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空出世震长天—人民空军第一支航空兵部队的组建/孙克立

—人民空军第一支航空兵部队的组建

Yanhuang chunqiu - - CONTENTS - 孙克立

新中国成立后,退居台湾的国民党不甘心失败,利用空中优势频繁对上海等大城市及华东沿海地区进行轰炸、封锁,实施各种破坏活动。为加强华东地区的防空力量,抗击国民党空军,并为解放台湾作准备,党中央、中央军委决定组织人民空军第一支航空兵部队—第四混成旅。这支部队在诞生及发展过程中,有着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和骄人的战绩。

第四混成旅的由来

1950年4月11日和5月3日,空军向中央军委报告,建议组建第一支航空兵部队。5月9日,中央军委批复同意,并正式命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第四混成旅”。作为空军的第一支航空兵部队,番号顺理成章应该为“一”旅,为什么不称“一”旅,也不称“二”旅、“三”旅,偏偏称为“四”旅呢?

据混成四旅第一任政委李世安回忆,在创立这支部队之前,空军司令刘亚楼与他谈话说:“军委决定调你去华东地区组建第一支航空兵部队,你当政治委员。”李世安当即表示服从组织决定。刘司令员紧接着说:“新组建的空军第一支航空兵部队,你看是叫第一旅好?还是第四旅好?”李世安说:“数一个数,编一个序列,都是从一开始,刚组建的人民解放军空军第一支航空兵部队,当然叫第一旅好。”刘司令员却笑了笑说:“我已考虑很久了,还是叫四旅好”。叫第一容易产生‘老子天下第一’,骄傲自满的情绪。我们要效仿毛主席的做法,他在井冈山创建第一支中国工农红军部队时,开始就叫红四军,没有叫第一军 嘛!我看就叫空军第四旅,这里有一个继承和发扬红军光荣传统的问题,有利于这支部队建设。”李世安深受启发,回答说:“司令员讲得好,我没有考虑这么多,没有想到还有个继承和发扬红军光荣传统的问题,看来叫作‘四旅’意义就更大了。”

由此,人民空军的第一航空兵部队的番号就定了下来。

1950年6月19日,空军第四混成旅在南京正式成立(该旅当时对外代号称“中国人民解放军太平洋部队”)。旅部机关由第三野战军第九兵团第三十军第九十师师部改编组成,下设司令部、政治部、航空工程处和供应处,共308人。8月8日移驻上海,空军决定配备较强的干部来担任旅的主要领导。经中央军委批准,任命华东军区空军司令员聂凤智兼任旅长,调第二航校政治委员李世安任旅政治委员,王志增、刘善本任副旅长,王香雄任参谋长,谢锡玉任政治部主任,朱火华任航空工程处处长,潘康任后勤供应处处长。司令部由作战、侦察、通信、管理、机要5个科组成,政治部由组织、宣传、保卫3个科和1个翻译室组成。该旅下辖4个团,即第十、十一、十二、十三团。

空军第四混成旅这一名称,只沿用了半年多。1950年10月31日,经毛主席批准,空军部队的番号名称由旅改为师,这时空军还没有空一师。刘亚楼司令员仍指示,旅改师后混四旅改称空军第四师。

混成编队的原因

众所周知,空军部队的歼击队、轰炸机、

强击机在作战中遂行的任务各不相同。然而,人民空军成立的第一支航空兵部队为什么把歼击机、轰炸机、强击机混合编成一个旅呢?这里也是有特殊原因的。

1950年2月14日,《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在莫斯科签字生效。当时,国民党空军多次对上海等大城市和江浙沿海进行轰炸,人民生命财产蒙受巨大损失。虽然人民空军已成立,但仅仅创建7所航校,没有组建航空兵部队。为迅速扭转华东及东南沿海有空无防的现状,中国政府商请苏联政府派空军部队协助保卫上海地区的安全。2月26日,苏联派出空军巴基斯基混成集团军来上海协助防空。这支防空混合集团军共计有两个歼击机团(其中一个米格- 15团、一个拉- 11团)、1个混合轰炸冲击机团、1个探照灯团和1个对空情报雷达营,装备各型飞机115架,其中有当时最先进的喷气式飞机米格- 15型40架,分别驻在徐州、南京、上海等地区。苏联空军混成集团军到驻地后立即就担负起防空作战任务,不到3个月,先后击落国民党空军飞机5架,迫使国民党空军停止了对上海地区的空袭活动,华东地区的防空状况有了根本改变。

