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古谭

Xiaoshuo yue bao - - CONTENTS - 阿成

小翠儿长得白白净净,天生就是旦角的料儿,人也聪明。 皇宫里的人看小翠儿的眼神儿都不对了,压着邪呢。 小翠儿感到脊梁骨发凉,怎么逃出去呢? 他想到了一个“好办法”,但在实施之前不能有破绽,要不会殃及全家。这一日,大雨倾盆。小翠儿溜出宫去,寻一处僻静河堤,选了一块石头,伴着电闪雷鸣,连续砸了几下……

野店

对唐人张季弘来说,咸通年是他走好运的一年。 您说得没错,尽管大家都年年盼,但谁也不知道自己会在哪一年走运。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在人的一生中,总会有一年是挺走运的。 那真是一个令人振奋的年景啊。先介绍一下张季弘这个人。张季弘原本只是“左军”中的一名下级军官。什么叫左军?在古代,军队分左、中、右军,是主力部队。前军是先锋部队,后军是辎重部队。单说左军,左军主要搞游击,执行侧翼支援和保护皇城的任务。 在左军中张季弘属于尉官,应当是离着

少校比较近的军衔。 虽说“近”,但有点儿类似今天官场上的“正处”升“副局”,那可是一大步哇,不好弄,不好攀。

说起来这人哪,挺幼稚的,常担心自己既没本事又没能力。 那么,有能力又有本事就能一路绿灯畅通无阻了吗? 阿成的答案是“黄灯”。为什么选“黄灯”呢?因为黄灯的内容非常复杂,解读起来也颇费工夫。 所以有能力、有本事未见就是一件舒心事。 您看像“怀才不遇”呀,“生不逢时”呀,这都说谁哪? 指的就是这一款。 如此说来,这一类人能不委屈吗? 要是咱真没啥本事也没啥能力,可能———我是说可能,也就没有这种闹心事了。 咱既然没本事又没能力那就收了心, 踏踏实实在本职工作上做好自己就是了。 我估计———当然,仅仅是“我估计”,这一款即便是晚上做梦也应当不会太离谱。

可是这位张季弘, 并不是既没本事又没能力的人。 他不仅年轻力壮,而且勇猛无比,个人的技战术水平也不错(包括军事理论水平)。可就是没有上升的机会。为什么?并不是“半瓶水”的人给他下脚绊儿,处处给他“下药”,而是天下无战事。如果有战事,“张英雄”就有用武之地了,他真的是敢打,敢拼,敢冲,只要是战不死,升到校官那就是小菜儿一碟。 可偏偏是天下太平,再加上张季弘所在的这支部队主要是负责保卫长安的任务, 拉不到边关上去战斗厮杀。是,乍听一“保卫长安”的部队,挺好听的。但没什么大事儿呀, 都些是 小打小闹鸡零狗碎的小芝麻事儿。 张季弘在左军服役的那些年,一天到晚都是平平静静的,所以他根本没有机会展示自己的一身艺武 。 在“军事五项”比赛当中,他总是名列前茅,但那也顶多是个“优秀军官”而已。 坦率地说,吧在和平时期,一个军人要想升迁而, 且是飞速迁升 ,不打仗立, 不了啥战功,那,这条升 迁的路就很辛苦了。

但是,岁月本身就是一种别样的机会。这人生大舞台不就是你来我往, 你方唱罢我登场吗? 若是能飘上半空再俯瞰下来,那人来人往哟,就跟走马灯似的。 因此上,一直被人所们 诟病的“守株待兔”,未见就不是一种明智选择。

