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转折前夕的吴化文起义/夏继诚

Yanhuang chunqiu - - CONTENTS - 夏继诚

1948年9月16日至24日,华东野战军发起了济南战役。这是我军对国民党重兵守备又有坚固工事的大城市进行的一次大规模攻城打援战役,揭开了我军由战略进攻发展到战略决战的序幕,在人民解放战争史上具有重要的历史地位。

济南战役原计划打一个月或二十天,结果只打了八天,就取得了攻城打援的全胜!中共中央军委8月28日丑时给粟裕的电报中提到“……又有内应条件”。而时任国民党整编第九十六军中将军长兼整编第八十四师师长的吴化文就是华野在济南城里的“内应”。他在关键时刻阵前起义,成就了速战速胜的传奇。

命运攸关的转折之战即将展开

1948年7月14日至9月2日,根据中共中央军委和毛泽东的多次电示,经过充分讨论,华东野战军确定了攻克济南作战方案的主要内容:作战任务以攻占济南为唯一目的,并求歼援敌之一部(至少三至四个旅),坚阻援敌不能迫近济南,以使攻坚集团有足够的时间攻占济南。作战方针拟定将分两阶段进行。攻城战斗拟于9月16日发起。

时任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主席兼第二绥靖区司令官等职的王耀武,根据多方面的情报,判断解放军即将对济南发动进攻,因此加强了各方面的防御。除了增修、加固城防工事外,还电请蒋介石空运第八十三师增强济南防务,并将城内外的守军调整了部署,任命整编第八十四师师长吴化文为济南西区守备司令,负责指挥八个旅的兵力,防守飞机场和繁华的工商业区商埠以及其他一些重要阵地。此时的济南已被解放军四面八方团团围住,铁路、公路、 水路运输均被截断,飞机场成了济南与外界联系的唯一通道。从这个意义上说,吴化文已牢牢掌握了济南的命脉。

但王耀武的顶头上司、国民党徐州“剿总”总司令刘峙对吴化文并不放心,他当面向王耀武查询吴化文的表现。王耀武解释说:“我迄今没有接到吴化文与共产党勾结的情报。他在抗日期间当过伪军,常和共产党打仗。抗战胜利后,他带着八十四师与共产党打得很厉害,与共产党结下的仇恨很深。我看他不会有什么问题。”

国民党徐州“剿总”副总司令杜聿明8月底到济南视察防务,也曾亲口提醒王耀武:“吴化文这个人反复无常,表面服从而内诡诈,我看靠不住,要注意他。”

王耀武却不以为然,他对杜聿明说:“国防部、徐州剿总,我们绥靖区,都没有发现吴化文与共产党勾结的情况,没有理由撤销他的职务。从他平日说话所流露的对共产党的仇恨情绪来看,他本人不至于会有什么问题。但是,他的部队里可能有个别亲共分子,也可能有共产党地下人员活动,我正关照政训处密切注意,严加防范。”随后利用到吕祖庙上香、抽签、卜卦的由头,对吴化文说:“签上说济南城里有内奸,希望绍周兄(吴化文字绍周)提高警惕,不要上共产党的当!”

其实,吴化文早与共产党建立了秘密联系,不过王耀武却一直被蒙在鼓里。

吴化文最终之所以走上起义之路,源于多年来中国共产党对他的不懈争取。

抗战胜利后,陈毅曾指示新四军兼山东军区敌工部部长刘贯一,以“先打后拉,痛打密拉”的策略,策反过吴化文部,军事上先猛击其一拳,然后再慢慢争取。而通过冯玉祥、李

济深、陈毅等人,吴化文也在暗中建立起与中共方面的秘密联络渠道,并在军事行动中有所呼应。

1947年春,蒋介石为了扩充内战兵力,曾在从北平飞回南京途中特意到兖州召见吴化文加以慰勉,亲笔手谕将吴部改编为整编第八十四师,吴任师长,兵员扩充至两万余人,装备上也给予了补充。

对此,陈毅认为,蒋介石对杂牌军一向只是利用其打头阵,当炮灰,吴化文是冯玉祥的老西北军,蒋介石不会绝对信任他,吴也要保存实力,不会死心塌地给蒋介石打内战,一旦形势有变,吴部仍有可能起义。对吴化文的争取工作不应放弃。