对苏联空军的作战能力,刘亚楼司令员由衷地敬佩。他迫切地感到要加快人民空军建设步伐,只有建立起自己的航空兵部队,抓紧一切机会向苏联空军学习,尽快形成战斗力,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新中国有空无防的情况。关于人民空军第一支航空兵部队成立后如何设置的问题,刘亚楼与总政主任罗荣桓一起进行了研究。人员配备仿照苏军空军巴基斯基混合集团军编制,由2个歼击机团、1个轰炸机团、1个强击机团4个机种混合组编而成,名称叫做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第四混成旅。这样编组也便于苏联空军一对一地指导帮带,以师傅带徒弟的方式,苏联空军的歼击机、轰炸机、强击机部队分别直接指导混成四旅的各团学习掌握飞行作战技能和武器装备的使用,在最短的时间里取得组织各类航空兵部队训练和作战指挥的经验,为之后部队的扩编和发展创造条件。

为了建设好第一支航空兵部队,刘亚楼司令员在第四混成旅成立之初,对该旅政治委员李世安说:“一定要把部队建设好,带出好的作风,要抓紧训练,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成为一支有战斗力的部队,过好‘打仗’这一关。”第

四混成旅的全体指战员按照空军的要求,在苏联顾问的帮助下,经过3个月的努力,完成了换装训练。参加训练的飞行员,除因病或因技术不好被淘汰外,有98人按计划完成了训练任务,平均每个飞行员飞行16小时25分。

各团的人员来源和飞机装备

组建航空兵部队所

需的飞机装备,同组建

航校时一样,只能向苏联购买。当时苏联是唯一能够为新中国提供作战飞机的盟友。1950年

1月,空军司令员刘亚楼参加中国党政代表团在莫斯科同苏联政府谈判时,根据毛泽东主席的指示,拟制组建航空兵部队的初步计划,向苏联政府订购各型飞机586架,其中拉-9歼击机280架,图-2轰炸机198架,教练机和通信机

108架。当初配备给混成四旅的装备主要是此次向苏联定购的。第十、十一团分别装备乌拉-9式逐驱机30架,乌拉-9式教练机3架;第十二团,装备杜-2型轰炸机20架;第十三团,装备伊尔- 10强击机25架。

1950年10月,苏联巴基斯基空军的混合集团军完成任务后奉命回国,经中苏两国政府商定将其装备作价卖给中国。中国空军遂于10月中旬,接收驻上海、南京等地苏联空军部队的武器装备,共计有各型飞机119架,其中米格- 15喷气式歼击机38架、拉- 11活塞式歼击机39架、图-2轰炸机9架、伊尔- 10强击机25架、教练机8架,第四混成旅所属部队从7月份开始进行改装训练。

混四旅所属的第十团,于1950年月日6 9在徐州成立,团长夏伯勋,政治委员王学武,其团部以步兵长一一六师三四八团团部为基础组成,下辖第二十八、二十九、三十大队和

1个直属中队。该团七月初接收第三、五、六 航校速成班毕业学员30名。7月25日,由徐州转到上海龙华机场,后又移驻上海大场、虹桥机场,在苏联顾问帮助下进行改装米格- 15喷气式歼击机的训练。米格- 15歼击机具有较好的飞行性能,最大时速1050公里,最大飞行高度1 . 52万米,机上装有1门37毫米、2门23毫米机关炮,备有200发炮弹,是当时比较先进的喷气式歼击机。这个团的飞行员们,经过近一个月的理论教育,于8月中旬开始带飞。当时没有同型的教练机,只能用雅克- 17喷气式教练机代替,且这种教练机的数量也很少。于是他们加强座舱实习,在地面反复练习开车、关车和空中飞行的动作,以熟记操纵程序。经过带飞几个起落后,基本完成改装训练课目,掌握了喷气式飞机的驾驶技术,陆续放了单飞。10月17日,由华东军区司令员陈毅主持,空军副司令员常乾坤、华东军区空军司令员聂凤智等人参加接装仪式,正式接收苏军装备。陈毅在观看这个团的飞行表演之后接见了飞行员,赞扬他们在短时间内掌握了喷气式飞机飞行技术,第四混成旅十团成为人民空军第一个装备喷气式歼击机的战斗团。

