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如磐石的党性 深似海洋的情怀—记开国将领张国华/金一南

—记开国将领张国华

Yanhuang chunqiu - - CONTENTS - 金一南

什么叫党性与血性?对共产党员来说,党性就是党员的组织性、纪律性、原则性、战斗性。党性必须依靠血性来支撑和捍卫。以血性支撑的党性,是党的生命力和战斗力的来源,如果没有血性支撑,组织性、纪律性、原则性、战斗性就成了一纸空文。

一、越是自己的部队,越要承担艰苦的任务

张国华是1955年新中国第一批授衔的175名中将之一。

革命战争年代,在强手如林、战将如云的人民解放军队伍中,张国华虽然打仗不错,战绩也颇佳,但排序并不突出。他领导的十八军组建时间并不长,在刘(伯承)、邓(小平)领导的第二野战军中,还没有进入主力行列。但使张国华的名字载入中华人民共和国史册的原因是什么?首先是他坚如磐石的党性。

1950年初,中央决定提早进藏。毛泽东说: “西藏人口虽少,但战略地位和国际影响极其重要,必须尽早占领。”最初考虑这一任务以西北方面为主,西南方面为辅,因为当时西南战事尚未完全结束。

彭德怀提出:“西北方面战线太长,兵力分散,战事虽然基本结束,但少数民族地区广大,情况复杂,原有兵力本来就少,难以抽出太多兵力进藏;且从青海格尔木方向进藏的道路多年破损,仅修路就需很长时间。”毛泽东当时正在苏联访问,看到这个电报随即指示:“由青海 及新疆向西藏进军,既有很大困难,则向西藏进军及经营西藏的任务应确定由西南局担负。”

刘(伯承)、邓(小平)本来是进藏的辅助方向,现在变成了主要方向,而且不但“向西藏进军”,还包括“经营西藏的任务”,压力陡增。

当时六十二军驻西康,距西藏最近,理所当然成为进藏部队首选。但刘伯承考虑六十二军来自一野,让他们进藏不妥,应该是让自己的部队去。那一代人的领导风格就是如此:越是自己的部队,越要承担艰苦任务的主力。

刘、邓最后商定:六十二军不进藏,调自己指挥的二野一个主力军承担进藏任务。但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由于该军军长身体状况不佳等原因,难以进藏。

僵局就这样出现了。种种原因迫使刘、邓的选择一变再变,给中央的报告反复推迟。毛泽东一直在等待西南方面的报告,忧心如焚。

张国华的十八军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领受了进藏任务。十八军原定的任务是接管富庶的川南。军长张国华已被定为川南行署主任,军政委谭冠三被任命为自贡地委书记。1950年

1月7日,张国华在赴川南行署上任途中收到刘、邓急电:就地待命,军领导及各师一名负责人速赴重庆领受最新任务。

1月10日,刘、邓接见张国华等十八军领导。邓小平开门见山道:“今天谈话凭党性。”他之所以特别强调这一点,是因为之前与另一位没有谈拢。张国华回答:“一切听从党安排。”邓小平说:“×××不去西藏,你指挥部队去。”张国华答:“坚决完成任务!”单刀直入的几句话下来,张国华的党性立现。

二、人民解放军以解除人民痛苦为己任

我们说,真正的党性并不表现在平时滔滔不绝的政治表态,而是关键时刻敢于挺身而出的勇气和担当。坚强不动摇的党性就是在关键时刻坚决完成党赋予的任务。

军长同意、军领导班子同意,不等于全军都同意。由去“天府之国”的川南突然改去高原严寒的西藏,十八军部队上下一时有人转不过弯子来。谁不想去富庶的地方驻扎?很多干部还没有结婚,还想到川南发展事业、组建家庭。突然一道命令下来要求转而去西藏,部队逃兵数量猛增。严重的时候,一天一个班跑得只剩班长、副班长。连队干部夜里不敢睡觉,轮流把门,营团干部天天追问逃兵数量。

跑的不仅是士兵,一些干部也出现动摇。十八军五十二师一五四团副政委刘结挺是张国华最欣赏且准备重点培养、重点使用的干部,也写信提出身体不好,不能进藏(注:刘结挺即文革中在全国都留有恶名的四川革委会刘结挺、张西挺夫妇, 1982年刘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

张国华看信后气得手发抖。政委谭冠三说: “把刘结挺绑起来!他不去,捆也要给老子捆进去!”正是这句气话提醒了张国华。他后来要求:“凡是逃兵一律不许进藏。”他说:“我们进藏的光荣绝不能让这些逃兵玷污了!”

在十八军进藏动员大会上,张国华说:“你把西藏看成是不毛之地,可英帝国主义却从不嫌它荒凉,百余年来拼命往那里钻,现在美帝国主义又趁机插足。难道我们对自己的国土反倒没有帝国主义热心?”“如果西藏真被帝国主义分割出去,我们的西南边防后退到金沙江,恐怕我们在四川也坐不安稳吧!”他还说:“进藏确实苦,可是西藏人民世世代代在农奴主残酷压迫之下生活,岂不更苦?人民解放军以解除人民痛苦为己任,我们怎能眼看他们受苦而无动于衷?”

