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越南 11 世纪到 15世纪褐色彩绘瓷器的探讨

摘 要:宋元时期,中国陶瓷大量销售海外。广东宋元时期生产的褐色彩绘瓷器,是这一时期具有地 11 15域性的特色产品,这类器物远销到越南、泰国等东南亚国家。本文通过对越南 世纪到 世纪生产的褐色彩绘瓷器的造型、纹饰布局、彩绘工艺等方面分析,认为越南生产的褐色彩绘瓷器,造型、装饰上有自己独特的表现,但更多的是受到广东褐色彩绘瓷器生产工艺的影响。 关键词:越南 褐色彩绘瓷器 造型 纹饰 彩绘工艺

World of Antiquity - - CONTENTS - 张小兰

越南位于东南亚的中南半岛东部,北与我国广西、云南接壤。越南是东南亚诸国中烧造瓷器历史比较悠久的国家,陶瓷器型和纹饰有其独特的表现,同时生产的瓷器也会受到我国以及周边国家的影响。宋元时期,中国陶瓷大量销售海外,供

11应亚洲及世界各地的需求。本文介绍的越南 世

15

纪到 世纪生产的褐色彩绘瓷器,在造型和装饰上有自己独特的表现手法,但并没有简单地模仿复制中国的褐色彩绘瓷器。广东宋元时期生产的褐色彩绘瓷器,是这一时期具有地域性的特色产品。广东褐色彩绘瓷器和东南亚瓷窑的关系,杨少祥[1]、刘成基[2]、宋良璧[3]等多位学者均有详细论述。由于资料所限,本文主要讨论的是,广东褐色彩绘

11 13 14 15

瓷器对越南 至 世纪、 至 世纪褐色彩绘瓷器的影响。不妥之处,恳请批评指正。

11 13一、首先,来了解一下越南出土的 至 世14 15

纪、 至 世纪典型褐色彩绘器物。)

11 13

(一)越南出土 至 世纪的器物 1.

褐色彩绘带盖瓮(图一 [4]。圆唇,颈部)凸起一圈弦纹,腹部微鼓,腹下收至圈足。腹部主题图案为浅雕刻出莲花轮廓后,再用酱褐色釉彩绘填充,花纹极具立体效果;胫部用酱褐色釉绘一圈,釉有垂釉现象。越南清化类型,西贡国家博物馆藏品。

2.

褐色彩绘瓮(图)二 [5]。圆唇、折肩、高身斜直腹、腹下收、平底。盖丢失。灰白胎。肩部均匀粘贴四个带柄,其中一个折断;颈部粘贴莲瓣纹一圈。器身从上至下由几层图案组成,各层之间以双刻弦纹相隔,弦纹是用酱褐色釉料彩绘。腹部图案均为在胎体上先浅刻出花纹轮廓后,再用酱褐色釉料彩绘填充;釉料彩绘后,由于器表没有再施釉,褐色彩绘纹饰微有脱落现象。腹上部纹饰是变形花卉纹,腹中部纹饰是折枝莲花纹,腹下部纹饰是花叶纹。纹饰布局规整,花纹线条流畅。

3.

褐色彩绘瓮(图三 [6]。圆唇、折肩、腹部微鼓、圈足中空,圈足上有凹弦纹三道。折肩处和圈

足上部各有一圈凸起的弦纹,腹部浅刻出长方形格,每个格内先剔刻出花纹轮廓后,再用酱褐色釉料彩绘花纹和直线。花叶突出,立体感较强。

4.

褐色彩绘碗(图四 [7]。尖圆唇、鼓腹、平底。灰白色胎体。碗底和腹部用褐色釉料随意涂抹几笔,釉下斑块明显。

5.

褐色彩绘盖罐(图五,、 8]。尖唇、短颈、腹微鼓、圈足略收。颈部之下一圈粘贴莲瓣纹,腹部浅刻出直线和花纹的图案,再用酱褐色釉料彩绘花纹、直线。盖内书写“盃酒”二字。 6.

褐色彩绘盆(图六 [9]。圆唇、斜短颈、腹微鼓。腹部浅刻出花卉的轮廓后,用酱褐色釉料彩绘花纹。

7.

褐色彩绘瓮(图七 [10]。方唇、直腹、平底。颈部粘贴一周莲瓣纹,之下是把手四个,腹部上下各一周圆点纹,中间褐色彩绘缠枝莲花纹,胫部绘水波纹。

14 15

(二)越南出土 至 世纪的器物

1援

褐色彩绘广口瓶(图八 [11]。方唇、短颈、深腹、圈足略收。从上至下由两圈小圆点连珠纹和两圈弦纹把器身分成五组纹饰,颈部下面用褐色彩绘一周覆莲纹,第二组彩绘花卉纹,第三组是主题图案,用连珠纹和弦纹组成方格纹,内绘莲花纹、菊花纹等,之下是折枝花卉纹,近底部绘水波纹,造型稳重,构图繁而不乱。