1947年8月,吴化文部从山东调到豫东作战。为此,军区敌工部于是年冬派出一个秘密小组到徐州,以便就近开展对吴部的策反。秘密小组的组长名叫王道,曾在吴化文麾下当过旅长,两人关系颇为密切。

王道以行医为掩护,在徐州站稳了脚跟。他专程拜访了吴化文素来尊重的老师刘子衡(刘是山东省著名的民主人士,也是王道的老师)。一次吴化文在和刘子衡见面时,刘劝吴说:“像你这样的杂牌部队,要下决心投靠人民。人的一生即使做尽坏事,最后做件好事,也不枉此一生。”吴化文表示:“抗战时期中共曾派人和我联系,当时我思想上动摇,而今追悔莫及,请老师放心,为了扩大影响,到一定时机,我将选一个名城采取行动。”

王道和刘子衡经过研究,并征得刘贯一允准,派敌工干部李勇烈到吴化文身边做工作。吴化文看了刘子衡的介绍信后,对李勇烈叮嘱 说,你我都不要提刘子衡大师,你只说是徐州剿总刘峙总司令派来的。吴还亲手交给李勇烈一张八十四师“谍报证”。从此,身穿国民党少尉军服的李勇烈,成了华东敌工部在吴化文部的卧底。

吴化文曾对李勇烈说:“你们的刘(贯一)部长,我的印象他是一位博古通今的学者,又懂兵书,识兵法,气派文明。你既然是刘部长的派员,就放心地住在我这里,我保你的险。”

吴化文有一天以怀疑的口气问李勇烈:“王道干过伪军旅长,当过汉奸,你们还相信他?”

李勇烈说:“吴师长不必多虑!共产党的政策历来是既往不咎。王道虽然干过伪军,当过国军,但他率部起义后,共产党任命他为鲁中军区副司令员。吴师长如能率部起义,以你现在的职位、兵力、声望,职位绝对不会在王道之下。”吴听后沉默不语。

为了加强对吴化文的策反,华东军区敌工部又请孔繁与吴化文接触。孔是国民党元老, 1938年曾任山东省参议长,吴对他十分尊敬,曾向孔表示:“决不辜负老上司的期望,吴某将选择适当时机举事。”

吴化文在李勇烈陪同下,曾到徐州和刘子衡秘密会见。吴说:“我吴某与共产党作战十余年,当过汉奸,投靠中共后,他们对我算老账怎么办?”

刘子衡苦口婆心劝说吴化文打消顾虑。随后,吴化文又秘密会见了王道。席间,吴化文和王道开玩笑说:“你抗日,我也抗日;你当汉奸,我也当汉奸;你起义,干了共产党,如今你代表陈毅将军劝我反正,好!我也打算步你后尘,亦步亦趋……”

王道说:“陈毅司令员和刘贯一部长对你很关心,对你寄予厚望。你有近三万人马,比我起义时条件优越得多。你如能起义,就为人民立了大功,将名垂青史,共产党怎么会算你的旧账呢!”

饶漱石、谭震林都对策反吴化文作出指示

吴化文有四位夫人。原配夫人马玉贞,早

年病逝。吴化文在北京陆军大学深造期间,和协和医院护士长赵华珍结了婚,赵对吴很关爱,还从经济上接济吴化文。但她比吴大8岁,吴化文的父亲吴一斋不认这个儿媳妇,强令吴与她离婚。由吴一斋做主,明媒正娶,吴化文娶了第三位夫人林世英。她出身大户人家,知书识礼,性情温柔,长得漂亮,深受吴化文宠爱,奠定了“正式夫人”的地位。后来吴化文在济南又娶了一位更年轻美貌的四太太,名叫宁宜文。这使林世英很不快,常以泪洗面。

1947年初春,林世英在北平读大学的四弟林世昌,受北平地下党学委的派遣,专程南下,通过姐姐林世英,策动姐夫吴化文走高树勋起义之路。林世英委婉地向吴化文说明了此意,吴化文说:“我和共产党打了那么多年的仗,结怨很深,他们会不恨我吗?万一我起义后,他们说话不算数,要办我的汉奸罪,到那时我叫 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咋办?所以这件事还得慎重考虑。”