这就是张国华的党性,十八军的党性。在革命已经胜利、一些人开始享受果实、回避危险和艰辛的时候,张国华挺身而出,担起千钧重担。共产党员的党性,不仅仅表现在服从党的安排,更表现在牺牲自我利益去解除人民痛苦上,是真心实意为人民服务。

小平同志亲自坐镇十八军进藏动员会,对张国华的讲话带头鼓掌,并给十八军将士题词: “接受与完成党赋予的最艰苦的任务,是每个共产党员、每个革命军人无上的光荣。”

三、前进一公里,牺牲一个人

1950年的青藏高原几乎没有现成的公路,部队走的还是千百年来马骡踏出来的茶马古道。十八军军长张国华手中连准确的地图都没有,只能通过各种渠道搜集有关西藏的图书资料。一本1930年出版的《西藏始末记要》这样描述西藏地理:“山有千盘之险,路无百步之平。乱石纵横,人马路绝,艰险万状,不可名状。”

为把公路修通到拉萨,十八军新组建了支援司令部,战士们领到的武器不是钢枪,而是铁锤、钢钎和十字镐。十八军部队的三个师从康藏线(现在的川藏线)进军西藏,五十二师、五十三师、五十四师中绝大部分官兵都在修路。在这片亘古荒原及高寒冻土上,沼泽、塌方、泥石流等自然灾害随时发生,官兵用绳索拴着身子在悬崖峭壁上凿石开路, 冰河架桥。

据后来测算,几乎每前进一公里就有一名战士倒下。十八军走过了二郎山、雀儿山、色季拉山等14座大山,跨过了岷江、大渡河、金沙江、怒江等大江大河。1950年春,历时一年零九个月的艰难行军,张国华以共

产党人坚定不移的党性,率领十八军部队进入西藏。

人民解放军进藏,印度的尼赫

鲁政府表示“不安”和“疑虑”,要求中国政府给予“解释”。中国驻印度大使申健答复:西藏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进藏是人民解放军的权力。毛泽东得悉,于1950年10月28日作出批示:

周(恩来)并外交部:申健答得很正确,态度还应强硬一点,应说中国军队必须到达西藏一切应到的地方,无论西藏政府愿意谈判与否及谈判的结果如何,任何外国对此无置喙的余地。

毛泽东这段话显现出领袖大无

畏的气魄,更让我们感觉到支撑领袖气魄的十八军将士大无畏的英勇。

张国华坚定不移的党性,同样在构 筑新中国的铮铮硬骨。

四、毛主席让我守西藏,我死也要死在这里

代价也是巨大的。张国华一个女儿因感冒发烧(实际是高原病),病逝于进藏途中。在十八军的进藏动员大会上,当时有个三四岁的小女孩,跳过来又跳过去,满场又敬礼又唱歌,大家不知道这个孩子是谁。后来才知道别人进藏是一个人进藏,而张国华是一家子进藏,这个小女孩就是张国华的大女儿,名叫张小难,她也是十八军进藏牺牲的第一人。张国华的另一个女儿曾跟笔者说:“我母亲一辈子从来不提我姐的事情,我们以为她把我姐忘了。到2005年她弥留之际,一直念叨着我姐的名字,一直念着‘小难,小难,小难……’。那一刻,我们才知道,我母亲一辈子都没有忘记过我的大姐。”

共产党人坚定不移的党性表现在敢于自我牺牲上。1957年3月,西藏军区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干部部、财务部五个部门给中央写报

告,所谓“五大部上书事件”。没有经过司令员张国华和政委谭冠三,一位军区领导到北京开会,把报告作为情况反映递上去了。其中的主要内容是反映部队存在的问题:因驻藏条件太艰苦,希望实行分批轮换,三年或五年,让干部们缓一缓。

这份报告没有不实之词,对存在的问题也没有夸张和夸大。参与起草报告的有副司令员李觉、副参谋长陈子植、政治部副主任洪流、后勤部政委李华安、财务部部长秦卓然、干部部处长方其顺和王达选、军区司令部办公室副主任郑震等。报告递上去后,总部领导批示,指责这些干部“革命意志衰退”“不安心西藏工作”,有“右倾逃跑主义倾向”,要严肃处理。这些人随即都被调离岗位,有的还给了处分,受到不公正对待。

例如李觉,原西南军区作战处处长,十八军进藏跟他并无关系,但他积极主动要求进藏。作为十八军少数知识分子之一,他历任十八军副参谋长、参谋长、西藏军区参谋长、副司令员。“五大部上书事件”后,李觉被调离西藏军区,到二机部任核九院第一任院长。在大西北荒漠戈壁一待就是8年,为新中国核武器发展做出重大贡献。政治部副主任洪流,调到藏北海拔4500多米的无人区杜加里,在极端艰苦的生命禁区,带领工程技术人员和藏族民工挖硼砂,偿还新中国欠苏联的债务。副参谋长陈子植,赴中国与尼泊尔边境,参与在世界屋脊修建第一条高原国际公路的任务。

