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春亭上结了冰

Xiaoshuo yue bao - - Contents -

爸爸死于车祸遥 冬天袁在出城的山路上袁他把夏利车开进东风卡车的底盘遥这似乎怨不得任何人遥他让自己死无全尸遥但我一直相信他死于野狭窄冶遥 如果不是他生活的地方太窄袁他为什么要开车出城钥 其实我想到的袁是多年来自己逃离那地方的强烈心愿袁哪怕我的离开其实很狼狈袁但我终究是离开了袁我猜爸爸也如此袁他的逃离比我还要狼狈遥

我本来想约在下午晚些时候见,还犹豫过要不要请他吃晚饭。但他说他晚上有饭局,不想迟到。

“听说北京好难打车,你们北京还堵车,堵得人也出不了气,车也出不了气。”他在电话里说,口音很重,鼻音永远是被刻意强调过的。我们那地方的人,如果说起普通话,都是这种腔调———我已经有些年没听 过了。

他又说:“可能出不了气是因为雾霾,不是因为堵车,听说雾霾是因为车太多,那还是因为堵车……”

“您说个时间吧。”我打断他,看窗外,其实我只能看见一小块四边形的天,对面高楼离我的窗户很近,我有时以为自己住在一口井底。从那小块天色上,我判断空气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