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华侨的抗日风暴/郑复龙

Yanhuang chunqiu - - CONTENTS - 郑复龙

在辛亥革命以及抗日救亡运动中,旅居海外的华侨总是走在历史的最前列。抗战时期,侨居于东南亚各国的华桥在海外夹缝求生,备尝艰辛。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华侨身在异国,心忧祖国,掀起了继辛亥革命以来的第二次爱国运动高潮。

“菲律宾华侨救国义勇队”的组建

侨居菲律宾的华侨中,福建籍的居大多数,尤以泉州籍更多。他们之中许多人是因参加国内土地革命而遭到当局抓捕、不得不赴东南亚各国避难的爱国人士和共产党员,与国内南方共产党组织保持着良好联系。菲律宾的闽籍工运侨领许立(许敬诚),早年参加工人运动,曾作为菲律宾工会代表,于1930年出席了在莫斯科召开的赤色职工国际第五次代表大会,与廖承志结下了深厚的革命情谊,后长期在菲律宾从事抗日救亡斗争,成为当地颇有影响的人物。1925年加入共产党的闽籍华侨李炳辉,早年投身叶挺指挥的第四军,参加北伐战争,调任苏联顾问鲍罗廷的英语翻译,其妻王亚璋为中共五大中央候补委员,夫妇俩与宋庆龄过从甚密。大革命失败前夕,经周恩来批准,疏散回菲律宾继续从事革命。抗战全面爆发后不久,廖承志担任“八路军驻香港办事处”(简称“驻港办”)负责人,与宋庆龄在香港创建“保卫中国同盟”(简称“保盟”),共同担负向国际友人和海外华侨筹赈征募事务,支援国内抗战。菲律宾华侨对祖国抗日以及对八路军、新四军的财力物力的支援,有的正是通过他们之间的渠道实现的。新四军成立之时,军部缺乏电讯设备、印刷设备,叶挺派胡立教到上海、香港,通过宋庆 龄、廖承志的帮助,菲律宾闽侨慷慨解囊捐赠了大笔款项供新四军装备部队,并购买战地急需药品送到新四军。

菲律宾华侨除了在物力财力方面大力支持祖国抗战外,还组织青年华侨回国直接参战,表达了海外华侨抗日御侮的拳拳赤子之心。

1931年,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九一八事变,侵占中国东北三省,旅居菲律宾的广大华侨义愤填膺,掀起了抗日救亡热潮。1934年5月,在中国共产党建立抗日统一民族战线号召的影响下,宋庆龄、何香凝等在上海发起组织“中华民族武装自卫委员会”,呼吁全国同胞武装自卫,把日本帝国主义驱逐出中国。1935年,中共中央《八一宣言》在海外引起很大反响,菲律宾爱国侨胞热烈响应,在侨领许立的领导下,很快在马尼拉市成立了“中华民族武装自卫会菲律宾分会”(简称“民武分会”),在侨胞中开展广泛的抗日救国活动。

抗战全面爆发后,海外华侨更是群情激奋,救国浪潮席卷华侨社会各阶层,侨胞同仇敌忾,捐款献物、疏财助战。菲律宾的热血华侨青年纷纷请缨回国参战,打击侵华日军。1937年冬,菲律宾民武分会决定组织部分华侨青年回国,直接参加祖国神圣的抗日救国斗争。民武分会在报上刊出广告,征召华侨青年回国参战。消息传出后,广大华侨青年踊跃报名应征。他们中多数是工人、学徒、店员,也有青年学生。民武分会从中挑选六七十人,由沈尔七负责举办集训学习班,进行训练。沈尔七是菲律宾华侨工会和民武分会的重要组织者和领导者,他以出色的组织领导才能在较短的时间里,组织这批青年学习《中国近代革命史》和巴黎出版的《救国时报》中有关中国共产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策,以及艾思奇的哲学著作等报刊

文献;讲解抗日形势和国内革命斗争中英雄事迹,为华侨青年回国抗日打下思想基础。同时,还进行队列等项目训练。学习训练之余,沈尔七带领他们深入华侨社会,进行抗日宣传和募集回国物资款项。“菲律宾华侨各劳工团体联合会筹委会”暨12个行业基层工会特地发表宣言,号召全体侨胞踊跃捐助。在沈尔七等的热诚招募下,各侨团慷慨捐助,很快募集到一批款项,解决了回国旅费。

