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山西古代建筑的发展脉络

World of Antiquity - - NEWS - 张可玟

摘 要:本文主要介绍了山西各个历史朝代中的建筑发展成就,总结了历朝历代的建筑特色,结合留存下的建筑实例,脉络清晰地展现了建筑技术的发展历程,展现了山西古建筑在历史长河中的地位和作用。

关键词:山西古建筑 建筑成就 建筑结构

在中华民族文化发展史上,山西是其最早的发祥地之一,山西有着丰富的地上和地下文物,证实了各个历史时期的文化成就和文明进程。其中山西省的古代建筑最为突出,保存至今的木结构建筑居全国之首,而且门类齐全,式样繁多,被称为“中国古代建筑的宝库”。山西现存的木结构古建筑从唐至清,形成一个完整的序列,有不少是稀有的佳作和全国仅存的孤例,是研究各个时期建筑史、文化史、宗教史、美术史等的最有价值和最具代表性的作品。

1. (六七千年前~公元前 21

原始社会建筑 世纪)

在旧石器时代,我们的祖先靠采集渔猎为生,用石器、木器作为主要的生产和生活工具,为了更好地生存和繁衍,他们发现洞穴和崖棚是非常理想的天然建筑,适宜人类用来躲避来自自然界的危害,这些洞穴和崖棚一般都具有近水并且洞内干燥、通风的特点,在山西省内,这类的岩棚和洞

15

穴遗址目前发现的共有 处,有代表性的如塔水河遗址、麻节洞遗址、南海峪遗址等。

在新石器时代,黄河流域发达的黄土堆积和当时温和的气候条件,使得居住场所从穴居、半穴居发展到地面建筑,并初步掌握了夯土筑墙和木结构建筑的榫卯技术,在建筑结构上,窑洞、木构架得到了广泛的应用与发展,基本确立了以后几千年中国传统建筑的土木结构形式,特别是木梁架式样,更成为中国建筑结构中的主流。施用于筑墙垣、坛台、屋基的夯土技术,对后代建筑影响至大。而土坯砖、木骨泥墙、烧烤地面、白灰面及室外散水等建筑材料与技术的应用,不但改善了当时建筑的使用及人们的生活条件,而且还为后世长 期所沿袭。在聚落选址时注意近水、向阳、不受旱涝、易于防御,将聚落分为居住区、生产区和墓地。这些经验是通过长期实践取得的,对日后各种村镇的建设和发展,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这个时期有代表性的遗址有:芮城东庄村遗址、北橄遗址、马家小村遗址、东下冯遗址等。

2. 2070 年~前 476奴隶社会建筑(公元前 年)

2100

大约在公元前 年夏商周时期,我国进入了农业社会,农业生产空前提高,科学技术发展迅速,在建筑上,出现了版筑法,促进了城墙的兴建,土木相结合的宫室建筑和高台建筑的出现,陶质建筑材料(瓦、铺地砖、水道管)的制作与使用,管道排水设施还有装饰技术的发展,这些都是这时期建筑工程技术成就的标志。

从目前的考古资料看,夏已开始使用夯土技术营造宫室台榭,采用“茅茨土阶”的构筑方式建造“前堂后室”的空间布局。在商代,我国建筑就已经出现自己独特的风格,开始把城市作为一个整体来规划与建设,有一定的布局原则,宫殿建筑群体组合中有明确的中轴线。

春秋战国时期,是奴隶社会逐渐崩溃瓦解和封建社会制度的萌芽时期,由于社会生产力水平的提高,手工业和商业相应发展,春秋战国时期的建筑已经大量使用青瓦覆盖屋顶,开始出现砖、彩画、陶制的栏杆和排水管等,建筑使用夯土抬高整体高度,规模比以往更为宏大。这个时期,中国建筑的某些重要艺术特征已初步形成,如方整的庭院、纵轴对称的布局,木梁架的结构体系和由台基、屋身、屋架所组成的单体造型,对后世的建筑规划、设计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3.

