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通过《犹太民族国家法》恐后患无穷

World Affairs - - 世界态势 - 文/龚 正

7月19日,以色列议会以微弱优势通过一项备受争议的法案——《犹太民族国家法》。该法全名为《基本法:以色列是犹太人的民族国家》,称以色列是“犹太民族的国家”,并规定七枝烛台(犹太教象征)为以色列国徽,耶路撒冷为以首都,兴建犹太人定居点为国家利益;希伯来语为以色列唯一官方语言,阿拉伯语被降为“特殊地位”的语言。尽管该法案暂时未引发巴以局势大规模动荡,但国际舆论大都严厉批评以政坛,认为此举是“民主的倒退”“开历史倒车”。

来龙去脉

以色列没有独立、单一、完整的宪法,承担宪法角色的是多部基本法、法院裁决,以及1948年的《独立宣言》。《独立宣言》中规定,犹太人有权建立自己的主权国家,并承诺将“充分保证所有公民在社会和政治领域的平等”。以色列建国时,首任总理本·古里安也宣布以色列拥有“全世界犹太人的家园所具备的犹太 属性”。但随着历史的发展,以色列通过多次中东战争占领了大量原本属于阿拉伯人的土地,并通过不断兴建犹太人定居点蚕食了属于巴勒斯坦国的领土。以色列现共有人口880多万,其中犹太人约占74.5%,阿拉伯人约占20.9%,此外还有德鲁兹人等少数族裔。

美国著名学者托马斯·弗里德曼曾多次提到关于以色列前途的一个“不可能三角”,即以色列在“民主国家”“犹太国家属性”和“大以色列领土”三者间只能任选其二,无法三者兼得。如果以色列选择“民主国家”和“犹太属性”,那么就不得不放弃对从地中海到约旦河的全部领土的控制,允许一个独立的巴勒斯坦国与以色列并存,这也是国际社会长期支持的“两国方案”的核心要旨。如果以色列选择“民主国家”与“大以色列领土”,就意味着拒绝巴勒斯坦人独立建国,那么生活在“大以色列”境内的大量阿拉伯人将拥有与犹太人平等的政治权利,以色列将在民族构成上失去所谓的“犹太属性”。如果以 色列更青睐“犹太属性”和“大以色列领土”这对组合,那么以色列为了维持自己的“犹太属性”,将会把其统治区内的阿拉伯人降为二等公民,剥夺阿拉伯族群的政治权利,那就意味着以色列将成为一个类似1994年前的南非那样的种族隔离国家。

历史上,以色列政坛对于未来国家发展方向始终没有定论,上述三种道路都有各自的支持者。然而,自内塔尼亚胡2009年再次担任总理以来,以政坛右倾化程度不断加深,在对待国家前途问题上也更加保守化,支持走第三条道路(即“犹太属性”和“大以色列领土”)的政客声量越来越大。早在2011年,部分右翼议员和政客就开始酝酿搞所谓的犹太民族国家法案,意图通过立法的形式使《独立宣言》的规定具体化、全面化。在内塔尼亚胡的积极鼓动下,2014年11月以内阁批准了法律草案《以色列,犹太人的民族国家》,强调“以色列的犹太属性高于其民主本性”,并将法案交给议会讨论。但当时大量评论认为,这是内塔尼亚胡的一个政治花

