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恨手中剑不长 矢志强军当校长—向守志将军的无悔人生/王缓平

—向守志将军的无悔人生

Yanhuang chunqiu - - CONTENTS - 王缓平

编者按:向守志,原名向守芝,1917年11月生于四川宣汉。1934年参加工农红军,193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长征。抗日战争时期历任连长、营长、团长,参加过响堂铺、神头岭、百团大战等战役战斗。解放战争时期升任旅长、师长,参加过洛阳、豫东、淮海、渡江、进军大西南等战役。抗美援朝期间任志愿军师长,参加了第5次战役和上甘岭侧翼防御作战。回国后继任陆军军长、西安炮兵技术学院院长、炮兵副司令员、第二炮兵首任司令员及南京军区司令员。1955年,向守志被授予少将军衔, 1988年被授予上将军衔。2017年9月2日逝世,享年100岁。

作为新中国战略导弹部队的首任司令员,向守志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故事。然而最令人敬佩的事迹,是他当年放弃晋升大军区副职的机会,毅然选择平职调动,到军委炮兵高级专科学校(火箭军工程大学最早的雏形)任校长,并从此将自己名字中的“芝”字改为“志”字。

改名“向守志”,立志终身搞导弹

1960年5月,陆军第十五军(后改为空降军第十五军)军长向守芝在即将完成南京高等军事学院的学业之际,意外从同班学友、军委炮兵司令员邱创成那里听到一个消息:经叶剑英元帅推荐,周恩来总理亲自圈名点将,拟定由他出任西安炮兵高级专科学校校长。

3个月后,向守芝怀揣毕业证书回到当时的武汉军区,准备辞别老首长老战友,携妻儿举家北上,到灞水之畔中国首座战略导弹高等学府走马上任。

当向守芝的老首长、军区司令员陈再道得知手下爱将要去当校长时,连连摇头说:“你是带兵打仗的,怎么要让你领导‘教师爷’呢?我给总理打电话汇报,军区对你的工作安排另有考虑。”军区第二政委谭甫仁也舍不得放走向

守芝,讲军区党委已酝酿过,拟建议军委提升他出任军区参谋长。“底牌都交给你,自己拿主意。只给你三天时间!”陈再道接着对向守芝发出了“最后通牒”。

一边是老首长盛情挽留和等待他的职务晋升,一边是平职调动和军队建设急需,当时的向守芝还是要作出一番抉择的。他回忆起自己在1952年春,担任志愿军第十五军四十四师师长,受命接防三八线以北约30公里的西方山阵地的经历。西方山与左侧的五圣山连绵一线,扼朝鲜南北交通之咽喉,鸟瞰美军控制的金化、铁原地区,为我方中部战略防御的重要支撑。特别是位于西方山西侧与金化、铁原互为猗角的平康谷地的我方前沿阵地,距“联合国军”只有几百米,最近处仅百米。美第八集团军司令官范弗里特视平康为眼中钉肉中刺,发誓要拿下这个“铁三角”。志愿军第十五军军长秦基伟叮嘱向守芝,要确保平康万无一失,并以一个步兵团、8个炮兵营作为配属四十四师的重要砝码,共同扼守这一战略咽喉。

历时9个月的西方山阵地防御作战,向守芝率部歼敌1 . 89万余人,击落敌机52架,摧毁敌坦克53辆。特别是五圣山方向震惊中外的上甘岭战役打响后,他调集主力反复争夺交替攻守,最终牢牢控制住被美军视为性命攸关的391

高地,使战线向南推进13平方公里,极大改善了平康地区防御态势,迫使对手不得不抽出重兵加强西方山正面防御,有效牵制了敌人,保证了上甘岭战役的胜利。他所带的部队涌现出被敌燃烧弹打中后严守潜伏纪律,至死纹丝不动的特等功臣、一级英雄邱少云;舍生忘死怀抱炸药包与敌同归于尽的特等功臣、二级英雄李文彦等一批惊天地泣鬼神的钢铁勇士。

在由衷感到骄傲和自豪的同时,向守芝也深知我方武器装备的落后,就在这番回忆和思索中,他豁然开朗。为告慰长眠在异国他乡的战友,为使军队早日长剑在握,毅然谢辞老首长盛情挽留,赴西安炮兵高级专科学校任职。随后,向守芝把自己的名字改成“向守志”,立志终身搞导弹。由“芝”改“志”,展示了将军砺剑灞上矢志不移,为建设强大的现代化战略导弹部队奋斗终身的坚定信念。

