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不朽 英魂永存

— 记台儿庄大战及其纪念碑

Yanhuang chunqiu - - 目录 - 经盛鸿

台儿庄是山东省南部峄县的一个大集镇,位于津浦线台枣(庄)支线及台潍(坊)公路的交汇点,南靠运河北岸,扼运河的咽喉,是徐州的北方门户。1938年3、4月间,中国军队为阻挡日军南下进攻徐州、打破日军的侵华计划,在这里同日本侵略军进行了一场历时一个多月的大规模会战,战况之激烈残酷,世所罕见。中国军人用血肉之躯筑起一座新的长城,阻挡住日军的疯狂进攻,击败了日军两个精锐师团,歼敌1万6千人,取得了震惊世界的辉煌胜利。

1993年4月8日,新建的“台儿庄大战纪念馆”开馆。这一天,在纪念馆前的广场上,台儿庄大战纪念碑也同时揭幕,由国防部原部长张爱萍上将题写碑名,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程思远先生撰写碑文,内容如下:

台儿庄大捷是抗日战争初期中国军队 继平型关大捷后的又一重大胜利。一九三八年春,日军坂垣师团自胶济线南下直逼临沂,矶谷师团沿台枣支线挺进,欲速取台儿庄以围徐州,贯通津浦。坐镇徐州的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以孙连仲部防守台儿庄,以汤恩伯在峰北附之背。日军凭借精良的武器装备疯狂进攻。我国将士同仇敌忾,不畏牺牲,浴血奋战。刘震东司令在莒县壮烈殉国,王铭璋师长血洒滕县。在台儿庄,日军一度占领城寨四分之三,孙连仲所部寸土必争,死力支撑,使我军完成对敌合围。四月六日,孙汤各部发起攻击,将敌一举击溃。是役,历经月余,歼敌万余,击落日机两架,缴获战车五十余辆,大炮三十多门,枪枝万余,创八年抗战之伟绩,扬中华民族之雄风。五十五年过去,爱国将士冲锋呼喊犹在耳畔,

惊愧夺魄的场面似在眼前。先烈精神不朽。萦怀于斯,勒石永志。

这段碑文,堪称纪念台儿庄大捷的经典铭文。短短350字,精炼概述了台儿庄战役的史实,闪耀着伟大的抗战精神。这就是热爱祖国、捍卫民族尊严与国家领土的爱国主义精神,不畏强暴、不怕牺牲、永不屈服、与侵略者奋战到底的战斗精神,精诚合作、同仇敌忾的团结互助精神!

今年是台儿庄大战胜利八十周年。透过碑文,我们能深切地感受到当年全民抗战、血火纷飞的壮烈场景与爱国官兵勇往直前、为国捐躯的壮烈情怀。

中日必争的军事要地台儿庄

侵华日军于1937年下半年,先后侵占北平、天津、上海和南京。1938年1月,日寇按其侵华计划,命令侵占南京一线的“华中方面军”与侵占天津一线的“华北派遣军”,集中24万兵力,分别从南北两路夹攻徐州,企图侵占这一战略要地,打通津浦线,使南北连成一片;然后从徐州循陇海线西进攻占郑州,与沿平汉线南下的日军会师,再全力侵占中国抗战的中心城市—武汉,从而分割与控制整个中国的广大地区。当时,南京沦陷后,国民政府西迁重庆,但中国指挥抗战的军事统帅部和许多重要机关均设在武汉。日寇与日本政府认为,“攻占汉口作战是早日结束战争的最大机会”,因为“从历史上看,只要攻占汉口、广东,就能支配中国”。

1938年1月26日开始,南路的日“华中方面军”先后出动4个师团,向北进犯,在侵占安徽凤阳、蚌埠等地后,渡过淮河,直逼徐州;接着,北路的日“华北派遣军”乘韩复榘放弃黄河防守之机,在1938年2月初迅速占领济南、泰安等地,直扑鲁南。徐州很快陷于日军南北夹击的危险境地。

徐州古称彭城,是江苏西北部的重要城市,为津浦、陇海两铁路的枢纽,当鲁、苏、豫、皖四省之要冲,战略地位极其重要,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中国军事委员会侦查清楚了日军 的战略意图,深知徐州防守的重要军事意义,迅速调集约60万部队,在徐州地区布防,在徐州成立第五战区司令长官部,任命李宗仁为司令长官,进行统一指挥。

