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综合性博物馆临时陈列展览的选题

摘 要:本文从综合性博物馆临时陈列展览选题需适应本馆性质与任务、兼顾学术性和普及性以及推陈出新并与时俱进三个方面展开论述,希望可以在理论和实践上对新形势下更好开展博物馆工作有所帮助。 关键词:博物馆 陈列展览 选题

World of Antiquity - - 目录 - 耿莉玲 王泽鲲

作为博物馆的重要业务内容和工作成果,陈列展览在博物馆的日常运作、宣传教育、学术研究以及发展前景等方面,都有着无可替代的关键作用。其中,临时陈列展览又以其主题鲜明、流动性强、形式丰富、可选内容广泛、注重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等特点,对于综合性博物馆充分发掘馆藏文物价值、带动学术研究并转化其研究成果、加强国内外馆际交流、积极塑造博物馆的社会形象、有效提升博物馆经济效益,以及更好发挥博物馆的宣传教育功能,具有不容小觑的影响力。办好临时陈列展览的前提或充分条件,便是在选题上取得成功,以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况主动提出修复、保养计划;能够知道藏品资料哪些需要补充、完善,并认真仔细的关注、搜集;能够充分研究藏品,准确建议和策划展览内容;扩展信息方面是说能放眼世界和未来,全面了解全国博物馆相关藏品的现状和利用情况;主动学习其他博物馆先进的藏品管理经验;主动掌握和运用藏品研究的基础和前沿课题与成果。

3.

提升业务理论知识学习藏品管理员业务知识学习,大多数来说更关注藏品鉴定知识,而忽视了藏品有关的法律法规、管理办法、操作规范等理论的不断学习。而这些理论知识的掌握有助于开展藏品保护与管理,是指导实际工作的基础,也是业务知识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一个新时代的藏品管理员,应该是术业有专

一、博物馆临时陈列展览选题需适应本馆性质与任务

根据《国际博物馆协会章程》规定,“博物馆是一个为社会及其发展服务的、向公众开放的非营利性常设机构,为教育、研究、欣赏的目的征集、保护、研究、传播并展出人类及人类环境的物质及非物质遗产。” [1]一方面,综合性博物馆临时陈列展览的选题应当与本馆的性质与任务相适应,凸显其独一无二的社会定位和本馆特色,突出临时陈列展览的地域性、行业性或时效性,以此体现出展览主办方的信念、偏好、价值取向和意欲传递给观众

攻,理论与实践全面结合的人才。

提升藏品管理品质,关系到博物馆工作的许多方面,可以为藏品征集、陈列展览、学术研究、宣传教育、文创活动提供依据和资料,也是我国博物馆事业发展到新阶段的必然要求。

———————————————

[1] 祝君《博物馆藏品档案工作当议》,《中国博物馆》1992 年第 2 期。

[2] 张丽晶《浅谈考古品库房管理的科学性》,《北方文物》2012 年 3 期。

(工作单位:山西博物院)

的信息,并取得预期的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2018

2年 月底在首都博物馆亮相的“天路文华———西藏历史文化展”,既通过“文明溯源”“高原天路” “雪域佛韵”“和同一家”等单元描绘出了西藏漫长厚重的历史图景与光辉灿烂的文化面貌,也充分展示出西藏与周边地区及广大内地交通往来的丰富历史和重要意义,更凸显出北京作为山河形胜、人文荟萃的多民族统一国家都城的历史定位和现实作用,于无形之中表达出民族平等、民族团结、各民族共同繁荣、共同构筑中华民族命运共同体的价值取向和利益诉求。

