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普会”引发美国国内政治风暴?

World Affairs - - 世界态势 - 文/张志新

“特普会”举行后,虽然双方都声称“取得成功”,但美俄间的结构性矛盾短期内难以解决,综合评价,“特普会”只是为两国关系的缓 和提供了一次契机,更激发了美国国内根深蒂固反俄情绪的强烈反弹,进一步削弱了民众对特朗普执政能力信心、对白宫处理美欧关系信心,也 导致特朗普当选合法性因“通俄门”久拖不决受到更深质疑。特别是特朗普在“特普会”后的联合记者会上拒绝谴责俄“干涉”美国大选的

“口误”,触动了美国国内敏感的政治神经,为美国内反特朗普势力提供了新的弹药。

特朗普对俄“一意孤行”引发国内强烈反弹

决定与普京会面并非特朗普第一次“恣意妄为”,在他入主白宫后处理对俄关系的种种做法自始至终都“我行我素”地悖离美国长期以来的对俄既定政策。早在2016年竞选期间,特朗普就对“硬汉”普京多次表达“钦佩”之情,表示期望通过会晤改善冷若冰霜的美俄关系。今年3月,由于“俄前特工在英国中毒”事件,美国加入欧盟国家驱逐俄外交官的行动,令双边关系坠入谷底。5月普京成功连任后,特朗普不顾白宫国安会助手们的强烈反对,执意给普京打去祝贺电话,引发政府内部反弹。此后,特朗普并没有因内部压力的增大就放弃缓和美俄关系的努力。7月初在西方七国集团(G7)首脑会晤前,特朗普语出惊人地宣称,G7应考虑重新接纳俄罗斯,因为他认为莫斯科重返国际社会“不可避免”,即便克里米亚问题得不到解决,美俄也应通过某种形式的“交易”使俄重返G7。

此次“特普会”前后,特朗普的言行都引发各界对其执政能力的质疑,更充分暴露了美国政府内部在对俄政策上的分歧。美国国家情报总监丹尼尔·科茨事后公开宣称,如果总统听从他的劝告,就不应该在赫尔辛基与普京进行一对一的单独会面。科茨此话反映的问题就在于,特朗普在决定举行“特普会”之前,竟然根本没有征询这位美国最高情报官员的意见。

直接导致“特普会”在美国媒体引发轩然大波的,是在双方联合记者会上,特朗普没有严厉谴责普京“干 涉美国大选”的行为,这意味着他不仅默认普京在现场所强调的“俄没有干涉”的说法,还变相质疑了联邦调查局等美国情报机构的侦控能力,无异于否定了情报界的调查结果。

特朗普对普京频频示好的举动,也偏离了特朗普政府在2017年底、2018年初接连发布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美国国防战略报告》《核态势评估报告》将俄视为“战略竞争对手”的定位。为此,美国前中央情报局局长约翰·布伦南直斥特朗普的所作所为“形同卖国”。

由于国内群情激奋,特朗普自赫尔辛基返回华盛顿后不得不主动澄清说,自己当时关于“不认为俄干涉了美国大选”的说法是个“口误”。然而随后不久,在争议尚未平息之际,特朗普本人宣称期待与普京再度会面,白宫新闻秘书桑德斯也证实“特朗普总统已指示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邀请普京秋天访问华盛顿”,引起美国舆论更大喧哗,以至于又不得不由博尔顿出面发表声明称特朗普与普京的第二次会晤“将不会 在2018年举行”。

至此,无论是美国战略界还是政府内部,都对“特普会”展示出的特朗普“远欧亲俄”倾向深感忧虑。自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以来,美国的欧洲盟友就对美欧关系前景充满疑虑, “联合自强”的呼声为越来越多的欧洲国家所认可。近期,特朗普四面出击的关税大战和强硬督促北约盟友增加国防预算等表现在让欧洲大跌眼镜的同时,也让美国战略界担心,美欧关系可能遭受难以挽回的创伤。针对美国以“危及国家安全”为由威胁向加拿大、墨西哥和欧盟国家加征钢铝关税,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直言,这是对美加传统盟友关系的“侮辱”、绝对“不可接受”。特朗普在美欧峰会前质疑北约集体防御原则、模糊“盟友”与“敌人”之分的种种言行,也加剧了美欧关系的混乱。