封建社会前期建筑(战国至南北朝 公元

475 年~公元 589

前 年)

221

公元前 年,秦结束了数百年诸侯割据纷争的局面,建立了在中国历史第一个中央集权制度的王朝,统一了度量衡、货币和文字,修建了长城,在传统木构架建筑上,特别是抬梁式结构技术上,秦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在大跨度梁架结构上取得了突破。在建筑材料方面,秦大量使用并发展陶质砖、瓦及陶管,陶砖不仅在室内使用,而且在室外地面也进行了大量铺装,瓦上出现精美的图案,成为瓦当,是中国建筑设计史上重要的一页。

两汉时期,社会生产力有所进步,佛教文化从这个时期传入中国。抬梁式木构架建筑技术日趋成熟,梁、柱、斗栱结构已在房屋中大量使用,当时多层结构建筑采用的即是抬梁式木构架,斗栱也已成为大型建筑挑檐常用的构件。汉代庭院式的群体建筑布局基本定型,从出土的大量东汉时期的壁画、画像石、画像砖和明器上描绘的宅院、重楼、厅堂、仓厩、圈、望楼等,以及门、窗、柱、槛、斗栱、瓦饰、台基、栏板、窗棂格等形象可以看出,汉代设计的庭院式建筑群体布局与基本形式上都已接近后世的建筑。

砖石结构建筑和拱券技术在两汉时期也有了很大的发展。屋面大量使用陶瓦覆盖,板瓦、筒瓦和瓦当的制作已相当进步,制陶和烧造技术超过了以往任何朝代,其中最有特色的就是各种画像砖和饰有精美纹饰的瓦当和模印砖,素有“秦砖汉瓦”之誉。

2

公元 世纪未,东汉统治衰落,中国进入了一个长期分裂的年代,历史上形成了三国魏晋南北朝。北朝时期的建筑融入了许多源自印度、西域的建筑形制和元素,既是对秦汉传统建筑成果的继承和运用,又因佛教传入出现了一种新型的建筑,即佛寺、佛塔和石窟等,建筑装饰上出现了新的气象。

在云冈石窟和天龙山石窟中保存着南北朝、隋唐时期建筑实物资料,如束莲式圆形或八角形柱、束莲式覆盆式柱础、人字栱和一斗三升栱等。

北魏建都平城和佛教的发展,促进了宫殿、佛寺等木结构建筑技术的发展。北魏的建筑实物没有保存下来,其建筑结构及形象只能在云冈石窟、天龙山石窟及出土的墓葬棺椁构架形式中了解。木构架建筑结构开始出现变化,逐渐由以土墙和夯土台为主要承重部分的土木混合结构向全木构 架结构发展。建筑结构中生起、侧脚和翼角起翘的出现与秦汉式直柱、直檐口的旧做法同期并行,进入隋唐后逐渐发展成主流,完成了由秦汉端庄严肃至隋唐道劲活泼的建筑形式与风格的过渡。

4. 581 ~

封建社会中期建筑(隋至宋 公元

1279

年)隋唐时期是中国封建社会前期发展的高峰,也是中国古代建筑发展成熟的时期。

中国的木结构建筑源于原始时期,但真正的成熟却是唐代。其技术成就表现在大木构架的定型化和设计模数的成熟阶段。唐代木构建筑完整保存有四座,分别是五台南禅寺大殿、佛光寺东大殿、芮城广仁王庙大殿和平顺天台庵大殿。其中山西五台佛光寺大殿属木构架中的殿堂型构架,由柱网、铺作层、屋架三层上下叠加而成,形成三个整体构造层。五台南禅寺大殿、平顺天台庵大殿和芮城广仁王庙大殿属厅堂型构架,用横向的垂直屋架,由若干道檩数相同的垂直屋架并列拼成,只在外檐柱上使用铺作。每两个屋架间用槫、襻间等连接成间,结构简单,建造较容易,故在民间应用非常广泛。

从这些留存的唐代建筑中可以看到,这个时期建筑斗栱硕大,出檐深远,具有简单而粗犷的鸱吻。屋顶平缓,举高低矮,不超过前后撩檐枋距离的四分之一。屋瓦呈青黑色,同时柱子较粗。唐代木构建筑的柱子比较粗,而且下粗上细,体现了唐朝人以胖为美的审美取向。色调单一,唐代木构建筑所包含的颜色不会超过两种,一般均为红白两色或黑白两色。唐代建筑风格特点是气魄宏伟,严整又开朗,色调简洁明快,屋顶舒展平远,门窗朴实无华,给人庄重、大方的印象。

唐五代建筑的布局继承了汉晋北朝以来的传统,平面布局逐渐由以塔为中心的布局转变为以大殿或楼阁为中心的殿堂门廊等组合成的庭院。大型的寺庙多由数院乃至十数院组成,如五台显通寺就是由十二院组成的,佛光寺也是由多院组成。

