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为何痛下决心

World Affairs - - 个性表达 - 文/张蕴岭

7月17日,日本与欧盟宣布完成自贸区谈判,签署《经济伙伴协定》,拟于2019年3月生效。这是一条大新闻,一则,发生在“贸易战”蜂起之时;二则,高版本,基本实现零关税。特别是日本,首次承诺农产品市场开放(除大米外,10年过渡期)。

看来,日本是痛下了决心的。日本之所以这样做,是出于大战略的考虑。日本经济成功基于“贸易立国”,尽管如今对外贸易在日本的GDP中占的比例并不太高(进出口占GDP28%,出口占14%),但在支持经济发展方面起着“四两拨千斤”的作用。日本是对外投资大国,海外生产规模巨大,内外结成紧密的供应链条,只有推动海外市场开放,才能扩大和改善整体市场环境。

日本推动高版本自贸区建设是一个大转变。直到上个世纪中后期,日本对外经济政策的重点还是维护多边贸易体系。面对自贸区(FTA)潮流,日本开始调整战略,重视参与和推动自贸区谈判。最早促使日本采取措施的是北美自贸协定的签署(NAFTA,1994年),日本担心被排挤,主动提出与墨西哥开展自贸区谈判(2004年签署),以期通过墨西哥进入NAFTA大市场。而促使日本采取更为积极自贸区战略的是中国。2001年,中国提议与东盟谈判自贸区,2002年双方签署“全面经济伙伴关系”框架文件,此举对在东盟有着巨大投入的日本是一个刺激,于是,日本立即制定新战略,外务省和通产省分别在2002年、2003年发布自贸区战略文件,并设立专门负责自贸区谈判的政府机构,2008年日本与东盟签署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再让日本迈出更大步伐的则是美国2009年推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压日本参加,安倍政府由开始犹豫转到积极参与,特别是在特朗普宣布退出TPP后,日本主动承担起了领导的责任,推动签署了没有美国参加的跨太平洋紧密伙伴关系协定(CPTPP)。

2010年,也就是美国推出TPP战略后,欧盟主动向日本提议开启自贸区谈判,日本对此做出了积极响应,双方于2013年开启谈判,2017年底基本完成谈判,如今,双方高调宣布达成基本零关税的高版本自贸协议。显然,这有对付特朗普“美国第一”和打贸易战的含义。事实上,美国与欧盟于2013年开谈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 比日欧的谈判还早,但是,TTIP搁浅了。面对日欧取得的成功,特朗普也不甘示弱,7月25日,特朗普宣布,美欧就贸易争端达成协议,双方一致同意建立高水平的自贸区,26日双方发表了联合声明。与此同时,美国还提议,尽快与日本开展双边自贸区谈判。不过,目前日本对与美国谈双边协议并不积极,而是希望美国回到现成的CPTPP。

其实,日本在推进自贸区上实现大转身也不容易,最大的障碍是农产品市场高度保护,拒绝开放。当年,日本参加TPP,国内反对最强烈的是农业部门。在TPP最后达成的基础协议中,日本政府花了很大气力为农产品市场争取保护空间。但为了打开新局面,安倍政府也打通了国内关节,通过法律途径大大削减了农协的力量,为能与欧盟达成包括农产品市场开放的高水平协议奠定了基础。可以预测,在今后的自贸区谈判中,由于农产品市场开放不再是一个主要的障碍,日本政府将在推动自贸区战略上变得更有进取性。

日本的自贸区战略很有特色。作为发达国家,日本特别强调市场开放的综合性与高水平,即指在推动消除关税的同时,更注重市场规则的制定。日本政府一直使用“经济伙伴关系”(EPA),而较少使用“自贸区”(FTA)。从实践看,在EPA协议中,各方在制定一致的市场管理规则和技术标准(如“知识产权”[IPR]保护,技术检验标准、竞争政策等)上花了很大工夫。在2001年签署的日本—新加坡经济伙伴关系协定(JSEPA)中,规则条款涉及甚多,被称之为“新时代的经济伙伴关系”(2009年美国推动TPP,目标也是构建“新一代自贸区”,所强调的是基本零关税和新规则)。2006年,日本推动包括印度、澳大利亚、新西兰在内的东亚“紧密伙伴关系协定”(CEPEA),内容广泛涉及市场规则、技术规则,2012年东盟牵头推动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基本以日本的EPA为框架。在RCEP谈判中,日本所强调的也是高标准、好规则的制定。

日本痛下决心是有大战略考虑的。安倍在2018年3月的施政演说中明确表示,日本要作为“自由贸易的旗手”,把基于“自由公正规则的21世纪经济秩序推广至全球”。显然这是以高标准、高版本的EPA应对来自中国等新兴国家崛起的挑战,并以此引导新时代多边贸易体系调整与重构的方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