另一方面,综合性博物馆临时陈列展览的选题还应当以馆藏实物(文物、标本)为基础,与基本陈列展览或其他临时陈列展览相辅相成。陈列展览是博物馆从自身定位、社会需求和受众特点出发,通过藏品、学术知识、视觉形象、空间环境、辅助设备等要素的有机组合,历经创意、预案、设计、评估、制作和举办等环节的集合。而科学合理的临时陈列展览主题,应该与博物馆自身藏品的规模、种类和内涵相联系,也应该同博物馆基本陈列展览或其他临时陈列展览形成良性互动。如南京博物院 年展出的“青藤白阳———徐渭、陈淳书画艺术特展”,共计展出书画 件(套),再现了徐渭与陈淳在艺术上的风貌特色与发展源流。该展览充分利用了包括《杂花卷》(徐渭作)、《松石萱花图》(陈淳作)和《牡丹竹石图》(朱耷作)在内的馆藏文物,并结合天津博物馆、上海博物馆和苏州博物馆馆藏的书画精品,同时与常设陈列展览“傅抱石艺术馆”“历代书法陈列”“胡小石书法展”“陈之佛花鸟展”等相得益彰,同其他陈列展览共同构筑了一个内容渊博、形式丰富、打破时空局限的艺术世界,对于普通观众直面艺术瑰宝、培育审美情操、提升文化修养以及专家学者深入开展研究工作而言,都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机会与平台,同时也为其他博物馆进行临时陈列展览选题提供了参考与范例。

二、博物馆临时陈列展览选题应兼顾学术性和普及性

建设博物馆事业,对于在新形势下推进群众文化事业发展、保障和改善文化民生、完善我国公共文化服务体系,都具有重要意义。一方面,博物馆临时陈列展览具有强大的学术性,在进行选题 工作时应予以重视。博物馆展品或者文物是陈列展览的主导性因素,系统科学的学术知识是陈列展览的关键要素之一,在确定选题时应将两者结合考察,突出选题的科学性、指导性和严谨性。强调临时陈列展览选题的学术性,有利于将博物馆研究成果转化为受欢迎的形式并对外宣传,有利于系统、准确而清晰地向受众传递某项信息,也有利于引领观众同展品进行严肃而深刻的直接交流。

浙江省博物馆曾推出的展览“中兴纪胜———南宋风物观止”,依靠杭州曾为南宋都城临安旧址的地域优势,展现靖康之难后宋室南迁、定都杭州、短暂中兴、抗击金蒙和终遭亡国的历史,描摹出了一幅南宋商业、手工业、科学技术和文化艺术的栩栩如生的画卷。该展览的选题突出体现了社会史的研究方法,该方法“是在坚持唯物史观、以历史学为本位的前提下,借鉴政治学、社会学、人类学、计量学、地理学等学科的理论与研究方法而进行的”;展览的第二单元“都城纪胜”,将视角聚焦在南宋社会的饮食、服饰、娱乐、商业外贸、手工业生产、宗教信仰和艺术品位等方面,引领观众去关注和思考南宋的社会结构,了解各阶级或阶层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欣赏古人独特的审美观念和艺术创造力,体现了历史学、考古学和艺术学等学科较强的学术性。该展览一经推出,社会反响十分热烈,并曾荣膺当年度全国博物馆十大陈列展览精品奖。

另一方面,综合性博物馆临时陈列展览的选题应在学术性的基础上兼顾普及性。博物馆观众的心理和生理发展条件、社会经济地位、接受教育水平、所处的人文环境和历史传统,都会对其接受和理解博物馆陈列展览的内容构成制约和影响。因此,博物馆临时陈列展览的选题注重普及性,有利于瞄准并满足各类型观众的个性化需求,激发观众的参观热情和探索欲望,加强观众对博物馆的认同感和参与感,实现博物馆的教育作用和职能。如南京博物院举办的展览“回家过年”,以自新中国成立以来春节的变迁为展览主线,还原了不同历史时期的家居面貌和春节场景,展览可触摸、可把玩、可落座,围绕“回家”与“过年”拓展观众的认识、勾起观众的回忆并产生内心深处的共鸣,以此抒发对美好生活的赞叹和阖家团圆的愿景。将“回家过年”选定为春节前后临时陈列展览的主题,既能够增进博物馆与观众的交流和沟通、强化