说话到了咸通年,张季弘的机会来了。正上赶 襄州那个地方缺一名县尉。就怪 怪在这儿了,负责管干理 部的“组织部”,居然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选。 紧接着,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竟然有人站出来举荐张季弘,说,张季弘这个人,身材魁梧雄壮,力气很大, 而且武艺很好。 我看他任县尉比较合适。那么举荐他的又是怎样的一个人呢?我们不妨假设一下,第一,这个人一定和是 张季弘有过面缘一 之 。 也许是在一起喝过酒,或者下过棋,切磋过武艺。此彼 很坦诚啊,而且处得又很愉快,喝酒的时候,知道张有点怀儿 才不遇,常叹息自己命运不济,有空一身好武艺。所谓酒后吐真言。虽言者无意,但听者记在心上了。 第二,这位干部也可能是刚刚到组织部工作, 官场的水儿蹚得深不 ,不仅如此,而且自己还很有理想,很抱有 负,心地也很纯净。 简单说就是还没有被污染过。 并且认真地研究过所有的基层干部的一般情况, 对于基层人才配备情况中数心有 。上级一旦问到这个缺位谁合适的时候,他立刻就能从中选出最佳人选来。 第三, 也有可能这个人和张季弘是同乡。所“不谓 美 美家乡水,亲不亲乡里人”嘛。 当然,对这件事我们还是要做正面的解读,那就是,之所以提拔张季弘,是和他“军事五项”的优异成绩有关。

现在我们说一说张季弘提拔之的前 情况。我推测,那些年张季弘在长安城的部队

待得已经有点儿烦了。人人都说长安好。可是让你在那里静悄悄地待上个七八年,那里的一草一木, 楼堂馆所, 甚至街上的老人、老景、老吃食,闭上眼睛都清清楚楚。 这就跟眼前的媳妇一样的,时间一长,女人又一层一层地老下来,那叫一个完哪。 所说的“仆人眼里无将军”也就是这么个理儿。 所谓“人挪活,树挪死”。 所以上头的调令一下来,哇,张季弘高兴得不得了,总算是离开这个让他心灰意冷麻木不堪的长安城了。就像诗仙李白似的,终于可以“仰天大笑出门去”了。 拜拜,凝固了的长安。 拜拜,亲爱的战友。拜拜,高大的城墙。拜拜,热闹的街市。 拜拜,羊肉泡馍、肉夹馍。

没错,长安离襄州还挺远呢。 这可不像如今坐飞机,坐高铁,嗖一家伙,屁股还没坐热乎呢,到啦。 古时候指定是不行的。 文官坐轿,武官,那就得是骑马前行。

话说张季弘喝过了热热闹闹的送行酒之后,肯定就得出发了。 走的时候就他一个人,他这一军衔的官儿八成也没什么随从。不过这也好,心静,随便。 这一路上状态,张季弘基本上是这样的: 白天骑着马优哉游哉地走路,观景,打听路,或在路边小饭摊儿吃点凉皮儿之类的小吃充充饥, 待红轮西坠,天色将晚时,再寻一家小旅馆,或是陌上民宿住下来,喝点儿小酒,弄一大碗羊杂汤,然后,宽衣解带,热水烫烫脚,人往炕上一顺,美美地睡上一觉。 第二天,待雄鸡高再唱, 继续前行。挺滋润的。不仅此如 ,张县尉的心情很啊也 好 ,他吼不吼秦腔我不知道,但类似“信天游”一类的民间小调总归是要摇着马鞭子哼几曲的。 简而言之,在和平年代古代下级军官的出差、远行,情况都大致此如 。

现在咱们说故事。

话说这一天,张季弘骑马来到了商山。商山这个地方就在现在的丹凤县城西7.5公里的丹江南岸,在商洛寒川佛诞公园的下游。 唐朝之前,山坳上有一座“商山寺”。 有称“商颜第一名胜”者也。 此地也是张季弘赴任的必经之地。

人骑马进入商山界的时候, 恰是暮气四合,天昏鸦归巢之际。 民谚云“:着急莫忘了消停。 ”张季弘见不远处有一家挑幡的民宿,依山傍水,恰桃花盛开,宛若画中。 于是策马过去,在民宿前下了马。 拴好马后,走进了院子。

