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oshuo yue bao - - NEWS -

李发流是小镇几十年来最坏的人,是一个老流氓,这似乎无可争议。 太阳升到街头,李发流带着一个门栓一样高还不会说话的男孩,从镇角上的福利院穿过集市准备去干伤天害理的事,被街头几个正义之士拦住。开中医诊所的宋国医说,这孩子是福利院的门栓轩,隔天在我这儿扎针灸,你要带他去哪儿?李发流平时常去老茶馆嫖那些老暗娼,大家都知道,但是这回他要带这个不会说话的孩子去,拦住他的人都很紧张。门栓轩在福利院由老人们轮流带,这个星期轮到李发流带了,李发流今天去暗娼窝点,把孩子也带上了。旁边卖豆腐的李疯子满手豆渣冲过来,说,老流氓,你带孩子去那种地方,你不得好死。怎么了怎么了?带孩子是福利院交给我的任务,我想带到哪儿就带到哪儿,怎么了?李发流梗着脖子说。断子绝孙的老流氓,李疯子骂李发流。李发流牵着门栓轩继续往前走,他无所谓,由这个疯子骂。 他已经孤寡到住进福利院了,已经断子绝孙了,他怕什么。天要塌下来了啊,李疯子在李发流背后喊。李发流带着门栓轩穿过镇小学门口,碰上课间操结束, 一群孩子要去汉江边练合 唱。农人们各自护住担子,带学生的女老师却护不住这么多学生。孩子们和卖菜赶集的农人们相互拥挤。她站在一个高凳子上面,数羊一样数自己的学生,大声喊学生朝汉江方向走。挤出早市人群,走了一气,李发流才发觉他和门栓轩方向走错了,他们本来往小镇旧街去, 现跟在却 着学生队伍朝汉江边走。带队女老师也发觉队伍后面跟错了人。你们到哪里去?带队女老师停问下来 李发流。他是福利院里的门栓轩, 从省城来的,不会说话, 学生们指着门栓轩叽叽喳喳地说。你不会说话? 女老师也是从省城来的,她支教一年。 她看见门栓轩有一双明亮的眼睛。 这么漂亮的孩子怎么不会说话? 女老师心里动了一下。李发流说,他是一个傻瓜。女老师说,这孩子怎么会是傻瓜? 支教老师想多问点什么,但是学生们又等着去江边唱歌。你们去哪里问? 她 李发流。李发流不好意思说自己去哪里。他叫老流氓,孩子们指着李发流说。你带孩子去哪里?支教女老师不明白学生们为什么喊这个戴平顶帽的老人老流氓。学生们相互看看,都不吭声。我带孩子去哪里? 李发流看看一群学生,今天真是不顺,碰到的都是喜欢管闲事的人。

走。江边走。的奇怪声音让门栓轩停下来,他还呆着。娼孙婆娘,孙婆娘没想到李发流居然想让她教一个不会说话的孩子干坏事。差一点吓得掉在地上。的耳朵把他扯到茶座不远处的烟酒柜附近骂他。身后的学生们迟疑了一会儿,继续朝汉李发流拉着门栓轩折身朝另一个方向老流氓李发流在老茶馆门口碰到老暗断子绝孙的老流氓,孙婆娘拧着李发流汉江上传来采沙船的汽笛声,汽笛李发流扯着他拐上小镇的旧街。等汽笛响完,她的开水壶很矮的桌子边上坐的全是打牌喝茶的老人。七八张桌子,个个斑斑驳驳、颜色老黄,似乎比这一片老人更老。吃了一颗壮阳药,但还是不起作用。个老不死的宋国医说得对,他的肾水被抽空太阳漂在一个一个的茶碗上面,一张张李发流觉得浑身乏力,他来的时候专门也许那了,脑髓和骨髓的水也被抽空了,他身体只剩下一个空壳子,只剩下干坏事的想法。女人,这个想法是被卖豆腐的李疯子骂出来让不会说话的孩子门栓轩也尝试一下的。地给一个一个白脑壳或花白脑壳倒茶,不时趁机凑上去看一张张桌子上老头儿们打的太阳继续在茶碗上漂,孙婆娘装模作样红黑花点长条戳牌。儿们,这一点别想瞒我还想多活几年过她其实在勾引那些老头,孙婆娘说,李发流,孩李发流。子不行李发流,太伤天害理听见不 孙婆娘后面说了。 什么了,小镇粮油逢集的,卖豆腐、卖吆喝声和街上卖藕、卖肉中萝卜、卖白菜药、卖、卖衣服米面鞋子百货汉江的河两岸吆喝声生此产什么起彼伏,集市。 上就能买到什么。几个涂脂抹粉的中年暗娼在太阳下面 的子一哄闹惊乍人一群中,一会儿和门栓轩惊呼打招呼孩子的,她们眼睛长得漂围着孩亮,一会儿奇怪这孩子怎么还不会说话。 她们听说孩子来自遥远的省城武汉,这个大城市来的孩子给了她们几个人无限的想象空间。 她们掏钱给孩子买了几颗硬糖,门栓轩嘴里含着糖,站在太阳底下看挑担子拎筐子来卖往 货买货的人挤挤攘攘,看七八张破桌子前面的一群老人在人流中悠闲地打牌喝粗碗茶。孙婆娘冲过来拉门栓轩,她担心再慢一点那几个不要脸的女人连这个不会说话的孩子都不放过。呸!孙婆娘朝几那 个女人脚吐下 一口唾沫。伤天害理! 孙婆娘说。茶馆门口传进来汉江上采沙船很响的汽笛声, 汽笛声一会儿像船只一样压住屋顶,一会儿像在屋顶上跑。 集市上空的太阳突然暗下来。门栓轩突然像狗一样对着屋顶大喊大叫,汽笛响了很久很久之后,他还在对着这个巨大的黑色声音乱喊。 他对恐怖的声音充满警惕。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