经过一个月的准备,民武分会从集训队中挑选28人,正式组成菲律宾华侨救国义勇队,先期回国。义勇队中有粤籍华侨6人,闽籍华侨22人,沈尔七任总领队,戴血民为队长,余志坚为副队长,郑映明为政治宣传员。1938年

1月18日,义勇队肩负着菲律宾侨胞拯救华夏、抗敌报国的重托,踏上了回国的征途。行前,菲律宾侨团在许立等主持下,为义勇队举行了欢送大会。各大报纸纷纷刊登义勇队回国抗战的新闻。义勇队发表了庄严的回国《宣言》,对旅菲各界侨团、爱国人士以及全体侨胞的支持和资助表示谢忱,使他们“能够达到回国杀敌的志愿”,呼吁海内外同胞“在国共合作的基础上动员全民族力量参加抗战”,“清除日本奸细”“及一切汉奸卖国贼”,“驱逐日本帝国主义出中国”。

义勇队改编为新四军“菲律宾华侨回国随军团”

1月20日,义勇队乘“江苏号”轮船从马尼拉启程,于22日抵达福建厦门。义勇队原计划回国后即开赴莆田,与中共领导的闽中游击队汇合,挺进江南抗日前线。但是,此时闽中游击队已编为八十师特务大队开至泉州,国民党当局及八十师正阴谋吞并和消灭特务大队。于是,义勇队北上抗日计划的第一步也就无法实现,被迫羁留于厦门,择机北上抗日。

义勇队特地更名为“菲律宾华侨义勇队回乡工作团”,以摆脱国民党当局玩弄“收编”的羁绊,提出要深入到闽南故乡,宣传发动群众抗日,要求市政当局发给护照,批准放行。1月26日,工作团为此发表了《告祖国各界同胞 书》,明确表示:“我们全体队员在未加入祖国抗日武装队伍,奔赴前线与日寇直接血战以前,决定先回到我们的故乡闽南一带,去报告菲岛侨胞的抗日救国运动,并宣传和鼓动同胞们团结起来,组织起来,以最伟大的力量……来粉碎日寇进攻我们福建和整个中国的野心……我们无限恳切地要求党、政、军当局与各界同胞指导和赞助我们,使我们顺利地完成我们回国的任务。”

沈尔七广泛与厦门的群众团体、新闻单位接触,争取社会舆论和各界力量的支持,为此召开了大型茶话会。会上,沈尔七向社会各界汇报了菲岛华侨抗日救国活动的盛况,阐述工作团回国的使命,吁请各界同胞给予指导帮助,并表示待市政当局发给护照,工作团即可出发到闽南各地乡村开展抗日宣传工作。1月28日,纪念淞沪抗战六周年,工作团派出沈尔七、余志坚等代表,分头参加厦门四个区的纪念大会,并分别作了演说,再次阐明侨胞回国参加抗战的强烈愿望。

国民党市政当局对工作团下乡宣传的要求仍有意拖延,迟迟不予签发护照。由于在厦羁留,工作团的经费已告罄,他们只得变卖随身携带的行李和衣物,连小提琴也割爱抛售了。直到2月5日,侨胞们在厦门滞留了半个多月才得到当局准予放行的通知,终于离开厦门往漳州,又因经费缺乏,被迫滞留,等待菲律宾侨界汇款接济。

在漳十余日后,工作团以出发南靖县宣传为由,金蝉脱壳,包乘专车直驶龙岩,到达闽西游击队集结地白土镇。二支队司令员张鼎丞等领导布置了欢迎接待工作,抽调二支队司令部副官处主任俞炳辉等,专门负责接待和带领这一支侨胞队伍。二支队召开了大会,隆重欢迎海外归来的赤子,高度赞扬他们的爱国主义精神。为了适应新的环境,根据二支队领导的建议,义勇队又正式更名为“菲律宾华侨回国随军服务团”(简称“随军团”),由二支队政治部任命沈尔七为团长,戴血民为副团长,俞炳辉为指导员,并召开大会举行隆重的援旗典礼。二支队党委决定,批准沈尔七、郑映明、杨血映、林振声等四

