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时光,吃馋了普希金故乡人的嘴

World Cuisine - - Contents -

俄罗斯诗人普希金说:“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莫斯科雍和轩饭店创始孙雷说:“中华美食不会欺骗你。”

东北人孙雷旅居俄罗斯27年,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都留在了俄罗斯。诗人王小波说:“愿你走出千里,归来仍是少年。”孙雷先生虽然“虽然走出千里,归来仍有一颗中国心”。其麾下的莫斯科雍和轩饭店的微信公众号上,只简简单单地写上一句话:“莫斯科雍和轩饭店,弘扬中华饮食文化,弘扬中国历史文化。”而俄罗斯著名航空杂志2017年4月刊,特地选在雍和轩饭店拍了一组充满汉文化特色的服装大片。

如果说,普希金的诗让中国人热爱上的俄罗斯文化。那么,孙雷则把中餐作为一种文化,在征服俄罗斯人的胃口的同时,还在传递着中国人的价值观。中国有句老话:“五味调和百味香”,这句话不仅点出中餐的精髓:调和、包容、醇厚,还包含了很多中国文化的理念。

俄罗斯远东第一个挑起大红灯笼的餐厅

孙雷先生自豪的一件事莫过于:“我的东方茶楼是俄罗斯远东第一个挑起大红灯笼的餐厅。”

时光回溯到1997年,中俄贸易如火如荼,但是中餐却几乎没有。爱热闹的孙雷接手了客户废弃的员工食堂,把它改造成了东方茶楼。最初,孙雷只想和朋友一起喝喝茶、聊聊天。孙雷说: “俄罗斯客人一边品茗,一边要求吃中国菜。”好客的孙雷亲自下厨做了几道拿手菜,送给客人免费品尝。没想到客人竟然给孙雷出了一个难题:要求订150人的婚宴,而且筹备时间只有半个月。因为开的是茶馆,所以一个厨师都没有。孙雷客气地婉拒:“我们这里订餐要付百分百的订金。”没想到的是,对方爽快地交了1万美元的预付款。孙雷说:“当时,我们茶馆开业不到半个月,他连收据都没要,扔下钱就走了。”孙雷此前已经在俄罗斯经商7年,主要做建筑行业。虽然,最初在俄罗斯的7年,经历过如1991的苏联解体这样的变局,但是不论遇到何种困境,孙雷都坚持着中国人最质朴的生意信条:诚信。 也正因为此,赢得了客户的信任。

孙雷说:“从国内聘请厨师团队已经来不及了,我只好另想办法。”孙雷来到劳务市场,找到卖盒饭的师傅们。孙雷对师傅们说:“你们做个计算,卖盒饭一天能赚多少钱。晚宴当天,我支付你们双倍薪水。中午,我也不耽误你们卖盒饭,你们卖完盒饭,我派人接你 们走。”孙雷没和师傅们说是婚宴,怕对方不敢接;餐位不够,茶馆楼上是学校,在学校借来桌椅;没有服务生,去大学请来中国留学生;用红色的民族小物件,把婚宴现场布置得喜气洋洋。

宴会当天,师傅们知道是婚宴后,打起退堂鼓。孙雷不停地鼓励师傅们要有自信,俗话说“一鼓作气”。在孙雷的鼓励下,师傅们也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婚宴进行到一半,服务生神色紧张地跑到后厨说:“客人要见你。”原本干得热火朝天的师傅们,担心客人不满意来滋事,后厨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孙雷虽然心里忐忑不安,但是依旧笑容满面地走出去。微醺的客人不停地称赞味道好,就是记忆中的中国味。孙雷说: “我的脸上瞬间就被盖上了无数落地章。”俄罗斯人素来以热情、豪放、勇敢、耿直而著称于世。他们高兴的时候会施以吻礼,孙雷说:“我们在俄罗斯的中国人把吻礼戏称为盖落地章。”

孙雷说:“那天,我看到所有参与这场婚宴的国人脸上都有一种自豪的荣光。”婚宴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订单接二连三的来。孙雷一方面火速从中国聘请大师,另一方面调整经营方向,东方茶馆主营中餐。孙雷一做就是20年。

