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狮子山楚王墓出土丝质缀贝金带板(扣)腰带赏析

马静娟 郁 明

World of Antiquity - - CONTENTS - 马静娟 郁 明

摘 要:徐州狮子山楚王墓出土的两具汉代丝质缀贝金带板(扣)腰带样式特别,质地鲜有,图案精美,制作精细,在国内绝无仅有,引起专家和社会的广泛关注。带板表现了草原民族典型的风格,其主体是猛兽、马以及鸟纹等具有特定意义的动物。金带板显现了动物的存在意义,表达了西域或北方民族的进取精神,反映了汉代文化的交流和汉王朝的实力,代表了人们对现实的最高理想。

关键词:丝质缀贝金带板腰带 西域或北方民族 进取精神

汉代政治、军事、经济强大,是中国历史上第器为世人瞩目。这两具汉代丝质缀贝金带板腰带一个长久盛世。在这盛世,汉代的衣着特别是王室即为徐州狮子山楚王墓外墓道西侧室第一耳室出贵族的衣着,丝绸罗缎,极尽奢华。同样,衣着的饰土。出土时位于武器堆中,为重叠放置(图一)。腰

97 6物,尤其是束衣的腰束、腰带、带钩、带扣等也成为带通长 厘米,宽 厘米,两端为纯金铸成的带专一门类,极尽繁复考究,精致至极。如果历数束板,中间是用丝带编缀三排海贝组成的带体,海贝

1995

衣饰物的典型代表则非 年在徐州狮子山楚中夹缀金片花饰。现藏徐州博物馆。王墓出土的两具汉代丝质缀贝金带板腰带莫属。丝质缀贝金带板(扣)腰带实际上是由两块金这两具腰带样式特别,质地鲜有,图案精美,制作精带板和一件金扣舌以及编缀海贝的丝质带体组成

13.3 6细,在国内绝无仅有,引起专家和社会的广泛关注。(图二、图三)。两块金带板长 厘米、宽 厘米,

1995 273.2 277 3.3 0.5徐州狮子山楚王墓 年考古发掘后,曾被重 克和 克,扣舌长 厘米,宽 厘

5.8评为当年的全国十大考古发现之一,在国内外影米,重 克。此带板为腰带的扣饰。带板侧面分别响极大。此墓规模巨大,气势宏伟,出土了大量的錾刻“一斤一两十八朱”、“一斤一两十四朱”计量重珍贵文物,尤其以精美绝伦的汉代玉器和汉代金量的刻铭(图四)。

在腰带的三种组合构件中两块金质带板最为引人注目,不仅因为其重量大、经济价值高,更重要的是它完整无损、光亮如新且其带面刻铸精美绝伦的图案,举世唯一,在国内外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腰带带板正面刻画的是动物撕咬场景:一只熊和一只翘耳圆眼伸舌猛兽张开大嘴撕咬猎物的场景,形象而生动。熊的两支爪子把住猎物,神态专注,另一翘耳猛兽则贪婪地伸出长舌奋力啃啮。两支猛兽均呈现出占有后的得意满满的神态。而被撕咬的动物应为一匹马,马首刻画精细,马身呈扭曲状,一只后蹄被熊抓咬,一只后蹄反扭弯曲作为带板一角,呈扭曲跪姿。此外在主体纹饰的三个 边缘相对对称地刻饰有勾喙鸟首纹。整副金带板采用浅浮雕,制作精良,画面充盈和谐,浮雕浑厚大气,形象饱富动态。

金带板是这两副腰带留存最完整并表达问题最鲜明所在。带板表现的内容具有草原民族典型的风格,其主体是猛兽、马以及鸟纹等具有特定意义的动物,场面令人震撼,印象深刻。

两块带板的纹饰内容一样,对称刻制。带板背面无纹饰,上有纤维织物附着,四边凸起边框,中部有两个横向双环钮。每块带板的内下角有一略近三角形的小孔,以便扣舌穿入。

腰带金带板主题内容为猛兽咬斗,所表现的动物在汉代有着特殊的意蕴。

1)

( 熊等猛兽:汉字“能”,本义训熊,意为能量、能力、才能等。熊,在金文中就被写作一只熊的形状。熊之所以被远古先民视为能,乃由其冬眠春出的特性所决定。“熊山有穴,恒处神人,夏启而冬闭。 [1]表面上看这是熊的自然生理现象。而实质上是先人在未弄懂这道理之前,以为熊冬眠时的现象是死亡,而天暖时又可以活动是死而复生,故而视熊具有超人能量,是生命与再生的动物意向,将熊视为神灵。

熊的形象在先古画面中往往是团坐,形成圆的形式,而这团、圆的造型其实就是先民循环往复,永恒回归的理想程式。将熊比拟为生命的象征,其实就是再生主题的另一种演化形式。

对熊的崇尚还与人类的祖先崇拜有关,伏羲

号黄熊,黄帝号有熊,而黄帝也发迹于西部。此外夏代的鲧、启均为熊的化身。而之于西域或北方民族,熊则是力量和实力的象征。徐州狮子山楚王墓出土的这两副金带板刻铸的虽为草原游牧民族的内容,但其制作工艺则明显带有中原内地的风格。故而熊所蕴含的意义具有中华民族的原旨意义。

