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后的“新巴基斯坦”将是何样

World Affairs - - 中国周边 - 文/林一鸣

7月25日,巴基斯坦举行国民议会及省议会选举。根据选举委员会公布的结果,除推迟投票的两个选区外,在270个选区相应的普选议席中,巴基斯坦正义运动党(以下称“正运党”)赢得115席,上届执政党巴基斯坦穆斯林联盟(谢里夫派)(以下称“穆盟<谢>”)赢得64席,巴基斯坦人民党(以下称“人民党”)赢得43席,宗教政党联盟“联合行动同盟”赢得12席。正运党崛起成为巴国家政治生活中令人瞩目的新现象。

正运党成为全国性大党

巴基斯坦实行议会内阁制,联邦政府由议会下院(即国民议会)多数党或政党联盟产生。国民议会共设342席,其中272席按单一选区制从对应选区产生,另有70个保留议席按比例代表制根据得票率进行分配。理论上,一党或政党联盟只需获得137个普选议席便拥有组阁权。目前,正运党正在与部分独立候选人及小党联络,该党发言人乔杜里称已基本确定执政联盟构成。而另一方面,虽然穆盟(谢)、人民党及“联合行动同盟”均指责选举不公,且三方议席总数超 过正运党,但目前仍无法形成更大共识或争取更多支持,已宣布将以组成反对党联盟的形式参加议会。正运党在排除与其他大党合作的情况下,可以强势主导政党联盟在联邦政府执政,现在正无限接近这一目标。

在同期举行的省议会选举中,正运党亦表现出色。在其上届联合执政的开伯尔-普什图省议会,正运党在99个普选席位中赢得66席,已获单独执政资格。在穆盟(谢)的大本营旁遮普省议会,正运党赢得297个普选议席中的123席,仅次于穆盟(谢)的129席,目前同样在积极争取主导联合执政。旁遮普省人口数量庞大,经济地位举足轻重,国民议会中有141个普选议席来自该省,故在巴政治结构中具有关键意义。自1988年选举政治恢复以来,穆盟(谢)十分依赖旁遮普省票仓支持,不仅连续在该省执政,其在2013年大选中取得压倒性胜利也几乎完全源自该省。

本次选举中,穆盟(谢)和人民党在各自大本营旁遮普省和信德省之外都斩获甚少。而正运党不仅进一步稳固在开普省的根基,还在人口第一大省旁遮普和第一大城市卡拉奇建立了举足轻重的地位,显示出作为一个 全国性大党的新气象,不仅打破了30年来穆盟(谢)和人民党轮流坐庄的局面,推动巴政坛形成三足鼎立,还将延续2013年巴首次在民选政府完成任期后实现政权交接的历史,推进议会政治发展。

“新巴基斯坦”

正运党领袖伊姆兰·汗作为国家板球队前队长、世界冠军,在竞技体育界早已功成名就,在巴国内更是家喻户晓的“国球英雄”,而且还是一位慈善家,但他在巴政坛则是一名“新星”。他于1996年创立正运党,初期政治生涯并不顺利,但他疾呼“变革”口号,活跃在动员民众的第一线,将矛头直指“当权者”的贪腐劣迹,逐渐获得城市工薪阶层的支持。2011年,伊姆兰·汗在巴第二大城市拉合尔向10万支持者发表演说,政治能量不容忽视。2013年,伊姆兰·汗提出“新巴基斯坦”纲领,当年正运党一跃成为国民议会第三大党及开普省议会第一大党,越发得心应手地运用街头政治,频频就选举不公、贪腐等问题向穆盟(谢)发难。这次大选前夕,原总理、穆盟(谢)

领袖纳瓦兹·谢里夫因海外资产案被司法当局终身取消担任公职资格并处以十年监禁,伊姆兰·汗的政治声誉上升到顶点。

本次竞选中,伊姆兰·汗继续号召选民为“新巴基斯坦”投票。那么,设想中的“新巴基斯坦”是何种模样?可以从伊姆兰·汗的政治观点中看出点门道。从他的自传作品《巴基斯坦:一部私人史》中,可以看到一个带有实用主义倾向的“现代巴基斯坦民族主义者”的形象。首先,他是个民族主义者,强烈反对美国的霸权政策甚至反恐战争,这也是他被部分西方媒体称为“塔利班·汗”的原因。其次,所谓“巴基斯坦民族主义者”意味着他对自身穆斯林身份的认同,所谓“现代”指的是他虽然对西方政治怀有本能的批判,但对现代政治观念又具有高度的认同,他在很大程度上接受现代伊斯兰政治学说,称近代南亚穆斯林哲学家伊克巴尔对他影响最大。形式上,他赞许一种“非东非西”“非资非社”的“伊斯兰道路”;实质上,他认为伊斯兰国家的本质包括民主、平等、正义和福利等要素。再次,他的实用主义表现在将选贤任能、法治等政治绩效摆在突出位置。最后,他抱有英雄情结,自信个人在政治当中的独特作用。他的政治观点形成,与其职业体育生涯、接受现代教育、在西方生活经历以及对伊斯兰教的理解等因素都密切相关。

