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防力量的战略提升/罗援

Yanhuang chunqiu - - CONTENTS - 罗援

中华民族自古就是热爱和平的民族,古训即有“和为贵”“自古知兵非好战”的箴言。华夏大地富饶辽阔的疆域,为这里的人民提供了幸福生活的物质基础。在我们博大精深的文化宝库中,尽管兵书汗牛充栋、百家争鸣,但却是以“不战而屈人之兵”作为最高境界,而不是将恃强凌弱的“丛林法则”作为战争制胜的准则。然而,中华大地广袤的沃土和丰富的宝藏总是被列强觊觎,外敌的频繁入侵、蹂躏又使中华民族背负了沉重的历史包袱。新中国成立后,复杂多变的安全环境,更使重新站立起来的中国人民感受到“忘战必危”的切肤之痛。可以说,中国的国防现代化,在一定程度上是被我们的对手给逼出来的,是他人“倒逼”的结果。

一、保家卫国—四次“倒逼”的国防现代化之路

第一次“倒逼”是抗美援朝战争。新中国建立之初,百废待兴,需要休养生息,恢复经济,医治战争创伤。但是,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中国人民为了保家卫国,进行抗美援朝。这一仗,打出了我们的国威、军威,也“倒逼”了中国军队的发展。1954年,中国军队在装备上学习苏军,共装备了106个步兵师、18个地面炮兵师、8个高炮师、3个坦克师和23个航空兵师。苏联当时援助中国项目156个,落实了150个,其中44个与军工有关,这为我们三军主战装备的工厂打下了基础。中国用不到十年的时间、几十亿的人民币,建造了自己的国防工业体系,创造了世界上用时最短、成本最低的国防建设奇迹。可以说,敌人的步步紧逼,促使我们打下了国防现代化的基础。

第二次“倒逼”是20世纪60年代,美国对 我们进行的“核讹诈”和“核威胁”。1952年,艾森豪威尔上台,把核武器部署在关岛。1955年,海峡两岸发生危机,艾森豪威尔说:没有任何理由不使用核武器。这明显是对中国进行核讹诈。中国领导人认识到,如果我们没有核武器就会被别人欺负。于是请求苏联帮助我们建立核工业设施。然而,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声称,中国不愿意加入他们的核保护伞,他敢断言,中国不仅造不出原子弹,而且很可能连裤子都会输掉。这时,毛泽东同志说了句掷地有声的话:“那好吧,就让我们自己来干一干,我们也来试一试。”陈毅元帅说:“即使我们把裤子当了,也要生产出自己的原子弹。” 1964年,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这次核试验的成功,标志着中国国防现代化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第三次“倒逼”是1999年的“炸馆事件”和2001年的“撞机事件”。2000年,我到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当访问学者,参加一次学术报告会,

正好美国将军、前北约驻欧盟军最高司令克拉克回来述职,讲美军在科索沃战争中的武器装备打击目标如何精准。我问克拉克先生:“既然你们的武器装备打击目标这么精准,怎么把我们驻南联盟大使馆给炸了?”克拉克无言以对,美国前国务卿黑格只好站起来圆了一个场,说那次确实是一次误炸,希望中国朋友对此能予以谅解,并再次向中国表示歉意。

这一“炸”一“撞”使我们得到了两个战略启示:一是“树欲静而风不止”;二是“落后就要挨打”。于是,我们调整了改革开放之初制定的“军队要忍耐,军队要勒紧裤腰带,国防建设要给经济建设让路”的方针,制定了“国防建设和经济建设同步发展,协调发展”的方针政策,现在又进一步发展为“军民深度融合”的战略。2009年,在国庆60周年大阅兵上,我国亮相了很多新型装备,这就是“十年磨一剑”。

第四次“倒逼”是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南海问题凸显,我们的岛礁被蚕食,资源被掠夺,海域被瓜分,主权受到侵害。2012年的“黄岩岛事件”,2013年的“仁爱礁事件”,2014年的“半月礁事件”,都使中国忍无可忍。然而,我们的国防能力和国防需求之间还有差距。我们不得不加强自己的国防建设。于是,我们自力更生,研发出了自己的预警机,这对增强我们的国防力量有很大帮助。在某些技术指标上,我们的预警机甚至超过了美国的预警机。美国 的预警机(美国E3预警机)是一个机械扫描,而我们的预警机(中国空警2000预警机)是电子扫描。因此,我们的预警机也叫“争气机”,给我们中华民族争了气。目前,我们的052C、052D导弹驱逐舰,054A导弹护卫舰以及我们的加油机、预警机都已开始装备部队。