观众的个人体验和认识、提升博物馆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又有利于坚守并涵养以中国传统节日为代表的中华文化、凝聚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共识、增强文化自信,可谓是一举多得。

三、博物馆临时陈列展览选题要推陈出新、与时俱进

博物馆的陈列展览体系由若干基本陈列展览和部分临时陈列展览共同组成。基本陈列展览是博物馆工作的重中之重,具有展出周期较长、展品数目庞大、各个展览彼此联系呼应的特点,其形式与内容皆是严谨科学的研究论证后的成果,能够集中体现博物馆的学术能力和布展水平,也能够最有效地提升博物馆的社会知名度和竞争实力。而临时陈列展览大都是为满足观众兴趣、社会需求和博物馆发展需要而举办的,展出规模较小,内容丰富而灵活多变,能够把握时代脉搏和热点信息,可以满足各年龄段、各个地域、不同参观目的以及不同教育程度观众的个性化需求。因此,博物馆临时陈列展览选题的推陈出新、与时俱进,就显得尤为重要。

临时陈列展览的选题要适应当前博物馆发展的新趋势,出色的展览源于富有动态活力和创新色彩的中心目标或策展主题。对综合性博物馆而言,应当在立足本馆定位、发挥自身优势的基础上,努力拓宽工作思路,扩展选题方向,提升业务水平。以山西博物院 年举办的临时陈列展览“马约里卡之约———意大利陶瓷艺术”为例,院方与意大利法恩扎国际陶瓷博物馆合作,细致入微地展现出意大利锡釉陶近千年的发展历史,观众可以对造型奇巧、纹饰精美、图案逼真、意蕴深厚和历史悠久的意大利陶瓷艺术进行深入了解,也加深了在贸易全球化和文化全球化的时代背景下观众对中西方陶瓷技术与文化沟通与互动的认识。同时,该展览也激发了博物馆观众探索中国古代陶瓷发展史和艺术成就的兴趣与热情,在发展社会公共文化事业、传承中华文明和推动世界优秀文明成果共享方面都有积极意义,也为其他博物馆进行馆际与国际文化交流提供了经验,在选题上可谓十分成功。

综合性博物馆在进行临时陈列展览的选题时,还可以借鉴其他类型博物馆的工作经验,如艺术博物馆、自然历史和人类学博物馆、科学技术博 物馆、儿童博物馆等,目的是为了将博物馆的工作重心从对藏品或文物的关照转移到对博物馆观众的关怀上来。博物馆并不是同社会孤立的文化殿堂,而是置身于自然和社会环境中,应当与观众进行平等而有效的交流。综合性博物馆在选题上不必拘泥于历史文物类陈列展览,可以充分学习其他类型博物馆的成功经验,从而在潜移默化中为社会提供“继续教育”和“终身教育”的课堂,有的放矢地促进博物馆观众的自我教育和自我完善。综合性博物馆在这方面的实践成果也有许多,例如国家博物馆临展“伦勃朗和他的时代:美国莱顿收藏馆藏品展”、山西博物院临展“从鱼到人的生命之旅———中国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学成果展”、河北博物院临展“同在一个星球上———中国动物标本展”,等等。

总之,综合性博物馆临时陈列展览的选题是一项难度较大的工作,需要从展品、知识、艺术设计、观众需求、本馆的优势和短板等方面综合考虑,创意要开拓视野,决策要揆情审势,评估则要多方共同达成一致。在选题上如何传递展品价值,如何突出学术底蕴,如何满足观众需求,这也是每一位博物馆从业者需要共同思考和探索的难题,也希望本文能够为综合性博物馆临时陈列展览的选题工作提供一定的理论启发和实践指导意义。

[1] 单霁翔《关于博物馆的社会职能》,《中国文化遗产》2011 年第 1 期。

[2] 宋学勤《反思中国社会史研究》,《中国史研究动态》2017 年第 1 期。

(作者工作单位:耿莉玲,太原市博物馆;王泽鲲,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