此外,游牧民族崇尚勇猛强悍的动物还有狮子、大象、豹等。

2)

( 马:马,是草原最常见并最赖以生存的动物。马的数量的多寡,质量的优劣决定了游牧民族族群的生存和发展。因而驯养马就成了游牧民族人们的首要任务。随着社会的发展,族群人员的增加亦或马所生产的空间变化,驯养的马不足以使用和生存。故而,战争、掠夺、扩张就成了生存必须,就成了人们获得马最便捷的的方式。久而久之,夺马或羊的内容就出现在反映精神生活的生活用品和艺术品中,成为弘扬本民族精神的需要。故而二兽啮马就表现了西域或北方草原民族的进取精神。

3)

( 鸟:鸟,丰羽有翅,翱翔于天际,倘若神游,是带有神性的动物。在人类初韧时期,是人们朦胧中祈望升天享乐的媒介之物。将鸟作为带板图案边际装饰纹,寄托了带板主人升天再生的意念。升天再生的观念是汉代中原人的本原观念。由此可以认为此带板是中西文化绝佳融合。

综上分析,徐州狮子山楚王墓出土的缀贝金扣腰带带板反映如下问题:

1.

反映了西域或北方民族的进取精神:带板为西域或北方草原游牧民族常用的胡式带具。徐州狮子山楚王墓汉代金带板带有明显的西域风格,表达了西域民族的生活和理想理念。西域民族和中原地区生活的人不同,牲畜牧业所需要的草及辽阔丰饶的草原等资源决定了他们生存的空间。于是地域的争夺就成了他们最大的需要,战争、杀戮、撕拼、掠夺就成了他们生存的手段,强悍,血腥就成了他们的性格特点。故而在他们生活、祭祀等物品中表现这类题材就很自然。强体健魄、雄健伟岸、凶猛残暴的动物就成了强大的象征,久而久之就成了西域民族的崇拜物。草原先民以他们强悍进取的游牧精神和性格,以及流动扩张的特性,影响并开发中原给中原人补充血性。

2.

反映了汉代文化的交流和汉王朝的实力:

这副带板虽然以草原猛兽搏斗为题材,但从制作工艺、系结方式看,应为中原内地制品。这副金带板从造型、图案、工艺等均铸制精良,纹饰华美,无边框的整体浮雕透出浑厚与大气,动物形象遒劲有力极富动感,是目前所见汉代最豪华、系结方式最先进的带板。汉代乃中华民族第一盛世,疆域广阔,人文底蕴雄厚,民族交往频繁,文化交叉互融。故而汉代金银器的动物属性也融入了大量

, , ,的西域风格。汉代 政治稳定经济繁荣是中国封建

,社会由巩固逐步走向昌盛的历史时期 也是中国古代文化史上的一个黄金时代。从金银器的特征分

, 1000

析 公元前的最后 年是匈奴族及欧亚大陆草原民族文化融合的鼎盛期。金银器之所以在汉代得以大发展,与汉王朝的繁荣统一有着极大的关

500系。据记载:蜀广汉主金银器,岁各用 万。徐州狮子山楚王墓出土的缀贝金扣腰带反映了战国至

,汉代草原地区的经济类型、生活情景之外 还寓意了图腾崇拜的深层文化内涵。

3.

显现了动物的存在意义:这副腰带带板刻铸的内容主要是各种动物的活动,动物是主体。在蛮荒时期人类就与动物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从捕鱼,狩猎开始,动物就是维持生活即饱腹裹体的基本来源。久而久之,动物被人们认知、驯养,成了人类的好朋友,被人们赋予深刻而又有意义的寓意。动物的习性各有不同。从外貌上看,有的温顺可人,有的凶猛残暴,有的憨厚可掬;从使用角度看,有的可以食用,有的可以在生活生产中使用,有的则驯养为宠物。经过长时间与动物打交道,人们往往根据动物的习性和实际用途赋予其不同的寓意,寄托了人们不同的理想。但总的来说,人们赋予动物的寓意多为吉祥祈福之类,带有神性和吉祥意义。像徐州狮子山楚王墓汉代金带板赞美凶猛动物的,确是少数,但却带有特定的指代意义,具有强悍进取积极精神。狮子山缀贝腰带带板画面中心的动物为熊及或狮或象或豹类猛兽,应是带板主人心目中崇尚之力量和实力的象征,是生命得以延续的化物,马则为游牧民族赖以生存的基本动物,鸟更是升天思想的化物。

徐州狮子山楚王墓出土的丝质缀贝金扣腰带的金带板端庄豪华固然重要,其丝质腰带及所缀的贝壳和金花饰也精致华美,绝无仅有。只有它们完整地组合到一起,才更具震撼力。

67 (下转第 页)

图一 汉代缀贝金扣腰带出土现状

图二 汉代缀贝金扣腰带带板及扣舌

图三 汉代缀贝金扣腰带带板及扣舌线图

图四 带板侧面文字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