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继光《香山纪寿》石刻研究

摘 要:秦皇岛市抚宁区《香山纪寿》石刻是当今保存相对完好的明代蓟镇记事石刻之一。记录了明代著名将领戚继光的部分史实,对弥补《明史》不足,考证戚继光生辰、蓟镇相关将领生平有重要意义。 关键词:蓟镇 长城 石刻 戚继光 张爵

World of Antiquity - - CONTENTS - 马猛

1000抚宁大新寨境内梁家湾村东 米东峪,东

800

距长城 米,河北岸石滩,有《香山纪寿》明代石

7.1 3.2 2刻。纪寿石砂岩质,长 米,宽 米,高 米。其西南面平整垂直,上镌“香山纪寿”四字,每字长宽30 40 13 ,72至 厘米。其左石面上刻方字 行 字(图

1580 52一)。为明万历庚辰( 年)戚继光 岁寿辰巡查此地,明台头路参将张爵为其镌刻。

一、石刻全文

香山纪寿台头守张爵镌万历庚辰十月朔日少保戚公初度之辰为(焉)东征至台头闽中郭造卿称觞因游击李逢时[1]当此而品山川可与少保争奇少 保当与山川敌

寿者也

戏下俞弢书断句为:香山纪寿,台头守张爵镌,万历庚辰十月朔日,少保戚公初度之辰焉,东征至台头,闽中郭造卿称觞,因游击李逢时当此而品,山川可与少保争奇,少保当与山川敌寿者也。戏下俞弢书。学者多在“为”(焉)字前断句,是错误的。《永平府

( )志》、《抚宁县志》所载“为 為 ”字为手写体“焉”字之误也。

二、石刻文字镌刻者及相关人物考证

(一)该石刻文镌刻者张爵考证。台头路参将张爵,《明史》无记载,但《永平府志》与蓟镇长城碑刻中多有提及。关于张爵籍贯有不同记载,如蓟州、遵化、范阳之说[2]。较为可信的是万历二十七年的《永平府志》,记述张爵为“敕燕河路参将,忠义中卫人,元年任(燕河路参将) 3]。“建昌路参将,张爵,忠义中卫人,四年任 [4]。建昌路参将因驻扎抚宁县台头营故,故石刻张爵自称“台头守”。

此外,秦皇岛市还有另一块题写张爵的石刻。

3 1在天马山主峰右侧,镌刻“天马山”个长宽 米有余大字的石刻,落款是“定远戚继光题范阳张爵刻”,但题刻时间失考[5]。而此处“范阳张爵”的提法并非偶然,依据有三:一是隆庆五年季春,北京延庆“化字西五号台题名记”写着“总督军门中军官,原任参将涞阳(范阳)张爵”。二是北京门头沟区柏山寺后———菩萨洞,有“大明保定总兵都督范阳张

1583爵”题于万历十一年( 年)九月的“仙人洞”,石额现在保存完好。三是《四镇三关志》作者刘效祖撰写的《台头营创建营房记》也写有“(钦)差分守

台头营等处地方参将、都指挥佥事范阳张爵”。因正式史料并无“范阳张爵”的提法,故“范阳”有可能并非张爵故乡,而是张氏郡望。张爵家族,可能世居范阳为当地所仰望,并以此而别于其他的同姓族人。而范阳也确实是如今张姓重要郡望之一。

此外还有其他文献、碑刻可做史料补充。《明实录》中明神宗显皇帝实录卷之一百三十八卷记载:“万历十一年,升蓟镇中路副总兵张爵为署都督佥事充总兵官镇守保定。”与《国榷》记载相同,即“万历十一年六月,张爵以蓟镇中路副总兵署都督佥事保定总兵官。”《国榷》还记载其万历十二年九月移镇山西。万历十三年十二月,军政考察罢官。关于张爵最后的记载为:万历二十年四月,日本关白丰臣秀吉小西行长入侵朝鲜。万历二十一年正月初六,副总兵张爵随提督李如松援助朝鲜,围攻日军占据的平壤,屯兵(平壤)城西。此后,张爵再无记述,卒年不详。