我们现在面临中华民族崛起的第五次挑战,美国发起美中贸易战,试图在芯片等高新技术上卡中国的脖子,在台海地区兴风作浪,遏制中国的崛起。我们要发扬中华民族不屈不挠的优良传统,把压力变为动力,把坏事变成好事,打好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关键核心战略技术攻坚战。

二、能战方能止战—中国国防现代化实现的四大战略提升

现在,我国的国防现代化水平在总体上已经接近世界先进水平。我认为,迄今,我们在武器装备上实现了四大提升。

第一大提升,我军许多重要装备实现了零突破,解决了从无到有的问题,并填补了一些装备的短板。譬如我们以前没有航空母舰,但现在我们不仅改装了瓦良格号(辽宁号),还自己研发新型航空母舰。同时,我们还有了预警机、加油机等以前没有的装备。

第二大提升,我军原有装备实现了代际跨越,解决了武器的更新换代问题。以前我们的装备主要是以二代或二代半为主体。比如飞机,过去我们的飞机是歼-6、歼- 7,最多是歼-8。而现在我们的歼- 10、歼- 11B、苏- 27、苏- 30都是三代机。2016年11月1日在珠海航展亮相的歼- 20,它在技术指标上已经达到了第四代战机的标准,在国际上被认为是第五代战机的水平,

和美国的F- 22和F- 35一个档次。

第三大提升,多种武器装备实现了信息化改造或创新,达到了“1加1大于2”的效果。现代化战争由以前的机械化向信息化迈进,我们的军队也要适应这个潮流,系统地提升联合作战能力,实现两个转变:由人力密集型向科技密集型转变,由数量规模型向质量效能型转变。

第四大提升,我军拥有了一批令敌人望而生畏的杀手锏装备,实现了慑战止战。强比强,高比高,是不恰当的,比如,美国的军费预算是6000多亿美元,我们才1000多亿美元;美国军事发展出于全球性战略目的,而我们的国防建设立足于保家卫国。因此,我们要形成不对称优势。在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大阅兵中,我军展出了东风- 26导弹,外界曾经猜测这是一款中程的地对地导弹,射程4000 — 5000公里。解说员则说,这款导弹具有对海上大型机动目标进行精准打击的能力。另外,我们还有一些新概念武器。这都意味着我们有了杀手锏装备。

三、有灵魂、有本事、有血性、有品德—中国军队必备的四种精神品格

国防现代化是一个大系统,它应该由“四高”组成,即高素质的

人、高精尖的武器装备、高端前瞻的军事理论和高效率的军队。在这四个要素中,人是最关键的,必须是现代化的军人,必须是习近平主席强调的“有灵魂、有本事、有血性、有品德”的新一代革命军人。

一个民族、一个军队必须要有“魂”,“魂”

就是我们的民族精神。

弘扬民族精神,要坚定理想信念。电影《英雄儿

女》塑造了一个英雄人

物王成,他手握爆破筒 高呼“向我开炮”,与敌人同归于尽。现实中,王成的原型叫蒋庆泉,当时他高呼“向我开炮”后,并没有和敌人同归于尽,而是被敌人炮弹的声浪震晕了。撰写《向我开炮》一文的战地文学记者洪炉遍寻全国各地,终于在锦州一个偏远的农村找到了蒋庆泉。蒋庆泉所在县询问英雄有何要求,表示都会尽量满足他。蒋庆泉老人却说:“我什么要求都没有,如果说有要求,只有一个,请给我补发一个参加抗美援朝战争的参战纪念章。”当时,这个纪念章已经绝版,于是原总政治部特意为蒋庆泉老人定制了一个。颁发纪念章时,尽管老人已是80多岁高龄,但依然迈着矫健的步伐登上主席台。他的老首长、二十三军原政委裴周玉将军,已经100多岁,由两位战士搀扶着,也颤颤悠悠地登上主席台。蒋庆泉老人向裴周玉将军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高呼:“报告政委!你的战士蒋庆泉来向你报到!我的团长牺牲了,我的营长牺牲了,我的连长牺牲了,我的排长、班长都牺牲了,现在唯一幸存的战士蒋庆泉来向你报到。”最后,裴周玉将军颤颤巍巍地把参战纪念章戴到了蒋庆泉老人的身上。这就是我们的英雄,祖国一声呼唤,他就来向我们的党、我们的军队报到。这就是我们军人的精神,我们军人的理想信念。

