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技术进步引发新的军事变革

World Affairs - - 封面话题 - 文/罗曦

当前,随着大数据技术的快速发展、计算机算力的显著提升以及机器学习算法的进步,人工智能迎来第三次发展浪潮,大国战略竞争的领域和空间也从核、太空、网络、深海、极地蔓延至人工智能技术。除了美国之外,俄罗斯、印度、韩国、日本等主要国家也在加速推动人工智能技术向军事领域的渗透,并为此倾注了巨大的人力、物力和财力,人工智能已经成为大国军力竞争的“新边疆”和主战场。

8月4日,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在加拉加斯出席一场军队纪念活动时,遭遇捆绑有爆炸物的无人机袭击,现场听闻两声爆炸巨响,近百名列队整齐的士兵四散奔逃。事件虽未对主席台上的马杜罗等要人造成影响,但随着新闻画面传遍全球,这场诡异的刺杀行动再次引发关于人工智能应用于军事安全和政治目的危险性的热议。

第三次军事变革?

纵观人类历史上的军事变革进程,科学技术一向是历次军事变革的核心驱动力和加速器。火药技术的发明,使人类从冷兵器时代进入到热兵器时代,作战工具由长矛盾牌变成了长枪大炮。蒸汽动力和铁路的发明,使人类从热兵器时代步入机械化时代,大兵团机械化作战成为该时期的主要作战方式。网络技术的问世很快使人们进入信息时代,“网络中心战”成为最炙手可热的作战样式。人工智能技术的快速发展,正在使信息化战争加速转变为智能化战争。正如 曾经的核武器、航空航天、网络和生物技术对战争形态产生巨大影响,当前人工智能技术也将给武器装备、军事战略、部队编制、作战样式和战斗力生成模式带来彻底改观,从而引发又一场深刻的新军事变革。

彻底改变战争形态。20世纪90年代以来,人工智能领域下的模拟仿真、机器学习和自主武器取得了极大进展,这预示着智能化战争将有可能成为未来战争的主要形态。从作战空间来看,未来的智能化战争将由传统的单领域、单空间延伸至全纵深、全空间,传统的陆、海、空、天、网等作战空间的物理界限将会被进一步打破,各作战空间的融合程度将会进一步加深。美国学者希瑟·罗夫认为:“当自主武器获得研发和部署,他们将会在各个领域安家落户——无论是空中、太空、海洋、陆地还是网络空间。”当作战空间逐步实现“无缝隙融合”,未来战争的制胜机理将从基于平台作战转变为基于算法作战,器物层面的决定因性因素大大下降了。从作战手段来看,人工智能武器将与传统的武器平台相结合,成为未来战争的主要工具和手段。所谓人工智能武器,是指利用人工智能自动追踪、辨别和摧毁敌人目标的武器,通常由信息收集和管理系统、知识库系统、决策辅助系统以及任务实施系统组成。未来的自主武器系统将进一步呈现出无人化、小型化、隐形化和集群化的特征。在不久的将来,智能无人系统将与有人系统成为战场“密友”,无人系统独立作战、“无生部队”与“有生部队”混编作战将成为 战争新常态。

提出新的作战概念。机器人集群作战将有可能成为智能化战争的作战概念或作战模式。一方面,无人系统集群作战有利于降低战争成本。当前,一架质量优良、性能先进的无人机售价约为1000美元,一架普通直升机的成本可折换成数万架无人机。另一方面,集群作战方式更有利于应对复杂的外部安全威胁。战争早已不是势均力敌国家之间的对称较量,当敌人使用更加多样化系统来实施作战,或者当非国家行为体或恐怖组织使用非线性或非对称性方式作战,对于己方的战争目标而言,除了要打赢战争,还需要进一步减少“战争消耗和战争脚印”,而机器人集群作战将成为应对这些挑战的优先选择。除了当前已经出现在战场上的“无人蜂群”战术,基于人工智能、纳米、隐形等技术制造的“麻雀卫星”“蚊子导弹”“蚂蚁士兵”等新型武器装备将进一步改写传统战争形态。

加速战争进程。在作战行动中,机器人、无人机和自主武器系统能够加速战斗进程,这在机机互动的领域,尤其是网络空间或电磁频谱空间,表现尤为明显。一是改善战场上的态势感知能力。基于人工智能的传感器和处理器能够更好地感知和收集信息。美国国防部推出“算法战争跨功能团队”(Maven)项目,能运用深度神经网络,对无人机传递的视频进行图像分类,为国防部处理无人机集群日常所收集的海量战场视频数据。二是实现人机协作下的指挥控制。未来战场上信息流通的规模和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