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亚新一轮“大选季”已经揭幕

World Affairs - - 个性表达 - 文/林民旺

7月25日,巴基斯坦举行国民议会选举,正义运动党得到的议席数遥遥领先,打破了该国一直以来由两大政治家族轮流坐庄的局面,前板球明星、正义运动党党主席伊姆兰·汗即将出任巴基斯坦总理。

新的政治力量登上舞台,无疑会更受关注。无论是中国媒体还是印度、美国媒体,都已开始预测伊姆兰·汗可能采取的对外政策。对华友好可以说是巴基斯坦各派政治力量的基本共识,相信伊姆兰·汗出任巴基斯坦总理后将会延续中巴传统友谊,不会给“中巴经济走廊”建设造成反复。同样值得我们关注的是,整个南亚区域已经进入“大选季”,这是否会给地区局势和南亚国家的对华关系带来新的变化?

尼泊尔在经历十多年的内部动荡之后,似乎已完成“历史性”的政治转型。2017年12月大选,由尼泊尔共产党(联合马列)与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中心)组成的左翼联盟取得压倒性胜利,各界普遍认为亲印度的尼泊尔大会党就此落败。今年5月,尼泊尔共产党(联合马列)与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中心)正式合并,更是使奥利政府有望持续执政五年,尼泊尔可望进入政治稳定和经济发展的新阶段。

马尔代夫即将于今年9月迎来总统选举。近年马尔代夫政治上积累的不稳定因素已经在上次总统选举中一览无遗。在经历了2011~2012年的政治危机之后,2013年的马尔代夫选举多次反复,亚明最终于当年11月的第二轮投票中以微弱优势击败前总统纳希德登上大位。2018年总统选举已经在今年2月提前引发政治危机。危机中,前总统纳希德请求印度政府出兵干涉,中国则表示遵循不干涉他国内政原则。所幸,危机最终得以暂告平息。6月初,总统府宣布将于9月23日举行大选。不过,届时马局势是否会再现曲折,仍然不得而知。

不丹国民议会选举将在今年10月拉开帷幕。按照不丹宪法,在国民议会选举中获得多数议席的政党领导人将由国王任命为首相,来负责组阁。在不丹王室的指导下,近年不丹内政尚能保持平稳。只是,2018年的不丹选举能否免受外部势力影响,仍是一个不小的问号。毕竟此前已有先例:2013年选举前,印度对时任首相廷莱大力拓展与中国的关系不满,故意切断了对不丹的燃气供应,致使廷莱领导的繁荣进步党落败。印度媒体和智库高度关注中国外交部高官今年7月 对不丹的访问,甚至评论称这意味着中国已在为不丹选举提前“布局”。

孟加拉国将在2018年底至2019年初迎来大选。在2013~ 2014年的大选期间和前后,卡莉达·齐亚领导的民族主义党同哈西娜领导的人民联盟发生了严重冲突。当时,民族主义党等党派提出了在无党派人士组成的“看守政府”监督下举行大选的要求,而执政的人民联盟此前废除了宪法规定的由“看守政府”监督选举的条款,坚决拒绝成立过渡政府主持选举。于是,在反对党抵制大选的情况下,人民联盟“顺利当选”。此次孟加拉国大选,是在反对派已然遭受重挫的情况下举行的,人民联盟形势依然看好,因为在今年2月,孟加拉国特别法庭认定卡莉达·齐亚贪污罪名成立,判处她有期徒刑五年,使其失去了参加大选的资格。

印度将在2019年上半年迎来大选。莫迪总理及其领导的印度人民党在近年来的印度地方选举中所向披靡,已让所有反对党都感觉岌岌可危,激发出它们更强的“求生欲”,促使这些党派联合起来对付人民党。理论上讲,此次印度大选,莫迪的执政前景仍旧存在发生变数的可能,但就在7月20日,由印度反对党联盟发起的针对莫迪的不信任案在议会表决中遭遇挫败,投票结果是126∶325,这一结果是不是预示着莫迪将会长期执政呢?

斯里兰卡内政的发展显然是存在“变天”的可能的。斯里兰卡总统选举将在2019年举行。但根据斯选举委员会2月12日发布的数据,由前总统拉贾帕克萨领导的人民阵线党作为反对党在全国340个地方议会中的239个赢得多数席位,取得2018年全国地方选举的胜利。为乘胜追击,拉贾帕克萨已开始呼吁提前举行大选。

南亚新一轮密集的内部政治变动期的幕布已经拉开了。在历经此次“大选季”之后,南亚次大陆将迎来什么样的新局面?会不会有什么势力利用一些国家的政治变化对南亚采取新的“介入”策略?这是作为南亚紧邻大国的中国必须提前加以关注并未雨绸缪的。随着“一带一路”建设在南亚地区的推进和中国与南亚各国关系不同程度的发展,我们显然在当地拥有更多需要得到保障的利益,希望看到南亚次大陆政治局面的稳定发展。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