徐州战略地位重要,但其地处平原,无险可守。要守住徐州,必须南守住淮河、北守住台儿庄,即守住徐州南北两端的门户。

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是位久经战阵的指挥官。他在徐州的南部部署桂军李品仙部第十一集团军、廖磊部第二十一集团军及于学忠部第五十一军、张自忠率领的第五十九军等部,利用淮河两岸阵地,顽强阻击,至2月21日,形成隔淮河对峙的局面。日军南北夹击徐州的图谋难以得逞。

南路失败后,日军改为北攻南守,以“华北派遣军”矶谷廉介的第十师团和板垣征四郎的第五师团为主力,由津浦线正面与左右两翼兵分三路向徐州一线进攻:津浦线左翼,日军第十师团的濑谷旅团于2月25日渡过黄河,向鲁

西的嘉祥等地进攻;津浦线右翼,日军第五师团在1938年1月由青岛登陆后,沿胶济线西进,抵达潍坊后,转向南,猛攻临沂;日军第十师团主力则由津浦线正面进攻藤县、枣庄、峄县;在得手后,第十、第五师团会攻徐州的北方门户台儿庄,然后挟战胜之威,压向南方,轻取徐州。

李宗仁针对日军的战略意图与进攻方向,在徐州北部,以台儿庄为核心,部署防务:以第三集团军孙桐萱、曹福林的2个军,守鲁西嘉祥;以庞炳勋第四十军、张自忠第五十九军守卫临沂;以川军第二十二集团军孙震部守卫滕县;以孙连仲第二集团军的3个师,沿运河布防,固守台儿庄;以汤恩伯第二十军团的3个军,让开津浦正面,诱敌深入,待日军主力进到台儿庄时,即潜进南下,拊敌之背,协同孙连仲集团军等部,前后夹击,将日军包围并歼灭之。以张自忠第五十九军担任第五战区的机动预备队。

至此,台儿庄已成为中外瞩目、中日双方军队必争的军事要地。

中国军队力守临沂

中国军队在台儿庄的防守阵地呈三角形:台儿庄是核心,其东北侧翼是临沂城,其西北侧翼是滕县县城。只有守住临沂城和滕县县城,才能切断日军两个师团的会师,阻挡日军挺进到台儿庄,确保台儿庄的防守。台儿庄不失,徐州就不会有危险。

因此,临沂保卫战和藤县保卫战,成为台儿庄大战的序幕战。

1938年2月下旬,在津浦线左翼的日军向鲁西的嘉祥等地进攻,遭到中国第三集团军孙桐萱、曹福林两个军的顽强抵抗。中国军队苦战多日,嘉祥失而复得,第五战区的左翼转危为安。

3月中旬,在津浦线右翼的日军板垣征四郎的第五师团,向临沂猛攻。日军第五师团是日本最精锐的17个常设师团之一,因官兵来自广岛地区,称广岛部队,配备大量的坦克、巨炮等重型武器,机械化程度高,战斗力强,凶悍狂妄。在日本全面侵华战争爆发后,其曾参加南口、忻口、太原等战役,师团长板垣征四郎是策划九一八事变的主谋。

临沂为鲁南军事要地,是各公路的交叉点:南通江苏北部的新安镇(今新沂)至徐州、连云港,西南通台儿庄、枣庄,西北通费县、泗水、蒙阴、新泰,东北通莒县、诸城,是台儿庄东北侧翼之屏障,离台儿庄约90公里,其得失关系到台儿庄的安危和徐州会战的全局。因此,守临沂,就是保台儿庄!临沂阻击战成为斩断日军两师团会师台儿庄的刀锋。

防守临沂的第三军团庞炳勋部,实际上只有一个第四十军,下面只有一个第三十九师,辖2个旅,共有5个团,13000余人;再加上由青岛撤退来的海军陆战队沈鸿烈部,2个大队,约3000人。1938年3月2日,日军侵占临沂的外围阵地汤头,直扑临沂城。3月10日,日军约八九千人,骑兵四五百人,在战车20余辆、装甲车60余辆、飞机10余架、炮30余门的强大火力掩护下,开始向临沂城猛攻。庞部虽拼死抵抗,但由于实力过于悬殊,伤亡惨重,形势危在旦夕,连电告急。李宗仁急电令第五十九军增援临沂。

在国难深重、大敌当前之际,中国军队精诚团结、奋勇抗敌。因军情火急, 3月10日,第五十九军从峄县出发,星夜兼程,赶往临沂。当时天气寒冷,雨雪霏霏,道路泥泞不堪。日军得到情报后,断定其携带大量武器装备,靠手提、肩挑、马拉,最少要走3天,才能到达临沂,因而决定利用这时间差,先全力消灭庞炳

