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馆藏竹木漆文物的科学保管

World of Antiquity - - CONTENTS - 师莹

摘 要:我国竹木漆文物历史悠久,品类繁多,不少精工之作,艺术价值很高。从质地看,竹木漆文物属于有机质,本身具有有机质的易腐化、老化、易损等问题,不利于长期保养。合理的收藏养护是对其进行有效保存的措施之一。在此,就竹木漆文物保存过程中存在的几方面问题,进行分析,最终阐述如何通过一些恰当手段对其进行保管,以延长其保存寿命。

关键词:馆藏 竹木漆 保管

一、引 言

竹木漆器历经岁月浸洗,其风华非一般新制器所能比。

在原始社会,先民已经使用以树棍、木棒加工过的工具,书中有“断木为杆”、“伐木杀兽”等记载,考古发现在半坡遗址中就有木柄石斧的出现。周代分工细化,出现了制作不同用处木器的匠人。秦汉以降,木制日用渐渐朝着精美的方向发展,直到明清达到臻美的顶峰。作为世界上最早发现并使用天然漆的国家,

7000中国漆器的出现距今已有 多年的历史,早在河姆渡遗址中,就出土过木胎的漆碗、漆筒。史籍记载“漆之为用也,始于书竹简,而舜作食器,黑漆之,禹作祭器,黑漆其外,朱画其内”。汉代漆器生产设有专管机构,分工严谨细密,工序复杂;及至唐代漆器工艺达到空前状态,有用稠漆堆塑成型的凸起花纹的堆漆;用贝壳裁切成物象,上施线雕,在漆面上镶嵌成纹的螺钿器;用金、银花片镶嵌而成的金银平脱器等,剔红工艺也是此时出现;宋元明清历代将雕漆逐步推向了美仑美奂的境地,不仅胎质众多,装饰手法也得到很大发展:螺钿、金银平脱、金漆、百宝嵌等工艺越发细致和具有时代气息,受到各阶层的喜爱。

竹器在北方多见于简牍、竹席等,普及广泛度不如木器,南方更多见一些。

竹木漆文物由植物细胞构成,由于植物细胞易腐特性,在保存中,存在有机质的易腐化、老化、易损等问题,更需特别呵护,因而合理有效的保管手段是对其进行保护的第一步。有道是过与不及 都是不好的,不论是长期置其于库区养护不到位,或是三天两头进行擦拭,皆非对竹木漆文物进行保存的合理办法。

二、竹木漆文物的成分分析

竹木类文物是由植物细胞构成,其中主要成分是纤维素、半纤维素及木质素。植物细胞壁由纤维素相互连接构成,细胞腔内填充着半纤维素及木质素。由于半纤维素分子量低,容易在碱性水溶液中被抽离,也易在酸性水溶液中被水解,稳定性极差;纤维素构成的细胞壁长期在菌类纤维素酶的作用下逐渐消解,含量降低;这些终将显著降低此类文物的机械强度,在温湿度的长期明显变化中,最终导致文物发生变形、开裂等现象。

历史上曾用大漆以涂饰宫殿、庙宇、车船、棺椁和家庭用具,用途广泛。用大漆进行涂饰的物件,会形成耐菌、耐水、耐油、耐潮和有机溶剂,绝缘性好的坚硬漆膜;但大漆主要成分一般是漆酚、漆酶、树胶质和水分,对苛性碱和强氧化剂的抵抗性差。

三、馆藏竹木漆文物保存的不安全因素

由于竹木漆文物本身构成特点,易受到酸、碱、盐等化学物质的腐蚀,潮湿、温热环境加速其发生水解、氧化,再者受到真菌、细菌和有害昆虫的侵蚀,所以竹木漆类文物的腐坏一方面是因为材质本身纤维素、半纤维素发生降解和氧化,使构成细胞的成分结构发生变化,导致文物本身机械强度降低;另一方面,受温差和湿度不稳定影响而产生胀缩不均衡,加剧其变形开裂。

生物腐蚀方面,竹木漆文物因其构成要素,易受到细菌、真菌(木腐菌)及各种生物,如白蚁、天牛、象鼻虫、小囊虫、窃蠹、竹大象等常见昆虫的侵蚀。

漆器类文物除了胎体的损坏如上所述外,其他部分的化学损坏主要是指漆膜的腐坏,主要是大漆发生的降解反应,聚合键断裂、网状聚合物分解引起。物理损坏即漆膜的开裂变形主要因为保存环境温湿度不稳定,造成漆膜内水分不均,张力不均而导致的。