2援

褐色彩绘灯座(图九 [12]。小口、短颈、)丰肩、鼓腹下收、胫部外撇至圈足,造型浑厚。器身图案由四层纹饰组成,第一层纹饰褐色绘卷草纹,第二层纹饰由折枝花卉纹和莲花纹组成,第三层纹饰为变形莲瓣纹,第四层纹饰是水波纹,圈足上满涂酱褐色釉彩。

3援 茵

褐色彩绘灯座()图一 [13]。小口、长颈、圆鼓腹下收、胫部外撇至圈足。器身由四圈凸棱和弦纹分隔成三层图)案,颈部绘菊花,腹部绘莲花、卷草纹,下腹部绘莲瓣纹,用酱褐色釉料涂满圈足。

4援

褐)色彩绘水容器(图一一 [14]。卷沿圆唇、鼓A B )[腹、肩部均匀粘贴四系,在每个系的下方,用褐彩绘成由三个正方形组成的长方形图,在每个正方形中用褐彩直线装饰四角,并从上至下用褐彩书写“寿”、“福”、“禄”三字;系下方的长方形装饰,使

腹部分隔成四个画面,其中一个画面用褐色彩绘三枝莲花,在中间莲花枝的下方,用褐彩绘出一个双圆圈,外绘蕉叶纹,圆圈内写草书“福”字,很有特色。造型敦厚,制作规整,纹饰繁缛,描绘生动。5援

褐色彩绘花盆(图一二 [15]。圆形,敞口直唇,斜腹下收,平底。颈部有两道凸棱,凸棱内粘贴一圈褐釉朵菊纹,之下是褐彩绘一周圆点纹,腹部有四个双线四连弧开光,内用褐彩书写“福”、“寿”等字,外衬以龟背锦地纹,胫部一周圆点纹。构图严谨,画艺娴熟。

二、其次,对越南出土器物造型、纹饰布局、彩绘工艺等方面进行分析。

11 13

(一)越南 至 世纪出土的褐色彩绘器物,有瓮、罐、碗、盆等,造型上与广东同时期出土的器物,还是有一定的区别,如越南出土的瓮、带盖瓮,造型十分独特,也很典型,目前在广东地区没有发现;彩绘工艺方面,有些器物和雷州窑的褐色彩绘器物的工艺基本一致,如瓮、碗等器物,是在器物表面用褐色彩绘花卉,之后再上一层透明釉。另外,越南出土的瓮、带盖瓮,有些采用剔刻工艺,是在器物表面,先剔刻出花卉的纹样,再用褐色釉彩绘花纹,表现出一些富有个性的特征;越南褐色彩绘瓮,颈部粘贴一周莲瓣纹,在广东褐色彩绘器物上,目前也未发现这样的工艺特征。由此分析,这一时期越南陶瓷有其独特的文化特征,褐色彩绘陶瓷并没有完全模仿复制中国的陶瓷文化。

14 15 (二)再来分析一下越南 至 世纪褐色彩绘瓷器。

1援

越南出土的褐色彩绘灯座,造型和深圳南头后海出土的褐色彩绘梅瓶 [16] 基本接近(图一五),深圳褐色彩绘梅瓶从造型到纹饰,受到的是吉州窑的影响[17],而广东外销瓷器,又影响到越南,因此越南褐色彩绘灯座的造型应该是受到广东褐色彩绘瓷器的影响。

2援

越南褐色彩)绘灯座二件,器身都是由多层图案组成,肩部都为卷草纹、腹下部均是莲瓣纹,且圈足采用满涂酱褐色釉料的工艺。江西吉州窑,广东雷州窑、文头岭窑等窑口生产的褐色彩绘器物,器身均有多层图案,是江西、广东宋元时期器物常见的装饰手法。灯座圈足部位满涂酱褐色釉料的工艺,也是江西吉州窑、广东文头岭窑等窑口生产褐色彩绘器物经常使用的装饰手法。越南出

土的广口瓶、花盆器身也是由多层纹饰组成。

3援

越南出土的褐色彩绘水容器、花盆器身书写草书“福”、“寿”等吉祥词语,也应是受到雷州窑书写吉祥词语的影响。在雷州窑出土的褐色彩绘瓷枕(图一三 [18]、罐等器物上,用褐彩书写“福如东海、寿比南山”,“长命富贵”(图一四 [19],“金玉满堂”、“集善之家”等吉祥语作为装饰,是雷州窑纹饰主要特征之一。

4援

越南出土的褐色彩绘花盆腹部的龟背锦地纹,在吉州窑褐彩卷草纹梅瓶(图一六)、琮式瓶(图一七)和深圳出土的褐彩梅瓶等器物上都能找到痕迹;越南花盆腹部的开光装饰工艺,是吉州窑褐色彩绘梅瓶、炉、长颈瓶、罐,以及雷州窑褐色彩绘枕、罐、梅瓶等器物,常常采用的装饰手法;而越南花盆双线四连弧开光手法,和吉州窑褐彩长颈瓶腹部四连弧开光、雷州窑褐彩瓷枕枕面双线四连弧开光手法基本一致。