美国民主党人反对特朗普对外胡乱加征关税的声音此起彼伏,共和党内也对特朗普处理美加关系的方式非常不满。国会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共和党大佬约翰·麦凯恩就在推

特上发文称:“致我们的盟友:美国两党的绝大多数人都支持自由贸易、全球化,也支持70年来和我们价值观相同的你们。美国人民挺你们,即便我们的总统没有这样做。”美国外交学会研究员塔伦·哈布拉认为,特朗普的民粹主义理念日益伤及美欧关系,如不加以遏制和扭转的话,欧洲将越来越认为美国“靠不住”,甚至有一天会把美国视为“威胁”。

“通俄门”调查使特朗普如芒刺在背

白宫安排“特普会”的不透明作法,更让美国民众对“通俄门”调查的结果感到不寒而栗,从而引发对特朗普当选合法性的再次质疑。事实上,由于经济形势“一片大好”,执政已近两年的特朗普正逐步摆脱“通俄门”的影响,把眼光放到谋划2020年竞选连任上去。然而,一方面是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主持的“通俄门”调查久拖不决,让特朗普感到始终如芒刺在背;另一方面是特朗普自身喜欢“制造话题”和“上头条”, 经常发表前后矛盾的言论,让各种争议对其如影随形。特朗普在这次“双普会”中出人意料的亲俄表现更让人怀疑这背后是否“事出有因”,他会不会真有什么“短儿”捏在俄罗斯人手里。近期美国各大民调机构进行的调查显示,民众对特朗普可能“通俄”的怀疑居高不下。比如,昆尼皮亚克大学的民调显示,51%的受访美国民众相信“俄罗斯政府掌握着对特朗普不利的信息”,只有35%的人不这样看。该民调还显示,53%的受访者认为“特普会”对美国来说是“一次失败”,认为其“成功”的只有27%,而相信这次峰会对俄罗斯来说是一次“成功”的受访者竟高达73%。

7月26日,特朗普的前律师迈克尔·科恩对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爆料称,特朗普对他的儿子、助手等人同承诺提供有关希拉里·克林顿黑材料的俄罗斯人会面不仅知情,而且还予以批准。这一最新爆料无异为“通俄门”调查再次投下猛料,因为对美国联邦调查机构而言,能够确认特朗普存在“通俄”和妨碍 司法行为的关键,就在于他对儿子小特朗普会见俄罗斯人是否知情,以及在媒体进行相关报道后是否曾授意小特朗普如何应对司法机构的调查。然而,对特朗普来说幸运的是,科恩的此番指控尚没有可供展示的实证。对于科恩的指控,特朗普毫不意外地发推特做出反击,在否认对会面知情的同时,质疑科恩爆料的动机何在。

此外,由于此次“特普会”历时两个多小时,其中包含一场仅有美方一名女翻译在场的一对一秘密会谈,两党国会议员均有人要求白宫公布相关谈话记录,甚至主张传唤那名译员到国会作证,以防特朗普与普京达成可能危害美国国家利益的秘密交易。在共和党占据国会两院多数席位的情况下,这种呼声很快被压了下去,共和党为维护本党团结也由高层出面私下协调,最终叫停传唤翻译到国会作证的程序。但即便如此,国会内部针对特朗普的反弹仍在暗流涌动,一些两党议员加紧酝酿旨在保护特别检察官穆勒免遭特朗普开除的议案,并积蓄力量推动国会通过更多对俄制裁措施,以牵制特朗普与普京继续走近。

总之,“特普会”是特朗普为扩大外交政绩而推出的“奇招”,却因不符合美国国内反俄的政治大气候而四处碰壁,不仅激化了欧洲盟友的疑虑,也导致国内战略界群起而攻之。与此同时,两党政治极化的现实又使“通俄门”调查将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内继续成为党派斗争的竞技场,在调查没有最终落幕之前,特朗普任何与俄罗斯接近的举动都会被美国国内舆论批评为“通俄”和“卖国”。也正是基于此,特朗普在其首个任期内改善美俄关系的努力注定将不会顺利。

(作者为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副研究员)

左:2018年7月16日,俄罗斯总统普京乘车抵达芬兰总统府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会晤。上:负责“通俄门”调查的美国独立检察官、联邦调查局前局长罗伯特·穆勒。图为 2001年7月30日穆勒出任联邦调查局局长之前在国会参院司法委员会接受质询。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