鲠喉

Xiaoshuo yue bao - - 第一页 -

田小丽看着电视咯咯咯笑了袁笑声很清脆袁唐晟在卧室里想袁如果他死了袁她田小丽照样看她的叶甄嬛传曳袁一点也不会受影响遥想到这里袁唐晟的心里升腾起了诸多的不平衡袁他妈的凭啥老子就该死了袁她却那么得意浴 两套房子给她留下了袁还不知道是留给谁的呢袁说不定就是马队长的浴不如他妈的卖了它浴老子用来看病袁看不好也要周游中国袁花光吃尽袁到时候死在异地他乡我心里舒畅遥

唐晟感觉自己的喉咙堵得慌,似乎长了一个肉疙瘩。

土疙瘩好识,肉疙瘩难辨。这话是说人心难测,子女长大成人后,心性易变,反目父母。对唐晟而言,这个喉咙里的肉疙瘩其 实是由心病生发的。细细算来,那疙瘩长出来有三四个月了,就在老同学们在他凉州

party,的新房子里开完 在妈搬上新楼,在新楼上吃妈做的第一顿饭的时候,妈的一句话就像加速器,让那肉疙瘩突然跳弹起来: “我的娃,你咋最近瘦了?”那肉疙瘩一下长大了,连同泪腺同时膨胀爆发,一口面咽不下去,堵上了。他怕妈看见,垂下头,鼓了一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