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南越王墓出土五色药石研究

王维一

World of Antiquity - - CONTENTS - 王维一

1983

摘 要:西汉南越王墓发现于 年,墓主为西汉南越国第二代王赵眜。其墓中西耳室出土有一套名为“五色药石”的器物。该器物包括五种成分:紫水晶、硫磺、雄黄、赭石、绿松石。它们是否具有药性?是治病的凡药还是害命的毒药,抑或是时人求长生之“仙药”?本文试图从五色药石的原料成分、埋藏情况、秦汉史料等角度分析,得出结论:五色药石应为汉初南越国人治疗虚寒之症的药物,有一定毒性,不可久服多服,它并非汉代人追求长生不老之“仙药”。此外,其成分中的紫水晶颇值得进一步研究分析。

关键词:南越王墓 五色药石 五石 紫石英 炼丹 仙药

1983

年发现的南越文王赵眜墓的西耳室中,

173.5 193.4出土有:“紫水晶 克、硫磺 克、雄黄1130 219.5 287.5

克、赭石 克、绿松石 克” [1] ,最终定名为“五色药石”,其理由,一方面是联系秦汉文化:“古代求长生不老药的事,始于秦始皇而形成于汉武帝,风行于魏晋” [2] ;另一方面对比史料:“初称‘五石散’,五色药石一词始见于《汉书》李奇注” [3]。这些矿石,是否真有药用?试对其成分作些具体分析。

一、药性分析

(一)紫水晶紫水晶主要成分为二氧化硅,呈紫色是含有少量锰元素的缘故。二氧化硅以及少量的锰元素对人体无害,它们在《药典》[4]及历史上各类严谨的医药著作中均无药用记录。可见,紫水晶算不上一味药材,但紫水晶与中医本草及古代方技文化中的一种重要材料“紫石英”十分类似。二者形似名 似,是否同物?此问题后文探讨。 (二)硫磺 硫磺,又写作硫黄,石硫黄,是自然元素类矿物硫族自然硫,主含单质硫。《药典》载:“酸,温;有毒。归肾、大肠经……外用解毒杀虫疗疮;内服补火助阳通便。外治用于疥癣,秃疮,阴疽恶疮;内服用于阳痿足冷,虚喘冷哮,虚寒便秘。” [5]可见,硫磺对于虚寒之症有一定作用,此外还可以杀虫疗疮,如《药典》所说,有一定毒性,不宜多服。

(三)雄黄

化二砷(As2S2)。《药典》载:“辛,温;有毒。归肝、大雄黄,是硫化物类矿物雄黄族雄黄,主含二硫肠经……解毒杀虫,燥湿祛痰,截疟。用于痈肿疔疮,蛇虫咬伤,虫积腹痛,惊痫,疟疾。” [6]雄黄的组成元素中有“砷”,剧毒物砒霜即为砷的氧化物三氧化二砷。虽然砷也是人体必需的微量元素,但需要量很低,如果摄入过多砷元素,则容易中毒,后果严重。

(四)赭石

赭石是氧化物类矿物刚玉族赤铁矿,主含三氧化二铁(Fe2O3)。其在《药典》中虽未见记载,但是在北京中医药大学中医药数字博物馆中,同样将赭石列为展品,“归肝、心经,功能主治:平肝,潜阳,降逆,止血。用于眩晕耳鸣,呕吐,呃逆,噫气,喘息,吐血、衄血,崩漏下血,毒性:无” [7]。

(五)绿松石

Cu粤造(远绿松石为含水的铜铝酸盐类矿物,分子式为孕韵源)(源韵匀)愿·缘匀圆韵。其组成元素较多,但都是常见元素,对人体应无太大药理性影响,因此,无论《药典》抑或其他材料都很少记载绿松石的药用价值,但是在我国少数民族地区,其却被认为有一定药性,如藏药中的“二十五味松石丸”,其成分中便有“松石”,功能主治:清热解毒、疏肝利胆;再如在蒙药经典《认药白晶鉴》中载;“沃犹存在于岩石或沙土中,色淡绿白或色绿红,称‘茹格玛日’和‘茹格嘎日’。另有功效更好者称‘优璋’(即指绿松石)比上述两种沃优质佳。”《无误蒙药鉴》:“解毒,清肝热。”如藏医、蒙医所述无误,可见绿松石有一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