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利 骑着哈雷超越梦想的“烤串人”

World Cuisine - - Contents - 文/Lotus 图片提供/冰城串吧 编辑/Lily

餐饮人有不少是喜欢哈雷摩托的。哈雷所具有的充满冒险的挑战精神,是人类的隐性的原始基因,是流淌在人们血液当中的永恒动力。秉持“哈雷”精神的冰城串吧创始人张利,在餐饮业的13年,一路冲锋陷阵,创新烧烤串吧业态、挑战吉尼斯世界纪录、打造食品加工厂、未来目标瞄向新三板。

北京“沙漠”的仙人掌,潜龙勿用

常言道:如果你爱一个人就让他去北京,如果你恨一个人就让他去北京。时光回望1990年代,从东北开出的列车载满希望的双眼,张利就是之一。

黑龙江曾是没落的俄罗斯贵族、溃败的哥萨克骑兵、流离的犹太人心目中的“天堂”。数百年的时间里,这片原始荒原风云变幻,承载着史诗般的传奇。在中国工业发展史的历史轨迹上,东北老工业基地作为共和国长子,一度风光无限。但是到了1990年代,却有着“幕光之城”的忧伤。张利的父母向像很多人一样,离开了岗位。张利说:“我家一共八口人。上要赡养两个老人、下要抚育四个男孩。父母的压力可想而知。”高考落榜的张利,没有选择复读。

身为长子的张利决定到北京闯荡一番。儿行千里母担忧,第一次离家时,父母塞给他700元,并且再三叮嘱注意安全。张利不习惯北京服务行业的生活,很快又回到家乡。次年,他再次选择赴京。父母已经没有积蓄,他只有20元的路费。张利说:“我在火车上舍不得买盒饭,就吃3元一碗康师傅牛肉面。”到了北京站,遇到一位四肢皆残的乞讨者,张利把余下的“10元大票”送给乞讨者,好在有朋友来接他。回忆这段故事,张利说:“人从心底发现的善意是无声的力量。”事实上,这份“来自内心的善意”,让张利在每次人生的转折点处都做了正确的选择。

在北京最初的生活,这里就像一片沙漠,他和朋友就像两棵相邻的仙人掌。生活让他们浑身带刺,却无以相依。张利说:“按照周易的说法,叫潜龙勿用(指在潜伏期不能发挥作用)。年轻时像匹野马一样,桀骜不驯。有性格、 有脾气,希望拥有很多。但是没有想过付出。”

东北大哥的责任

在身无分文的情况下,张利敲开一家餐厅的大门。从此,步入餐饮行业。张利亦是一个有恒心的人,他一直服务这家餐厅。甚至“非典”时,老板都不出现在店面,他依旧坚守着。直至2004年,老板决定彻底放弃餐厅。

张利在北京落脚后,把二弟和四弟也带来了,而且主动挑起给三弟大学期间生活费的担子。张利自己的薪水才450元,他业余时间就给邻居的烧烤店“小赵羊肉串”帮忙。烧烤店老板也是东北人,很豪气、有担当。大家脾气相投、互相敬重。老板有一个面包车,没事就带着好兄弟一起在北京城转。“吃不起,但是我们看得起。我们观察着餐饮市场的变化。”张利说:“我很幸运,在21岁人生观树立的时候,遇到了赵大哥。他没什么学问,但是他相信‘人之初,性本善’,所以他做人 做事充满感恩心。而且他也教会我,男人是要有担当的。”做餐饮先做人,并且做个好人,这个朴素的理念张利一直坚守着。

2004年,餐厅倒闭,人员解散。生命的平衡状态被打破,反而激发了张利骨子里“爱拼才会赢”的豪气。他在重新择业和自主创业二者之间选择了后者。那一年,京城最火的烧烤店是管氏翅吧、西单翅酷、西门烤翅、池记串吧等,张利没打算做烤翅,而是坚持做自己老家的东北烧烤。冰城串吧的第一家店位于北京朝阳区松榆里,至今仍在营业,而张利的烧烤品牌已经发展到近百家直营和加盟店,成为华北地区烧烤连锁企业最有力的竞争品牌之一。

冰城串吧,吉尼斯世界纪录保持者

冰城串吧第一个店在松榆里,虽然店小,但是梦想不小。张利希望未来有一天能成为麦当劳一样的连锁店。他说:“那会儿我的门店还是玻璃门,人家做装饰,我就写字:冰城串吧,烤翅

专家。”很多人为了这句话,来这里吃烤翅。

万事开头难,第一年几乎赔钱。但是从2005年开始,生意迅速火爆。从2005年到2011年是冰城串吧野蛮生长的6年,当时冰城串吧的主要扩张模式是加盟。因为管理得科学到位,所以冰城串吧的加盟店品质精良。2009年,冰城串吧正式成立公司并进入天津,一口气在天津开了20多家店。而今,张利已经把目光瞄向中原市场,他认为占领中原市场后,能更加快速发展。

