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时代背景下博物馆服务创新研究

World of Antiquity - - CONTENTS - 贺安

摘 要:全国各地博物馆数量繁多,它们都是中华文化进程的重要见证,也是进行思想文化教育的

+重要场所。科学技术的进步推动了互联网的不断发展,在大数据背景下,我们也迎来了“互联网 ”的时代。

+这时就需要我们紧随时代的特点,对博物馆服务体系进行创新。本文对我国“互联网 ”时代背景下博物馆

+的服务的现状、特点进行了概述,阐述了进行互联网服务创新的原因,分析介绍了在“互联网 ”时代背景下,博物馆服务可以采取的应对策略。

+

关键词:互联网 博物馆 服务创新 研究

2012 +

年,“互联网 ”的理念被首次提出,但是在当时并没有引起足够的关注,随着经济全球化的蔓延、大数据时代的到来以及互联网技术突飞

+ 2016猛进地发展,“互联网 ”已经成为 年的十大

+

流行语。“互联网 ”是互联网发展的新形态,它使互联网以空前的规模与速度渗透到社会各领域,广泛影响着人们的学习、工作以及生活方式。故,为了顺应此潮流,博物馆的服务体系也应该有所创新。

+

一、我国“互联网 ”时代背景下博物馆服务创新的现状

互联网的发展加速了信息的交换,促进了资源的共享。但是也必然会对人们思想和意识形态

+上带来一定的冲击和挑战。“互联网 ”即意味着在当下社会,传统行业的产品和服务皆能与互联网信息技术进行融合、协同发展,对于博物馆的服务也不例外。

近年来,我国已经尝试将互联网技术带入了博物馆,增加了科技性和吸引力。让游客们不仅仅是对大件藏品的走马观花式的参观,还可以对自己感兴趣的藏品进行细微的观察,发现其中精巧的细节处理,感受古人的智慧。甚至有的博物馆还

3D

推行 打印技术、将藏品立体打印给游客留作纪念。如果工作较忙或者想了解其他地区的传统文化,还可以足不出户地大饱眼福。例如,国家博物馆的网站上就集门票预订、导览服务、场馆简介、 活动通知等服务于一体,并对一些镇馆之宝配有图文详解,让人们在游览之前先做功课,提高游览的收获。同时,在参观过程中,还可以享受微信语音导览服务。陕西数字博物馆在虚拟技术上的运用也很出色。它将整个陕西省的博物馆联合在一起,形成一张博物馆网络地图,对各区域的大大小小的博物馆进行标注,这样我们只需要在网上轻轻点击鼠标,就能沿着地图进行虚拟参观。总的来说,这种将博物馆服务数字化、网络化、信息化已经成为一种新的发展趋势。

+

但是,在与“互联网 ”的结合中,虽然我们已经引进了许多小而新的科学技术成果,如微信语音导览服务、二维码详解服务等,但是,与世界上其他发达国家的技术应用还有差距,它们已经不仅仅将新技术运用在展示展品的服务中,对于展品的研究、复原和保管工作中也进行了大量运用,这些对博物馆的发展更具有深远持久的意义,是值得我们借鉴与学习的。

+

二、我国“互联网 ”时代背景下博物馆服务创新的特点

1.

加强联系,互动性更强每个游览者参观博物馆的目的是不一样的、游览者的知识水平也存在差别,所以,他们期望的服务也会有所差异。所以,博物馆应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应该更多地针对不同个体采用“个性化”

+

的服务。“互联网 ”的出现适时地解决了这个问

+

题。“互联网 ”时代背景下的博物馆服务就体现了对每个参观者个性的尊重,对用户体验的重视。互联网是依托于大数据平台的,可以通过对数据统计的分析,及时收集公众的意见反馈,在互动中加强了“服务提供方”与“服务接受者”的联系,从而不断提升博物馆的服务质量,最终推动博物馆的良性运转。此外,除了博物馆系统内部的联系增强、博物

+馆与参观者的联系增强之外,“互联网 ”利用自己的平台优势,也加强了博物馆与教育领域、文化产业领域、信息技术领域和人才市场的联系,它们相互融合,加强互动,让资源得到更加优化的配置,产生集群效应和联动效应。

2.

方式更新,实效性增加互联网作为一个对外的窗口与平台,让博物

+馆服务的方式更加多元化。“互联网 ”并不仅仅是与博物馆的简单相加,其实是博物馆将自己的服务体系建立在网络平台上,依托互联网的数据库,打通更多的周边资源,融合更多的力量,实现线上线下的有序互动,增加了实效性,为博物馆的发展提供了更加巨大的空间、更加广阔的渠道。

3.