古代不像现在,全民大旅游,宾馆哪,民宿啊,常常是人满为患,一床难求。古代不是这样的, 特别是唐朝。 您是说盛唐是吧?丝绸之路是吧?不是,说实话,去商山这种偏僻地儿的“背包客”有,但极少,而且多是经神 兮兮的诗人。 说到中国的“背包客”,他们才是始祖。 但真的是极少极少。

我们再说民宿。 所谓民宿,在古代客,有便是店客,无 便是家了。是这么个性质。一旦有客人来了,那被远客选中的“民宿”就跟中了体彩似的,开心极了,特热情,特纯朴。

这家民宿的老板娘是个老太太。 她的儿子也在一旁赔着笑脸。 娘儿俩对客人张季弘特别热,情 旋风似的给张季弘收拾好了一间干干净净的客房。 这间客房挨着老太太和他儿子的房间,隔壁。 这样方便哪,若客是 人有什么事隔儿, 着墙壁招呼一声,对方立马就能听到,客人的要求即刻就能落实。

虽说张季弘这一路上优哉游哉, 但终归是马鞍 劳顿哪。 您想啊,咱们坐飞机超过三个小时还觉累很得 得 呢, 何况是崎岖山路,客人是骑马而来。 实话实说,此时此刻的张季弘已是人困马乏饥肠辘辘了。 饿的滋味就跟人站在风洞口那儿似的, 浑身就剩一张皮了。 张季弘吩咐老太太抓紧准备

茶饭。 说,吃过饭我要好好地睡上一觉。 老太太的儿子给张季弘泡好一大壶热茶就搁下门帘儿躬身退了出去。

一大壶热茶很快就喝光了, 可张季弘等了半天这饭菜也没上来, 而且外面的灶上一点儿动静也没有。 张县尉毕竟是一个军人,性情耿直,有了什么事儿那是“胡同里赶猪,直来直去”。

于是,张季弘大声喊,老人家,抓紧呐,肚子饿得咕咕叫了。

隔壁的老太太和她儿子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马上,马上。敢情古代的饭店也会说“马上”啊。既然人家说“马上”了,那就等吧。 张季弘躺在炕上, 不大一会儿就听隔壁的娘儿俩说话。

老太太对他儿子说,儿呀,你那个母夜叉媳妇快回来了, 你让她抓紧给客人准备茶饭。 千万别让她大声武气的,再把客人给吓跑了。

说罢,老太太叹了一口气说,唉,愁死我了。 儿子,我说话你听见了没有哇?

儿子嘟嘟囔囔地说, 娘, 我耳朵又不聋。 要说你跟她说,我可不敢说。

儿子又说,娘啊,有道是“求人不如求己”。 我看还是你自己动手做饭吧,非死盯着我媳妇干啥? 不然客人着急了,火了,走人了,就不好了。

老太太说,啧啧啧,你看你这点儿出息,当媳妇的,做饭、洗衣、收拾家务,那是她的本分。 你可倒好,自己的媳妇管教不了,又支使不动,反倒让你老娘来干。 我都多大岁数了。 咋,你要一直使唤老娘到死啊?儿子听罢便不再言语了。隔壁的这一头, 张季弘听了之后,暗想,这是个啥样的儿媳妇呀? 居然能把婆婆和儿子吓成这等模样。

想到这儿,张季弘翻身下了炕,决定过去一问究竟。

老婆婆和儿子见张季弘推门进来,吓了一跳特, 别紧张。 明摆着,客人已经听到他们娘儿俩刚才说的话了。

不过张季弘还是挺客气的, 毕竟是县尉了嘛,领导就应当有个领导样儿。

张季弘和蔼地问,老人家,我刚才听说你还有个儿媳妇?