勋的第三军团残部,攻占临沂,再以逸待劳,张网以待第五十九军自投罗网,前来送死。

然而,日军没有想到的是,第五十九军的三万将士,救兵如救火,以急行军速度,一日夜驰进180余里,迅速抵达临沂城北部之沂河西岸布防。当时,日军正向临沂城猛攻,中国守军听闻援军赶到,士气大振。3月13日子夜到3月14日拂晓,第五十九军主力,运动到临沂城东北三十公里的诸葛城村一线,强渡沂河,到达东岸,然后以黄维纲第三十八师为左纵队,刘振三第一八○师为右纵队,董升堂第一一四旅为总预备队,迅速向正进攻临沂城的日军右侧背发动猛烈攻击。左、右两路官兵迅速突破敌军阵地,发扬原西北军近战的优良传统,与敌军短兵相接,白刃肉搏。许多官兵夹着成捆的手榴弹和炸药冲入敌阵。日军第五师团难以招架,调来援兵4000多人,于3月16日,从汤坊崖西渡河,配合坦克、装甲车,向沂河西岸的第五十九军阵地猛攻。敌机10余架轮番轰炸。第三十八师伤亡较重,但官兵仍然守住了阵地。

经三天血战,至3月18日,中国军队两部分别从东、南、西三面夹击汤头、傅家池、草坡一线的日军,终将其完全击溃。日军遗尸遍野,其第五师团约3个联队几乎被全歼。

日军第五师团不甘心失败,于3月23日复派增援部队4000余人,再次向临沂反攻,侵占临沂城大部,形势又趋危急。第五十九军所部再次增援临沂,前仆后继,与日军激战,终于打退敌军,收复失地。

临沂保卫战两次大捷,打死打伤日军6000余人,保住了临沂,粉碎了日军两师团会师夹攻台儿庄的计划,是“台儿庄大捷前,最光辉的序幕战”。号称日本“铁军”的第五师团两次遭到惨败,其师团长坂垣征四郎羞愧难

当,几欲自杀谢罪。

与滕县共存亡,王铭章全师殉城

日军在津浦线左、右两翼遭受到重大打击后,于是第十师团主力便由津浦线正面孤军深入,向南猛攻。从3月14日起,濑谷旅团出动步、骑兵万余人,在20多门大炮、20多辆坦克和30架飞机掩护下,向滕县北的界河、两下店第一线防守阵地进攻。

当时驻防界河、两下店与滕县城的是川军第二十二集团军一二二师王铭章部。日军进攻一天,未能突破界河、两下店的主阵地,就分兵迂回包围滕县城,同时发起进攻。滕县城内守军只有一二二师师部与一个旅部特务连、通讯连、卫生队,加上县长周同率领的县保安队四五百人,总共不过两千多人,武器装备低劣。王铭章与守城官兵相约,绝不后退,誓与滕县共存亡。

到3月16日,滕县城外围的中国守军第一线阵地界河、两下店等地逐个被日军突破,滕县成了一座孤城。日军将围城部队增加到三万多人,在飞机、坦克、大炮掩护下,发动更猛烈的进攻。日军的炮弹集中轰炸滕县的城墙,将城楼、城垛全部炸毁,城墙也被炸开多处缺口。日军几次企图从炸开的城墙缺口处冲进城内,都被守军死力堵住,用成束手榴弹投向敌群,炸得日军血肉横飞,迫使敌群后退。中国军队无掩护,无增援,伤亡也很大。鲜血浸透了城墙与每一寸土地。

3月17日黎明开始,日军集中50多门山炮、

野炮,向滕县城猛轰; 20多架日机低空扫射投弹。城内弹如雨下,火光烛天,硝烟弥漫,全城一片焦土。中国守军伤亡殆尽,所剩无几。日机轰炸后,日军以坦克掩护,终于从几处轰塌的城墙缺口冲入城内。依然坚持战斗的中国守军奋然跃起,在近距离内与敌军肉搏,有死无退。战斗坚持到傍晚,守城工事全被摧毁,手榴弹也已用尽,王铭章仍坚持在城中心的十字街口,指挥余部继续战斗。占领西关城楼的日军居高临下,集中火力向王铭章的指挥部猛扫。王铭章身中数弹倒地,随从将他扶起,他疾呼:“杀敌!杀敌!不要管我!”接着又身中数弹,壮烈牺牲。