另外,在光线长时间的作用下,特别是紫外光与红外光影响尤其大,使竹木漆文物纤维中的氢氧键发生断裂,文物出现起翘、断裂的现象。

除上述因素外,在文物发生老化损坏后,没有及时、正确地采取修补、加固措施,加上展出时的磨损,日常保管过程中的不当养护方式等,多个因素综合作用,逐步地缩短了文物的寿命。

四、保存竹木漆文物的必要方式

(一)入库前的清洁任何文物入库前都要进行比较彻底的清洁工作。首先,对于竹木漆文物表面的灰尘,除尘时以鬃毛刷轻轻刷去,再以干布或羔皮擦拭至完全无尘粒为止。雕花部份以毛刷轻刷,如器物有镶嵌件时,特别需要注意镶嵌件的脱出,因为镶嵌件与凹槽的连接一般比较松。再者,对于留存过久,存在一定去除难度的污点,可用棉布蘸少许汽油或酒精轻轻擦拭,然后,用纯净水擦洗干净。对于文物

1:30表面的油迹,可用配比 的稀醋浸泡的羔皮拧干后反复轻擦去除,然后用干布擦干水分。由于稀醋仍然具有轻微的腐蚀性,因此不可使用过多。

要注意的是,不论木质软硬皆不能以湿布擦拭,因为湿布容易沾上竹木漆文物上的沙尘而造成文物表面磨损,还应防止与含酸、碱等物接触。

有漆膜的文物还要注意在清洁过程中要小心不要划伤漆膜。对漆膜上积淀的灰尘,应用柔软的毛刷轻轻清理,或棉纱布擦拭,以防划伤漆皮。擦拭时可在漆皮上先擦一点蜡,保护漆皮并增加亮度。如果器物表面沾上污垢,可用中性洗涤剂清洗擦拭。

清洁完成后,如有必要,可对文物进行打蜡。可选用水蜡、亮光蜡、蜂蜡等保护蜡、蜡膏或竹木漆文物油膏进行打蜡、擦光。打蜡时,以干净的棉 布沾蜡,由轻而重慢慢施力,由点及面逐渐推开。擦涂时要控制用量,做到少而均匀,保证木纹清晰可见。不宜太厚,否则会造成蜡膏提早干掉,而使器表脏结。此外要注意不将蜡膏或油膏抹进文物的裂缝中,不使用含硅酮的擦光剂。含硅酮的擦光剂只能使器物显现出短暂的光泽。(二)入库前的脱水、修复、加固馆藏竹木漆文物来源多样,有民间征集捐赠的,也有考古发掘移交的部分。民间征集捐赠品保存状况多尚可,考古发掘品情况因为发掘前后保存环境的突变,或者发掘前的地下环境即存在多样不良诱因,使发掘出土的竹木漆文物状况良莠不齐。在实际工作中,入库前对脆弱的竹木漆文物进行必要的脱水、修复和加固,能有效地改善文物状态,延长文物寿命。

竹木漆文物脱水现今有多种方法。自然干燥法适用范围有限,只有当器物机械强度极佳,或本身含水率不是很高的状态下,可以使用。明矾法操作简单,经济方便,效果也好,利用明矾在不同温度下溶解度的变化,逐步取代文物细胞中的水分,缺点是会加重文物重量,使文物色度变深,另外明

--矾吸湿,处理后的器表要进行封护。醇 醚 树脂连浸法也是通过逐步替换的途径,醇替换水,乙醚树脂溶液替换醇,待乙醚挥发后,树脂渗留在植物细胞中,使文物得到脱水和加固。此法处理小件物品十分简便,也可在乙醚溶液中加入防腐、防虫剂,实现脱水、加固、防腐、防虫多效并举。

PEG -另外还有 法、甘油法、蔗糖法、丙酮 松香法、冷冻脱水法、真空干燥法等,各有优缺点,具体操作可视文物情况和配置而定。

对糟朽得十分脆弱的竹木漆文物的修复、加固。要坚持保持文物原貌、修旧如旧。日常简便的方法是用蜂蜡、石蜡或合成树脂与蜡的混合溶液进行浸泡处理,易操作、可逆,但会影响器物的色泽,并有蜡质受热熔化的隐患。

竹木文物的裂缝处理。发现文物裂缝后,较大的裂缝,可用木片抹胶补缝,对于较细小的裂隙,可用熟桐油混合石灰或石膏制成的油灰调配出与文物颜色相近的抹料嵌入裂缝,避免裂缝的扩展。

对于漆皮的裂缝、起翘现象和脱胎器的开裂,即使情况不严重,为了防止裂缝进一步扩大、漆皮脱落,都应及时进行处理。细小的裂缝可以用漆片和酒精制成溶液,灌入裂缝,使之黏合;较大的裂

缝可以用环氧树脂进行修补;对于起翘的地方,需得先加热让漆皮软化,再将微晶石蜡放入起翘处,再进行加热使之黏合。对于损伤严重的漆皮,比如漆皮与木胎分离,灰地子局部糟朽的情况,要先用0.02%

的霉敌溶液进行防霉处理,然后对漆皮进行揭取,最后仿做一个新的胎骨,再将漆皮重新原样黏合在胎骨上。

(三)竹木漆文物的库房保管

1.