老婆婆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客官,不瞒您说, 我这个儿媳妇呀, 忤逆凶恶得很哪。 别说我儿子了,就是我也管教不了她。客官哪,不是老身不给您做饭吃,而是我做的不如我这个儿媳妇做的好吃, 所以这才耽搁了您的用餐时间。

张季弘说,嗨,我还以为你们为什么大事儿发呢您愁 。 的儿媳妇既然这样凶悍,你就教育育嘛教 她 , 让她从今往后做一个好媳妇就是了。

老太太说,客官哪,您是有所知不 呀,我这个儿媳妇力大无比,是个女汉子。 我和我儿子都怕她,不敢说,更不敢管啦。张季弘笑着说,力气大就可以任性啊?老太太说,客官您, 看我这儿子,这身子骨瘦, 得跟根儿箭似的,立都立不稳,能不气受嘛。

张季弘一看, 老太太的儿子身形果然纤细。 便说,这样吧,要是别的事呢,我一个外人是不好插手管的。 但您是, 的儿媳妇居然在家里如此蛮不讲理,恃强凌弱,你们母子俩呢又对她束手无策, 让你们的生活处在一种紧张的气氛中当 。 这样下去怎行么呢? 老人家,我毕竟是一个政府公务员,所以, 我也有责任替您好好管教管教您的儿媳妇,争取让她做一个恪守妇道的好媳妇。好不好呀?

当的时 文化就是这样一种氛围。这种

管他人闲事的做法估计在唐朝、宋朝,还是可以的。 所谓“义”者也。 义,也是一种“任务”。 所以,张季弘才觉得自己有责任教育一下这个凶悍的儿媳妇。 可是,自古以来婆媳关系就是一个难解的死结。 所以才说“清官难断家务事”。 那么让浑官来断呢? 以浑治浑,以疯对疯,把家庭当战场,把夫妻当战士。 行不行呢?

张季弘想, 你这个儿媳妇不是觉得自己的力气大吗,呵呵,那我倒要看一看我俩究竟谁的力气更大。

这母子俩见张季弘长得威武高大,一身侠义之气,连忙磕头感谢,说,要是这样就最好了, 以后我们母子俩就不再担惊受怕了。

然后又说,虽然我们也是寒门小户,没啥钱,穷。 但是,您若是能帮助我们教育好这个恶媳妇,我们一定会重重地谢您的。

在唐代,尤其是在贫困山区,一旦有客人从远方来, 这对乡里乡亲而言那可是一件新鲜事儿。 须知, 贫困山区消息闭塞得很, 乡亲们能从远方来的客人那儿听到一些新的消息, 特别是有关政府的一些惠农的政策,那不啻一个小节日呀。 所以说,当张季弘在村口一出现, 村民们就注意到他了。 三三两两的,结伴儿来到张季弘下榻的这家民宿,聚拢过来看一看,听一听,打听打听,增加点知识。 别说是个外来的大活人了,就是大雁从天上飞过还要抬头看一看,感一慨 番哪。

很快,乡亲们就听说了,这位伟岸的男子汉要帮助他们母子俩教训一下他家的恶媳妇。 这就更好奇更期待了。

消息就这样不胫走而 了, 来看热闹的人也是越聚越多。

就在乡民们聚拢在这家民宿的栅栏院子里等候的时候, 就听其中一位低声说, 看,那婆姨回来了。

果然, 老太太的儿媳妇背着一捆烧柴朝家这边走来。

到了家门口, 她看到院内子 外聚了这么多人,很奇怪,问,怎么回事儿啊? 我家发生什了 么事儿啦?

大家谁也不回答,表情一律木木的。 要知道,木木的是脸 盾哪。

张季弘端坐在院子里的那盘大石磨上,身边放着一杆马鞭子。 很显然,他打算用这个鞭子教训一下这个悍妇。 有点类似新加坡鞭刑的意思。 这样看来,并不是所有的传统刑罚都不好,都不起作用。