他们在1979年全部获得平反,恢复名誉,清理了档案中的不实记载。当年这件事情的处理过程,张国华是有责任、有错误的。说李觉、洪流、陈子植等人“夸大坚持西藏地方斗争的困难,犯了右倾机会主义错误”,的确是左了、过了,对他们的处理也重了、错了。但张国华自始至终不是在跟哪个人过不去,不是想打击谁、报复谁。他觉得这个报告违背了毛主席的指示,甚至还怀疑过军区政委谭冠三不够坚定,是否也参与了这份报告,产生一些误会。他只把握一条,即“毛主席让我们守西藏,要走你们走,我死也死在这里!即使是犯错,也让人看见我坚如磐石的党性。”

五、战士靠的是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

1962年中印自卫反击作战前,张国华的党性再次面临考验。当时中国刚刚经历三年经济困难,国力虚弱。军事斗争主要方向又在东南沿海,重点防范蒋军窜犯大陆。与苏联“老大哥”刚刚吵翻,对方撤专家、停援助,“中苏同盟”已成废纸。得到西方势力支持的印度则气焰嚣张,一再侵犯我边境地区领土。我们不得不做出自卫还击的决定后,因过去从未与印军作过战,并不摸底。

这个特殊时刻,毛泽东与西藏军区司令员张国华之间有一段耐人寻味的对话。毛泽东问: “听说印度的军队还有些战斗力,我们打不打得

赢呀?”张国华肯定地回答:“打得赢,请主席放心,我们一定能打得赢。”毛泽东接着说:“也许我们打不赢,那也没有办法,打不赢,也不怨天怨地,只怨我们自己没有本事。最坏的结局无非是印度军队侵占了我国的领土西藏。西藏是中国的神圣领土,这是世人皆知,天经地义,永远不能改变的。总有一天,我们会夺回来。”毛泽东沉思良久,忽然喷出一口浓烟,指着印军据点,接着用大手劈了一下,同时提高声音说道:“扫了它!”

张国华受命后即刻飞返前线,在战前军事会议上传达了毛泽东的指示。他学得惟妙惟肖,包括毛泽东用手一劈的动作。他讲得很快:“事关重大,影响深远。我的决心是准备干掉他1300人,根本不要考虑伤亡,1300也好, 2300也好,打一个补一个,始终保持四个大团满员。”“为了加强指挥,我们都可以下去,必要时,副司令员可以到团里去加强。”他环视会场,话语里充满了鼓动性,“现在是非常时期, 一切都要围绕打仗,一切服从前线,把自己担负的责任落实下去,负责到底。现在北京就看我们的了,是共产党员表现的时候了!”

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胜利结束后,1963年

2月,张国华奉命进京,毛主席点名让他汇报边境自卫反击作战的情况。当张国华说到,“战胜敌人,我们的战士靠的就是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毛主席给予了肯定:“我赞成这样的口号,叫做‘一不怕苦,二不怕死’。”

长期的高原工作造成张国华的心脏和血压出现严重问题。1972年,张国华去世,时年58岁。当他的骨灰被空运回北京时,周恩来总理亲自到机场迎接。寒风中的周恩来接过张国华的骨灰,伤心得不能自持,潸然泪下道:“中央正要重用他的时候,他却过早地走了……”周恩来一生只为两位将领迎过骨灰,一位是他多年患难与共的战友、黄埔一期毕业的陈赓大将,另一位就是虽然历史交往不多、但特别欣赏的曾经的井冈山司号员张国华中将。

不久,中央召开解决四川问题的工作会议。周恩来询问毛泽东是否接见干部。一般情况下,毛泽东总是满足地方干部的愿望,但这次却执意不从。他拍了一下沙发扶手,神色黯然,许久,叹了一口气道:“不见了,再也见不到张国华了!”

新中国175位开国中将,其中军事能力、作战水平比张国华高的不在少数,但名声像他这样响亮的,为数不多。历史就这样完成了选择:关键时刻,张国华以共产党员的党性彰显革命军人的血性,铸起西藏回归过程中千古不朽的时代丰碑。

2014年10月31日,习主席在古田召开的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强调:“对党绝对忠诚要害在‘绝对’两个字,就是唯一的、彻底的、无条件的、不掺任何杂质的、没有任何水分的忠诚。”什么叫“唯一的、彻底的、无条件的、不掺任何杂质的、没有任何水分的对党的忠诚”?让我想清楚、看明白这个问题的,就是张国华。他就是这句话的注解,就是走在这支军队前面的光辉榜样!

金一南

张国华

十八军进藏途中翻越雅安泥巴山

十八军到达西藏拉萨

进驻西藏的十八军在拉萨郊外搭起帐篷,建立营地

矗立在布达拉宫广场上的西藏和平解放纪念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