位正式转为中共党员,并建立随军团党支部,由俞炳辉兼任支部书记。

从此,义勇队成为新四军中第一个爱国华侨团体。2月27日,新四军二支队北上抗日誓师大会上,沈尔七代表随军团上台发言,表示随军团“誓死忠心报国,驱逐日寇”。3月1日,新四军第二支队从白土出发,北上抗日。二支队将从江西及福建漳厦、广东潮梅地区前来参军的知识青年和陆续从新加坡、马来亚、泰国、缅甸等地回国的侨胞100余人,组织编成“新四军二支队政治部宣传队”,抽调红四连政治指导员王直担任队长。随军团和宣传队在行军途中密切配合,出色完成了北上沿途的宣传工作。4月18日,随军团历经艰辛跟着二支队大部队到达安徽岩寺。

到达新四军军部后,二支队把随军团移交给新四军军部。军部安排随军团入军教导营学习。当时,教导营已有三个连队,成员多是连、排级以上的老红军。随军团组成一个排,由沈尔七任排长,与相继从东南亚各地来新四军参军的华侨青年合编为教导营第四连。后来,教导营扩编为教导总队,随军团又编入第二大队第六队进一步接受训练。1938年冬,随军团成员毕业于云岭军部教导队,分配到江南前线的新四军各部门和基层连队工作。他们之中绝大多数成为新四军的骨干,为神圣的抗日救国和民族解放贡献了青春和热血,有的贡献了宝贵的生命。

“菲律宾劳联会回国慰劳团”的组建

1938年10月,新加坡、马来亚、菲律宾、印尼、缅甸、越南、暹罗等国家的华侨代表在新加坡成立了“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 (简称“南侨总会”),公推华侨领袖陈嘉庚为主席,庄西言、李清泉为副主席,从而实现了华侨史上空前的大团结。此后,东南亚各地80多个筹赈会、1000多个分会在“南侨总会”的领导下,为祖国抗战筹赈捐款。

在菲律宾,侨领许立与八路军驻港办主任廖承志及其助手连贯建立了密切联系,迅速打开了工作局面,并以菲律宾华侨总工会名义筹 划组织华侨各界劳动团体联合会(简称“劳联会”),以统一华侨工人运动。1938年5月1日,菲律宾劳联会正式成立,下属40多个行业劳工团体,公推许立为劳联会顾问。劳联会在华侨社会享有极高威望,领导当地华侨掀起了抗日救国活动。

1939年春,新四军军长叶挺鉴于华侨日益高潮的抗日救国热情,为了更好地向旅菲华侨介绍祖国抗战的真实情况,使侨胞加深对新四军的了解,同时解决新四军部队给养和缺医少药的困难,还计划组织一个华侨营或华侨团。为此,叶挺派沈尔七、许振文返回菲律宾进行宣传工作。

沈尔七回到马尼拉市,受到劳联会和各侨团的热烈欢迎。沈尔七向广大华侨宣传新四军在大江南北抗战的辉煌战绩,展出从前线带来的各种战利品,发动侨胞捐款献物,筹募军需药品,动员华侨青年参加新四军。在许立的主持下,劳联会大力支持沈尔七、许振文的工作,在当地又一次掀起了回国参军的热潮。许立率先垂范,送其在校读书、尚未成年的长子许呈炜回国参加新四军,在华侨社会引起强烈的反响。劳联会所属的行业工会骨干也纷纷请缨回国参战,“店员救亡协会”宣传部部长王西雄、秘书长张匡时,“木材工会”的郭席排都带头报名回国。劳联会经过选择,确定了回国人员的名单,组成了“菲律宾华侨各界劳工团体联合会回国慰劳团”(简称“慰劳团”)。慰劳团的任务是代表菲律宾侨胞回国慰劳新四军抗日将士,完成慰劳任务后就地参军参战。慰劳团共24人,由王西雄任团长,沈尔七任指导员。