老太太的儿媳妇将柴火放下, 又仔细地码好在院子里。 张季弘一边等待一打边量这个媳妇。 说来,眼前的这个女子也就是平平常常的一个农村妇女什,没 么特别,模样也可以,腰是腰奶, 子是奶子,腚是腚挺,匀称的,说话也特别客气,看上去挺讲礼貌的一个女人。 说心话里 ,这位儿媳妇给张季弘的第一印象还不错。 但别忘了,张季弘可是一名国家公职人员。么什 叫公职人员? 除了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同时还要有识人的本领。 譬如说张季弘的这次工作调动,这就是上级领导识人、用人的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什叫么 识人呢? 简单来说,就是不单只是 看对方的表象, 也不光是听对方说些什怎么, 么说? 而是要看对方的行动,看对方怎么做。 这才是识人的第一法则。

码好了柴火之后, 儿媳妇过来给张季弘请安。

张季弘问,这么说,你就是店主家的儿媳妇了?

儿媳妇说,正是。 我到他家已经整整四年了。 请问客官,您是从哪儿来呀?

张季弘立刻撂下了脸,非常严肃地说,我是从京城而来,投宿你家的客人。 我听说

你仗着自己有力气,不好好地侍奉公婆,欺负自己的丈夫。 既是人家的儿媳妇了,怎么可以不守妇道,如此胆大妄为呢?

这个儿媳妇一听慌了, 连忙给张季弘施礼说,客官,不是这样的。 是婆婆看不上我这个儿媳妇,我自嫁到这里,婆婆就看我不顺眼,我做什么都是错的。 这样子才生出许多是非来的。

婆婆在一旁厉声呵斥道, 你不要在客官面前胡言乱语。

儿媳妇说,客官,您不能偏听偏信哪。我自从嫁到这里之后,家里的大事小情,所有的家务活儿都是一个人承担, 一个人操心。 他们母子俩什么都不管,什么也不做,饭来张口,衣来伸手。 就是这样,婆婆还是讨厌我,整天找我的茬儿。 客官,难道一个当儿媳妇的就应当这样忍气吞声地生活下去吗?

儿媳妇的一席话顿时把张季弘整无语 了。

接下来,儿媳妇一桩一桩,把他们母子在某年某月某日欺侮她的事, 一一讲给张季弘听。 用这些活生生的例子请张季弘判断一下究竟是谁的错。

听了这位儿媳妇历数的这些往事,张季弘觉得她说的还是挺有道理的。 而且那些前来围观的乡人也不住地点头。 看来这件事情, 非但不是儿媳妇不好好侍奉公婆和丈夫, 反倒是婆婆和丈夫虐待这个能干的儿媳妇了。

儿媳妇一边说, 一边用手指在张季弘坐的石磨盘上画着———这可能是她讲话的一个习惯。 其实在现实生活当中,也常有这样的一些人,一边跟你说话,或者一边听你说话,一边用手指头在自己的膝盖上,或者在桌子上划拉。 也不知道他们划拉些什么。开始的时候张季弘并没有注意到她的这一 行为,或者这一习惯。 后来发他 现,这个儿媳妇并非是用手随便地划, 因凡为 是她划都在过的地方石磨上都留下一寸深的沟痕可。这 把张季弘惊出了一身冷汗。张季弘是何许人也,前面我已经介绍过了,他是一名武官呀,而且武艺高强。 张季弘这才发觉这个儿媳妇不仅仅是有力气, 而且内功也十分了得。

张季弘见状,表情不自然地说,你说的这些我觉得都有道理确,的 都有道理。 好,就这样吧。

说完,张季弘不顾众乡贤们的诧异,回屋去了。

回到屋里, 张季弘躺在炕上感到十分庆幸,心想,幸亏是自己事先问明了情况,如果贸然动手, 一定会被这个女打人 得一败涂地,那可就太丢人了。 然而更让张季弘感佩的是, 显然这个女人已经看透了他的心思,悄悄地用这种方法给张季弘提醒个 ,不要鲁莽行事,弄得一个大男人下不来台,脸挂上 不住就不好了。 想到这儿张季弘不觉长出了一口气。

张季弘关上门,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打了一个瞌睡。 当他醒来的时候闻, 到一阵饭的菜 香味儿。 他仔细一看,原来桌子上已经为他摆好了酒菜碗碟。 很显然,是那个儿媳妇给他做的, 而且一点儿也没有惊动到他,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张季弘心想女,这 人的轻功也十分了得呀。

