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甲车队:中共直接领导的首支正规武装/黄河

Yanhuang chunqiu - - CONTENTS - 黄河

中国共产党从事实际的军事工作,是从黄埔军校开始的。周恩来在担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之后,针对黄埔军校开始组建教导第一团、第二团的情况,也着手筹划组建中共广东区委直接领导的一支军事力量。中共广东区委征得孙中山的同意,以加强大元帅府的机动警卫力量为由,组建大元帅府铁甲车队。这是中国共产党直接建设和掌握军事力量的尝试,这支队伍因而可以称为是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的第一支武装力量。

铁甲车队在大革命高潮中诞生

自1924年8月以来,广州商团武装就在广州发动反革命军事叛乱,给大元帅府的警卫造成极大压力。广州商团原是辛亥革命后广州商会建立的商人自卫组织,后来发展成为维护广东买办资产阶级利益、镇压工人运动的反动武装,其规模达到10个团,约4000余人。同时,盘踞在东江地区的军阀陈炯明部和英国军舰也公开为广州商团助威。

在中国共产党和广大革命群众的支持下,孙中山果断采取措施,下令镇压商团的叛乱。10月15日,孙中山调集黄埔学生军和滇、桂、湘、粤各军,分五路向商团武装发动进攻。时任中共广东区委委员长兼区委宣传部部长的周恩来,参与指挥这场平叛作战。在这次军事行动之后,周恩来加快了组建大元帅府铁甲车队的工作。

1924年11月,大元帅府铁甲车队开始组建。铁甲车队下属成员的配备与调动,都由中共广东区委和周恩来决定。他亲自选调黄埔军校特 别官佐徐成章和第一期毕业生周士第、赵自选分别担任铁甲车队队长、副队长、军事教官。铁甲车队的党代表和政治教官分别由中共广东区委选派的廖乾五、曹汝谦担任。

中共广东区委还从各地调来130名队员,除莫奇标、高超、黄华然等少数几个是从大元帅府卫士队调来担任班排长职务外,士兵基本上是工人、农民和青年学生。1924年12月上旬,广州大沙头一幢四层楼高的洋房门口挂起了“建国陆海军大元帅府铁甲车队”牌子。

周恩来找来同在黄埔军校的苏俄军事顾问,从苏俄援助黄埔军校的大批武器中,抽出100余支日造“三八式”步枪(均系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售给俄国的)、10支德造驳壳枪和3挺手提机枪(其实是冲锋枪)协调给了铁甲车队。还为铁甲车队配备了一列加装了铁板的5节车厢铁甲列车,车厢的两侧有不同高度的扁形射击孔,可用多种姿势向外观察、射击。最后一节车厢装了3个旋转炮塔,炮塔上没有炮,只装备了一挺重机枪。这在当时已经是比较先进的装备了。那时苏俄军事顾问的观念还是搞工人运动和城市斗争,实际斗争证明这些铁甲车辆并没有派上大的用场。

受多方面的限制,铁甲车队官兵的服装延用了黄埔军校的军装式样,冬季着装是大沿帽、黄色或灰色中山装,打绑腿;士兵穿草鞋或布鞋,军官穿皮鞋或长统马靴。因此,外观上看起来铁甲车队与国民党部队并无二致。