正运党本次提出的竞选纲领则勾勒出通往“新巴基斯坦”的路线图。政治上,厉行反腐和问责,推动警察职业化改革、司法改革,在基层治理中推行直接民主。财政上,实行紧缩和节俭措施,增强税务部门自主权,扩大税收。伊姆兰·汗在胜选讲话中甚至提出本人不住总理府,要将其改造为公共设施。产业政策上,以中小 企业发展为导向振兴制造业,释放房地产、医疗、教育、信息技术、旅游、绿色经济等领域活力。民生保障上,提出在任期内创造1000万个就业岗位、兴建500万套住房,推进医疗和教育保障向全覆盖发展。如此密集地提出改革议程和民生目标,无疑是“新巴基斯坦”最切中选民诉求、最令选民耳目一新之处。

“新巴基斯坦”会带来一个全新的巴基斯坦吗?这无疑值得期待,但也要看到重重挑战。首先,伊姆兰·汗和正运党不是“天仙下凡”,而是建立在巴政治现实基础之上和结构之中。即便伊姆兰·汗自比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认为一个好领导人能够在与原有政治阶层合作中改变国家,但实际上此次竞选中大批传统政党议员倒戈入伙,正运党队伍迅速膨胀,伊姆兰·汗的个人政治意志还能否得到有效贯彻值得质疑。此外,巴政治史上民选政府与军方、司法当局长期存在纠葛,伊姆兰·汗也必须正视和应对这个问题。其次,当前巴基斯坦面临国际收支危机,实行财政紧缩固然有助于稳定形势,但由于巴国内储蓄率长期偏低,财政工具效力有限,动用货币工具则将进一步抑制总需求,加大经济下行压力。因此,紧缩政策与促增长、保民生目标之间存在张力,并将极大取决于税改成效,对新政府的经济治理能力提出紧迫考验。而且,围绕反腐和大选,正运党与其他党派矛盾尖锐,穆盟(谢)和人民党已宣布在国民议会组成反对党联盟,穆盟(谢)在旁遮普省议会体量庞大,人民党将在信德省单独执政,这两省皆是巴经济社会较发达地区,两党抗衡正运党的资本依旧雄厚。

总之,“新巴基斯坦”已不全然是伊姆兰·汗的政治观点或正运党的 政治愿景,其前景更有赖于与现实政治的磨合。

中巴关系持续健康发展

伊姆兰·汗及其团队在外交上呈现务实稳健的取向。伊姆兰·汗在胜选演讲中一改带有民族主义情绪的表达,谈及外交事务时首先提出要巩固和发展中巴战略关系,其次促进阿富汗和平,再次与美国建立平衡互惠的关系,然后是并行发展与伊朗、沙特的关系,最后是与印度发展经贸关系,解决克什米尔争端。

因此可以说,“新巴基斯坦”绝不意味着对华关系的转向。其一,中巴关系历经风云考验,未受巴国内政局调整影响。不仅伊姆兰·汗在阐述外交政策时将中国放在首位,随后正运党官方还用中文在推特上重申其对华政策。事实上,对华关系是巴外交政策基石,中巴自2015年建立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以来迈向命运共同体的前进方向不会改变。其二,中巴经济走廊在巴具备共识。伊姆兰·汗表示认同“一带一路”合作理念,支持中巴经济走廊建设,正运党竞选纲领中提出将推进走廊建设,转变合作模式,引进中国知识与技术,扩大本地企业参与,助力本国经济增长。其三,正运党希望借鉴中国治理经验。早在2011年伊姆兰·汗首次访华时,就表示要借鉴中国反腐和扶贫工作经验,在胜选演讲中更是将学习中国经验作为对华政策重要部分。

可见,巴基斯坦不仅没有转变对华政策,还在治理合作上提出新的倡议。新时代中巴关系也将继续在国际政治、国内发展和治国理政上为两国共同增益。

(作者为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东南亚及大洋洲研究所研究人员)

2018年7月26日,支持者庆祝正义运动党在巴基斯坦国民议会选举中赢得最多议席。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