对于创业的成功,孙雷说:“舍得, 有舍才有得。我免费请俄罗斯客户吃顿中国餐,没想成就了我的中餐之路。”

东方茶馆从亚洲开到欧洲俄罗斯的连锁中餐厅

东方茶馆很快就人气高涨。火到什么程度?孙雷说:“我们的饭店在二楼。排队等位的长龙,从二楼一直排队到一楼,楼梯上都站满了人,就像抢购商品一样。冬天的俄罗斯冰天雪地,客人们坐在车里,一边听音乐一边等。我一年开一家分店,一连开了四家。俄罗斯第三大城市叶卡捷琳堡的市长,听闻我们的餐厅后。请我们在叶卡捷琳堡开分店,并给予了优惠政策。于是,东方茶馆就从亚洲开到了欧洲。从远东地区到叶卡捷琳堡坐飞机要九小时,对我来说,管理是个相当大的挑战。”

莫斯科雍和轩餐饮集团于1997年创立,先后在海参崴、圣彼得堡、叶卡捷琳堡设立了九家名为“东方茶楼”的连锁分店,莫斯科的第十家分店更名为“莫斯科雍和轩饭店”。莫斯科雍和轩饭店不仅俄罗斯食客喜欢,业界也认同,荣获了“俄罗斯联邦餐饮和酒店联盟”资格,成为第一家加入该组织的中国高档饭店。这是俄罗斯联邦餐饮和酒店联盟对雍和轩饭店的认可。

孙雷说:“莫斯科雍和轩饭店是雍

和轩餐饮集团在俄罗斯开设的第10家分店。‘雍’取大清皇帝雍正之名;‘和’意为祥和,和气。‘轩’为古代帝王宫室。开始筹建于2012年9月,装修及内饰沿袭中国清朝宫廷风格,再现大清历史文化。饭店面积1500平方米,内设8个包间,1个茶室,可以同时容纳300人,是莫斯科目前面积最大的一家。饭店菜系集南北大菜于一体,既有东北菜、鲁菜,还有淮阳菜、粤菜、川菜、宫廷菜。在弘扬中国饮食文化的同时,也传承中国优秀的茶文化,不仅有红茶、绿茶、花茶,还有中国台湾省的高山茶,供客人店内品尝或馈赠好友。”莫斯科雍和轩饭店更是受到中国大使馆认可和好评。

雍和轩以特色的菜品、优雅的就餐环境和优质的服务出名了,国内外的知名媒体也找上门来了。孙雷董事长曾两次接受中国中央电视台采访、三次接受俄罗斯国家电视台的专访。

中央电视台的记者评价雍和轩饭店说:“充满中国元素的就餐环境深受俄罗斯人喜爱。业界人士逐渐注意到中国文化与中餐发展的相互促进左右。如果不是周围的这些座椅板凳,您一定会 以为我在某个博物馆里,而事实上,这是一家位于俄罗斯的中餐厅,现在大家看到的大到天花板上的宫灯,小到琉璃瓦,它们都是从中国设计制造运输到这里的。来这里就餐的客人除了可以品味到美食之外,更多地是能够感受到中国古典建筑艺术的魅力。而且,中餐已经成为宣传中国文化的一张名片”。

兼爱非攻,墨子古训无国界

孙雷说:“身在异国他乡,才能深 刻地体会到‘爱国’两个字的含义。”在国外,总是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他曾莫名其妙地被列进了“不受俄罗斯欢迎的中国人黑名单”。当时,俄罗斯边境口岸禁止他入境。后经莫斯科派专人来海参崴调查,最后得出结论:“孙雷在俄罗斯期间遵纪守法,合法经营,不但没有一点违反俄罗斯法律的现象和事实,而且还做了很多好事,是最清白的人,最受欢迎的人”。结论出来以后,俄方正式通知孙雷回俄罗斯。如果孙雷一直被拒绝入境,他会受到很大的经济损失。当时孙雷在俄罗斯打拼了几年,在海参崴置有房产和饭店,价值几百万美元。如果不能正常入境,这些财产就会失去。当年,中国海军出访海参崴的时候,看到满街的中国军人,心中万分感动。孙雷说:“当海军离开时,我们侨领和留学生,情不自禁地高呼‘祖国万岁’,直喊到嗓子无法发声。声浪就像那海浪一样,此起彼伏。”多年之后,孙雷无意中看到这段视频,他说:“画面中,离岸的军舰上,海军士兵们热泪盈眶。”

