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川奠禹先———汾神台骀庙纵览

———汾神台骀庙纵览

World of Antiquity - - CONTENTS - 文新春

摘 要:台骀庙不仅是祭祀汾神的场所,更是华夏古先贤征服自然的精神寄托。特别是地处晋南的

5000侯马台骀庙,它在用无声的语言告诉世人,先有台骀治水,后才有尧、舜、禹相继建都晋南,是台骀让年文明看山西成为可能。

关键词:台骀庙 汾神 治水 建筑形制 分布

台骀是上古时期比大禹还早的一位治水英雄,据《左传·昭公元年》记载:“台骀能业其官,宣汾、洮(今闻喜涑水),障大泽,以处太原。帝(帝喾)用嘉之,封诸汾川……台骀,汾神也。”

台骀治理汾、洮二河,功劳卓著,清初考据学家朱彝尊称他“神功开白壤,山川奠禹先”。正因为台骀的巨大功绩,春秋时,郑国的政治家子产旁征博引,断言台骀乃汾河之神,唐代宰相令狐楚撰有敬送台骀的谢雨碑文,唐代诗人刘禹锡、金代宰丞贾益谦、清代封疆大吏徐松龛等先贤名臣均有讴歌台骀的诗文,对台骀赞誉有加。同样因为台骀的巨大功绩,台骀作为主管水利的古代官吏不断受到后世帝王的进谥和加封。直至五代后晋天福六

941

年( 年)封“昌宁公”,故台骀庙又称“昌宁公

1020祠”。宋真宗天禧四年( 年),封“灵感元应公,赐额宣济”,以示纪念、尊崇和褒扬。

孔子一向主张“敬鬼神而远之”,但作为正史 和儒家经典之一的《左传》却大书特书台骀为汾神的历史故事,足见台骀兴修水利、造福百姓的影响之大,特别是在山西整个汾河流域的影响之大,而且台骀明确为水神,至少是最接近历史真实、一位早期治水先贤,因而历代为了纪念台骀的历史功

713绩,由汾河源头到与黄河交汇处的 公里沿岸,在历史上分布有多处台骀庙也就不足为奇了。

历经数千年风雨沧桑,现汾河沿岸犹存四处台骀庙,它们分别是:位于汾河源头的宁武县石家庄镇定河村的台骀庙;位于汾河中游的太原晋祠圣母殿南侧台骀庙和晋祠东南五公里许的王郭村之东北台骀庙;位于汾河下游的侯马台骀庙。侯马台骀庙是目前建筑规模最大、创建年代最早的台骀庙, 2016 5

年 月被公布为山西省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一、现存台骀庙概况

1. 宁武县石家庄镇定河村的台骀庙

宁武台骀庙(图一),当地称昌宁公家庙,在宁

60 500武县城西南 公里石家庄镇定河村北 米处。

1208据碑文记载,庙建于金泰和八年( 年),明永乐和正德年间均有重修,现仅存一座正殿(明代建筑)。大殿坐北向南,面宽三间,进深两间,悬山顶。置五踩双下昂斗栱,明间设斜栱,龙形耍头。院内古松掩映,古色古香。殿内置阁,内塑昌宁公(台

1981骀)像,衣冠楚楚,表情凝重,保存基本完整。年,当地群众集资维修殿宇,增建舞台。

2.

太原晋祠圣母殿南侧台骀庙晋祠内的台骀庙(图二)为一座单体建筑,坐落于圣母殿南侧,面阔三间,进深四椽,悬山顶。正中塑有台骀神像,白面长须,神清气静,塑像后是彩绘壁画,内容为先民们渔猎耕种,表明台骀治水功成后,先民得以生产繁衍,暗含着对台骀的赞颂。

晋祠台骀庙建于明嘉靖年间,由时任浙江按察副使的晋祠东庄人高汝行主持修建,并为庙额题名。据圣母殿北侧的《重修台骀庙碑记》记载: “……东庄高氏之所独建也,其不建于东庄,而建于此地者,因台骀泽为水之东汇,故建于其源头……。”一直到解放前,晋祠台骀庙的维修整饬都是由东庄人世代负责。

距晋祠五公里王郭村的台骀庙是原太原县台骀公庙,“岁时祭祀”于此。方志中记载,该庙创建

30 200于唐,规模甚大,占地 亩,房屋 余间,亭台楼阁林立,但屡遭兵燹天灾,清末时已毁败不堪,逐渐荒芜。

3.