第二天天一亮, 张季弘和店主老婆婆算账了 之后,就骑马上路了。 老婆婆和她的儿子看着张季弘远去的背影, 相互做了一个鬼脸儿。

话说张季弘在襄州做官的那几始年,终没有忘记他在商山民宿的那桩奇遇。也正是这一奇遇, 让张季弘在为人做事方面

更加谨慎小心,即便是应当打抱不平的事,也会三思而后行。

有道是,两座山碰不到一起,两个人总会见面的。 几年后,张季弘得一机会去长安公干,途中他再次路过商山,找到了那家民宿。 不想,眼前的这家民宿已破败不堪,风吹草长,人去屋空了,间有野猫蹿过。 于是,他便向当地人打听那个儿媳妇的下落。乡人告诉他,那个儿媳妇已经改嫁了。 婆婆和她儿子经营不下去这个小旅店,又无劳力,日子不好过呀,后来双双落病,已辞世三年矣。

张季弘听罢,不住地点头。 娄师德

故事的主人公叫娄师德。 武则天当皇帝的时候, 娄师德是她的宰相。“宰相”一职, 八成相当于现在的总理这一级别的领导干部,属于“国级”或者“副国级”。 通俗地说,“宰相” 就是一人之下、 万人之上的官儿。 属于大牛。 你想,有的人当了科长都牛得了不得,更甭说副国级了。

但是,娄师德这个人并不牛。 娄宰相不仅仅有城府,有思想,讲政治,而且对人也很宽厚。 宽者广也,厚者敦也。 我想大家都知道狄仁杰这个人吧, 那可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刑侦专家,而且还是一个审讯高手。 没错,自古以来,大凡有才华者都有那么一点儿恃才傲物。 尽管这种幼稚的病毛 只暗害自己害, 不着别人,但是他们改不了,也不想改,觉挺得 好的。 不牛别人怎么能拿我当盘菜呢? 所以这也是他们的追求。 如此,对排名在他前面的娄师德也照样不尿。

我这么一说,您能就 知道这个狄仁杰对宰相娄师德是怎样一个态度了。 很不屑的,而且上朝议事的时候从正看不 眼 娄师德。

狄仁杰对宰相娄师德的态度, 被武则 天早看就 在眼里要了。 知道,当皇帝治理国家也挺忙的,内斗的,外患的,事无巨细,够她忙的了。 有些个别人在态度上的事儿顾不上。 我还听说,有的老百姓也好,下面的小干事也好, 通常会在内心深处对女领导有一种偏见, 认为女人心眼儿小, 气量不够若, 是当了领导容易“武大郎开店”,容不得比己自 高的人。 但是天下之事并不绝对。在我看,大绝 多数女领导都挺好的, 您想啊,她们能升到领导层那也是一步一个脚印干上来的,吃老大的辛苦了,要有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 她们当中的佼佼者完全能够担任起治国、理政、安天下的重任,有能力,有智慧把国家治理得井井有条,蒸蒸日上。 这也就是郭沫若先生为什么要替武则天翻案的原因之一。

话说,这一天武则天处完理 了政事,百官按顺序退朝了。 武则天笑呵呵地对狄仁杰说,狄爱卿,你能留下陪我说说话吗?

领导的“商量”就是命令。 这是当干事的常识。

“狄爱卿”自然懂。 就顺当地留下了。武则天像是唠家常似的问狄仁杰,狄爱卿,你认为娄师德是一个有自知之明的人吗?