慰劳团组成后,于5月初在劳联会会所中华厅集中学习。由劳联会顾问许立和王西雄、沈尔七分别讲授《抗战形势与任务》《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慰劳前线抗日军队的重大意义》《旅途中应注意事项》等。经过短短10天的学习后,使团员对共产党的抗日主张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也明确了自己肩负的重任。慰劳团购买了一套铜管乐器,准备赠送给新四军军部,先以慰劳团成员组成军乐队,聘请当地音乐教员周东君教练,随团艺术指导。经过短期训练,

他们能够演奏《义勇军进行曲》等十余首抗日乐曲,准备行军途中开展宣传,壮大声势。

5月下旬,劳联会在马尼拉市大戏院举行隆重的欢送大会。各侨团献交了大批捐款、物资和药品,制作了40余面锦旗委托慰劳团转交新四军。菲律宾各大报纸以醒目标题,刊登了慰劳团准备回国的消息。5月底,慰劳团在各侨团和侨胞的热烈欢送下,告别第二故乡,踏上了回国的路途。

“慰劳团”铜管乐队为新四军将士战地慰问

慰劳团抵达香港后,在八路军驻港办的安排下,经越南的海防、河内,从镇南关(今之友谊关)进入国境,再从南宁到达桂林八路军办事处,安排住在市郊一个小村庄。八路军司令部秘书长兼驻桂林办事处主任李克农经常来看望他们,并抽出时间给慰劳团做形势报告。其时,国民党顽固派一手制造的“平江惨案”刚发生不久,局势动荡不安。在反共摩擦的气氛中,要离开桂林前往皖南新四军军部,路上安全难以保障。慰劳团在办事处的安排下在桂林逗留了一个多月。

8月初,局势甫定。慰劳团在八路军驻桂林办事处专人护送下离开桂林,从湖南衡阳等地转入江西境内,随即横穿江西省西部、中部广大地区,到达东北部的上饶。他们一路行军,演奏抗日歌曲,宣传抗日,振奋了人民抗日的激情。慰劳团在上饶逗留期间,适逢叶挺军长因公路过上饶,他立即接见慰劳团全体团员,介绍新四军抗日战绩,并代表军部欢迎慰劳团上前线去,并为慰劳团的行军路线作了安排。慰劳团随后又继续开进,经浙江省西部进入安徽省南部的屯溪、岩寺,再经太平到泾县云岭新四军军部,安排住在清水湾的军部教导队驻地。

9月底,新四军军部在云岭军部大礼堂(设于陈氏祠堂)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会。慰劳团团长王西雄代表菲律宾华侨致慰劳词,表达了海外华侨对前线抗日将士的崇敬之情,向全体新四军指战员致以深切的慰问,并代表华侨向军 部敬献了锦旗,转交了捐款捐物。项英副军长在会上发言,诚恳感谢华侨儿女不畏艰难,远渡重洋前来慰劳的爱国热情,表示新四军决不辜负海内外同胞的殷切期望,浴血征战,奋勇杀敌。

欢迎大会后,慰劳团开始历时一个月的慰问活动。他们深入到皖南前线的基层连队驻地,为新四军指战员演奏抗日乐曲,代表海外华侨慰问战士,并与之交谈海外华侨抗日救国的情况,鼓舞了新四军战士抗战必胜的信心,也使每个慰劳团团员受到深刻的思想教育。慰劳任务完成后,慰劳团的全体团员,报名参加新四军,除沈尔七调政治部搞民运工作,周东君和蔡紫茵参加军部战地服务团工作外,其余团员集中到教导队学习。1940年春,这批华侨青年从教导队第三期结业后,被分配到各个部门和基层连队工作,溶入了新四军革命大熔炉里去,锻铸成坚强的革命战士。

奋战在吕宋岛上的“菲华支队”