后来,吴化文部从豫东调回济南。为了加强对吴化文的秘密争取,华东敌工部门又特意选派敌工干部李昌言,利用林世英姨表弟的身份,打入到吴化文身边卧底。

林世英的母亲,是李昌言的亲姨妈,李昌言就住在姨妈家中。他逐步争取了表兄弟林世达、林世德、林世勋支持自己。李昌言了解到林世英常为家庭矛盾而伤心落泪,便推心置腹地对她说:共产党主张男女平等,不容许纳妾。绍周兄(吴化文字绍周)只有投靠共产党,将来你和儿女的前途才能得到保障。林世英感到此言有理,常利用机会给吴化文吹“枕头风”,劝丈夫改邪归正。

潜伏在吴化文部的华东军区卧底李勇烈,也一直利用各种时机对吴化文进行秘密策反。

吴化文的师部此时驻在济南经六纬三路亚细亚公司大楼,所属部队驻扎于白马庄、孔庄、崮山、腊山、飞机场一带。吴化文将第四房太太宁宜文安置在亚细亚大楼后院的一幢小洋房内。王耀武为了“示恩”于吴化文,将大明湖畔的豪宅张家花园送给吴作公馆,吴就将三太太林世英和父母也接进张家花园享福。

李昌言经过细致的工作,使林世英、吴一斋以及表兄弟李正言、班绍真等,都在不同程度上倾向我党我军。这样,吴化文周围的亲属,各人以不同的身份,从不同的角度,发挥了别人难以替代的策反作用。

1948年5月的一天,林世英在北平的四弟林世昌(化名原立)陪同中共华北局城工部张瑞英(白平)飞抵济南,任务是策动吴化文起义。考虑到和吴直接见面的条件还不具备,他俩在张家花园见了林世英,并说明:吴化文委托林世昌管理的北平东观音寺3号住宅已为地下党所用,新街口华聚绸缎庄的大部分房租和前门外公永发粮店的一部分粮食,已支援了地下党和进步学生。这样,吴化文实际上已为共产党作出了贡献。只要他主动起义,共产党不仅保证他的生命安全,保护他的私人财产,保留他的职位,而且会论功行赏,委以重任。

吴化文知悉以上情况后,投向共产党的砝码又增加了一分。

1948年5月29日至7月13日,华东野战军山东兵团进行津浦路中段战役。兖州告急之际,国民党徐州“剿总”总司令刘峙,电令吴化文率第八十四师和整编第二师之二一一旅,由济南出发解兖州之围。李勇烈劝说吴化文不要太积极或在途中伺机起义。吴化文说:“整二师是王耀武的亲信部队,名义上二一一旅划归我指挥,实际上对我进行监视,因此,我不能在途中起义。但我不会出力增援,请你们放心。”

蒋介石见吴化文到泰安后按兵不动,严令吴迅速驰援兖州,否则军法从事。吴化文只得勉强命令主力第二一一旅渡过汶河南下。不料该旅被解放军伏击,全旅覆没,旅长徐曰政被俘,兖州很快被解放军攻克。吴化文率余部狼狈败退回济南。遭此打击,吴化文神情沮丧,连王耀武的电话也不接。他对高参田向前说: “王耀武这个人,耀武不扬威,非大将之风,不是英雄是狗熊!这次我听了他,一个旅就完了。他再来一次,我的老本就光了!我不能跟着他在一棵树上吊死,得另谋出路。”

王耀武为了笼络吴化文,向刘峙建议并获批准,升任吴化文为整编第九十六军军长,仍兼任第八十四师师长,并将第一六一旅加以恢复补充,另将省保安第二旅(旅长何志斌)、特务旅(旅长孟昭进)划归第九十六军建制,并将整编第二师也拨给吴化文指挥。王耀武亲口对吴化文表示:“山东的江山各半。”但吴心中有数,这只是利用而已。

形势在迅速发展,华东野战军对济南的包围已经形成,大战很快就要发生。一天晚上,吴化文主动约姨表弟李昌言说:“请表弟和陈毅将军联系,就说我吴某目前处境困难,一旦条件成熟,即可配合解放军行动。”吴还亲手交给李昌言一张八十四师“谍报证”,便于李出城与解放军联系。

李昌言很快找到了中共济南市委所在地历城西营,向市委副书记蒋方宇进行了汇报。蒋方宇即用电台报告了华东局统战部。统战部部长兼华东军区情报处(部)长胡立教当即报告了华东局书记兼华东军区政委饶漱石。饶对此 很重视,说:吴化文在历史上是有罪恶的,对他的态度不应估计过高,但如果做好工作,也有成功的可能。希望他认识错误,戴罪立功,做出实际成绩。饶漱石提出三个方案供吴化文选择:一是单独起义解决济南;二是里应外合,待我军攻城时配合行动;三是顽抗到底等待被歼。饶漱石还亲笔起草了给济南市委的电报,要求其努力争取吴化文迅速和我方建立电台联系,并指派统战部科长王征明前往历城,和济南市委副书记蒋方宇、市委“国军”工作部部长曾定石,组成三人领导小组(陈毅已于5月间调往中原局工作),负责策动吴化文起义。