不能以其昏昏使人昭昭,要当明白校长

遵照毛泽东主席关于领导干部应当“变外行为内行”的要求,向守志到任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虚心向专家和教员学习导弹高科技知 识。通过请教官单独辅导“开小灶”和自己的潜心钻研,向守志逐步跨进深邃神秘的导弹核武器知识王国,熟悉了导弹专业课程设置和教学程序,实现了由野战军军长到尖端高技术军事院校校长的成功转型和跨越。有位老战友见向守志如此痴迷于学习,问他这是为什么?他笑着解释:“不能以其昏昏使人昭昭,要当明白校长哟!”弹指间半个多世纪过去,熟知这段历史的同志,只要提及火箭军工程大学的早期创业历程,总会情不自禁把向守志当年刻苦学习钻研导弹专业技术的感人事迹,作为一个领导者治校治教的重要标高和参照。

向守志到校做的第二件事,是深入到各教研室蹲点,实地了解掌握教学一线的真实情况和棘手问题。虽然他住的小将军楼与教研室办公楼仅隔一条马路,距离不过百米,但他坚持把背包扛到教研室集体宿舍,与单身教员同吃同住同工作同生活同娱乐。有一段时间,向守志痔疮严重发作,很难正常坐卧。同志们都劝校长回去休养,不必对蹲点工作如此认真,他却始终不肯搞特殊,唯一搞的“特殊”,就是让公务员找来一个充好气的救生圈垫在座椅上,靠救生圈悬空部分来减轻接触椅子的痛感。计划安排到教研室蹲点50多天,向守志一天不少,跟许多教员朝夕相处打成一片,至今仍被健在的老教授传为佳话。

向守志倾力抓的第三件事,是下功夫解决专业教材匮乏和教学设施跟不上的问题。他让训练部长武庚梅、副部长黄迪菲组织曾在长辛店炮兵教导大队跟苏军学过导弹技术的教员凭着当时的学习笔记和记忆整理编写教材。每出手一节,他就带训练部领导和教研室主任先听试讲,即席讲评审定,确认基本成熟后再给学员授课。同志们开玩笑称之为“章节教学”“现炒现卖”。学校两年内编写出导弹专业和各类基础课教材近百种计3000多万字,收集导弹技术资料4万多册,满足了教学急需。他大力倡导并带头发扬“抗大”因陋就简、勤俭办校的校风,与主抓教学的魏震副校长等精心筹划,将原来的修械所、模型厂、炮库、马棚等整合改造成实习工厂,并扩建汽修、冷工、热工、无线电等车间,增添各类机床、电焊机50多台。

建起32个专业教室、实验室和校图书馆,后来又建起近百米高、总面积达数万平米、被称为当时中国军队之最的导弹实装操作大厅,学员能在这个空间里面起竖导弹,既利于保密,又方便教学。

构建培育高精尖导弹技术人才摇篮的梦想,在向守志这一代曾经手握大刀长矛的老红军老八路的不懈奋斗中,一天天变成现实。

蔑视一切困难,这就是共产党员的性格

三年国民经济严重困难时期,包括向守志在内的许多同志,都因缺乏营养得了浮肿病,小腿一按就是一个坑。向守志要求各级深入细致做好凝聚军心、鼓舞斗志的思想政治工作,增强大家同舟共济战胜困难的信心和决心。他专门写下一首朴素的打油诗,在校内广为流传: “饿要饿得新鲜,穷要穷的干净;行要行得磊落,干要干得光明。穷不瘦骨头,饿不扁腰杆,蔑视一切困难,这就是共产党员的性格……”与此同时,向守志带头扛起锄头镐头,领着教员 学员四处寻觅,在本校220余亩闲置土地上种粮种菜。后经省军区和驻地公社大力协助,学校又新挖鱼塘25亩,开荒1500亩,建起3座大型农场,还到数百里外的黄河滩涂和水库开垦2200多亩荒地。1961年,学校播种总面积发展到4900亩,当年收获粮食、花生等44 . 8万多斤,蔬菜132万多斤,加工副食品300万斤,养猪出栏564头。靠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使几千名教职员工走出饥饿的困境。

战争岁月里,向守志结下了许多生死与共的老战友,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他们分别在中央、省市和军队重要领导岗位上任职。得知学校开垦荒地需添置些劳动生产率高的现代农业机械,他立刻找老战友求援,要来一台当时极为珍贵的“东方红”履带式拖拉机。测地教学急需经纬仪,他又找老战友“化缘”,从省测绘局购得一台先进的进口经纬仪。在抓教学实践中他深切感到,高层次教学人才匮乏是制约办学水平层次提升的短板。他悉心思考并寻找着解决这一难题的途径和机遇。