请注意,武则天没有说“宰相”娄师德,而是直呼其名。 这自然是武则天设下的一个小小的语言陷阱。

狄仁杰不屑地说, 我和他是多年的同事了, 还真没听说他是一个有自知之明的人。 他虽然身为宰相,也从来没听说他向您推荐过什么人才。

武则天笑着说,狄爱卿,你大概还不知道吧,我重用你就是娄师德推荐的呀。

狄仁杰登时就愣住了,表情定格了。 这可是完全出乎了狄仁杰的意料。 是啊,这个世界全德全才之人不多虽。 说狄仁杰是一

个相当出色的刑侦专家,但是在政治上,在官场中,那就未见是高手了。

但是, 狄仁杰毕竟是狄仁杰。 换句话说, 并不是所有有才华的人就一定是一个二货,在他们当中更多的是一些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人。 用今天的话说,就是一些有正能量的人。

狄仁杰不断地叹气,一脸愧色。武则天点到为止,并即刻转移话题,笑着问,狄爱卿,朕有时候就想啊,你说那么多疑难的案子,你说破就给破了。 你这脑瓜可真是灵光啊……

之后,君臣又闲聊了一会儿。 上官婉儿将满茶一上,狄仁杰就躬身告退了。

自此以后,狄仁杰见了朋友就感慨,过去呀, 无论是我当官之前, 还是当了官之后, 我一直对娄师德都是很不屑的。 你想啊,娄师德作为当朝的宰相,他能看不出来我这副德行吗? 他看得清清楚楚的。 可是,他却一直对我非常宽容, 并不介意我对他的态度。 回想起来真是惭愧呀。

对方说, 娄师德有如此之心胸真是让人感佩呀。

狄仁杰说,现在,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就拿“朋友”二字来说吧,什么叫朋友? 朋友,就是能够互相包容对方的缺点,而看重的则是对方的优长之处。 这才是真正的治国之臣哪。

自此以后, 只要是狄仁杰见到了娄师德,在任何场合,他都是毕恭毕敬,礼让有加。

那么, 娄师德仅仅是因为有心胸才得到群臣的尊重吗?这自然是不够的。我还是讲两个有关娄师德的小故事吧。 武则天统领天下的时代, 有这样一个行政命令, 即在官场招待中止宰禁 屠 牲畜 家禽。 当然,这一行政命令不会像我们理解得这么简单, 肯定还会有一些具体的条文规定。 不过,从这条命令当中似乎也可以窥见,禁止屠宰牲畜家禽,是必 狠刹官场奢靡之风的一项重要措施。

一天傍晚, 作为钦差大臣的娄师德到陕西去巡视。这有点类似当今的搞调研。上头来人了,地方官自然要设宴招待,或者叫接风洗尘。所谓宴会不大,小型的。 刚开始上的都是些素菜,如萝卜白菜、豆腐辣椒之类。 都是陕西那些寻常小吃,无所谓好,也无所谓好不 。 当吃最到 后的时候,咣居当,然上了一大盆儿清炖羊肉。

羊肉也是陕西的特色。 如果说“,舌尖上的陕西”没有羊肉,那自然是一个大的缺项,像羊肉泡馍啦、羊肉包子等等。 说到清汤萝卜羊肉,那就上点儿讲究再了。 说,无论是官还是民,到了陕西,到了黄土高一原, 顿羊肉没吃,那等于是你没来陕西一样啊。 或许有人会说,到陕西主要是看风景啊。 要知美道,食也是地方最富魅力的风景之一。

娄师德欠身看了看这一大盆清炖羊肉,又用鼻闻闻子 了 ,点点头,自言语自 地说,果然是羊肉,挺新鲜的嘛。

然后坐了下来,放下手中的筷子问,皇上已经明令禁止官场招待时屠宰, 怎么还有羊肉上呀?