理想信念要由忠诚来护卫,而忠诚要由勇敢和血性来表现。我们的军队就是一支勇敢的、有血性的队伍。我的一位好友李刚林,在加拿大一个小镇遇到一位来自美国的老板。这个美国人说,他曾参加过长津湖战役,是一名重机枪手,他在朝鲜战场上和我们的志愿军对抗时,看到志愿军在几乎冻僵的情况下,只是把床单披在背上,依然冒着枪林弹雨前赴后继地向前冲锋。他饱含敬畏地说:“你们这支军队、你们这个民族就有这种一往无前、前赴后继的精神。有这种精神的民族和军队,是无法战胜的。”

习近平主席呼吁我们要弘扬民族精神,我认为这种精神的确是中华民族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无价之宝,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决战决胜的伟大魂魄。优秀的民族精神应代代相传!

近年来,有些人恶意诽谤、抹黑英雄,宣扬历史虚无主义。戚继光、黄继光、董存瑞、刘胡兰、杨靖宇、赵一曼、毛岸英、狼牙山五壮士等英雄,在网上不断被人抹黑。毛岸英是开国领袖毛泽东的儿子,为了国家,为了人民,牺牲在战场上。当年目睹了毛岸英牺牲的战友杨凤安,听说毛岸英被抹黑时,气得浑身发抖,拍着桌子喊:“我如果见到那个人,我非要扇他一个大耳光,丧尽天良,人都为国捐躯了,这样说还有什么良心!”

著名诗人郁达夫曾经说过,一个没有英雄的民族是不幸的,一个有英雄却不知敬重爱惜的民族是不可救药的。一些所谓的网络“大V”,辱骂我们的英雄,亵渎我们的领袖,有的人可能是为了逞一时嘴快,但有的人恐怕是要颠覆共产党的历史,特别是革命战争史。不管目的是什么,都是不尊重我们的历史,伤害我们的民心。毛泽东同志曾说过一句话:军民一心,试看天下谁能敌?只有军民一心,大家共同守卫国家,守卫民族精神,中国才能强大起来!

四、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中国国防建设要与国家利益相得益彰

针对当前整个国际环境中反传统、反全球 化、反建制的“三反”潮流,我们要保持一种战略定力。我认为,对于当前的全球问题,如中美关系问题、南海问题等,关键是要把自己发展好。当前,我国正在进行军改,通过改革整体提升综合国力,特别是我们的国防实力与自卫能力。

中国综合国力,尤其是国防实力的提升,导致国际上出现了所谓的“中国威胁论”。

首先,我们要对“威胁”作一个定义。我认为,“威胁”等于“意图”乘以“能力”。一是你有没有这个意图,二是你有没有这个能力。在这两方面中国是非常透明的。邓小平同志说过:中国现在不称霸,以后不称霸,中国强大起来也不称霸。我们只是要让自己的人民幸福起来,自己的国家强盛起来,现在还没有哪个国家的意图能做到如此透明。针对当前的“中国威胁论”,增信释疑非常重要,要把军事和外交有机地结合在一起。例如我们到新加坡参加亚洲安全峰会,到太平洋参加环太平洋军演,我们也请外国的军事要员来中国参加香山论坛,这就是增信释疑。增信释疑首先是要有信任,如果对中国没有信任,那无论中国发不发展都是问题。现在有些人认为中国构成威胁,我认为“威胁”和“威慑”是两个词,我们从不去威胁别人,但是我们必须要有威慑能力。一个军队就是要有战斗力,就是要能打仗、打胜仗。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这样才能对对方形成一定的震慑,有了威慑力才能止战。

一些国家对中国的发展感到紧张,问题不在中国,而在其自身。中国的发展是为了维护和平,而不是去侵略任何国家,但我们也绝不允许其他的国家侵犯我们的一寸领土。

虽然在战略上我们是后发制人,但在发展的谋划上,我们要下“先手棋”,不能下“后手棋”,要主动设计谋势,要有前瞻性。我们的国防建设要和国家利益相匹配,国家利益发展到什么程度,国防建设就要跟进到什么地方。我们必须忠诚、智慧、勇敢地保障国家的利益,这是一个长远的战略规划问题。■

罗援

珠海航展上的歼- 20

东风- 26导弹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