招而已,目的是获得利库德集团强硬派成员的支持,巩固自己的政治权力。但经过三年多的激烈争论,以议会最终通过该法案。

时间选择

从上文中可以看出,以议会通过《犹太民族国家法》具有一定历史的必然性,绝非一朝一夕之功,但在议会放假之前、9月犹太新年到来前夕推动通过此法仍具有特别考量。

毫不夸张地说,这是内塔尼亚胡为实现个人政治利益的冒险之举,也是利库德集团试图提前布局议会选举的主动作为。内塔尼亚胡虽然在2015年成功第三度连任,成为以色列史上在任时间最长的总理,但是其政治抱负显然不止于此,而是希望追求更高的“历史定位”。种种迹象表明,内塔尼亚胡有可能在今年10月以色列议会冬季会期开幕后宣布解散议会,将议会选举从2019年底提前到今年底。通过提前选举打乱政治对手战略、争取扩大自己的议席是内塔尼亚胡及其领导的利库德集团的惯用招数。近期,以色列各路政客小动作逐渐增多,开始为可能出现的选举提前造势。7月27日,以色列媒体公开了一则国防部长利伯曼与内塔尼亚胡在内阁会议上发生争执的视频,利伯曼要求对加沙地带的哈马斯发动更猛烈的军事打击,被内塔尼亚胡拒绝。利伯曼领导的“我们的家园以色列”是极右翼政党,在以议会120个议席中占据五席。据称,利伯曼在故意释放强硬信号,通过与内塔尼亚胡争执来增加媒体曝光度。同时,中左翼政党也在加紧行动,意图加强联合各自力量,共同对抗右翼。此次内塔尼亚胡拒绝修改有争议的《犹太民族国家法》,其重要原因就是此举可以赢得利库德支 持者的选票,而且还会吸引利伯曼等人领导的极右翼党派的选票。

另一方面,特朗普政府调整中东政策、加大偏袒以色列的力度是此法通过的重要外部原因。早在2017年2月内塔尼亚胡访美时,特朗普就公开表态称,只要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愿意,他对通过“一国方案”还是“两国方案”实现巴以和平都能够接受。此言一出就表明了美国在巴以问题上的重大转变。特朗普宣布将美驻以使馆迁至耶路撒冷以后,以色列更是有点“有恃无恐”,对伊朗、叙利亚、巴勒斯坦的政策越发强硬、激进。据称,在以议会对该法进行表决前两个星期,美国高级官员曾要求以总理办公室澄清该法的细节,以方向特朗普政府表示该法“不会引发对任何种族、宗教、性别的少数族群的歧视”。对于该法中有关犹太人定居点的条款,特朗普政府表示过担忧,但最后还是选择了默许。该法勉强通过后,美国务院发言人诺尔特在回应时顾左右而言他,称:“我们不方便回应或回答有关其他国家内部立法的问题。”可以说,美国态度松动成为内塔尼亚胡政府的“机会窗口”,使其顺利达成所愿。

负面影响

该法的通过具有巨大的象征意义,将改变以色列建国70年来的民族关系。虽然该法在短期内不会直接影响阿拉伯人在以色列的生存权,但是中长期的负面影响不容小视。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后,以色列军队重回约旦河西岸的“古以色列核心地带”(犹太人称为“朱迪亚—撒马利亚区”)。在以色列右翼政客看来,约旦河西岸的土地具有宗教上的神圣性、政治上的合法性、安全上的必要 性。也就是说,在这些人看来,“大以色列领土”与“犹太属性”的组合是不容辩驳的,而至于以色列是不是“民主国家”则可以退居其次。长期以来,处于以色列实际控制下的阿拉伯人本来就生活在阴影下,他们在教育、住房、就业等各个方面都遭到犹太人的歧视与压制。许多人担心,随着《犹太民族国家法》获得通过,此前针对他们的歧视性政策将合法化、固定化、长期化,他们将“正式成为种族隔离制度的受害者”。

除了阿拉伯民族,该法也引发其他少数族群的抗议。8月4日,5万多名以色列民众聚集在特拉维夫的拉宾广场抗议该法。德鲁兹人是其中的主要组织者。与阿拉伯裔以色列人不同,以色列的德鲁兹人按法律规定必须服兵役,在以国防军中与犹太士兵并肩作战。自该法案通过以来,以国防军中已有多位德鲁兹裔军官表示将以辞职表示抗议。对于德鲁兹人的抗议,内塔尼亚胡认为可以通过经济利益、政策倾斜等手段予以“弥补”,但自己不会在该法上让步。这个态度也进一步激起了德鲁兹人的不满。

此外,既然该法通过后以色列名义上已经成为“犹太人的民族国家”,那就意味着以色列的价值观将代表全球所有犹太人的意识形态。在美国,大多数犹太人支持“两国方案”。许多美国犹太裔学者认为,尽管特朗普政府对此事视若无睹,但该法最终会让越来越多的美国犹太人对以色列的心态发生变化。从长远看,这部法律将“使以色列从团结犹太人的力量变成分裂犹太人的力量”。可以想象,若果真如此,失去海外犹太人支持的以色列在强敌环伺的中东将面临何种不利处境。

(作者为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中东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2018年8月4日,以色列的德鲁兹人及其支持者在特拉维夫举行集会活动,抗议《犹太民族国家法》。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