皖南事变发生后,福建籍新加坡归侨记者黄薇采访了叶剑英、冯玉祥,及时把周恩来的“千古奇冤,江南一叶;同室操戈,相煎何急! ”的题词发往海外,向东南亚华侨披露皖南事变的真相。1月21日,菲律宾七个大侨团联合致电蒋介石,内称“闻解散新四军,全侨关怀,总攻在即,不宜自起分裂,请保存实力,共同对外”。南洋地区31个福建华侨社团立即召开会议,一致决议致电国民政府,“火速撤销一切反共部署,承认一切抗日党派之合法地位,援助敌后方之抗日民主政府,恢复抗日有功之武装”。马来亚槟榔屿35个侨团联名致电蒋介石,指出“新四军忠诚抗日,侨胞钦佩,此次事件,无论是军纪,抑或党派摩擦,均属不幸”,“全侨誓死拥护团结,反对枪口对内”。缅甸仰光18个侨团举行宣传大会,发布《坚持团结反对分裂宣言》。新加坡《南洋商报》、槟榔屿《现代日报》《星滨日报》等华侨报刊发表了《民主团结乎?独裁反共乎?》《新四军被缴械问题》等社论,谴责国民党顽固派的反共分裂行径,呼吁立即实现

中共提出的解决皖南事变“十二条”办法,“要解决国共间的一切问题,恢复并巩固国共政治合作,就必须根据这些条件,实现这些条件”。福建籍华侨陈嘉庚以“南侨总会”主席和国民参政员身份致电国民参政会、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全国军政长官和全国同胞,指出,皖南事变的发生,使内战“危机又遍国中,势必利落渔人,民族惨祸,伊于胡底! ”,强烈呼吁“消弥内争,加强团结”。华侨首领登高一呼,在华侨社会产生了很大的反响。6月15日《南洋商报》发起反分裂、反妥协、反独裁的“七七签名运动”,响应之声遍及马来亚、苏门答腊、泰国等地。仅三个星期,参加签名者多达20 . 1万余人,此后,签名者不断增加,该项签名纸连接起来“长度达3.2公里”。以福建籍为主体的东南亚各国华侨呼吁团结抗战的呼声,有力地声援和配合了中共在皖南事变后采取的“政治上取攻势,军事上取守势”的策略方针。

一大批在皖南事变中脱险的新四军华侨子弟兵,几经曲折,重返侨居国菲律宾,在当地“劳联会”的组织下,投身侨居国的抗日反法西斯斗争。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后,重新拿起枪杆,把新四军革命传统和丰富的战争经验加以发扬光大,奋战在吕宋岛上,不断壮大武装,为国际反法西斯战争作出重大的贡献。

1941年12月8日,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出兵南侵南洋各国,菲律宾很快被日军所陷。以许敬诚所领导的“劳联会”,联络各界抗日侨团组成“抗日护侨委员会”。随着斗争形势的恶 化,“抗日护侨委员会”停止活动,“劳联会”将抗日救亡骨干分两路撤退,北路一批人开赴中吕宋的邦邦牙省,开始组建抗日武装。许敬诚决定先办起一个短期的政治军事干部训练班,由从新四军返菲的郭建(郭汐江)、王汉杰(王爱奎)主要筹办。这个短训班继承了新四军军政训练的传统,既讲授军事理论又讲解游击战术,既讲授抗日道理又宣讲群众政策和武装纪律。“劳联会”于1942年5月19日,把从新四军返回的指战员余志坚、郑显玉、郭建、王汉杰、王西雄、蔡建华等作为骨干,建立了菲律宾华侨抗日游击队(简称“菲华支队”),为了发扬光大八路军、新四军革命传统,这支队伍初建时亦称“四十八支队”(新四军加八路军之意)。初建时,只有52人,装备仅有一支短枪和一支枪托被火烧过的步枪和两枚手榴弹。就是凭着这些极简单的装备和弱小的兵力开始了抗日游击战争。武装建立后,他们进一步进行军政训练。以八路军、新四军的战斗经验为基础,编写了《中国革命军队优良传统》作为教材。经过三个月的艰苦训练,“菲华支队”投入了对日军的作战。

