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将云集处 英雄大别山

—大别山革命后代笔谈

Yanhuang chunqiu - - CONTENTS - 滕江宁 汪江淮 肖占 戚铁军

—大别山革命后代笔谈/滕江宁 汪江淮 肖战 戚铁军

腾海清之子滕江宁:诞生于三大起义的鄂豫皖根据地

旧中国,鄂豫皖边界地区的广大群众生活困苦。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前,当地曾发生过多次农民抗租、分粮、驱逐传教士等自发斗争。鄂豫皖是马克思主义思想传播和中国共产党组织建立较早的地区。且大别山区地势险要,物产丰富。这些都为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创建和发展奠定了基础。

1927年,蒋介石、汪精卫先后发动反革命政变。鄂豫皖地区农民运动遭国民党反动派血腥镇压。在中国共产党“八七会议”精神指引下,鄂豫皖三省党组织领导大别山军民奋起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残酷镇压。

1927年11月13日,大别山南麓的农民自卫军发动黄麻起义。1928年5月6日,在特别区委领导下,打入丁家埠、李家集民团内部的共产党员周维炯等率领部分士兵发动立夏节起义(又称商南起义)。1929年11月,中共安徽临时省委欲在六安、霍山地区组织农民起义。7日晚,驻六安独山三区二乡农协会秘书和两名女农协 会会员被捕,农协会花名册被搜去,暴动提前。此后,霍山等各区县相继行动,配合独山起义。4月,霍山东北地区群众举行起义。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六霍起义。以大别山为中心的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就这样在黄麻、立夏节、六霍三大起义基础上建立起来。

汪少川之子汪江淮:一门五烈 英魂永存

金寨县燕子河镇毛河村,是我父亲汪少川的故乡,也是他革命一生起步的地方。爷爷汪永熙出身贫农,生性刚强,常为被官府和恶势力欺压的百姓打抱不平。1929年6月,爷爷在永佛寺地区组织了400余人的红色赤卫军并任总指挥,他的两个弟弟和3个儿子也加入了队伍。赤卫军的主要任务是配合红军守阵地、安置伤病员、筹集粮款及帮助建立农会等。当时我的父亲年仅14岁,在指挥部当勤务兵,主要负责送信、传达命令、侦察敌情。

1930年6月,红一军主力转移到外线作战,国民党军和反动民团乘机疯狂反扑,爷爷带领赤卫军边打边撤,想退到豫南找红军会合,不幸在金寨抱儿山被数千敌军围困,与敌血战两昼夜,歼敌两百余人,终因弹尽粮绝,阵地失守,队伍被打散。爷爷负重伤昏迷被擒后,宁死不屈,敌人残忍地砍下他的头,挂在长竿上示众,不准收尸。爷爷的两个弟弟、两个儿子也光荣牺牲。我父亲乘混战和暗夜滚下崖,藏在草丛里躲过了敌人搜索。这一仗,父亲一家5位亲人为革命献出了生命。

当年冬天,红军主力终于打了回来,父

亲找到了党组织和红军队伍。1934年9月,红二十五军要转移出大别山,军长徐海东、政委吴焕先和鄂豫皖省委书记徐宝珊找到汪少川,要他担任皖西第一支便衣队—燕子河团山武装便衣队的指导员,坚守大别山,安置伤病员,开展和建立一个游击根据地。汪少川服从组织安排,毅然挑起重担,坚持战斗在大别山。

肖选进之子肖占:一生百战多 热血铸忠诚

我的父亲肖选进出生于安徽省金寨县, 1931年1月,不满11岁就参加了红军,正赶上鄂豫皖根据地辉煌的后期。一年后,红四方面军战略转移,三年后红二十五军战略转移,此时的鄂豫皖根据地被白色恐怖笼罩,处于最艰苦、最困难的时期。高敬亭同志临危受命重建红二十八军,父亲跟随高敬亭政委,参加了艰苦卓绝的三年游击战争。三年中,红二十八军共牵制敌军17万人,歼敌5万余人,使革命的红旗始终高高飘扬在大别山上。

木子店遭遇战中,父亲负重伤,右肺被打穿,在老乡家养伤数月,未等痊愈就去找部队。养伤地离家乡不足百里,但父亲从未想过离开部队回家乡,当时想的就是一心跟党走,打败国民党,让穷人有饭吃,过上好日子。抗战时期,父亲奉命率部偷袭南京江心洲,在长江与敌巡江船遭遇,敌军官用枪顶着他的头击发,哑火未响,他临危不惊,指挥部队全歼敌巡江队近百人;夜袭磨盘山,父亲独闯敌营,智擒敌支队长,扭转了战局;淮海战役中,他率一个团血战大王庄,在黄维兵团核心阵地前撕开一个大口子;湾沚追击战,他率一个团,顽强抗击两万多突围之敌军,为二十五军以一个军全歼敌一个军创造了战机;唐山大地震后,他奉中央军委命令指挥10余万救灾大军,奋战百余天,光荣地完成了抗震救灾任务。

父亲一生经历了22年战火,参加过众多战役战斗,身背7创, 3次与死神擦肩而过,书写过传奇,收获过辉煌。在漫长的革命生涯中,从一个目不识丁的放牛娃成长为一名共和国开国将军,将自已的一生献给了党和人民。

戚先初之子戚铁军:血染的大别山

鄂豫皖革命根据是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中共在湖北、河南、安徽三省边界以大别山为中心区域建立的重要革命根据地,是全国第二大革命根据地。那里奏响了武装反抗的号角,孕育了百万雄兵,拉开了战略反攻的序幕,走出了数百名将相,烽火不息,红旗不倒,对夺取新民主主义革命在全国的胜利发挥了重大作用。

父亲戚先初生于1913年,原姓“漆”,因不识字,参军后被误写成“戚”。在20世纪40年代编纂的《漆氏六修族谱》中,有关父亲的记述只有这样几个字:“生于民国二年癸丑七月初五辰时,殁葬失考。”

父亲17岁参加红军,离开家乡,自此一去不归,十几年杳无音讯。在家乡人看来,一定是已经死亡。红军时期,根据地生存条件恶劣,战场残酷无情,人死似乎是一种常态。在翻阅族谱的过程中,我发现,有不少与父亲同时代的人,均被注明“殁葬失考”。这其中的许多人都参加了红军,他们才是真的战死沙场,客死他乡,“殁葬失考”。

不仅是漆氏家族,当地许多家族的族谱中, “殁葬失考”的红军比比皆是。从大别山走出来的老红军、老将军,哪位不是九死一生?他们意志坚强、英勇无畏,他们不追名逐利,为了民族的解放事业血洒沙场、马革裹尸。他们是共和国的真英雄! ■

汪少川之子汪江淮

腾海清之子滕江宁

肖选进之子肖占

戚先初之子戚铁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