1962年12月,总参谋长罗瑞卿陪同朝鲜国防部部长金光侠前来观看导弹操作,官兵们快捷精准无可挑剔的表现,赢得罗瑞卿和金光侠的热烈掌声。临别前,罗总长问办学有什么困难,向守志坦言:“教学人才匮乏,一直是我们一块心病。学校最近拟制了一个‘拔青苗’计划,可否从全国名牌大学中挑选部分优秀青年教师和即将毕业的优秀学生,到我校经过专门训练,留下当教员。还希望能从北京理工科院校选调一些有志于国防事业的专家教授和讲师,充实一线教学队伍。”罗瑞卿当即表示,回京就向周总理汇报,协同高教部实现这个计划。不久,罗总长从北京打来电话,说总理完全同意“拔青苗”,要求高教部挑选最好的人才支援军队院校。手持周总理的“尚方宝剑”,向守志派人从北京航空学院、北京工业学院、武汉大学、兰州大学等高校选调16位资深讲师和200多名优秀大学毕业生,并特批上海同济大学高材生、曾在国民党兵工厂当过多年工程师、精通流体力学的北航教授王列前来任教。

随着西安炮兵高级专科学校越办越好,影响越来越大,1963年1月,总参谋部发文,决

定将该校改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安炮兵技术学院”,向守志改任院长,并兼学院科学研究委员会主任。

我们一定要强大起来,也一定能够越来越强大

向守志十分重视营造尊师重教的良好氛围,多次在全院教职员工大会上郑重强调并身体力行一条院规:学院举行重大集会活动,要让教员坐前面,院领导和机关干部靠后坐;打饭购物洗澡理发,教员优先,无需排队。据老同志回忆,刚宣布这些规定时,学院机关一片哗然,少数同志感到教员与自己的角色发生“错位”,难免有些牢骚。

向守志在各种会议上告诫大家:“在座的多数同志都是从战争年代走出来的,都亲身体验过落后挨打的滋味。我们为什么落后?就是因为没有先进的武器装备,没有掌握现代科学知识,缺乏能在科技战线‘超英赶美’的人才。美国人整天炫耀他们的武器装备如何先进,我们当然不买这个账。但我们不能总是像抗美援朝那样,靠落后的装备和人海战术去跟敌人拼,必须加紧向科学文化进军,培养更多的国防尖端人才。自古以来,学堂就是教师爷坐第一把交椅。有出色的老师,才有一流的学生。我们这座导弹尖端技术院校,就应当大兴尊师重教的好作风。一句话,学院的事,要以教学为重;学院的人,当以教员为大!”

春风化雨,润物无声,一时想不通的同志茅塞顿开,“甘当绿叶扶红花”在全院机关蔚然成风。时至今日,当年拔来的“青苗”,多已成为学养丰厚的资深专家教授,有的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有的跻身于火箭军高层领导岗位。许多老教授由衷感慨:“什么叫尊师重教?向守志老院长所做的一切就是,他堪称彪炳青史的楷模!”

到1965年9月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签发命令,任命向守志为军委炮兵主管导弹部队的副司令员时,西安炮兵技术学院已建成教学科研队伍初具规模、各类教材教案齐全完备、图书馆资料室实验室成龙配套、专业训练场正规有 序、105个教学单位自成体系并各具特色的现代化导弹工程技术学院,成为西北地区屈指可数的名牌理工科大学。

1966年7月,经毛泽东主席批准,向守志出任第二炮兵首任司令员。

1975年4月,经叶剑英、邓小平举荐,文革中遭受残酷迫害的向守志得以复出,再次出任第二炮兵司令员。

2009年阳春3月,为深入了解战略导弹部队早期创业的艰辛历程和收集珍贵史料,原第二炮兵军史馆筹建办公室同志专程赴南京看望采访向守志。谈到半个世纪前不当军区参谋长到导弹学校当校长的往事,老首长充满感情地讲了如下发人深思的话:“今天看,我这样做可能有点傻。但我们那个年代的同志,从来都把当官看作一副担子、一种责任。战争中牺牲战友的音容笑貌,让我永远难以忘怀!每当想到邱少云这些烈火中永生的英雄,我都情不自禁流泪。我选择办导弹学校,就是要告慰邱少云这些先烈,我们这支军队一定要真正强大起来,也一定能够越来越强大!”

这就是老一辈中国军人的选择,无怨无悔的选择。■

1955年向守志授衔照

1961年4月,西安炮兵高级专科学校技师班首期学员在训练场进行导弹点火训练

原西安炮兵技术学院全景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