1943年1月22日,日军出动1000人兵力向“菲华支队”驻地干仑巴村进犯。“菲华支队”待日军渡河上岸后,开始反击,断其后路。经过四小时的激战,毙伤敌30多人,缴获一批武器。首战告捷,极大地鼓舞华侨和当地人民的抗日斗志。2月,一支菲律宾人民抗日武装队伍在全胡连村与200多名日军遭遇,战斗十分激烈。“菲华支队”获悉后前往增援,包抄了日军的后路,经前后夹攻,毙伤日军80多人,缴获了一批武器。3月5日,日军集中了5000人在伪警、保安队配合下,分五路向阿拉脱山麓和大树林区发动了“大扫荡”,欲置“菲华支队”等抗日武装于死地。“菲华支队”避敌锋芒,实行长途远征,横贯吕宋全岛,转移到南吕宋建立抗日根据地。经过26天的艰苦行军,行程1000余里,“菲华支队”在南吕宋山区站住了脚跟。

经过短期休整后,“菲华支队”又展开了打击日伪的战斗。1944年1月2日,一队伪军在叛徒的带领下窜到三巴乐社、马乌万社强购军粮。

“菲华支队”在当地人民抗日小队的配合下,采取伏击战,击毙了一批伪军警,俘虏三人,缴获步枪12支和粮秣弹药,随后部队开始壮大。此时,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转入战略反攻,“菲华支队”抓住有利时机,提出“扩大队伍,配合反攻”的口号,随即扩充队伍和整编武装,队伍扩大到200多人,编为六个大队。新四军返菲的王汉杰、蔡建华分任总队长和政委、王西雄任参谋长、郑显玉任第一大队长。

在菲律宾光复的前夕,日军垂死挣扎,作困兽之斗。“菲华支队”各部和菲律宾人民抗日队伍一起,配合美军同敌人展开殊死搏斗。1945年1月9日,美军在吕宋岛凌牙渊海滩登陆, “菲华支队”配合当地人民抗日武装力量,在中吕宋、南吕宋日军的后方,破坏敌公路、桥梁、铁道等交通线,阻止日军调运兵力。1月中旬,总队警卫部队在民兵配合下,在邦邦牙省干拉描市山范村河边,截击一队日军,歼敌50多人, 缴获轻机枪两挺、步枪30多支和一批军用物资。1月18日,“菲华支队”第二、第三大队配合菲律宾人民抗日军,攻入丹辘省省会丹辘社,与日伪守军数百人展开激战。直至第五天早晨,毙敌50多人,余敌溃逃。接着,第二、第三大队挥师南下,与菲律宾民抗军一起,解放了邦邦牙省省会仙彬兰洛。

1945年1月26日,“菲华支队”向内湖省会仙沓古律示守敌发起进攻。在友军两翼配合下,经过10个小时战斗,全歼了守敌,光复了仙沓古律示市。1月31日,“菲华支队”参加了著名的罗斯万牛集中营抢救战,在各方配合下,解救了美国侨民2000多人。美军司令部当即派飞机空投四箱军火,并致函感谢。

“菲华支队”和菲律宾人民抗日军民展开了全面进攻,解放了许多城镇,为美军向马尼拉市迅速进军扫清了障碍。1945年2月3日, “菲华支队”配合美军先头部队攻进马尼拉市区,经过激烈的巷战,歼灭了日军,光复了菲律宾的首都。后,“菲华支队”又奔赴南吕宋,投入配合美军肃清残敌,解放菲律宾全境的战斗。在日军节节败退时,美骨地区四个省的日军却集中在两个山头上,层层设防,妄图固守顽抗。美军在黎牙实备登陆后,“菲华支队”第五大队主动侦察敌情,向美军递送情报,配合美军对日作战,经过两个多月的攻击,终于全歼了守敌。

在菲律宾三年抗日战争中,以新四军华侨为骨干的这支部队不断发展壮大,把新四军的优良传统和军事战术在侨居国发扬光大,先后转战菲律宾14个省份和马尼拉市,前后进行了大小战斗2600余次,歼敌2000多人,立下了不朽的战功。

参考资料:

1.龚陶怡等编《菲律宾华侨抗日斗争纪实》,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1997年版。

3.曾梅生、黄夏莹主编《菲岛华侨抗日风云》,鹭江出版社1991年版。■

“华支”队旗

1994年10月,应邀赴菲律宾参加盟军登陆莱特岛50周年纪念活动的“华支”老战士庆典团成员在先沓古律示市“华支”暨友军烈士纪念碑前留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