2000年,孙雷先生联合当地华商创办了“俄罗斯滨海边疆区华人工商联

合会”,该会在维护华人的合法权益,帮助华侨华人积极融入当地主流社会,促进中俄双边贸易和文化交流等方面起了积极的作用。孙雷是第三任会长。前两任会长任期一年,到期后改选。孙雷一干就是十余年,由于他热心为华商企业服务,每年重新选举时他都当选,他也是俄罗斯海参崴华商联合会任期最长的会长。

孙雷秉承的“兼爱非攻”的古训,组织华商做一些增进中俄两国人民友谊的事情。每年的5月9日是俄罗斯的“胜利节”,也是反法西斯纪念日,孙雷都组织华商带着慰问品去老红军纪念馆看望老红军和老战士,与他们亲切交谈并为一些生活困难的老红军老战士送去一些生活补贴。孙雷说:“不仅如此,平时还关注老战士们的健康状况,帮忙他们寻医问药,还会帮他们修缮房屋,总之为这些老战士做些我们力所能及的实事儿。”这种长期的交 流与互动,得到了俄罗斯远东老战士协会和当地政府的认可,为此,俄罗斯远东老战士协会和海参崴市政府还为孙雷颁发了勋章和荣誉证书,荣誉证书上有俄罗斯远东老战士协会主席和海参崴市市长的亲笔签名,证书上写着:鉴于孙雷先生对于俄罗斯远东老战士协会所做的卓越贡献,特颁发勋章一枚。孙雷说: “在远东,我是第一个获得此勋章的中国人。”

孩子是托起明天的太阳,华商们包下一座孤儿院,除经常去奉献爱心以外,还帮助孤儿院购买生活用品,出资修缮孤儿院一些基础设施,建水泥地、更新门窗,把一个破旧的孤儿院变成了孩子们喜欢的天堂花园。雍和轩饭店也经常接待孤儿院的孩子们,带他们观摩饭店建筑,了解中国古代建筑文化,品尝精美的中国菜品。孙雷还会送给孩子们中国国宝大熊猫卡通玩具,教小天使们使用中国筷子用餐。应孙雷先生请求,俄 罗斯慈善基金会还在俄罗斯莫斯科雍和轩饭店放置了一个慈善爱心捐款箱,他们希望在此消费的客人,也能够为俄罗斯儿童献一份爱心。

点点滴滴的善意,涓流成河。俄罗斯人感觉到,中国商人对俄罗斯这片土的热爱,也送来橄榄枝。受俄罗斯国家广播电台邀请,2016年12月29日早晨孙雷与雍和轩厨师长徐彦修一起来到了直播间,做中国餐饮文化节目。孙雷说:“讲解中国的餐饮文化,作为一名餐饮人真的感到骄傲和自豪。”

而今,中餐颇受俄罗斯人欢迎。糖醋鱼、铁板牛柳、鸳鸯火锅等也入驻俄罗斯。食不同源,有时候会造成文化上的隔膜,但不同的饮食文化相互融合,又可以加深不同民族的理解。从某种意义上说,吃中餐在俄罗斯成时尚,也表明了一种趋势:俄罗斯人渴望进一步了解中国。别看就是吃饭这么个小事,有时也能起“外交大使”的作用。

俄罗斯远东老战士协会和海参崴市政府还为孙雷颁发了勋章和荣誉证书

夜幕下的莫斯科雍和轩饭店

充满中式风情的雍和轩饭店

莫斯科雍和轩饭店创始人孙雷

俄罗斯孤儿院的小天使们与雍和轩餐厅的员工合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