冰城串吧的惊人之举,莫过于挑战吉尼斯世界纪录。2014年7月15日黑龙江绥芬河人用112.374米的烤串拿下了“世界最长烤串”吉尼斯世界纪录, 2014年10月19日本栃木县用121.24米的烤串将这项纪录夺走。冰城串吧为国人把这项纪录夺了回来。不仅在长度上用压倒性的优势完胜,更是在味道上做到了极致,打造了世界最长194.5米长且好吃的烤串。张利说:“之所以是194.5米长,是因为当时恰逢抗战胜70周年,所以希望比日本栃木县的纪录长出70米。”为了这一荣誉,冰城串吧花费了近120万元的人民币。张利说: “我们练习了三次,光羊肉就用了1.5吨。”当年,具有10年以上烧烤经验,并活跃在烧烤界的108名国内顶级专业烤师前来助阵。他们在统一指令下,以哨令、旗语、鼓阵,为统一口号,在火候、调味上全方面保证烤串的味道。

快人一步的食品加工厂

张利的信念是,要做就做到极致,所以他不仅注重菜品的品质、品牌的扩张,而且更加注重长远的发展,2015年张利在燕郊建立了食品加工厂。

2015年7月,中共北京市委十一届七次全会审议通过了《京津冀协同发 展规划纲要》,通州正式成为北京市行政副中心。2016年6月,通州区规划再次上升到国家战略,通州从之前规划的“北京行政副中心”的定位上升到目前的“北京城市副中心”。最初确定的6平方公里的行政副中心,到目前通州区域范围内906平方公里已全部被纳入北京城市副中心的范围,相当于在通州重新建造一个北京城区的面积。张利河北燕郊的食品加工厂紧临北京的行政副中心通州。提及加工厂的黄金位址,张利笑着说:“这次真是幸运。”

作家钱钟书说:“天下没有偶然,偶然不过是化了妆的、戴了面具的必

然。”张利认为:“做品牌一定要有领先精神,时间不用多,领先两年即可。”张利最初做冰城串吧时就领先了品类,而当餐饮业界审视中央厨房时,张利已经决定快人一步做食品加工厂。食品加工厂位于河北燕郊,占地15亩,厂房面积10000平方米,目前投资超2000万元,据悉是全国第二家SC企业。食品加工厂分为4条生产线,固态、液态、半固态调味品、速冻肉食品。工厂可以提供门店所需90%以上的物资。而对于少数无法在这个系统上实现的,则在中央厨房中操作。食品加工厂,不仅保证冰城串吧门店的需求,同时也为很多知名品牌服务。张利下一个目标,希望将自身的烤串产品分销到超市中,并可以在京东、天猫等渠道开启销售,由此作为食品工厂自身的营收渠道。目前,食品加工厂是冰城串吧的一个重要盈利点。

当然,食品加工厂的道路十分曲折。张利说:“有些时候就得熬,熬过去就好了。”因为他也在建立中央工厂和中央厨房的道路上摔过跟头。张利建立过两次中央厨房,第一个中央厨房是按照100家门店的规模建立的。它在正常运 作了3年(2012-2015)之后,因为地理偏远、证照问题等原因被迫放弃了。张利说:“做企业就是逐渐少犯错误的过程,我们都在躲坑。当时我找到这个方向,在中央厨房和中央工厂的认知上有点模糊。我找了一块地租了,在通州马驹桥,但后来发现无法办证照,因为没有房屋证明,土地的属性也不对。产量方面,也没有关于未来三五年的规划。另外,工厂动线设计不好的话,就不能 实现工厂功能性的转化,还会增加人力成本。我们当时在这些地方都不够熟悉,花了上千万元的学费。到2014年年末,我到燕郊重新开始筹备新工厂,2015年12月搬迁、投产,当时请了很多教授、专业人员过来,打造了一个耗资2000多万元的高质量现代化工厂。”张利对成于成功和失败看得很淡,他认为做实业就要交学费,跌倒了爬起来就好。

目标新三板

回顾冰城串吧成长的13年。张利说:“眼界决定境界,境界决定布局,布局又决定了结局。的确,选择比努力更重要。”在最初取得成功的几年里,张利很满足现状。但是,互联网的冲击让他警醒,餐饮事业不进则退。所以,他时刻思考着发展。面对互联网的冲击,他很迅速学会利用互联网来发展自己,不仅利用互联网辅助实体销售,而且不惜重金策划了“挑战世界最长烤串”的热点新闻事件,让冰城串吧迅速进入消费者视线。随后,快人一步打造食品加工厂。张利说:“希望三年内食品加工厂能够登陆新三板。”

张利冰城串吧创始人

冰城串吧簋街店

烤韭菜、烤玉米、烤豆卷、烤土豆片、烤大蒜、烤香菇、烤圆白菜、烤尖椒、鱼豆腐

冰城串吧13年来攻城掠地,分店开遍大江南北

蜜汁排骨、麻辣排骨串

麻甜烤翅、蒜香烤翅、新奥尔良烤翅

环境设计充满了工业风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