中国历史在唐朝大统一和五代十国战乱之后,进入北宋与辽、南宋与金、元对峙的时期。

辽承唐风,金随宋制,多民族、多风格的建筑共存,是这一历史时期建筑风格的特点。

山西宋辽金时期的木结构建筑丰富多彩,形式多样,呈现出显明的时代特色,如崇明寺、晋祠、

华严寺等。宋代建筑较唐五代建筑雄浑的气势而言,体量较小,但富于变化,呈现出细致柔和的风格,出现了各种复杂形式的殿、台、楼、阁。建筑结构上的变化,突出表现为斗栱的承重作用大大减弱,且栱高与柱高的比例越来越小。宋以前在结构上起重要作用的昂,开始逐渐被斜栿所代替,柱间的补间铺作朵数增多。宋代木结构建筑的结构、建筑方法和工料估算在唐代模数制的基础上进一步标准化,规范化,并且出现了中国历史上第一部由政府公布的关于建筑工程技术规范的《营造法式》。

辽与北宋对峙时期,山西建筑形成两大系统。辽是以契丹族为主体在中国北方和东北建立的王朝,辖区是中唐以后的军阀割据区。辽建国后招募了大量北方汉族的工艺技术人才,故辽的建筑是在唐、五代时北方建筑传统基础上发展的。北宋立国之初,山西在晚唐以来形成的地方建筑传统未受到重大破坏而得到宋的继承而形成北宋官式建筑。宋金对峙时,在建筑上也是两个系统,金官式继承北宋官式,并受辽和北宋以来北方地方建筑传统的一定影响,但由于北宋官式比这些地方传统先进,故以它为主,形成金代官式。

5.

封建社会后期建筑(元、明、清 公元1279~1911

年)蒙古族挟大漠的雄风崛起于中国的北部,在

7

公元 世纪开始登上历史舞台。山西元代的木结

350

构建筑保存较多,有 多座,分布范围遍及全省各地,保存的建筑类型也十分丰富,有衙署、戏台、佛寺、道观、民居,许多都是国内少有的品类。山西的宗教建筑多依唐宋建筑的故址兴建,在总体布局上大多延续着宋金时期的布局形式,许多建筑也沿用了唐宋的规制,但建筑斗栱的结构上的承挑作用减弱,比例缩小,补间铺作增多。在建筑结构方面为扩大殿堂的使用面积,大多采用移柱或减柱的方法扩大殿堂的空间,大量使用大额式构架、自然材和弯材,建筑外观呈现出粗犷的气势,是山西元代建筑的主要特点。在建筑方面,各民族 文化交流和工艺美术带来新的因素,使中国建筑呈现出若干新趋势,元朝各种宗教并存发展,建造了很多大型庙宇,原来只流行于西藏的喇嘛教,这时在内地开始传播,建了不少寺塔,出现汉传佛教与藏传佛教相融合的建筑类型和喇嘛式塔。但汉族传统建筑的正统地位在山西并没有被动摇,而是形成了一种独特的地方建筑风格。如芮城永乐宫、洪洞广胜寺等。

明清两代的建筑较之于唐宋时代的建筑缺少创造力,趋向程式化和装饰化,山西保存的大型古代建筑群都出现在这两个时代,建筑类型丰富,形式构造别具特色。

建筑方面,明清到达了中国传统建筑最后一个高峰,呈现出形体简练、细节繁琐的形象。官式建筑已完全定型化、标准化,清朝政府颁布了《工部工程作法则例》,民间则有《营造正式》、《园治》。建筑的设计由唐宋以来形成的以材分为模数的改变为斗口为模数的设计方法。柱网结构较元代更为稳固,殿内梁架节点简单牢固,并将唐宋以来的襻间改为檩、垫、枋,驼峰被柁墩代替,是一种简化构件的具体表现。整体的梁架体系代替了斗栱承挑檐的作用,斗栱失去了在结构中原有的挑承功能,攒数增加,成为标志建筑等级和纯装饰性的构件。官式建筑由于斗栱比例缩小,出檐深度减少,柱比例细长,生起、侧脚、卷杀不再采用,梁枋断面

3:2 5:4,屋顶柔和的线条消失,因比例由 统一为而呈现出拘束但稳重严谨的风格。虽然也与官式建筑一样趋于标准化定型化,但山西民间建筑地方特色却十分明显,丰富多彩。

明清的大型建筑群形成,成组地保存下来,如平遥城池、代县边靖楼、五台山佛教建筑群、解州关帝庙等。由于制砖技术的提高,此时期用砖建的房屋猛然增多,且城墙基本都以砖包砌,大式建筑也出现了砖建的“无梁殿”,比如,五台山显通寺内的无量殿等。

(作者工作单位:山东省东营市一中)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