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遥文庙大成殿金代重建浅析

World of Antiquity - - 目录 - 郭兴平

要:平遥文庙大成殿重建于金大定三年(1163

摘 年),是国内现存较早的大成殿实例,具有极高的历史文化价值。通过对平遥文庙大成殿建筑形制、金代文庙发展状况以及平遥文庙的毁坏与重建三方面的分析,试图对平遥文庙在金代重建的背景、缘由以及所反映的金代社会状况做一浅要探索。

关键词:平遥文庙 金代 重建

一、平遥文庙大成殿概况

平遥文庙坐落于世界文化遗产———平遥古城的东南隅,坐北向南,北靠城隍庙街,南临云路街。

2001

年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其大成殿是文庙中最具历史及观赏价值的建筑珍品。

平遥文庙始建年代不详,但根据大成殿内梁架题记以及国家文物局主编的《中国名胜词典》记

载“平遥文庙大成殿重建于金大定三年(1163

年),宽深各五间,平面近方形。”从整个建筑来看,其前殿月台宽敞,周围以石栏杆围护,方便奉祀。殿内减去明间两根柱子,使殿内空间更为宽阔,殿内设天花板,将梁架分为明栿与草栿两部分。梁架结构为十架椽前后槽用乳栿搭牵相构,内柱上有复梁拼成草栿承重,其上用四椽栿、平梁、叉手、侏儒柱、驼峰等层层支迭。梁枋断面,大多为三与二之比,正是宋金之制。殿内藻井,用小型斗栱叠架而成,体形规整,制作精巧。我国文庙虽多,但屡经重建,早期实物多已不存,除河北正定文庙大成殿为五代遗物,山东曲阜孔庙中尚存一金代碑亭外,宋、金时期的文庙建筑此为已知者的罕见之例。

二、金代文庙发展状况

金朝(1115 -1234

)是由女真族为主体建立的王朝,在短短一百多年的时间内,经历了从氏族公社阶段到奴隶制国家、从奴隶制到封建制国家的剧烈转变,在这个大的历史条件下,金王朝对待文庙的态度经历了从初期的破坏,到对孔子有一个初步的认识,直到尊孔崇儒进而大量修复兴建文 庙。这种变化的原因涉及社会性质的转变、金王朝的汉化、儒家文化的先进性以及金朝稳固统治的需要等诸多因素。依据《金史》、《金文最》等资料记载,金代文庙发展可归纳为四个阶段。

1.

太祖、太宗时,破坏期这个时期金朝初立,正处于灭辽、灭宋的大规模扩张战争阶段,儒家教化未开,尤其是太宗时对文明高度发达的北宋王朝的大规模侵略战争,对被征服地区实行民族压迫。战火所及,中原地区遭到严重破坏,作为宋朝封建文化重要标志的文庙自然也难以幸免于难,在金军的进攻中,多数文庙毁于战火。《金文最》载“中原文庙,毒于兵火,煨烬之余仅存讲堂;甚至兵火之余,踪迹荡尽”,可见当时战争对文庙的毁坏之严重。

2援

熙宗、海陵王时,初步发展期这一时期,金朝对辽、对宋战争已经取得决定性胜利,社会局面较为安定,为文化教育事业的发展提供了便利的条件,熙宗是一个受儒家文化影响较深的皇帝,继位之初即“立孔子庙于上京(黑龙江阿城)”并于天眷三年(1140

年)“以孔子四十九代孙(孔璠)袭封衍圣公”;海陵王完颜亮刺杀熙宗继位后,完成了迁都和改革官制,继续推行汉化崇儒政策,达到了新的高度,据《威县建庙学碑》载海陵王令天下州县“许破系省钱,修盖文宣王庙;旧有赡学田产,缘兵火没官者,许给还之”。27

年间10 座、11

已知共修建文庙 次。

3.

世宗、章宗时,繁荣大发展期金世宗是金的第五代皇帝,他在位期间(1161-1189)年号为大定,社会稳定,经济发展,金朝社会发展进入鼎盛时期,也是金朝本民族文化

与以儒学为核心的中原文化融合的完成期,孔子的地位被抬高到与宋代相同的地位,全面实行文治,大力尊孔崇儒,平遥文庙大成殿重建就处于这一时期;章宗也是性好儒学之人,在位期间多次修复曲阜孔庙,并修复了不少地方文庙。世宗、章宗

38 座、47时期有史料记载的共修建文庙 次,可谓达到文庙修复及新建的高峰。

4.