名义上,大元帅府铁甲车队的任务是加强大元帅府的机动警卫力量,保卫孙中山的住地。实际上,这个番号纯属对外掩护,虽挂在大元帅府旗下,却完全由中共广东区委掌握和指挥。

后来,受孙中山先生之托,出于保护孙中山、苏俄顾问团等乘飞机出行安全的需要,又从铁甲车队抽组部分力量成立了约30人的国民政府航空局飞机掩护队,仍由中共领导。

铁甲车队的建设和管理

铁甲车队从成立之初,便借鉴苏俄红军的做法,非常重视政治训练和军事训练工作。铁甲车队成立时仅有5名党员,成立了一个党小组,党代表廖乾五任组长,定期召开党小组会议。

进行政治训练是与旧军队的主要区别。铁甲车队的政治训练主要由政治教官曹汝谦负责,每天上两小时政治课,主要讲授三民主义、社会发展史、工农运动情况、当前国内外形势等等,晚上进行小组讨论。曹汝谦本人负责讲授三民主义课,考虑士兵大都是农民出身,他着重讲述民生主义部分,特别注重联系实际讲解社会发展史。后来廖乾五、徐成章、周士第、赵自选也承担了讲课任务。他们主要是解释国内外革命斗争形势,分析帝国主义、国内军阀压迫剥削中国人民的罪恶,资本家、封建地主阶级压迫剥削工人农民的事实,以及解决当时队内发生的问题。铁甲车队进行政治教育,是中国共产党人在军队中的新创造。徐成章、廖乾五等人还经常找队员进行个别谈话、谈心,对一些思想有问题或犯了错误的队员,不采用旧军队中打军棍、竹板打手心和扣军饷等惩罚措施,而是注重进行耐心的说服教育和启发引导。整个队伍里的气氛很融洽,上下也很团结。

徐成章、周士第、赵自选等刚从黄埔军校毕业,工作热情很高,军校所学的知识有了用武之处,铁甲车队成了他们施展才华的“试验田”。铁甲车队的军事训练基本是参照黄埔军校的模式,按照正规阵地攻防战进行的。军事训练科目主要是步枪射击、投弹、刺杀、利用地形地物、单个动作、夜间动作以及排、连规模的战术演练等。除了一般共同科目的训练外,还根据不同年龄的训练对象、不同接受程度的战士进行具体帮助,甚至有时还采 取一帮一的教学方法,千方百计地提高士兵的军事技能。

周恩来和铁甲车队的领导们,考虑到这些人日后要回到各地从事革命工作,成为共产党人开展革命斗争的种子,特别注重提高他们的思想认识、阶级觉悟和工作能力。通过正规系统的教学和训练,来自农家的士兵们的政治素质和训练水平提高很快,许多队员都成了革命斗争的骨干。

铁甲车队的业余生活丰富多彩。队员们经常练习唱歌,唱得最多的是《国际歌》《国民革命歌》《工农兵联合歌》。军官们在黄埔军校经常看血花剧社的演出,学到了一些表演技能。遇到重要的节日,他们组织开晚会,队长、队员们经常同台表演。

铁甲车队的伙食费、办公费与杂支费等开支账目采取民主管理,每月定期公布一次。队长、党代表和队员的伙食标准一样,每月伙食有节余时,大家一起分,官兵都一样,叫做分“伙食尾”,而绝对没有旧军队官长“吃空额、喝兵血”的现象。苏联顾问沙菲爱夫听说这支队伍有些不同,特意在开饭时前往,并与大家一起就餐,发现每个人都只有一份青菜和一块咸鱼,他并没有被作为贵宾特别招待,对此很满意。更令人没想到的是,他当天的伙食费列入队里杂费开支,月底向全队公布账目。

铁甲车队从成立之日起,治军方式就与其他旧式军队完全不同。虽然也有相对独立的番号,还算不上是中国共产党独立建军,但应当说,中国共产党在建军方面已经开始了伟大尝试。

铁甲车队的赫赫战功

铁甲车队除了执行保卫以孙中山为首的广东革命政府的任务外,还经常执行中共广东区委下达的任务,先后在支援广宁农民运动、平定滇桂军阀叛乱、肃清反革命武装、支援省港大罢工等反帝反封建斗争中立下了赫赫战功。

铁甲车队成立不久后,根据中共广东区委指示,开往广宁县支援农民运动。周士第镇定自若指挥作战,运用多种战术方法迫使炮楼里的地主武装投降。这一仗总共消灭反

动地主武装1000多人,缴获长枪、短枪、土炮、土枪、粉炮共计2000多件,特别是攻破了反动地主压迫农民、剥削农民的封建堡垒—江家大炮楼和黄家炮楼。由此,铁甲车队一战成名。