(二)张爵生平推论。张爵生平无典籍完整记载,总结相关史料,可大体推测其生平。张爵出生于忠义中卫,今河北遵化。曾任某地参将。隆庆五

1571

年春( 年),任总督军门中军官。万历元年

1573 1576

( 年),任燕河路参将。万历四年( 年),任

1583建昌路参将。万历十一年( 年),以蓟镇中路副总兵为署都督佥事充总兵官镇守保定。万历十二

1584 1585

年( 年)九月移镇山西。万历十三年( 年)

1593十二月,军政考察罢官。后于万历二十一年(年)正月初六,副总兵张爵随提督李如松援助朝鲜,围攻日军占据的平壤。其后无考。

(三)石刻涉及人物简考。刻文中李逢时是蓟镇名将,时任永平游击。唐山、秦皇岛地区相关碑刻较多。郭造卿是著名诗人,著有《燕史》、《永平志》、《卢龙塞略》、《玉融古史》诸书及诗文百余万言。郭造卿与戚继光为至交。郭造卿并非官员,随戚继光北上仍受到礼待。戚继光为郭造卿修筑庭院,邀其编写《燕史》,尚未完成,戚继光被弹劾回乡。造卿曰:“吾不可废成劳,令后世无复知有戚将军。”遂留在北地完成著作,官府多次征召,造卿没有应召。

三、《香山纪寿》石刻记述背景研究

香山纪寿石所刻年代为万历庚辰年十月朔

1580

日,即 年十月初一。是戚继光的五十二岁寿

1528 10 1辰。那么戚继光的生辰应为 年 月初 日, 这弥补了《明史》记述不足。

隆庆元年,蓟镇战事再起。“三卫勾土蛮同时入寇,蓟镇、昌黎、抚宁、乐亭、卢龙皆被蹂躏。游骑

1568至滦河,京师震动。 [6]隆庆二年五月( 年),皇帝命抗倭有功的总兵官戚继光赴蓟镇训练三万步兵与三千徽浙兵,并以都督同知的身份总理蓟州、昌平、保定三镇。来到蓟镇的戚继光除练兵外,“令戍卒画地受工,先建千二百座(长城敌台) 7]。补

1580充、完善了蓟镇的长城防御体系。 年,是戚继光来蓟镇的第十二年,在戚继光的治理下,“蓟门军容遂为诸边冠”。“终继光在镇,二寇(朵颜部)不敢犯蓟门 [8]。东线长城出现了明代历史上少见的太平景象。戚继光的军功与威望在北部边境已达顶点。《香山纪寿》石刻所述“少保”,是戚继光赴蓟后,因拒敌(土蛮)之功,“录功加少保 [9]。两年后”的1582

年,张居正逝世,戚继光被弹劾罢归,又三年,再次遭到弹劾被罢免,不久郁郁而逝。本文为河北省社会科学基金项目《秦皇岛碑刻

HB17LS019的人文精神研究》,项目批准号: 。 [1] 迁西景忠山庙碑刻有记。

[2] [明]刘效祖《四镇三关志》,全国图书馆文献微缩复制中心。一说张爵是蓟州人,一说是遵化人。

[3] 董耀会《秦皇岛历代志书校注明·万历二十七年永平府志》,中国审计出版社,2001 年,162 页。另:元年指万历元年。

[4] 董耀会《秦皇岛历代志书校注明·万历二十七年永平府志》,中国审计出版社,2001 年,163 页。另:四年指万历四年。

[5] 民间流传为万历四年至八年题刻。

[6] 清张廷玉《明史》卷三百二十七卷,中华书局, 2015 年,8485 页。

[7] [8] 清张廷玉《明史》卷二百二十卷,中华书局, 2015 年,5615 页。

[9] 清张廷玉《明史》卷二百二十卷,中华书局,2015年,5616 页。

: (作者工作单位秦皇岛市文物管理处)

图一 《香山纪寿》石刻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