李昌言迅速返回济南,向吴化文转达华东局书记饶漱石的“三策”。吴化文表示,自己要走上策,也有把握做好。但在建立电台联系上,吴却未当即表态。后经林世英百般劝说,吴化文嘱咐弟弟吴化刚(吴部报务主任)编好密码本,吴化文亲手交给李昌言,专门派汽车送李出城,将密电码送交中共方面。

然而此时,吴化文的思想又出现了重大反复。原来,他的第二房夫人赵华珍,由南京飞抵济南。吴化文将她接进一个宾馆,闭门谢客,接连四天谁也不见……

济南市委和三人领导小组进行了分析,认为赵华珍在南京与军统关系密切,此来可能是奉军统之命阻止吴化文起义。但我军进攻济南的日子一天天逼近,遂向华东野战军副政委兼山东兵团政委谭震林汇报,请求指示下一步对吴化文如何工作。

谭震林说:“吴化文军阀出身,善于应对,但在我强大的军事压力下,起义或配合我军行动是可能的。不过他在最后五分钟都可能动摇,而我们在最后五分钟也不能放弃对他的争取。要明确告诉他,我们一定能打下济南,劝他不要抱有任何幻想。对他的要求,能大就大,如扣住王耀武、占领飞机场等。否则,让出一条路来也是好的。要反复向他讲明我党政策,保证他的生命和财产安全。”

党的政策感召、各方面深入细致的工作,终于促使吴化文在起义的道路上迈出了关键的一步。9月12日,他用秘密电台向我方发来一份密电:一切事情大致就绪。眷属因交通联系

尚须时日。过了两天,吴于14日又来密电:今午王耀武赴徐会议,其妇(夫人)转去青(岛)。

9月15日,吴化文的父母和三太太林世英、四太太宁宜文等,均由我地下工作人员转移至安全地带。这使吴化文发动起义没有了后顾之忧。

9月16日上午,吴化文由地下工作人员李勇烈陪同,到一五五旅部和旅长杨友柏密商起义大计。杨是吴的妹夫,两人商定了如何行动,如何对付监视吴部的整编第二师。

毛泽东、朱德电贺吴化文起义,济南战役军政全胜

9月16日午夜12时,济南战役打响,由粟裕统一指挥,重兵布下口袋阵,准备阻击歼灭援敌。攻城部队由许世友、谭震林、王建安指挥,从东、西南两个方向,先扫清外围。我军以猛虎下山、泰山压顶之势,迅猛攻击,占领了茂岭山、砚音山、回龙岭等要点,以及长清、双山关、古城、玉皇山、党家庄等地,直逼济南城垣。

按照事先约定,我军对吴化文部防地未以 一兵一卒相加,等待他起义。可是吴化文却按兵不动,仍固守原阵地。17日下午吴化文收到了返回南京的二夫人赵华珍发来的一份电报,大意是:我们研究的事已告国防部次长;国防部已决定即将派兵援济。吴化文为此又产生了对蒋介石的一丝幻想。

强大的军事压力是促使吴化文起义的关键一招。18日11时,华野三纵向吴部驻守的簸箕山一带发起猛攻,仅20分钟就歼其一个营600余人。吴化文得到报告气急败坏,他身边的反动分子乘机要他杀掉我方地下工作人员。

在此千钧一发之际,我敌工干部黄志平义正词严地正告吴化文:“不执行协议,不主动缴出阵地,责任完全在贵方,吴军长如不当机立断,设法挽回,我方不可能无限期等待,请三思!”