11 13以上分析认为,越南出土的 至 世纪生产的褐色彩绘瓷器,受到广东等地褐色彩绘瓷器的影响,同时也有自己独特的个性,如镶嵌、剔刻等装饰手法应用在褐色彩绘器物上,别具一格, “它增加了釉色彩绘之美,是越南陶瓷装饰技法的

14 15

发展 [20];越南出土的 至 世纪褐色彩绘广口瓶、灯座、水容器、花盆等器物,在器型、图案特征、彩绘技法、装饰工艺等方面都不同程度受到江西吉州窑、广东雷州窑、奇石窑、文头岭窑等窑口的影响,而更多的影响则应是来自广东窑口的影响。

11 13这一时期的褐色彩绘器物,和越南 至 世纪出土的褐色彩绘器物相比,显然更加较多地受到广东褐色彩绘器物的影响;同时越南褐色彩绘瓷器也有自己的特色,如褐色彩绘灯座、花盆等造型,目前在广东窑场及墓葬出土器物中,还没有见到,又如褐色彩绘花盆颈部粘贴褐釉朵菊纹,在广东褐色彩绘瓷器中,目前也未发现。

宋元时期,江西吉州窑、湖南湘阴窑生产的褐色彩绘瓷器等外销器物,通过水路进入广东沿海港口,为了扩大外销,广东窑工和江西、湖南等地迁入广东的手工业者,共同生产出褐色彩绘瓷器等外销器物,远销到东南亚国家。“受广东彩绘瓷器影响的东南亚地区窑址,……,主要是越南窑和泰国窑。” [21]因此越南生产的褐色彩绘瓷器,更多的是受到广东褐色彩绘瓷器生产工艺的影响,尤

14 15

其是 至 世纪褐色彩绘瓷器。

[1] 杨少祥《广东瓷器与国内瓷窑的关系》,广东省博物馆,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广东出土五代至清文物》, 169~175 页,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1989 年 3 月。

[2] 刘成基《宋明时期广东窑业发展与瓷器外销之观察》,58~70 页,郑培凯主编《十二至十五世纪中国外销瓷玉海外贸易国际研讨会论文集》,中华书局(香港)有限公司,2005 年 12 月初版。

[3] 宋良璧《广东的宋元彩绘瓷器》,51~55 页,《江西文物》1991 年第 3 期。

[4]《The Ceramics of South-east Asia》PLATEⅠ- b。[5]《The Ceramics of South-east Asia》PLATEⅡ- b。[6]《The Ceramics of South-east Asia》PLATEⅡ- c。[7]《The Ceramics of South-east Asia》PLATEⅥ- d。[8]《The Ceramics of South-east Asia》PLATE3 – a、b。[9]《The Ceramics of South-east Asia》PLATE3 - c。[10]《The Ceramics of South-east Asia》PLATE3 - d。[11] [12] [13] [14] [15]《BAT TRANG CERAMICS 14-19th CENTURIES》,1995。

[16] 杨耀林《深圳市唐至明清墓葬调查发掘简报》, 130~142 页,深圳博物馆编《深圳考古发现与研究》,文物”出版社,1994 年。

[17] 见拙文《广东宋元褐色彩绘瓷器再认识》。

[18] 湛江市博物馆、雷州市文化局、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雷州窑瓷器》,126 页,岭南美术出版社,2003 年3 月。

[19] 湛江市博物馆、雷州市文化局、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雷州窑瓷器》,159 页,岭南美术出版社,2003 年3 月。

[20] [日]三上次男著,王民同译《越南陶瓷和陶瓷贸易》,中国古陶瓷学会编《中国古陶瓷研究》第十四辑,552页,紫禁城出版社,2008 年 10 月第一版。

[21] 杨少祥《广东瓷器与国内瓷窑的关系》,广东省博物馆,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广东出土五代至清文物》, 173 页,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1989 年 3 月。

(作者工作单位:深圳博物馆)

图四 褐色彩绘碗

(越南出土)

图二 褐色彩绘瓮

(越南出土)

图三 褐色彩绘瓮

(越南出土)

图一 褐色彩绘带盖瓮

(越南出土)

图八 褐色彩绘广口瓶

(越南出土)

茵图一 褐色彩绘灯座

(越南出土)

图九 褐色彩绘灯座

(越南出土)

图六 褐色彩绘盆

(越南出土)

B)图五( 褐色彩绘盖罐盖

内文字(越南出土)

A)图五( 褐色彩绘盖罐

(越南出土)

图七 褐色彩绘瓮

(越南出土)

图一七 褐彩锦地纹琮式瓶 元

(吉安市博物馆藏)

图一六 褐彩卷草纹梅瓶

2011.3.23 (苏富比 拍品)

图一五 褐彩梅瓶 元(深圳博物馆藏)

图一四 “长命富贵”褐彩荷叶盖罐(雷州窑出土)

(雷州市博物馆藏)

图一三 雷州窑出土褐色彩绘福字瓷枕(雷州市博物馆藏)

图一一 褐色彩绘水容器

(越南出土)

图一二 褐色彩绘花盆

(越南出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