1925年2月1日,国民革命军东征军开始向东江进军,讨伐陈炯明。驻守广州的滇军、桂军军阀杨希闵、刘震寰发现市内革命力量薄弱,欲乘机发动叛乱。总人数仅有一个连的铁甲车队,先是掩护大元帅府、广东省政府、苏联顾问团等机构的重要人物过江,后又转移到大元帅府附近驻防,直接保护大元帅府的安全,有效配合了主力军正面作战。同年6月,东征军回师广州,大举讨伐杨、刘叛军。中共广东区委指示铁甲车队与飞机掩护队配合主力军作战。战斗开始后,铁甲车队和飞机掩护队在徐成章、廖乾五指挥下,从敌军背后渡河迅速迂回其纵深,向石牌、瘦狗岭方面的敌人背后攻击。铁甲车队发挥自身防护性好、炮火威力大、机动性强的优势,不断向叛军阵地发起猛烈的攻击,成功地掩护了主力部队冲锋,切断了石牌、瘦狗岭、龙眼洞方面之敌与广州之间的联系,配合东征军平定了刘、杨的叛乱,使广东革命政府形势转危为安。此役,铁甲车队连续奋战十几个小时,俘敌数百人,缴获长短枪数百支,再次打出了铁甲车队的威名,受到中共两广区委表扬。

1925年6月,中共广东区委根据工作需要,决定调铁甲车队队长徐成章任省港罢工委员会纠察委员会委员长兼纠察队总教练,周士第任铁甲车队队长,赵自选留在飞机掩护队当队长兼党代表。“五卅惨案”后,为了反击英帝国主义在上海、广州沙基的大屠杀,中共广东区委调铁甲车队的精兵强将执行封锁香港、抵制英货、反对走私、维持秩序等任务。期间,周士第亲自到深圳发动群众,揭露帝国主义、军阀政客、土豪劣绅给中国人民带来的沉重灾难,号召工农学商兵支援工人大罢工,支持封锁香港行动。在当地群众积极响应下,铁甲车队胜利完成封港任务。

1925年10月底,英帝国主义支持陈炯明、郑润琦等残部三四百人,在深圳大鹏湾一带 进行反革命骚扰破坏活动。周士第、廖乾五率领铁甲车队四个班由深圳前往沙鱼涌增援。1925年11月4日凌晨4时许,港英帝国主义组织1000多人包围了纠察队驻地,并发动猛烈攻击。周士第、党代表廖乾五与纠察队领导一起与敌人激战至6时半,打退了左右两面敌军的进攻,击毙敌连长和排长各一名。7时半,敌军又各增加百余人,敌舰上的士兵也同时登陆,港英当局又增派军舰和飞机助战。因众寡悬殊,纠察队被迫自后路向坪山方面冲出。铁甲车队誓死抵抗,其中黄华然班全部牺牲,周士第率另一部杀出重围。为了搜救失散的战友,他们急中生智,制造了“黄埔学生军500余人马上来支援”的传言,匪军信以为真,仓皇撤退,铁甲车队一些因伤躲藏起来和已被俘的人借机脱险。

随后,省港罢工委员会和广州各界人民、群众团体,为铁甲车队组织了盛大的慰劳活动,还专门组织英雄事迹报告会,周士第讲述了沙鱼涌战斗经过和战绩。毛泽东在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讲课时,对铁甲车队也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1925年11月,中共广东区委决定,以铁甲车队为基础,黄埔军校部分学员为骨干,在广东肇庆组建国民革命军第四军十二师三十四团,后改为第四军独立团(即叶挺独立团)。至此,铁甲车队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

这支具有新型军队特征的武装力量,虽然从组建到改组仅有一年的时间,但在我党尝试武装力量建设、培养革命战斗骨干、探索工农革命实践方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铁甲车队首批五名共产党员,个个都是经历生死考验的英雄,只是短短7年之后,这最初的五名党员,除了周士第外,徐成章、赵自选、廖乾五、曹汝谦全部牺牲。周士第于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他是共产党领导的军队中资历最老的指挥员。

九十余年历史犹在,铁甲车队英名长存。至今,人民军队中还留存着她的血脉,一代又一代官兵传承着她的历史与荣光。■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