日军冲进城后,城内最后的守军坚持战斗到最后一息,直到3月18日中午,全部战死。三百多名伤兵誓死不当俘虏,互相用手榴弹爆炸自杀,县长周同也跳城殉国。此次战斗中, 2000多守城中国官兵全部壮烈殉国。日军伤亡则达4000余人。

气壮山河的台儿庄保卫战

濑谷旅团占领滕县、峄县后,像恶狼一样向台儿庄猛扑过来,于3月23日黄昏进至台儿庄庄外。

台儿庄南靠运河北岸,四周有长约4公里的砖砌城墙,建有大小碉堡多座,共有6个城门,城西南文昌阁为全城制高点。担任台儿庄守备的是第二集团军第三十一师池峰城部。

3月24日,日军2000人,在飞机大炮的配合下,开始猛攻台儿庄。日军以猛烈的炮火摧毁了东北城墙,一度突入庄内,被第三十一师官兵击退,遂在北郊构筑工事待援。25、26日,日军有两支援军开抵台儿庄。27日,日军向台儿庄发起两次猛攻,占领城墙东北角,一部突入庄内,与第三十一师反击部队展开激烈巷战。突入的日军被压迫于城内大庙附近固守。第三十一师经4天激战,伤亡2800余人。师长池峰城将全师剩余部队缩编为7个战斗营。当晚17时许,日援军到达台儿庄附近,台儿庄形势更趋严峻。

3月28日,日军集中兵力,在30余辆战车 引导下,与前日突入庄中之日军协同,对台儿庄的西北角发动猛攻,妄图夺取西门,截断中国守军第三十一师师部同庄内联络的唯一通道。情况紧急!第二集团军总司令孙连仲除严令第三十一师据守台儿庄阵地抗击外,又下令第二十七师、第三十师等,一部分向台儿庄内增援,一部分从东、西两面向日军侧翼及后方反击。三十一师将所有能够战斗的勤杂人员全部组织起来投入战斗,与日军展开肉搏拉锯战,隔墙相击,逐屋争夺,阵地成犬牙交错状态;又派出57名敢死队员,身穿日军服装,潜入日军阵地,对日军进行突然袭击。中国空军也首次以9架战斗机,直接支持守军战斗,对士气鼓舞很大。经过一天的血战,终于打退了日军的进攻。

到4月初,战斗更加激烈。日军攻占了台儿庄几乎三分之二的地方,与庄外日军配合,内外夹攻。日军的炮弹、燃烧弹、催泪瓦斯弹,将全庄变成一片火海与瓦砾。中国守军死伤十之七八,台儿庄几不能保。但剩余守军仍据守庄之西部拼死抵抗。战士们在疯狂的日军面前杀红了眼,倒下一批,又冲上一批。当日军坦克一辆辆冲来时,战士们毫不后退,而是冲上去,将其团团围住,攀登上坦克,用身体压着多达12枚的集束手榴弹,将其一辆辆炸毁,自己则同归于尽。4月5日,孙连仲在给蒋介石的电报中说:“……连日激战,结果第二十七师仅余战斗员千余人,第三十一师千余人,第三十师2千余人……负伤官兵之未退出者,誓与阵地偕亡,杀声振天,足寒敌胆……”战后统计,

第二集团军共伤亡2万余人。

台儿庄守军历时十余天的抵抗与血战,牢牢地拖住了日军两个精锐的师团,为中国军队围歼该敌创造了条件。

3月底,在台儿庄中央防线之北外围作战的汤恩伯军团,辖3个军,总兵力7.2万余人,按照中国守军预订计划,开始全师南下,向日军侧背发动进攻,采取迂回战术,先于4月6日,在底阁、杨楼,大败日第五师团坂本支队,消除临沂方向的危险,然后迅速南下台儿庄,与孙连仲第二集团军会师,对台儿庄之敌形成内外夹攻之势。中国军队士气大振。时任副参谋总长的白崇禧多次前往台儿庄前线视察检查。后来他评价说,“汤恩伯司令用兵适宜,当敌攻击台儿庄之际,迅速抽调进攻峄县而逞胶着状态之兵力,反包围台儿庄之敌人,与孙连仲部相呼应,同时,并调关麟征、周 二部,击破敌人由临沂派来解围台儿庄之沂州支队,于任务完成后,仍回师台儿庄,此为其用兵灵活、合适之处”(《白崇禧回忆录》,中国人民解放军出版社1987年版,第133页)。

