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皇岛 用豆包粘住“年味”

用豆包粘住“年味”

World Cuisine - - Contents -

在秦皇岛,到了腊月年根儿底下,老街坊见面都要喜气洋洋地问候:“你家淘米没?淘多少米啊?粘不粘?”“粘”与“年”谐音,粘豆包也叫“年干粮”。只有吃了“粘”豆包,才是过好“年”啊。

满族粘饽饽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全利说:“家里的老人很重视这件事,每年都会为做粘饽饽选个好日子呢。每逢淘米这天,母亲都会嘱咐我,不要说不吉利的话,不要打闹。”在张全利的记忆中,淘米日是大日子,第一锅粘豆包蒸出来后,长辈们都会恭敬地端去祭祖,然后与家人分享。

张全利是满族人,习惯把粘豆包叫成粘饽饽。做粘饽饽是一项全家动员的事情,男人磨米,女人烀馅、做粘饽饽,然后男人烧火。一蒸就是好几锅,然后放到外面冻透,存放到院子的大缸里,以后可随时从缸里拿取。粘豆包吃法多种多样,可以热着吃、煎着吃、烤着吃、蒸着吃,蘸白糖、椴树蜜和猪板油。有些小孩喜欢直接啃冻成冰坨的粘豆包,小孩子们并不在意它的冰与硬,而是互相攀比谁牙口更好。长辈常对孩子们开玩笑说:“吃了粘豆包,就能把冻掉的下巴粘上。”

对于张全利来说,幸福的记忆,并不是新年的丰盛佳肴,而是奶奶、大姑和母亲盘腿在炕上

做粘饽饽的情形:充满整个厨房的蒸汽,摆满一屉屉的粘饽饽,还有灶膛里红红的火苗……

张全利把这种幸福的记忆,做成年味食品“在旗”粘豆包。张全利、张胜利弟兄二人,是地道的青龙人,是两位普普通通的农民,他们曾经种过地,打过工, 哥俩儿一起骑自行车串庄卖过菜,也开过超市和饭店,然而作为满族人,他们最终选择了粘豆包,这在别人看来不起眼的产业,却让他们的生活发生了变化。2012年3月,哥俩儿成立了青龙满族自治县双合盛生态农产品有限公司,投资两千余万元,建起了规 模宏大,管理一流的粘豆包加工企业,2013年正式投产。

虽然,张全利所在的龙王庙乡被评为“中国粘豆包之乡”;但是,张全利认为满族的根在东北。为了粘豆包的产品更加丰富,张全利多次去探根寻源,而今研发出五款粘豆包:黄米红豆馅、黄米白豆馅、江米红豆馅以及两款无蔗糖的粘豆包。以黄米红豆馅粘豆包为例,选用当地当年优质大黄米、玉米碴,完全按照古法工艺配方,经十多道工序纯手工精制而成。香糯的豆馅是用纯红豆、砂糖熬制成。筋糯充满米香的皮料和秘制醇香的馅料完美结合,真正让人品味到满族传统经典美味。

张全利认为,粘豆包是能粘住幸福的食物,他说:“粘豆包是粗粮细作、营养均衡的食品。在大健康时代,食用粘豆包是对自己的关爱。”

张全利 满族粘饽饽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