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视野下的“对非峰会外交”

World Affairs - - 封面话题 - 文/刘海方

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即将于9月3日至4日举行,届时中非领导人将聚首北京,共商新时期中非友好合作发展大计,携手打造更加紧密的中非命运共同体。

放眼全球,除了中国,世界上很多国家和地区都在开展或计划开展“对非峰会外交”。比如,不久前在南非举行的金砖国家领导人峰会上,俄罗斯总统普京宣布,莫斯科正在研究举行有非洲国家领导人出席的俄罗斯—非洲峰会的想法。俄罗斯专家说,俄罗斯是要为非洲人民在当前美国和中国之间多少有点“二元对立”的选择之中提供“第三条道路”——一种综合了安全、能源和矿业开发的路线。此外,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同样不失时机地利用金砖峰会搭建对非合作的舞台。埃尔多安虽然只是受邀到南非参加“金砖+”峰会论坛,但其在非日程安排得满满当当:先在比勒陀利亚主持南非新馆舍的落成典礼,宣布土耳其是目前双边援助非洲最多的国家,达到82亿美元;然后对津巴布韦、赞比亚、塞内加尔和冈比亚进行国事访问,使土耳其的“能见度”从穆斯林人口较多的非洲国家进一步拓展到更多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

其实,近年来非洲不再是国际舞台上缺少战略重要性的“冷战孤儿”,而是成为“新宠”重回世界舞台中心,其表现之一就是多国竞相召开对非峰会,“峰会外交”似乎也成为一国对非外交的标配活动。那么,这些热热闹闹的对非峰会唱的是什么大戏?每场峰会背后有怎样的战略考虑?对于非洲又意味什么?了解这些,或许有 助于我们更好地认识和领会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的精髓。

中非峰会改变世界对于非洲的负面认知

非洲国家纷纷独立后,前宗主国法国和英国为了维持在非传统关系,分别于1973年和1975年成立(或改组)了两年一次的“法非首脑会议”和“英联邦首脑会议”机制。这些机制正如塞内加尔开国总统桑戈尔所言,使非洲国家与前宗主国保持着垂直的关系,“更像是成年的子女要有一个独立的房子而离开父亲的房子”。按照桑戈尔当时的理解,这样的垂直关系会长期维持,且会比非洲各国之间的水平关系更加重要。尽管在漫长的冷战时期,美苏在全球争霸,并导致部分非洲国家发生代理人战争,但前宗主国在很多非洲国家的影响力仍然延续着,即使近年来非洲国家的政治主权和经济主权愈加独立,但从某种程度上看前宗主国依然在文化上影响和控制着它们。

1993年,为追求正常国家地位、谋求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席位而瞄准非洲“大票仓”的日本,牵头召开了东京非洲发展国际会议。尽管当时只有几位非洲国家元首参加该会议,但其在某种程度上开了对非峰会外交的先河。东京非洲发展国际会议长期关注商业伙伴关系和传统发展援助议题,每五年一次,一直只在日本举办。在受到非洲国家质疑后,于2016年调整为三年一次,轮流在非洲国家和日本举行。

1999年,美国召开了第一次美国—非洲21世纪伙伴关系部长级会议。该会议虽然不是首脑会议,但是因为克林顿政府在会上承认“长期忽视非洲的失误”,令非洲国家对美非关系发展充满了期待。尽管此次会议发表的《21世纪美非伙伴关系蓝图》宣布今后美国的对非经济合作与援助并重,但迟迟没有相关的具体行动,令非洲深感失望。而且,9.11事件后美国在全球推进反恐议程,其对非议程也被“安全化”。

国际上的这些行动,都成为2000年中非合作论坛建立并机制化的一些参考点。正如当时参与中非合作论坛筹备工作的舒展大使所说,早在1997年,非洲国家就不断建议与中国讨论成立类似与其他国家的多边论坛。而中非合作论坛真正引起全世界的关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