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海公约》签署,“湖海之争”结束

World Affairs - - 世界态势 - 文/陈宇

8月12日,第五次里海国家峰会在哈萨克斯坦阿克套举行。会上,里海五国的元首——俄罗斯总统普京、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伊朗总统鲁哈尼、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土库曼斯坦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正式签署《里海法律地位公约》,阶段性地结束了围绕里海法律地位的争论。里海地区发展与国家合作有望迈入新的历史时期。

里海问题的由来

里海曾经与黑海相连,同属古地中海。直到1.1万年前,地壳运动使得高加索山隆起,里海被分割而独立成为内陆湖泊。从地理概念看,里海是世界上最大的湖泊,面积达到37. 1万平方公里,拥有与海洋相似的生态系统。1991年苏联解体前,里海一直由苏联和伊朗共享。

苏联解体后,由于土库曼斯坦、哈萨克斯坦和阿塞拜疆的独立,里海沿岸国家变成五个,从而引发了里海的法律地位问题。苏联解体后的二十多年时间里,里海五国一直就里海是“湖”还是“海”、如何分配里海资源等问题存在激烈纷争。如果里海被界定为“海”,那么里海的管辖就要遵守相关国际海洋公约;而如果定义为“湖”,里海五国就要对里海进行划分。总体来看,俄罗斯和伊朗主张里海是“湖”,但以任何形式分割里海都是不必要的。哈萨克斯坦和阿塞拜疆则强烈反对这一主张,认为里海是“海”,国际海洋法公约中的“领海”“大陆架”“经济专属区”等概念适用于里海沿岸国家。土库曼斯坦 的立场摇摆不定,最初支持俄罗斯和伊朗,后来又倾向于哈萨克斯坦和阿塞拜疆的主张。

各国之所以围绕里海问题有这么多争议,根本原因在于里海的战略位置十分重要。里海位于欧亚大陆的核心地带,可谓欧亚十字路口,沟通了高加索、中亚、亚洲西南部及俄罗斯。按照麦金德的地缘政治理论,如果欧亚大陆是“世界岛”的话,里海及其周边地区无疑就位于这个“岛”的中心。任何一个能控制这个区域的国家,都将无可置疑地成为欧亚大陆上举足轻重的力量。

不仅如此,里海还拥有异常丰富的石油、天然气、渔业等资源。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的评估,里海地区的石油储量达到480亿桶,天然气储量也达8.3万亿立方米。苏联解体后,这一能源的宝库“对外开放”,引发了世界的关注,甚至有人将其称为“第二个波斯湾”。英国石油公司、美国雪佛龙公司、埃克森美孚公司等西方能源巨头纷纷进入里海地区。关于里海法律地位的博弈,将影响到大量油气资源的开发和未来外运管道的铺设。油气资源的利益之争成了引发里海法律地位争议的直接原因。

1996年,里海五国开始进行有关里海法律地位问题的谈判,主要围绕里海法律的适用问题、水体的共享与划分、航运与渔业捕捞、资源开发和生态保护等展开。除今年的峰会,还曾召开过四次里海峰会。其中2014年在俄罗斯阿斯特拉罕举行的第四次里海峰会上,各国元首发表联合声明,确定了《里海法律地位》公约的基本原则,随后由里海五国组成外交部 副部长级专门小组商讨具体问题。经过四年的艰辛工作,里海五国最终就《里海法律地位公约》文本达成一致。

俄罗斯态度转变促进了该问题解决

《里海法律地位公约》没有将里海简单定义为“海”或者是“湖”,而是根据里海的实际情况和各国利益诉求,创造性地将适用于海洋和湖泊的法律原则融合了起来。对于里海水面,各国拥有沿岸15海里的“领海”和10海里的“专属渔业区”,而25海里之外的水面仍属于各国共有。至于里海海床及其矿产,将根据各国间的协议,按照国际法原则进行划分。其他航运、科研和铺设海底管道等方面的问题,也将根据各方协商的原则处理。《公约》还规定不允许域外国家在里海驻军。

俄罗斯是里海地区最有影响力的国家,《里海法律地位公约》的签署离不开其态度的转变。在过去,俄罗斯一直坚持自己的主张,对解决里海法律地位问题的态度较为消极。其主要关切在于,做出让步或会加速外国势力渗入,参与里海能源开发,铺设绕开俄的能源出口管道,甚至在里海部署域外军事力量,从而影响俄本就脆弱的南部安全。俄罗斯也担心,里海法律地位问题的解决会强化里海周边国家相对于俄罗斯的独立性,从而影响其在区域内的影响力。俄罗斯长期将里海法律地位问题视为一张“牌”,以牵制里海周边国家。

苏联解体至今已经二十多年,但俄罗斯仍在很大程度上将独联体地区视为自己拥有“特殊利益”的区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