侯马台骀庙侯马台骀庙(图三、图四、图五)位于侯马市西

8

北约 公里的西台神村北,汾河滩地南侧的“古翠

7000岭”上。庙宇坐北向南,占地 余平方米,建筑形式为造型独特、布局别致的城堡状,由山门、台王宝殿和献殿、十殿阎罗、娘娘殿、春秋楼等组成,呈中轴对称式布局。庙宇围墙外部以石包墙,顶部砌垛口,庙宇内建筑屋顶除献殿和娘娘殿为单檐

悬山顶,其它均为单檐硬山顶建筑。

据最新考古成果显示,位于东台神村的大型夯土台基———台神宫殿台基遗址,疑为晋平公时期台骀庙遗址。

1757

据现存台骀庙内清乾隆二十二年( 年)的《重修台骀庙碑记》记载:“汾发源于管涔,蜿蜒千余里而经吾邑,夹岸乡村以百数,而兹村独以台神得名。…故有城墉以护其庙,规制甚为宏广……吾乡之庙,自汉唐以来,时为修葺,金元之际奉敕兴修者不一,前明亦时有修举,然圮于火,毁于兵燹,

1755 …乙亥( 年)之春,我邑侯湘潭张公,…其募赀庀材也,几及二千金。举神位之不妥者更之,墙垣之摧圮者筑之、甃之,栋宇之朽败者植之、新之,增其廊庑,更其门屏,崇其堂宇,焕然生色而蔚然改观。”

由此可见,侯马台骀庙应创建于春秋时期的晋

532平公时期(?―公元前 年),其遗址位于今台骀

500庙东约 米东台神村的台神宫殿台基遗址。今西台神村的台神庙应为金、元时期重建,二者之间有渊源关系。现台王宝殿脊檩题记有明崇祯八年

1635 ( 年)重修之记载。故现存建筑为明清时期。

二、台骀庙的分布与建筑形制

山西是我国现存地方庙宇最多的省份之一,且呈明显的地域性分布,建筑形式也极具地方特色。如二仙庙、崔府君庙等主要分布在晋东南的陵川、壶关、高平等县市以及周边的太行山地区(左权县有两处崔府君庙)。乔泽庙为翼城县所独有的地方庙宇。而台骀庙则是沿汾河分布,凸显与汾河的紧密联系。

台骀作为汾河之神,汾水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台骀的地域性。而作为山西的地方神,与其他地方神一样,均得到官方认可。随着统治者的需要,历代都有不同的敕封,有的由于不断的加封,甚至演变为全国的神,像最著名的关帝庙,甚至分布于有华人的海外广大地区。

台骀庙宇布局形制与其他神庙规制相近,均为中轴线上对称布局,坐北面南。由南向北依次为:山门、戏台、献殿、大殿,两侧配置厢房。但建筑个体形制却随着各地方神的敕封等级的不同而不

941同。台骀于五代后晋天福六年( 年)封“昌宁公”,为其最高封号。体现在建筑等级上,其殿宇形式一般为悬山顶式建筑,未见歇山或庑殿顶等帝 王等级的建筑。但是侯马台骀庙鉴于上文所述“兹村独以台神得名”及“始建为确晋平公时无疑也”。故不同于他处的家庙、县庙,“故有城墉以护其庙,规制甚为宏广”,特别是正殿(大殿)被称为台王宝殿,显然在当地百姓心目中,台骀开山凿河、造福百姓,早已超越“昌宁公”、“灵感元应公”的约束,达到了无冕之“王”的规制,真是“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

三、台骀庙的文物价值

《左传》载:台骀死后,“沈、姒、蓐、黄实守其祀”。其中,姒部落即大禹部落,《史记·五帝本纪》载: “帝禹为夏后而别氏,姓姒氏。”可以这样说,对于台骀,古人所云“山川奠禹先”可谓实至名归。台骀治水与大禹治水是局部与全局的关系、研发与推广的关系、首创与完善的关系、先驱与集大成的关系。如此,台骀庙的文物价值和历史意义便不言而喻。

台骀庙不仅是祭祀汾神的场所,更是华夏古先贤征服自然的精神寄托。特别是地处晋南的侯马台骀庙,它在用无声的语言告诉世人,先有台骀治水,后才有尧、舜、禹相继建都晋南。

台骀是黄帝五世孙,其祖先张挥善制弓箭,封为弓正,后以官职为姓,即张姓,因而台骀又是张姓祖先。张王李赵,海内最盛,山西是张姓的勃兴地,张仲、张侯、张老、张孟谈前后接踵,与台骀足迹遍布山西不无关系,台骀庙作为祖庭对研究张氏起源发祥具有重要历史价值。

侯马台骀庙处于汾河由北向南再折向西的大拐弯处(即《诗经》所云:彼汾一曲)的汾河南岸,称之为“古翠岭”的高地之上,呈不规则椭圆型,南宽、低,北窄、高,整个平面似如船形,与传统庙宇的矩形布局形成鲜明对比。北侧数米即为汾河滩地,由于近年地矿的过度开发,致使汾河水量骤然减少,与现汾河距离有近千米。但在上世纪初,其台骀庙北侧仍为汾河径流之处。因此,侯马台骀庙的建筑位置、变迁与三峡的白鹤梁石刻异曲同工,为记录汾河水文变化的一个观测点,提供了极其珍贵的古代水文资料和科学依据,或可称之为“最古老的水文站”,是研究我国水利发展史的活化石。

(作者工作单位:山西省侯马彭真纪念馆)

图二 晋祠内的台骀庙

图一 宁武县石家庄镇定河村的台骀庙

图三 侯马台骀庙纵剖面图

图四 侯马台骀庙总平面图

图五 侯马台骀庙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