混成四旅十一团于1950年6月23日在南京成立,团长方子翼,政治委员张百春。其团部以华东军区南京警备第一○二师第三○六团团

部和第三○四团部分人员为基础组成,下辖第三十一、三十二、三十三大队和1个直属中队。该团7月初接收第三、四航校速成班毕业学员30名, 7月29日移驻上海江湾机场,接收苏联空军部队的拉- 11活塞式歼击机。

混成四旅第十二团于1950年6月23日在南京成立,团长由刘善本副旅长兼任,不久改为副团长刘忠惠代理,黄文担任政治委员。团部以华东军区上海警备第一○○师第二九九团团部为基础组成,下辖第三十四、三十五大队和1个直属中队,10月6日又增编第三十六大队。该团于7月接收第一、二航校速成班毕业学员20个机组,装备图-2轰炸机,7月中旬开始飞行训练。这个团是人民空军的第一支轰炸机部队。

混成四旅第十三团于1950年8月1日在徐州成立,团长暂缺,政治委员葛振岳。其团部以华北军区步兵独立第二○六师第六一六团团部为基础组成,下辖第三十七、三十八、三十九大队。该团于8月初接收第一、三航校一期甲班提前毕业的学员35个机组,装备伊尔- 10强击机。8月16日开始飞行训练。这个团是人民空军的第一支强击机部队。

由于全旅飞机的机型多,人员新,许多人来自陆军部队,对航空业务非常陌生,给训练带来了很大困难。加之苏联巴基斯基的空军部队着急回国,军委指示“华东空司应用一切方法保证这一接收和教育之任务圆满完成,利用

3个月时间把苏军同志的技术本领学到手”。刘亚楼明确要求:一定要把部队建设好,带出好作风,要抓紧训练,争取在最短时间内成为一支有战斗力的部队。于是四旅在成立之初,就掀起了突出训练的高潮。

从旅领导到每个指战员,都积极发扬“东北老航校”刻苦学习精神,白天学习训练后,几乎所有人到晚上十一二点钟还在背术语、记数据、练动作。苏军要求严格,教得认真,基本是手把手地教指挥、教动作、教维修保障业务。通过3个月的紧张训练,自1950年月10 19日零时起,四旅担负的保卫上海的防空任务,终于迈出了从陆军到空军的决定性的一步。装备歼击机的十团、十一团担负了战斗值班任务。 装备轰炸机的十二团参加了南京军事学院组织的抗登陆演习,这是我空军第一次协同配合陆军部队进行的实战性演习,取得圆满成功。军事学院院长刘伯承在讲评中赞扬“空军能准时到达,队形严整”。1950年10月1日,十二团参加了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个国庆节的空中受阅。在刘善本的指挥下,19架杜-2飞机和空军独立第一驱逐大队的9架拉-9飞机,以9机编队和3机编队的队形,两次通过天安门上空,空中受阅获得了圆满成功。

由第四混成旅“裂变”的部队

朝鲜战争爆发后,空军采取一切有效措施,以最大努力加速组建新部队的步伐。混成第四旅作为空军的第一支航空兵部队,理所当然成为空军部队发展和建设的骨干力量来源。该旅许多领导干部和十一团、十二团、十三团的官兵被先后抽调出去,组建起五个航空兵部队,其中包括歼击机、轰炸机部队和强击机部队。

混成第四旅旅部机关和第十团,于1950年10月从上海转抵辽宁辽阳,准备参加抗美援朝作战。10月28日,混成第四旅番号改为空军第四驱逐旅,成为一支装备歼击机的部队。31日,经毛主席批准,空军部队的番号名称由旅改为师,并规定在部队番号前不冠以歼击、轰炸等机种名称。不久,旅整编为师,番号改为空四师,师长方子翼,政委仍为李世安。1956年3月30日,全军统一编制系列,空军党委研究决定,将空四师改为空军第一师。

11月25日,空军第二师以华东军区抽调的干部为基础在上海成立,原属第四混成旅的第十一团划归第二师建制,改番号为第四团,继续担负着保卫上海等地区的防空作战任务。

12月5日,根据军委命令,在第四混成旅第十三团和第十五供应大队的基础上,在辽宁省开原县组建空军第五师,十三团下辖的三十七、三十八、三十九大队由徐州移驻开原。■

空军第四师领导干部合影。左起:副参谋长潘云山、师长方子翼、副师长袁彬、政委李世安、政治部主任谢锡玉、参谋长王香雄

米格- 15歼击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