清洁、上蜡是竹木漆文物日常保管的第一要务

北方博物馆库藏多以木质为大宗,定期清洁对竹木漆类文物的保养有重要作用,上蜡保养前要先做好清洁。清洁完成后,要对文物要进行定期打蜡,通常半年一次即可(方法参照本文前述“入库前的清洁”)。

有漆层的文物或脱胎漆器的管理和保存有一定的难度。首先,漆器不怕水,但怕干燥,易裂。通

15益 18益 55%常要保持温度在 至 ,湿度在 左右,太干了容易裂,太湿了容易发霉腐化。在北方秋冬季的干燥环境中,以保鲜膜包裹小件器物进行保存可以一试。其次,根据漆器的胎质不同采用不同的保护方法。漆器的胎质一般有金属、竹木、脱胎几种。以金属为胎,因金属坚固,同时胎体因有漆层保护,不易锈蚀,此时以保护漆层部分为主。以竹木为胎的,则要注意对漆层和胎体的双重保护。对于脱胎器最基本的防护在于注意严格控制环境温湿度在一定范围之内。再次,在日常保存过程中,对漆层的保护,要注意在移动漆器类文物时轻拿轻放,防止与坚硬、锐利的物体发生碰撞或刮擦。同时,远离盐、碱等对漆层有损害的物质,注意防尘(漆层清洁参考本文前述“入库前的清洁”)。

2.

保持合适的库房温湿度保持竹木漆文物存放的最佳温湿度。竹木漆文物不能存放在过于潮湿或干燥的地方,相对湿

45%~60%, 50%,

度 最佳相对湿度在 最佳温度在15益~20益

。同时要避免阳光直射,照度标准要小100

于 勒克斯,远离高热光源,以防干裂、褪色和漆皮崩裂。对于恒温恒湿设备配备不完全的馆来说,目前用于防潮的常用干燥剂大约有几种:无

CaCl2) CaO)

水氯化钙( 、生石灰( 、变色硅胶、烧碱NaOH)

( 等。

3.

文物库房杀虫杀菌对于有大型杀菌设备的单位,蒸气消毒杀菌 杀虫、环氧乙烷杀菌杀虫和溴甲烷灭菌杀虫穿透力强,应用范围广,操作方便。对于尚未有此类设备的单位,传统的麝香草酚杀菌杀虫剂、樟脑驱虫

DDT

剂、 和霉敌杀菌防腐剂都比较简单实用。

4.

其他方面文物摆放要平稳。如大件文物脚落空,或文物底部与地面不能全面接触时要及时垫平,防止文物变形。

对于文物有可能出现的经年日久的卡顿,不能自如活动,不建议随意进行敲打解决,而应在活动关节处擦抹一些蜡或滑石粉即可。

五、对已陈展的竹木漆文物的保管

博物馆以展出文物,进行文化宣传为首要任务,因此,越来越多的竹木漆文物将展存在展柜中,出现在观众面前。与此同时,加强对展厅内竹木漆类文物的保护,也是十分紧迫和必要的。展厅内环境的控制,主要包括对展柜内的温度、湿度的调节,常年控制在竹木漆器适合的范围之内;对微生物进行控制,防止虫霉变的发生;对有害气体及灰尘的控制,实时监控空气成分的变化;展柜内外的灯光应调节在适合的照度范围,使用不含紫外线辐射的光源;最后要定期观察记录文物是否有出现褪色、起翘、开裂、变形。

六、结 语

竹木漆文物是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它们的保管是一项深入日常的细致工作,需要定期进行观察、养护,并不能一劳永逸。日常保管工作中,要注意给它们一个良好的保存环境,以延长它们寿命,使之得以长久流传。

参考文献

1. 张立明、黄文川、何爱平、金普军《自然干燥法在保护西汉饱水漆耳杯中的应用》,《文物保护与考古科学》, 2005 年第四期,44~47 页。

2. 陈进良《谈谈出土饱水漆木器的脱水研究》,《文物保护技术》(1981-1991),2010 年。

3. 吴顺清《古代饱水漆木器的清理脱水修复保护研究》,《中国文物保护技术协会首届学术年会论文集》, 2001 年。

(作者工作单位:山西省运城博物馆藏品保管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