态度转变,化被动为主动文化收藏功能是博物馆的主要功能,作为一座百宝箱,往往是由观众自发地进入场馆参观和

+

体验。随着“互联网 ”时代的到来,各个行业之间的边界变得逐渐模糊,而信息沟通的渠道更加畅通,这就要求博物馆以开放的心态打通博物馆内

+

外生态圈的藩篱[1]。而在“互联网 ”的时代背景下,博物馆的社会服务意识增强,尝试积极主动地将自己的艺术瑰宝介绍给社会公众、以提升自己的社会影响、吸引更多的人前来参观,致力于将被动的“场馆”服务发展为主动的“平台”交流。

三、“互联网 ”时代背景下博物馆服务创新的原因

1. +

符合“互联网 ”时代的特征

+

从“互联网 ”的特征我们可以找出其与博物馆服务可以结合并对博物馆服务进行创新的可能性。

+”

第一,跨界的结合。“即意味着两个领域的有机结合,是一种开放式的重塑。博物馆作为传统的文化交流与教育场所,是一种历史文化的见证,只有敢于敢于跨界,将传统进行与时俱进地创新,服务才能有更广泛的受众基础。第二,创新的推 动。创新是第一生产力、是社会不断前进的内在动力。所以,博物馆服务创新正符合了用互联网的思维来求变,自我革新服务模式,为传统文化如注更多新的内涵。第三,结构的调整。互联网带来了信息革命,信息革命又推动了全球化的进程,全球化的进程改变了原本的地域格局、社会格局和文化结构。我国的博物馆服务进行创新,才能加强与世界其他国家的文化进行交流,将中国的文化推向世界,再将世界的优秀文化引进中国。推陈出新,革故鼎新。

2.

符合博物馆的社会职能博物馆主要是通过对一些具有文化历史性、艺术创造性、科研价值性的物品进行陈列和典藏,为公众提供服务,实现自己的学习价值、娱乐价值和教育价值的社会职能。即使博物馆服务与互联网结合形成虚拟的博物馆,也只是对博物馆的一个补充,是对其社会职能的虚拟体现,同时它又能反作用于实体博物馆,为其拓宽教育渠道、扩大普及力度、增加教育价值。一方面,拉近了博物馆与社会公众的距离,拉近了历史文化与现代科技的距离;另一方面,虚拟博物馆让更多人可以足不出户地汲取知识,提供了一个更加便捷的公众教育

+

平台。所以,“互联网 ”背景下博物馆服务的创新既是对博物馆社会职能的体现,又是对社会职能的延伸和发展。

3.

是建设智慧城市的需要

+

在“互联网 ”的时代背景下,中央政府随即提

+

出了“互联网 ”的行动计划,发展“智慧城市”是其中的重要环节,它强调对传统历史和地域文化的

+继承、保护与创新。“互联网 ”能够妥善地解决文化资源分配的不合理、提供公共服务的能力不均衡的问题,这些都是智慧城市所不可缺少的。博物馆作为教育文化产业的重要支柱,运用互联网技术手段,增加对社会公众的吸引力,让全社会认识其在社会发展中的核心价值。升级服务模式、实现全国博物馆资源的共享,更好地推动了智慧城市的建设步伐。

四、“互联网 ”时代背景下博物馆服务创新的应对策略

1.

利用网络数据库分析,提供个性化服务事实上,博物馆缺少的并不是数据,而是数据分析的手段。大数据的意义也不在于掌握庞大的

数据信息,而是在于对这些有意义的数据进行专业化的处理[2]。我国的博物馆服务的创新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但人们往往把重点放在了科技手段的应用给人们带来的直接体验上,而忽略了“互

+

联网 ”背景下数据的巨大作用。博物馆的存在意义就在于吸引公众前来接受教育,所以,参观人口流量数据是博物馆收集的重要数据之一。无论是历史悠久的博物馆还是刚刚成立的新兴博物馆,都会对年度人口流量、每个细分展厅的人流量、博物馆实践活动的参与度、参观人群的年龄层结构、来源结构、性别结构等进行统计。这些数据对于博物馆建设的作用尚没有完全体现。

所以,我们应该引进更先进的数据分析系统,培养更专业的数据分析人才,挖掘数据背后的信息,发现公众的喜好特征、行为习惯特征,从而预测未来观众的需求,针对分析的结果,进行博物馆服务的优化与升级,提供个性化的服务,从而满足更多公众的需求。

2.

完善网站的建设,改善服务质量博物馆的官方网站是社会公众了解博物馆的窗口。所以,富有吸引力的网站建设是口碑形成的关键。首先,每个博物馆要形成自己的服务特色。当前我国的博物馆整体服务理念已经发生了巨大转变,由侧重文物的保护到侧重人的文化需求,强调博物馆的公益性特征、要坚持以人为本、无差别对待。所以,在网页艺术设计、结构框架的设计和栏目的搭建中,都应坚持“以人为本”,融入更多博 物馆的特色,如,按照博物馆的实物建筑颜色搭配进行网站背景设计,建立自己的会员服务平台等,提高网站的辨识度。其次,针对自己的特色服务,要配套地进行实践服务的开发。根据当前技术发

J2EE XML展趋势,可采用 、内容管理、 、多媒体等技术,实现系统的服务性和实用性,并考虑可扩展性[3]。

五、结 语

我们不应局囿于现有的博物馆的服务,而应该发现在互联网飞速发展的大背景下,博物馆服务面临的机遇与挑战。立足实践,深度挖掘互联网与博物馆服务的特点,将两者融合,推进观念、内容和方法的不断创新,与时俱进。只有这样,才能

+

让“互联网 ”时代背景下的博物馆服务创新取得实效,吸引更多的人走进博物馆,将中华文明发扬光大!

[1] 王小明,刘哲《“互联网 +”时代背景下博物馆管理创新的思考》,《中国文物报》2016 年 2 月 17 日。

[2] 吴宁宁《浅析大数据时代博物馆的服务创新与发展》,《中国纪念馆研究》2014 年第 1 期,162~167 页。

[3] 孙芮英《网站创新博物馆服务》,《计算机世界》2008 年第 6 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