上菜厨的 子说,回禀大人,这只羊被是豺咬死的。娄师德笑着说,这真是一只聪豺明的 呀。既然是被豺咬死的, 不属于皇家止禁屠宰之列,有没 违反规定。那还装啥?吃吧。

可是紧接着, 厨师又端上来一条蒸清黄河鲤鱼。这也是陕西的色特 菜肴之一。娄师德问,哟,这鱼从是 哪儿来的呀?厨师说,回禀大人,也是被豺咬死的。娄师德大笑起来, 说, 你可真是个笨

蛋。 应当说,这条鱼是被水獭咬死的。

厨师说,大人说的对,是小人我刚才说秃噜嘴了。 这条鱼的确是被水獭咬死的。

这顿饭之后, 这几个地方官员全都受到罚俸一年的处分。

娄师德告诉他们,每人要写一份检讨,一定要讲清楚, 那只豺是怎么咬死那只羊和那条鱼的。 还要说清楚的是,这只豺在这些年一共咬死了几只羊几条鱼。 豺咬死了羊和鱼之后,它们又是怎么到了衙门的? 检讨不怕写得长,只要能说清楚就好。

娄师德接着说,还有,我并不要求你们的检讨写得怎么怎么深刻。 但是,一定要写得有文采,要人人爱读,人人争着读才好。如果能达到这样的阅读效果, 罚你们的年俸我全部给你们补上。 好不好?

下官们哭笑不得地说,好,当然好。

秋之一夕, 娄师德去凉州检查屯田的情况(那儿是河西走廊的门户,素有“通一线于广漠,控五郡之咽喉”之称)。 娄师德是陕西原武人氏(今之河南境内)。 他有个同乡就在这个地方任屯田的官员。 的确,普天之下哪里有一生都顺风顺水的人哪, 事事都称心如意?绝无可能。娄师德的这位同乡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因贪污公款,这位同乡已经被都督许钦明判了死刑。 要命的是, 娄师德到凉州的第二天就要开刀问斩了。 您说这事儿“寸不寸”?

要说娄师德的这个同乡, 在凉州这个地方还是挺有人缘的。 天可怜见,他也做了不少的好事、 善事, 也曾几度亲访贫困山区,和那里的穷苦农民同餐同榻同劳动,访贫问苦,彻夜长也谈, 常常潸然泪下。 像楚国的三闾大夫那样“长叹息以掩涕兮,民哀生之多艰”。 由此及彼,这位同乡想凡, 事也要居安思危呀,不能傻柱子似的,傻子拜年 没完没了。 更何况事世 难料,穷,苦,就是食人的猛兽哇。 简言之,访贫问苦的工作让这位同乡耳濡目染,有了某种危机感。 当然,危机感和正义感并不冲突。 娄师德的这位同乡是这样子的,他是用两条腿走路的,一条腿为民,一条腿为己,该贪污贪污,该亲民亲民,该腐败腐败,该工作工作,受该 贿受贿,该反腐反腐。公利私利一起抓。 而且在工作上还真是做得有声色有 ,风生水起。他们也的确是踏踏实实地为当地的老百姓解决了不少现实中存在的实实在在的困难真, 的是让这些老百姓有了一种获得感、幸福感。 当地的老百姓听说钦差大人娄师德来了, 而且还了解到娄师德和屯田大人是同乡,你想啊“美,不美家乡水,亲不亲乡里人”哪。 这可真吉是 人天相啊。 于是纷纷过来为他求情,恳求娄师德大人刀下留人。哪怕就地革职为民,和我们一起种地。

看到老百姓过来给娄师德的同乡请愿,同行的都督许钦明心里就有点打鼓儿 小 了。

过来请愿的老百姓都聚在衙门外候着哪,要求一定见钦差大人。 看到这种情况,娄师德便拉着都督许钦明说,走走走,咱们一块儿去见见这些民意代表, 听听他们怎么说。

民意代表们进了小会议室,请过安,叩过头之后, 开始你一言我一语地历数这个屯田官在这几年的工作当中所做的出 突出贡献和然斐 业绩, 尤其是那些为当地的老百姓做的那些好事、实事、善事,包括帮助他们解决实际困难的感人事迹,等等。一桩桩,一件件,当老百姓说到动情之处时竟,然泪流满面,不泣 成声了。

娄师德一边听,一边频频地点头,并不时赞许地说,好,好,很好。

然后,娄师德转过头来问许钦明,许大人,你看……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