牙的伤痕能治愈吗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5月2日,西班牙巴斯克地区分离主义组织“埃塔”宣布解散,标志着这个肆虐60余年的组织彻底放弃了“以武促独”的念头。然而,其极端暴力活动带给西班牙社会的伤痛及地区分离主义的阴霾却难以在短时间内散去。

巴斯克地区是西班牙西北部与法国西南部交界的地带,自中世纪以来巴斯克人逐渐形成了独特的语言、文化,且形成了独立的民族认同。20世纪西班牙佛朗哥军政权统治期间,佛朗哥政府实行大西班牙化的民族政策,“埃塔”也在那个年代孕育而生。

“埃塔”是巴斯克语中“巴斯克祖国和自由”的缩写,于1959年由巴斯克地区一些学生运动的激进分子发起成立,其主要主张是通过武装活动谋求建立巴斯克民族的独立国家。该组织被欧盟和美国列为恐怖主义组织。在佛朗哥统治期间,部分巴斯克人将“埃塔”视作为巴斯克地区谋取应有权利的组织,并给予其同情和支持,法国政府也因持反对佛朗哥政权的立场而为“埃塔”提供庇护。佛朗哥死后,西班牙开始推进政治转型,在转型后的政治体制中提出了民族区域自治、尊重巴斯克等民族地区语言、文化、自治等权利的主张,得到了巴斯克地区大部分民众的支持。然而, “埃塔”组织仍旧坚持要以武力实现巴斯克的独立,暴力活动有增无减,后佛朗哥时代的袭击占“埃塔”袭击总量的95%。而且,“埃塔”也开始采 用汽车炸弹等大规模杀伤方式,在针对官员、警察及宪兵的袭击中造成了平民伤亡,使其更加臭名昭著。鉴于形势严峻,西班牙政府也启动了反恐措施。西班牙内政部还支持民间人士成立了自发性反“埃塔”团体“反恐怖主义解放团”,在1983~1987年间配合政府军警部门开展打击“埃塔”的活动。

由于西班牙政府的重拳打击及暴力活动普遍受到民众反对,“埃塔”的生存空间愈发缩减。自20世纪90年代起数次单方面提出停火,以求得喘息。“埃塔”第一次提出停火是在20世纪90年代初,但很快撕毁协议并采取更多激进活动。“埃塔”下属的青年组织发动如焚烧公交车、破坏公共设施、投掷燃烧瓶或混凝土块等比暴力袭击成本更低的破坏活动。1995年,“埃塔”再次提出停战主张,并提出了西班牙政府释放“埃塔”被捕成员、允许巴斯克地区实现民族自决等要求,被西班牙政府严词拒绝。“埃塔”进而策划一系列极端暴力活动,包括刺杀胡安·卡洛斯一世国王未遂、绑架并最终杀害西班牙人民党青年政治家米格尔·安吉尔·布兰科等。布兰科的死引发西班牙全国对“埃塔”的谴责,游行抗议“埃塔”暴行的民众多达600万人。

“9.11”事件爆发后,国际反恐合作协调力度加大,“埃塔”也被美国、欧盟、加拿大等国家和国际组织列为恐怖组织,对其跨境打击和资金链切断的力度加大。2006年,“埃塔”再次提出停战要求,但“谋和”的同时却在法国实施盗窃军火库的行 动,企图通过多持有武器增加谈判筹码。西班牙政府继续予以打击,2009年4月抓获“埃塔”军事首脑马提特吉,另有多名小头目被警方击毙。2010年9月,“埃塔”再次宣布停火,宣称将以“和平、民主的方式实现目标”,为“显示诚意”还在数月前停止了暴力活动。但西班牙巴斯克地区时任内政顾问鲁道夫·阿瑞斯坚持要求“埃塔”作出永久停止恐怖活动的承诺。2011年1月,“埃塔”宣布将在2010年9月宣言基础上,由国际观察员监督实现“永久停火”。在多方斡旋下,2011年10月,时任联合国秘书长安南、爱尔兰前总理埃亨、挪威前首相布伦特兰、法国前内政部长若克斯在巴斯克地区城市圣塞巴斯蒂安的国际和平会议上共同签署了一份停战宣言,并由英国前首相布莱尔担保,标志“埃塔”最终停战,自此“埃塔”再未发动袭击。

此后,西班牙政府仍继续向“埃塔”施加压力,首相拉霍伊将实现“埃塔”无条件解散写入人民党纲领。2017年4月,“埃塔”向法国警方上交其武器弹药,实现“解除武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