吴化文反复权衡,感到只有起义一条路可走。他向黄志平表示:“兄弟愿意遵守协议,决心起义,请贵方停止进攻。”我地下工作人员当即穿过火线到我军阵地,报告了吴化文的最新态度。

9月19日晚,吴化文在孔庄第九十六军司令部召开团长、处长以上军官会议,宣布率三

个旅(师)阵前起义,投向人民解放军。当晚,吴化文将飞机场及周围防区移交我军,撤出了该部防守的商埠等所有防地,使国民党军西部防线门户洞开,出现了一个大缺口。我军乘机疾进,兵不血刃,拂晓即把攻城大军推进至济南城下。

至此,王耀武宣称易守难攻、可以防守半个月的济南外围阵地,我军只用四天即全部占领。敌方军心动摇,防御体系被打乱,临时调整部署又手忙脚乱。王耀武向刘峙、蒋介石发电报说:“吴化文部投共,济南腹背受敌,情况恶化,可否突围?”但蒋介石却回电命令王耀武“死守待援”。

可是,济南飞机场已由吴化文拱手交给中共,蒋介石不可能空运援军到济南。王耀武眼巴巴地盼望援军,可是由徐州北上增援的邱清泉、黄百韬、李弥三个兵团十几万大军,侦知华东野战军强大的阻援、打援部队已布下口袋阵,担心自己再蹈两个月前豫东之战的覆辙,中了粟裕“围城打援”的圈套,因而迟迟不敢增援济南。我攻城部队一鼓作气,英勇果断、顽强攻城,激战至24日下午,仅用不到八天时间,即全部解放济南,比原定时间缩短了一半以上。

王耀武在最后时刻弃城出逃。尽管巧妙化装,但逃至寿光县境内仍被查获。国民党山东省党部主任委员镜塘化装逃跑途中,也被查获。23名国民党将军被生俘。

济南战役,我军共歼敌10 . 4万人(包括起义两万余人)。中共中央发来贺电说:“庆祝你们解放济南、歼敌十万的伟大胜利。你们这勇猛、果敢、敏捷的行动,并争取吴化文将军所率九十六军的起义,证明了人民解放军的攻坚能力已大大提高。胜利影响动摇了蒋介石反动军队的内部。这是两年多来革命战争发展中给予敌人的最严重打击之一。尚望继续努力,为歼灭更多蒋军、解放全华东人民而战。解放济南战役中的烈士们永垂不朽!”

毛泽东在给吴化文和起义部队全体官兵的电报中说:“贵军长等此次义举,符合人民的希望,深堪庆贺。尚望团结全军,力求进步,改善官兵关系、军民关系,为革命战争在全国的 胜利而奋斗。”

朱德总司令也给吴化文和起义将领及全体官兵发来了贺电。

1948年10月29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发布关于将吴化文起义部队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十五军的命令,任命吴化文为军长,杨友柏为第一○三师师长,赵广兴为第一○四师师长,何志斌为第一○五师师长。

1949年4月,吴化文率第三十五军参加了渡江战役,先攻占了南京北岸的浦镇、浦口、江浦县。4月24日,该军一○四师三一二团特务连占领了蒋介石“总统府”。一○五师三一五团一个营进占“总统府”后,在大门上升起了红旗,宣告蒋家王朝覆亡。

吴化文起义后,担心二夫人赵华珍和两个儿子在南京受到国民党特务的迫害,请求中共方面设法营救。华东局将吴的请求发电报告了中央军委。南京解放后,吴化文见到了赵华珍和两个儿子安然无恙,感谢共产党宽宏大量、不计前嫌。

新中国成立后,吴化文一度在上海治病。一天,山东一些群众代表到上海见陈毅,要求杀吴化文以惩其抗战期间制造无人区之罪。陈毅明确指出:吴化文听从我党的劝告而起义,否则解放济南我们要多牺牲几万人。他有功,杀了他,只会使我们党失信于天下!这对人民有什么好处?群众代表被劝走了,吴化文得知后热泪盈眶。

由于疾病,吴化文申请转业到地方工作,曾任浙江省交通厅厅长、省政协副主席。1962年4月病逝于杭州,享年58岁。周恩来、陈毅等都送了花圈,后事办得很隆重。

(附言: 20世纪90年代初,笔者奉命参加编写华东军区敌工史,查阅了大量档案,专程访问了原华东军区敌工部部长刘贯一,华东局统战部长胡立教和科长王征明,吴部起义将领、后任浙江省政协副主席的何志斌,吴化文夫人、后任浙江省政协委员的林世英。李昌言、李勇烈提供了亲历资料。今年是济南战役胜利和吴化文部起义70周年,谨借此文向有功人员致以崇高敬意!)■

吴化文

济南战役相关报道

华东野战军攻破的济南城垣旧址,现改名为“解放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