在汤军团挥师南下、中国军队内外夹攻之势的猛烈进攻下,日军阵线动摇。4月6日当天,濑谷旅团长下令日军自台儿庄内外全线撤退。晚8时,中国军队发起全线反攻。汤军团执行庄外包围,孙集团军负责正面清扫。9时半,位于台儿庄北园上的日军火药库被炮火摧毁。深夜,进入台儿庄内的日军被中国军队密集的手榴弹 全歼。4月7日凌晨,庄内中国守军冲出台儿庄,向北追击,歼灭了刘家湖、三里庄的日军。濑谷旅团残部向峄县、枣庄慌忙逃窜,所有的弹药、被服、粮秣及战死日军的尸体,均不及带走,全部放火焚毁,有些重型机械化武器,也因弹尽油竭,被迫破坏遗弃,仅台儿庄附近,即有155重炮

2门、履带牵引车4辆及坦克8辆被遗弃于战场,被中国守军缴获。

台儿庄大捷的重大意义与影响

台儿庄会战是抗战以来,继平型关大捷后,中国军队取得的又一伟大胜利,而且战斗时间更长,战斗规模更大,战果更加辉煌。台儿庄战役历经月余,据不完全统计,

中国军队毙伤日军16000多人,俘虏700多人,缴获大炮31门,装甲车11辆,大小战车8辆,轻重机枪1000余挺,步枪10000余支。

台儿庄战役是日寇发动侵华战争以来遭遇的首次惨败。对日军来说,这不仅仅是他们在兵力上的损失,更是精神上的挫败。“大日本皇军不可战胜”的神话破灭了。这再次证明,只要全中国军民团结一致,坚持抗战,不怕牺牲,貌似强大的日本侵略者是完全可以打败的。台儿庄战役的胜利,在精神上增强了全国军民抗战必胜的信心,鼓舞了抗日军队的士气,用胜利的事实证明了“亡国论”是没有根据的。

台儿庄战役的胜利,改变了国际上对中日战争前途的看法。抗战爆发以来,国际上对中国抗战的前途大多抱持悲观的看法。台儿庄战 役胜利的消息传出,有的国家甚至不敢相信。1938年4月9日路透社电讯说:“英军事当局对于中国津浦线之战局极为注意,最初中国军队获胜之消息传来,各方面尚不十分相信,但现在证明日军溃败之讯确为事实。”各国报刊纷纷赞扬中国在此战中的伟大胜利。台儿庄大捷提高了中国在国际上的地位,为中国争取外援增添了有利条件。

台儿庄大战的捷报传开,全国人民欢欣鼓舞。“国内外舆论一致好评,国内民心志气大为振奋,各地举行祝捷会。武汉行都狂热庆祝,据报载游行人数超过十万以上”(《白崇禧回忆录》,中国人民解放军出版社1987年版,第

137页)。

为了庆祝与纪念台儿庄战役的胜利,中共中央领导人毛泽东等特为此战中牺牲的官兵题词:“奋战守孤城视死如归是革命军人本色,决心歼强敌以身殉国为中华民族增光。”

在台儿庄战役胜利后约一个月,1938年

5月,毛泽东在他的名著《论持久战》中写道: “每个月打一个较大的胜仗,如象平型关、台儿庄一类的,就能大大地沮丧敌人的精神,振起我军的士气,号召世界的声援。”

周恩来评价台儿庄大捷时说:“这次战役,虽然在一个地方,但它的意义却在影响战斗全局、影响全国、影响敌人、影响世界!”

当时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也为此战中牺牲的官兵题挽词:“支干戈以卫家邦壮士不还拼将忠诚垂宇宙,闻鼓鼙而思将帅国觞同哭忍标遗像肃清高。”

1985年,为了纪念抗战胜利四十周年,电影工作者拍摄了彩色电影巨片《血战台儿庄》,重现历史,气贯长虹,在中国大陆与台湾、香港与海外各等地上映后,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1993年4月8日,“台儿庄大战纪念馆”及纪念碑落成,并被国家教委、民政部、文化部、文物局、团中央、解放军原总政治部联合命名为全国中小学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又由中宣部命名为全国“百个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之一。

不畏强敌、勇往直前、为国捐躯的抗战先烈与台儿庄抗战精神永垂不朽! ■

台儿庄大战纪念碑碑文

李宗仁在徐州前线

台儿庄战役形势图

王铭章全师与滕县共存亡

血战中的台儿庄中国守军

毛泽东等为台儿庄战役牺牲官兵题词

台儿庄中国守军发起反击

蒋介石为台儿庄战役牺牲官兵题挽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