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介休文庙与儒家文化

World of Antiquity - - CONTENTS - 岳涛

象在辽宁省博物馆藏北宋大晟府铜钟上也有展示(图一),从画面可知宣德门的平面呈凹字形,由城门楼、朵楼、两阙构成,通过廊相连,廊下建有城墩;城门居中,门墩上开五个梯形的木构架城门道;门墩顶上建有木结构城楼,城楼为单层单檐庑殿顶;城楼两侧有通向朵楼的斜廊,朵楼也是单层单檐庑殿顶;阙为三重子母阙,母阙阙楼面阔三间,单层单檐庑殿顶;两子阙面阔各一间,屋顶与母阙相同,可知与文殊殿西壁壁画中所绘阙的开间数相同。

除此之外,在宋徽宗赵佶的《瑞鹤图》中也有对北宋宫城正门宣德门屋顶形式及色彩的描绘。《瑞鹤图》绢本设色,画面下方画一组宫殿,上空有飞舞的群鹤。画后有赵佶题记及诗,“政和壬辰上元之次夕,忽有祥云拂郁,低映端门,众皆仰而观之。……” [1]因端门是宋、金时期对宫城南面正门的通称,所以赵佶题记中的端门就是宣德门。从画中可看出宣德门的城门楼为单檐庑殿顶,左右有斜廊连接,直通单檐歇山顶的朵楼,朵楼之前又有廊前伸,通向阙楼。因图中屋顶下部被云雾遮挡,仅能露出屋顶和部分斗栱。但从图中仍可知北宋宫殿的门阙还是单檐建筑(图二)。

北宋宣德门的这种建筑形制对后代都城皇宫城门的建造产生了影响。如金中都宫城正南门应天门,就是城门楼下列五门,元大都宫城正南门崇天门,也是下列五门。宋代楼钥在《北行日录》中记载金中都宫城正南 门应天门的建筑形象是:“(宫城)正门十一间,下列五门,号应天门,左右有行楼,折而南,曲尺垛楼,各三层四垂。”《揽辔录》中记载,“驰道之北即端门十一间,曰应天之门,旧尝名通天,亦开两挟有楼……东西两角楼,每楼次第攒三檐,与挟楼皆极工巧” [2] ;“应天门初名通天门,高八丈,朱五门……四角皆朵楼” [3]。其中“三层”指一母阙两子阙,屋顶是三个逐层叠降的形象,即“次第攒三檐”,其所在位置是城门平面东西前伸的南端即“东西两角楼”,东北、西北的拐角处也是两角,上有建筑,因其挟持在面阔十一间的应天门东西两侧,故称之为“两挟”,此两角和前两角共为“四角”。“垂”即屋檐,“三层四垂”是指三重阙而有四层檐,可知两子阙是单檐,因此母阙定是重檐。由以上三段文字互相印证可知,金代宫殿正门应天门为双阙前引式,阙楼为一对三重子母阙,即在阙的外侧紧贴它

加建二重子阙,母阙为重檐。

岩山寺文殊殿西壁壁画中宫城南门清晰可见,已知它由城墩、城楼、斜廊、朵楼、阙楼构成。它们都建在城墩或城墙上,总体平面呈“凹”字形,可见北宋宣德门建筑组合形制的影响(图三)。壁画

137 66

中南门阙楼高 厘米,宽 厘米,上盖重檐十字歇山式屋顶,楼身透空,屋顶装饰华丽。这些特点,特别是宫阙形象是重檐,和金中都的应天门很相似,但壁画中阙楼出现了结构复杂的十字脊形制。从辽宁省博物馆藏北宋大晟府铜钟上所绘的宣德门建筑形象及宋徽宗所绘的《瑞鹤图》中,我们已知北宋宣德门是单层单檐庑殿顶,未能印证此法与金代应天门与北宋宣德门的样式相似。

明代萧洵《故宫遗录》记元大都宫城正门崇天门的形象是:“门分为五,总建阙、楼其上,翼为回廊,低连两观,观旁出为十字角楼,高下三级。”其中“十字角楼,高下三级。”是指一母阙两子阙,屋檐逐层叠降呈三级,并且阙楼用十字脊屋顶,这与岩山寺壁画中阙的形象刚好一致。由此证明了岩山寺文殊殿西壁壁画中阙的形象城门楼用重檐、阙楼用十字脊的形制在金代就有了,元代是对金 代的继承,同时也证明了这种形制的门阙是金代的创新。此外,在文殊殿西壁壁画中绘有大场景的“君臣迎佛”的场面,正是出现在宫城南门。并且王逵将宫城的南门绘成超大的尺度,体现对皇权的崇拜,对皇帝的诚惶诚恐,壁画中伴随隆重的仪式,尽显皇帝君临天下的威势。

2016

本文系 年度山西省艺术科学规划课题《岩山寺文殊殿西壁建筑图景研究》的研究成果。

[1] 傅熹年《中国古代建筑十论》,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4 年 5 月,232 页。

[2] 范成大《揽辔录》,北京,中华书局,1985 年版,138页。

[3] 梁思成《中国建筑史》,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 2007 年版,171 页。垛楼,又称朵楼,有时也可以称之为阙,是阙晚期的另一名称。

图三 岩山寺文殊殿西壁壁画中阙的建筑图像

图一 北宋大晟府铜钟上的宣德门图

图二 宋徽宗赵佶《瑞鹤图》(摹本)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