卫绍王、宣宗、哀宗时,衰落期金代后期,由于帝位迭替、战事频仍,文庙修建逐步衰落,但仍仰仗前代帝王尊孔崇儒的余温

10

修建文庙 余座次。

三、平遥文庙的毁坏与重建

根据平遥文庙大成殿内梁架题记“大成殿重建于金大定三年(1163

年)”,可以明确恰好重建于金代世宗文庙修复和新建的鼎盛时期,虽然平遥文庙的始建年代不可考,但依据我国历代对文庙建筑修建的规定以及“重建”题记,可以确知金代以前平遥文庙已经存在。既然是重建,必然有毁坏,结合史料我们对此作一浅要分析。

1.

平遥文庙的毁坏

《平遥县志》载平遥历史沿革,“周广顺元年(951

年)后为北汉所据。北宋初年,仍归北汉。太平兴国四年(979

年)归北宋,属汾州。南宋建炎元年(1127

年),金灭北宋后归金统治,仍属汾州。”在短短的七八十年间先后归北汉、北宋、金管辖,经历了两次朝代更迭。平遥文庙毁坏于这一时期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县志中的另两条记载为我们分析这一问题提供了更为翔实的资料,第一条“建隆元年(960

年)九月五日,宋太祖遣将李继勋率军进攻北汉,焚烧平遥县城,大肆掳掠而去”;第二条“靖康元年(1126

年),九月二十一日,金左副元帅率军六万,经九个多月的围攻,终于占领太原,随即进攻平遥

5000 100

城。宋援军 余人、居民 余户在长期与金

4550兵搏斗相抗后,被金将鹘沙虎攻陷。死伤 余人”。根据这两条史料,基本可以判断,平遥文庙是毁于战火之中,究竟是哪一次,不能确切证明,但根据第一条中的“焚烧平遥城”,建隆元年(960

年)的战争对文庙是有严重毁坏的,到靖康元年(1126年)的一百五六十年间有没有重修和再次的毁坏不得而知。总之,金代世宗大定年间的重建的缘起于这一阶段的毁坏是可以确定的。 2.

平遥文庙的重建平遥文庙的毁坏年代本文根据史料做出了基本判断,即便不能确定具体时间,阶段是可以确定的,也有了两个可能性极大的时间推测。相对于毁坏年代,平遥文庙的重建就显得更为精确,因为大成殿梁上的题记准确标明了重建年代是金大定三年(1163

年),成为平遥文庙重建年代最具说服力的证据。

平遥文庙重建于大定年间也符合当时的社会背景和历史潮流,并不是偶然为之,可以说是具备一定的历史发展必然性。平遥文庙重建于金世宗大定三年,处于金代文庙修复重建的鼎盛时期,同时由于中原地带尤其山西在金代之前这一时期经历了宋与北汉、辽与宋、金与辽之间的多次战争,且几乎一直处于战争的前沿地带,对文庙的破坏较为严重,到金朝占领山西,大规模战争结束,社会稳定之后,出现了一个文庙重建的高峰期。

现有资料所知金代山西境内修建的文庙就有12

座之多。仅金世宗大定年间的就有平遥文庙、汾州文庙(今吉县)、夏邑县文庙(今夏县)、忻州文庙、潞州文庙(今长治)5

座。所以平遥文庙重建于金大定年间不是孤例,是与金代中原或者更确切地说是山西区域内文庙大量修建这一大背景相契合的。是金王朝入主中原后,对中原以儒家为代表的先进文化由排斥到逐步接受,直到大力尊重推崇这一逐步汉化过程的重要反映,是金代民族融合、教育发展、儒家文化延续发展的一个缩影,具有极高的历史文化价值。

参考文献

1. 张金吾《金文最》,北京:中华书局,1990 年。2. 脱脱等《金史》,北京:中华书局,1975 年。3. 平遥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平遥县志》,北京:中华书局,1999 年。

4. 于学斌、孙学坤《金代孔庙的发展、成因及作用》,《北方论丛》2003 年。

5. 刘辉《金代的孔庙与庙学述略》,《社会科学战线》2015 年。

(作者工作单位:山西省平遥县文庙管理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